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459章 风波(十五)
  橘枳在和稚萝莉磨合钢琴与小提琴的配合,苏以乐和韩璇在休息室里喝茶。

  “苏小姐,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

  看着脸上不住露出笑容来的苏以乐,韩璇用那饶有深意的目光盯着她,问一句。

  “嗯,没什么,没什么!”

  说着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苏以乐的手指在绞动自己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被韩璇问到这个问题,她有点紧张。

  是过来人,苏以乐的少女心思真是没办法瞒过她,差不多已经猜到了,韩璇就笑着问:“苏小姐,你和橘枳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了吗?”

  被戳中要害,苏以乐顿时脸红得不像话,一个劲地摆手摇头,“不!不!不——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嗯?这样?”

  韩璇不由质疑,她本以为苏以乐会肯定的,因为她注意到橘枳看苏以乐的目光变了很多,夹带了更多、更深沉的情感,和上次不一样,这是已经坠入爱河的表现吧,却还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

  “是的!是的!”

  为了让韩璇相信,澳门赌博网站:苏以乐还真的费了不少力气,她倒不是不期待和橘枳确定关系,只是希望一切由橘枳主导。

  再笑笑,韩璇不追究什么了,但也没忘记提醒一句,“苏小姐,优秀的男生还是尽量先抓住手里比较好噢!”

  说着,还对苏以乐眨了眨眼,那种隐晦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让苏以乐感觉脸上有点烫。

  见苏以乐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韩璇再也忍不住捂着嘴笑出来,像苏以乐这年纪的女生真是有意思,这让她不由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不过,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拎着小提琴匣子的韩心稚从里头出来,跑到韩璇身边来。

  “妈妈,我们练好啦!”

  “哦!”

  看了看表,发现时间不是太长,韩璇有点奇怪,“这么快就行了?”

  她还以为时间应该再长一点呢!

  “是啊!”

  点头,稚萝莉笑着说:“因为我很厉害嘛!”

  听到这种话,无奈向苏以乐看过去的韩璇苦笑,苏以乐也跟着笑,只是她的目光落在韩心稚身上,笑容出现得非常自然。

  一只手在韩心稚头上拍了拍,韩璇说:“心稚,不要骄傲哦!”

  往她身后看看,却没有见到橘枳过来,她问:“对了,你橘枳哥哥呢?”

  像是被提醒了,韩心稚松开抱着韩璇的手,跑到苏以乐那边去,“哦!我想起来了!苏姐姐,橘枳哥哥说让你在这里等他,他还有点事!”

  看着说这话的韩心稚,苏以乐心里很疑惑,橘枳那家伙有事去了?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什么情况?

  思索间,视线看到韩心稚脸上,顿时有了主意,手在稚萝莉的头上摸了摸,苏以乐笑着问:“心稚,你知道橘枳哥哥他干嘛去了吗?”

  小脸上的表情一下严肃了,韩心稚还往后退了几步,与苏以乐拉开距离,很警惕地说:“苏姐姐,橘枳哥哥说了,不能说的,你问我也不能告诉你!”

  不死心,让自己脸上笑容更加柔和,苏以乐继续问:“心稚,你就稍微透露一点好不好?我和你妈妈都不会告诉你橘枳哥哥的,怎么样?”

  感觉有点“口怕”,韩心稚退到韩璇身边躲起来,使劲摇头,“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背叛橘枳哥哥!”

  “呃……”

  听到这话,苏以乐顿时有点尴尬,这都是哪跟哪啊,但她也是真的没办法再继续问了。

  还是韩璇这时候出来帮忙,对韩心稚说:“心稚,橘枳哥哥出去之间有没有接到电话什么的,这个告诉我们没关系吧!”

  想了想,这个确实不涉及她和橘枳的约定,韩心稚就点头了,“橘枳哥哥走之前,接到了一个姐姐的电话。”

  “姐姐!”

  这话一说出来,韩璇脸上表情僵住了,异常尴尬,早知道不问了。

  不太情愿地往苏以乐那边看时,她就看到苏以乐脸上带着诡异味道的笑容,让她脸上笑容更加苦涩。

  “那个,苏小姐,可能橘枳他是……”

  突然将诡异的笑容变成温和的笑,苏以乐摇摇头,说:“没事的,既然他让我在这里等他,我稍微等一下就好了!”

  表面上没有什么风波,但韩璇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女人都是这样,嘴上越说没关系,心里就越是在意,这可不好玩了!

  这个问题也没办法纠结,韩璇只能强行领走话题,对韩心稚问:“心稚,你和橘枳哥哥决定了哪首曲子?能不能给我和苏姐姐演奏一下?”

  小脸上表情有点奇怪,韩心稚说:“妈妈,我和橘枳哥哥决定的曲子是我们昨天晚上听的那个!”

  “听过的……”

  在心里略作思考后,韩璇得出答案,“就是那个《少女的祈祷》?”

  点头,韩心稚说:“是啊,就是这个,不过,我想演奏另外一首曲子!”

  她是这样说的,这话就让韩璇听不懂了,“心稚,你不喜欢这个《少女的祈祷》吗?”

  韩心稚摇头,“不是啊,只是在我和橘枳哥哥开始练习之前,他弹了另外一首曲子,我感觉那首曲子很温柔、很温暖,所以想拉给妈妈听。”

  “哦!”

  了解,韩璇脸上表情就很有趣了,眸子也朝一边的苏以乐看过去,她感觉这曲子很有可能跟苏以乐有关系,苏以乐也是有所察觉,视线往这边来,看着韩心稚。

  “心稚,那你就试着拉橘枳哥哥弹过的曲子吧,让苏姐姐听听!”

  “好的!”

  小提琴拿出来在肩上架好,韩心稚一副严肃表情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模仿到橘枳哥哥多少情绪,但我会尽力做好的!”

  说完,她就开始演奏了,小提琴版的《水边的阿狄丽娜》!

  这小丫头真是天才,在她脑海中记录了太多的小提琴谱,只是听过橘枳一遍钢琴演奏后,她就能将最完整的对应小提琴谱找出来,并且模仿橘枳的情感进行尝试。

  结果,拉到一半的韩心稚就在韩璇和苏以乐的注视中放弃了。

  脸上是与年纪极不相称的遗憾、失落情绪,韩心稚说:“妈妈,我总是找不到那种感觉!”

  已经明白了,韩璇笑着说:“没关系,你还是演奏《少女的祈祷吧》!”

  “好噢!”

  这个韩心稚就信心满满了,柔和婉转的小提琴音跟着就从琴弦上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