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万界代购系统 > 第88章 报信人?
  听着陆元那中气十足,澳门赌博网站:语气中充满了坚定与责任感的话语,在场的不少观众都被陆元的宏伟目标所打动了,眼神中不由露出激动的神采。

  “下个月一号,我会在省城开一家武馆,我将一些拳法改编成了几个难度不一的版本,时间多的人,可以学习难一点的,时间少的人,可以学习简单一些的,虽然简单,但也能强身健体!”

  陆元向大家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表示自己不是在空口说白话,而是有真实行动和完整规划的。

  “好说,只要武馆开张了,我第一个报名!”

  “没错,我也要报名,我还要带着我儿子去,让他从小就开始学。”

  “我也要去,我要变的和陆元一样牛逼!”

  “哈哈,兄弟你别做梦了!”

  顿时,不管是现场观众,还是观看直播的观众,都是积极响应,纷纷表示,一定会支持中华武术。

  大会随后结束了,陆元和叶青城告别后,拿着奖座,直接回到了楚市。

  在路上,他接到了很多祝贺他的电话,有来自林轻衣的,冯雨婷的,苏寒的,李天明,王建业等等,一些关系好的朋友们纷纷都是打来电话祝贺。

  他一一感谢后,便是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情,由于今天已经是这个月的十五号了,距离下个月一号,武馆开张的日子只有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了,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

  开设武馆的店面已经买下来了,装修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在这方面不需要着急。

  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需要他在全真模拟系统内,将咏春拳完整的拳法以及经过他改编的一些难度不一的版本全部透过模拟系统记录下来。

  然后将来等学员进入全真模拟系统后,能够得到最标准的示范,以及最详细的讲解。

  回到楚市后,他进入了全真模拟系统中,将几个版本的拳法全部弄成投影记录下来,然后对一些动作要领都进行了详细的讲解。

  这一纪录,就是十天时间,十天后,离武馆开张只有五天时间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全部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张。

  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就做好后,他也是松了口气,这可是叶问交待的事情,他一定要全力去完成,不能有半分马虎。

  而这时,他也有时间去处理一个他思索了很久的事情。

  那就是上次林轻衣遇险,到底是谁给他发的信息!

  他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心中大概有了一个猜测,他拿出手机,按照查询到的这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

  很快,对方接听了电话。

  “我是陆元!”

  他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

  “陆元?你找我干什么?”

  对方听到陆元的名字,语气中充满了疑惑,他不知道以两人的矛盾,陆元怎么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之前是你给我发的消息,让我去救林轻衣的,是吗?”

  陆元语气中充满了笃定,他虽然一开始也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最后还是觉得就是他。

  “”

  那人听到陆元的话,顿时沉默了。

  见那人没有说话,陆元顿时确定了,于是提出见面谈,对方也答应了。

  两人约在一家咖啡馆,陆元很快就开车来到了这家咖啡馆,然后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已经坐着喝咖啡的那人。

  “为什么?”

  陆元来到那人的面前坐下,第一句话就是问为什么,他的心中很是疑惑。

  “很不解吗?”

  那人抬起头,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而且陆元对他也丝毫不陌生,打过很多次交到,这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夏氏集团二公子,夏恒!

  其实陆元刚刚猜到是他的时候,心中满是不可思议,在他看来,两人的矛盾很深,夏恒根本上就不可能会给他发消息。

  可是转念一想,在夏氏集团里,能够第一时间得知夏永的行动,并且还有能力向外界传递消息的只有三个人!

  第一个是夏永,第二个是夏东海,而第三个,就是夏恒!

  夏永首先排除,因为这件事就是他发起的,不可能给陆元发信息,夏东海也被排除,因为夏永成功后,只会对夏氏集团有利,他自然也不会去告密。

  剩下的就只有夏恒了!

  “其实当时得知我那哥哥想要对林轻衣不轨的时候,我内心也很纠结。”夏恒脸上露出一抹回忆之色,继续说道:“其实我很认同我父亲的想法,那就是无论我们两兄弟,谁能娶到林轻衣,夏氏集团的将来都会有保证。”

  “不过我虽然纨绔,风流,但是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我从来不会强迫女人!”夏恒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道:“我虽然玩过的女人无数,但那全部都是对方自愿的,我不屑于强迫女人,更何况是下药。”

  “要是夏永能够光明睁大的追求到林轻衣,那么我心服口服,可如果是通过这样卑鄙的手段,那我是不能接受的,但是我又不能阻止他,所以就给你发去的消息。”

  “而且我也是有私心的,要是你成功救走林轻衣,那我就还有机会,如果你没能救走,并且你自己还深陷其中,那我也算是解了口气,算是对你的报复。”

  “可是我完全没想过,你的身手竟然如此恐怖,不仅一人打趴下二百多人,而且还把夏永给踢废了。”夏恒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还是不由露出震惊之色,继续说道:“最令我惊讶的是,面对着我父亲和段天龙的全力施压,你不但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反而还成为了少将!”

  “那时,我就明白了,夏永算是废了,现在已经进了牢房,而我父亲也没有丝毫救他的想法。”

  夏恒看向陆元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忌惮,能让自己父亲断绝救夏永的心,完全是因为陆元的身份。

  “那你现在?”

  陆元静静的听着夏恒讲述着这些,前段时间,刘先告诉过他,夏永已经被判刑了。

  “呵呵,还要多谢你,夏永进牢房了,而且人也废了,我自然没有了竞争对手,自动成为夏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现在已经开始接手公司的一些管理事务了。”

  夏恒呵呵一笑,现在的情况,他之前的确没有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