|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我爱罗的超能力老父亲 > 第四十四章 我全都要
  几天后,砂隐村的一个清晨,四代风影罗砂的家中。

  早早起床的手鞠已经到了厨房,跟着舅舅夜叉丸开始准备一家人的早餐。

  “舅舅,今天起的真早啊!”

  正围着围裙忙碌的夜叉丸听到身后外甥女的声音,并没有回头,笑着回答道:

  “我不是一向这么早的吗?”

  “可之前那十几天为什么你就赖床了呢?

  还有一天没回家睡……”

  看似童言无忌的话让夜叉丸的脸瞬间又红了。

  他羞恼地转过身,就看到手鞠背着手,像个小机灵鬼儿一样对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其实根本就是扯淡。

  你光看见寒门出孝子了,寒门出不了败家子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无家可败。

  你光看见人家十几岁的孤儿天天靠卖臭豆腐养活自己和妹妹了,你看家人家背后的外挂了吗?

  而且富人家的孩子也未必幸福啊!

  金钱对于罗砂这种人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但手鞠三姐弟的生活如何呢?

  哪怕在一切按照正轨发展的未来,十几岁的三姐弟也没有被骄纵得太过分。

  哦,除了小红毛我爱罗因为常年修仙睡眠严重不足,神经衰弱、脾气暴躁,看谁不顺眼就用沙子做个人肉馅的馒头以外……

  为什么手鞠和勘九郎的性格没有如同正常的富家子弟一样呢?

  很简单,他们是忍者。

  他们是单亲家庭的砂隐村忍者。

  霸道总裁父亲多年丧偶并不思给他们找个后妈,因为害怕一不留神被自己小儿子捏死……

  家庭没有温暖的老父亲只能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工作中去,于是三个娃仔直接体验上了孤儿的生活。

  且砂隐村虽然在风之国不算穷,但放在火之国那就是个国家级贫困村好吗?

  他们仨身为村长家的孩子的确是“矿里有爹”,但砂隐村周围除了矿啥也没有啊!

  没有矿……啊不对,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金钱的确也不是万能的啊。

  交通闭塞、物产匮乏,有钱买啥?

  买沙子吗?这也太拿守鹤不当尾兽了吧?!

  砂隐村的三位“公主”、“王子”的生活质量未必比木叶村的中产阶级生活质量高。

  这就好比那个特别犀利的问题:

  你是选择老老实实地在二十一世纪当一个低收入、高工作时长、休息时间宅在家、没有女朋友、没有型生活的咸鱼(比如每天长时间码字刚刚签约还没上架的扑街写手)。

  还是回到古代当一个大地主家的傻儿子,身价上亿妻妾成群的那种。

  看似应该无脑选第二个选项,但你知道这个古代生活水平是什么样吗?

  没有牙膏的话,你每天面对的成群妻妾都是一张嘴就能用肉眼清晰看到她们牙齿缝中间上顿饭饺子馅残留下的绿韭菜……

  咱就不提韭菜那股味儿了啊~

  你还真以为古代美女长得真跟古风圈里的那群coser小姐姐或者小哥哥一样吗?

  醒醒吧!为啥古代文学家创作前要喝酒,那是为了忘却现实好吗?

  你喝到位了看见乔山都觉得像杨贵妃信不信?

  给你个贾灵你能写出篇《洛神赋》!

  更别提如果这个时代没有纸张,澳门赌博网站:您该如何解决如厕这种小事。

  且这个时代如果没有一个穿越者前辈“公厕候”很良心地推行公共卫生事业,那么大部分城市唯一的排污手段恐怕就只有河流了……

  上游倒尿桶,下游洗菜做饭煲汤这种事情可就眼睁睁在你眼前上演了。

  来,壮士!干了这碗恒河水,来世还做穿越者!

  什么?你说你有钱?

  有钱买的来牙膏刷掉韭菜吗?

  有钱买的来卷纸吗?

  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此时,我们这本书的主角罗砂给出了一个正确的答案。

  今天的他并没有“神清气爽”,而是早早起床走出卧室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因为今天是他离开村子前往鸟之国前线的日子。

  此时他面临的问题,恰如刚刚我水字数时……

  不对,是恰如刚刚作者君给出的那个玄而又玄拷问人灵魂的问题!

  与岩忍的停战协议如果想成功签订,那就势必要让出利益给大野木。

  就大野木那小老头儿的脾气秉性,这么说吧:

  如同他玩lol的话,就是那种打野不交惩戒,专门计算好时间“路过”中路惩戒炮车的货。

  没有好处他就是属王八的!

  咬住砂隐村就不撒嘴了。

  割地是不可能割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割地。

  而且罗砂寻思着,我割地人家土之国也未必要啊。

  要么就是战争赔款,动辄几亿两的那种。

  以自家大名那个尿性,这笔钱他大概率也会从军费里扣除的,顶多会给罗砂个分期扣款的待遇……

  之前跟木叶的那笔赔款就削减了四成军费了。

  大名这孙子估计这两年也看出来罗砂是个不差钱的主了。

  那这次如果还赔钱的话……

  估计以后每年砂隐村还得给大名纳税了呗?

  罗砂自己是不差钱不假,可这钱都是他辛辛苦苦挖出来的啊,不是大风刮来的!

  况且,这钱如果留着用于砂隐村的战后恢复建设,以及未来人才的培养,不比喂王八强吗?!

  就在罗砂心有所想的时候,伴随着“砰”地一声轻响,青蛙丸的身体已经蹲在他的肩头了。

  “呦~朋友,我感觉到你在思念我。”

  “……找我有事吗?”

  青蛙丸的一对墨绿色大眼睛深情地凝视着罗砂,说道:

  “我想你……的金币了。”

  “不是已经还清了吗?!”

  “我们应该拓展新业务了啊!

  你的金子留在村儿里下小的吗?!”

  “那放在你的喷泉水池里就能下小的了吗?”

  “卧艹你现在学会顶嘴了是吧?!

  胆儿肥了是吧?!你tm知道自己怎么没的,翅膀就硬了哈?!”

  被青蛙丸一通喷,罗砂却没有还嘴。

  因为他知道对方的存在,对于自己的意义。

  毕竟磨还没卸掉就杀驴这种事他还干不出来。

  不是每一个忍者村高层的智商都像团藏大爷一样硬核。

  青蛙丸看到罗砂那张写满了烦心事的脸,率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

  罗砂皱着眉看了它一眼,还是将即将到来的谈判对它一一道来。

  “就是这样,我准备以雨之国的详细情报为代价,停止这场战争。”

  青蛙丸用鄙视的目光回应着罗砂。

  “……还有我们砂隐村的所有势力不再踏足雨之国。”

  青蛙丸叹了口气,说道:

  “你这都混成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裱糊匠了,还想这种驱虎吞狼之计呢?

  怎么说,想挑起岩忍跟晓组织的冲突,然后渔利呗?

  朋友,认清现实好吗?

  大野木虽然老,但并不老年痴呆。

  人家自然有渠道发现雨之国的异常好吗?

  现在是什么形势?

  雨之国边上的三大忍者村就你最弱了,你不撤出,你等着团灭吗?

  还端着五大忍者村的架子呢?

  您可真是倒驴不倒架,卖艺不卖身!”

  “那你说怎么办?!”

  “思路开阔一点!

  拿从我这买到的未来情报换取利益没什么不对的。

  既然做,就要放开手脚,放飞自我地做!

  一个土行孙也想从我们这碰瓷?!

  老子就没钱!老子有钱也不给你!

  这就是你的忍道!”

  罗砂被青蛙丸这不要脸到极致的发言震慑住了,一时语塞。

  青蛙丸学着那经典的点头杀点了点罗砂额间的女神之泪:

  “小孩子才会取舍,大人的选择是:

  我全都要!

  我既不割地,也不赔款,还得让他心悦诚服地退兵。”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爸爸,早饭好了,妈妈让我端给你。”

  伴随着手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青蛙丸很识相地自动进入了隐身状态。

  罗砂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

  手鞠端着一个木托盘站在门外,仰头看着自己老爹。

  她那双翠绿色的双瞳忽然睁大了,喃喃说道:

  “青……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