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万界代购系统 > 第75章 拿了冠军就教你
  在交待了孙悟空方便面的吃法过后,澳门赌博网站:他的意识便是回到了现实。

  他盘膝而坐,手中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玉瓶中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他静下心来,一只手拿着玉瓶,瓶口朝下,轻轻一抖,顿时一粒黑不溜秋,圆滚滚的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仙丹从玉瓶中滚了出来。

  鼻子微微一收,顿时感觉浓郁的药香进入体内,令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就连许久没有动静的长生诀也是微微一动,有了精进的迹象。

  感受到这一丝变化,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大喜之色。

  他将手机关机,然后称呼一口气,将这粒黑不溜秋的仙丹,缓缓的送入了口中。

  仙丹一入他口中,浓郁的药力顿时化开,化为一股股纯净浓厚的药力,遍布全身,不断的在他的各条筋脉上不停游走,强化着筋脉以及附近的肌肉强度。

  念及于此,他连忙运起长生诀的功法,引导着这无穷的药力按照功法的口诀,在他体内的筋脉之中来回游走,被吸收。

  这一坐就是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他终于是将这粒仙丹的药力全部吸收炼化完毕,而成果也是可人的,他现在的修为,离长生诀第二层仅仅一步之遥!实力大增!

  可是,他依然还是没有突破到长生诀第二层,和他之前所预料的还是有着差别。

  不服输的他,咬咬牙,决定再试一次。

  他再次从玉瓶中倒出一粒仙丹,往嘴里送去。

  感受着迅速散开的浓厚药力,他平下心来,全心全意的引导着药力在体内游走吸收。

  转眼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陆元盘膝坐着,身上的气息很是平稳。

  突然,他的双眼睁开了,眼神中透露着狂喜。

  “哈哈,终于是成功突破到长生诀第二层了!”

  他运功感受了一番,发现体内法力大增,身体素质再此深度强化了一番,力量与速度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值,可以说,长生诀第二层与第一层有着天壤之别,现在的他可以打十个之前的他。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感受着体内无穷的力量,心中无比的自信。

  由于他修炼过去了一个月,明天就是武道交流大会的开幕式了,所有他打开手机,将一些事情交待了之后,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省城。

  由于他赶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所以他也没有出去,直接就在武道大会官方安排的酒店里住下了。

  一夜无话,时间来到第二天早上。

  陆元早早的就起来的,修炼了几遍长生诀后,便是简单的吃过早餐,来到了这次武道大会举办的场地。

  由于武道大会的开幕式是在早上8点钟,所以很快,就有一些参赛人员陆陆续续来到场地之中,在这些人当中,他看到了很多来自外国的武者。

  而且场地周围还围满了警务人员,毕竟武者嘛,脾气都是很火爆的人,一言不合就开干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而且这次汇聚这么多来自国内外的武者,安保问题很值得重视。

  其中,陆元竟然发现了苏寒。

  苏寒即便穿着警服,但是那绝美的脸庞,傲人的上围,无一不透露着她的不平凡。

  “苏警官,你怎么在这?”

  他来到苏寒的面前,有些疑惑的说道。

  要知道自从他上次被抓走后,他就再没见过苏寒了,据说已经不在楚市公安局上班了。

  “我在执行任务啊!倒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寒陡然见到陆元,睁大的双眸中充满了惊讶,她真的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陆元。

  “我?我是参赛者啊!”

  见苏寒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陆元不禁有些好笑,将自己的参赛证件递给了苏寒。

  “还真是!不过这次武道大会的参赛者全部是来自于全世界最优秀的武者,你行不行啊?”

  苏寒见证件是真的,不由有些惊讶,同时看向陆元的目光中充满了怀疑。

  “你这什么眼神啊?男人不行也要行,特别是在一个大胸美女面前。”

  陆元脸上露出一副色色的表情,开着玩笑。

  “去死吧,我祝你一轮游!”

  看着陆元脸上那欠扁的表情,苏寒有一股想上前痛扁她他一顿的想法,可是想到自己打不过他,于是只能诅咒他了。

  “不会吧,这么不看好我?”

  “对了,你答应要教我内功的,什么时候教我?”

  苏寒突然想起陆元还没有教她内功,顿时一脸凶狠的看着他,美眸中充满了威胁。

  “好说好说,等我拿了冠军,马上就教你。”

  看着陆元那信誓旦旦的样子,苏寒不由撇了撇嘴,她根本就不相信陆元能拿到冠军。

  “呵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小猫小狗都想拿冠军,真是可笑!”

  就在陆元二人聊的正欢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刻薄的声音,语气中满是嘲讽。

  闻言,陆元和苏寒二人的脸色顿时一沉。

  苏寒此时心中很不爽,虽然她也不相信陆元能拿到冠军,但是陆元是她朋友,她这么说可以,别人可不行。

  而且那人竟然还说陆元是小猫小狗,那她的功夫还不如陆元呢,那岂不是说,她苏大警花连小猫小狗都不如?

  以她的暴脾气,如何忍得住?

  可是正当她准备睡上前去理论一番之时,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令她略微有些前倾的身体顿时回正过来。

  她不由有些疑惑的回头朝陆元望去,仿佛再问为什么?

  陆元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而是上前一步,将苏寒护在身后,目光看向了说话嘲讽的那人。

  “呵呵,韩国人就这么没教养吗?好歹当我们天朝的附属国当了几百年了,基本的礼仪都不懂?”

  陆元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人。

  原来说话嘲讽的那人就是之前陆元从他手中夺来名额的金正浩!

  金正浩一听到陆元语气中充满了嘲笑的话语,脸色顿时阴沉无比,眼神中全是怨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