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伪古代农闲 > 第六十七章 挨骂
  没错,澳门赌博网站:就是那只初次见面将她扑到抢走人珩的家伙。

  记得前两天刚见面,它还躲在暗处盯着她,生龙活虎的,没曾想再见时,竟然成了这样?像是炭烧活狼,闻着一股肉香,再撒些食盐,孜然,大约都能入口了。看看年龄,肉质应该鲜嫩的。

  前世吃过变异狼肉,味道,嘶,很鲜美。

  然后,苏醒的炭烧野狼猛然觉得周身笼罩一股凉意,为嘛他有一股略不详的预感?

  花椒阴阴地笑了,既然落入我手,那咱可得好好算算账了!

  脑中浮现出许多野狼今后在家中的场面,比白脚白点还乖,看家护院的忠诚好手。白脚白点是大黑的小崽子,家里的两只小狗。

  想到白脚白点,花椒表示对自己的取名能力无奈,然后顺着又想到,是不是该给这新领的两只取名?

  树枝的果实跟火弹似的,不如就叫霹雳吧,霸气!

  “叫你霹雳如何?”花椒表示她很民主的。

  “嗯,嗯嗯。”树枝不反对,没关系你常给我点刚才的绿点点,叫什么都无所谓啊。

  “那你就叫……”

  没等花椒起名,花椒费力抱在怀里的野狼“噗”了声,似乎很不屑。

  花椒:“……”一定是错觉。

  花椒安慰自己,继续道,“就叫噗噗吧!”

  “……呜……”

  “你想叫呜呜?也行啊!”花椒一本正经地点头。

  “嗷——”

  “嗷嗷也可以啊!”

  然后,就在这毫无营养的对话中,花椒吃力地,往家赶去。

  “你太重了!”第n次抱怨,花椒觉得自己抱着这么敦实的家伙下山,当真太累,“我后悔要带你回去,不然就把你放这吧…生死有命!”

  话落,花椒觉得胳膊紧了几分,这炭黑的家伙的前腿正紧扒她胳膊,狼眼微阖,闭目养神,装死!

  花椒:“……你还真通人性,莫不是也快成精,才遭受此劫?”

  走走停停,待花椒从山上望到熟悉的村落,已是午后。

  可算到了!花椒重振精神,身体似乎又有力起来,冲冲往山下慢跑。然后在山腰处,遇着上山寻她的李大山。

  “李叔。”

  李大山深看眼花椒,没搭理,而后嚎两嗓子,“清润清凉,椒椒找到了!”

  “歇会,等他们过来,一道下山。”

  “哦。”

  花椒乖觉应下,没多话。一来,当真累惨没力气,二来,多明显,李大山正气着呢!可以想象,一会下山会遭遇何等场面。

  “你个死丫头,作娃子,成天蹿山头,哪天给狼叼去!”花大娘气恨地大骂,手提着扫把,冲着花椒高高抬起,狠狠打地上,扬起一阵灰。

  “呜呜……椒椒,你吓死娘了,你咋这般不听话,你要有个啥事,你让娘怎么活!娘咋给你爹交代……呜呜……你个不省心的娃子……”

  “椒椒你……”

  一场鸡飞狗跳地哭骂批斗大会,持续近半个时辰,才堪堪停歇。期间还引来不少村里邻人看热闹苦口婆心批斗。

  终于接近尾声,见着家里人的情绪发泄差不多,饥渴交迫的花椒忍不住开口了。

  “婆婆,我好饿,也好渴。”

  然后,众人惊醒,花椒从早上不见人影到现在,一直还未曾进食,忙不迭地倒水端饭菜。

  “你个死娃子,活该挨饿,饿死你个没心肝的……”花大娘忙活之际,也不忘嘴里狠骂。

  这算什么,口嫌体正的强烈表现吧。

  花椒乖觉,认错态度好,可怜兮兮的模样再配上浑身凌乱脏兮兮的衣着头发,看得花大娘又是一阵心疼。

  “都是你个没用的!”绕过花椒娘时,花大娘气恨恨地戳了下花椒娘的脑袋,“二十多年,连个娃子都不如!”

  花椒娘一脸还未敛去的气恼心疼交错些许傻愣,怎么骂上她了?

  众人也是一脸懵逼,“……”

  半晌,李大山咳了下嗓子,“椒椒,你这带回来的是啥?”

  “对啊,这怎么浑身都烧焦了,死了没?”花果亦道,他很早就想问了。

  于是,众人的目光被转到野狼身上。

  “额,我捡回来的。应该是只……”野狼两字在唇齿间打个转,被花椒咽下,若她说是狼,万一众人要扔了,或者索性杀了吃咋办?

  “可能是不是狐狸吧?”花椒随意道,“还有气息,我瞧着可怜,便带回来救它一命,当行善积德。”

  “狐狸?我还没见过狐狸呢。”花珠冲到野狼身边,正对上它的双眼,“哇,它的眼睛好漂亮!”

  “真的?我也看看!”花果冲上前围着看,李家兄弟也走上几步。

  “只是,它烧成这般,还能救么?”花椒娘收拾过心情,道。

  “试试吧。”虽然花椒知道自己能救得了,“若任其丢在山中,定是活不了的。”

  “咱家椒椒就是心善。”花大娘说着,亲昵地给花椒舀碗汤,“慢些喝,晚上婆婆给你煮锅子吃,就找你昨儿说得法子来。”

  疼爱之意溢于言表。

  “婆婆最好了,椒椒最最爱婆婆。”

  花椒很肉麻地来句,听得花大娘乐得合不拢嘴直道,“不知羞不知羞。”

  众人观这一老一小,“……”

  “那是不是要带去医馆找大夫配些伤药?”花果问道。

  看大夫?!人都瞧不起大夫,给个畜生瞧?当下花根花大娘的面色变了。

  花果一瞧不对,缩缩脖子,往后挪了几分。

  “对对,我吃完咱就去。”花椒脑中一闪,忙道,“烧伤若不及时处理,容易感染,既然带回来就得尽些心力,况且舅舅舅母也得去医馆看看。”

  昨儿回来,一场大雨大火把要事都忘光了。得加紧落实买房屋之事。

  “咱家椒椒真是心善!”花大娘叹一句,而后一口应下,“既然如此,咱把收拾下,趁着早赶紧去镇上。”

  花根略沉吟,亦点头应是。

  花果:“……”好委屈,果然他不是亲的!

  “椒椒也拾掇下,瞧你头发乱的,婆婆给你梳……怎么插根树枝?扔了!”

  树枝?

  “诶?别,婆婆,我稀罕呢!”花椒一把抢下。

  霹雳晃荡的心一下落地,随即开始“嘤嘤”哭泣。当然,除花椒外,他们都听不到。

  “一会去镇上的金银楼给椒椒买两根发钗。”花根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