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章 请援
  原大炎天朝,朝都神农城。【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姜连山殒落,大炎天朝气运本该崩散的,但此刻,满天气运却诡异的又浮现了。

  炎神殿中。

  大殿之门紧闭,殿内只有二人。

  精卫和火皇。

  精卫坐在龙椅之上,脸色无比难看。

  “我的好哥哥?哈哈哈哈,一回来,就要争夺江山?还有姬帝鸿?大黄天朝已经分出去了,并且还隔着个万寿道教,你居然还敢回来争夺疆土?我大炎,就是你们撕杀的战场吗?”精卫面露气愤之色。

  “姜如来,是太子,黄帝有着人脉,他们不但要夺地,夺人,最重要的还是那气运吧?”火皇皱眉道。

  精卫脸色一变:“我有父圣留下的监国令书,父圣殒落,只有我可以凭借‘监国令书’短时间重聚那消散的气运,他们若是夺江山,明明可以自己聚拢新的气运,为何要我以监国令书重聚气运?莫非,莫非父圣将那东西,置放在了气运云海里面?”

  “什么东西?”火皇微微一怔。

  “一个大炎最重的宝物,哈哈哈哈,我说他们为何扶植我为尊,并且帮我梳理天下,重聚气运呢,他们需要大炎天朝原本的气运,他们想要那东西!”精卫脸色无比难看。

  “帮公主重聚气运,或许公主可以继承大炎,到时…………!”火皇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呵,你没看到吗?姜如来、姬帝鸿,他们可是来势汹汹,带了多少强者前来?我和他们争,根本什么也争不到,一旦他们得到那东西,我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现在就囚禁于我,还拿什么争?”精卫脸色难看道。

  “唉,还是我无能!”火皇苦涩道。

  “不,火皇叔叔,不能怪你,你对父圣忠心耿耿,临走前还将火珠给了父圣,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姜如来?姬帝鸿?两个白眼狼,父圣一心培植你们,居然落井下石!”精卫脸色难看道。

  “如今该如何是好?”火皇面露担心道。

  “姐姐?只有请姐姐回来,姐姐回来,才能为父圣报仇,才能让他们这群混蛋偿命!”精卫面露愤恨道。

  “大公主?”火皇面部一阵抽动。

  “不错!”

  “大公主,姜妭?不,上次她出困,甚至不愿认圣上了啊,连姜姓都不要了,从此更名为妭,对圣上可是怨气冲天的啊!”火皇担心道。

  “人死怨消,父圣死了,再大的怨气也该消了吧,而且,我小时候,姐姐对我最好。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回来的!”精卫肯定道。

  “可是,大公主在阴间,而东方寿如今举棋不定,根本不听我们调遣啊?”火皇担心道。

  “我知道,不仅如此,我现在别说去找姐姐了,就是离开这里都不可能,姬帝鸿、姜如来不会让我走的!”精卫沉声道。

  “那……?”

  “请外援!”精卫沉声道。

  “外援?这阳间天下,谁会为了我们与大黄天朝、灵山圣地作对?”火皇担心道。

  “大瀚帝朝,古海!”精卫沉声道。

  “啊?”

  “你说过,古海和观棋老人最后一次对决,近乎平分秋色?那岂不是,古海有和观棋老人一样的能力?他就是第二个观棋老人?”精卫郑重道。

  “可是,可是古海修为只有中天宫,不是上天宫啊,修为太弱,回来之后,棋道法则也没有了,他的能力都没用了啊?”火皇担心道。

  “修为?呵呵,你觉得观棋老人修为如何?”精卫冷笑道。

  “呃?”

  “观棋老人武力,比不过姜如来、姬帝鸿、父圣、通天教主、六道真君,可是,这所有人却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斗智不斗力。那古海也是如此,昔日杀青帝的时候,他有青帝修为高吗?你不记得他一路修行吗?哪次输给修为高的人了?他就是第二个观棋老人,没有棋道法则又如何?当年观棋老人没有棋道法则,不一样搅的天翻地覆?没有棋道法则,他甚至可以创造,将战场搬到八十万年前?”精卫沉声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只要他带我离开这里,他肯定会有办法的,找他,找到大瀚在神农城的锦衣卫,用琴俑,通知无疆天都,直接邀请古海来助我!”精卫沉声道。

  “可,我们和古海,并没有交情啊?”

  “不用交情,用交易!”

  “呃?交易?”

  “古海是中天宫,为什么没有突破上天宫?你猜不到吗?”

  “难道因为寿元?噢,我想起来了,昔日传来消息,他下天宫的时候,人魂四十九丈高,大圆满。难道天魂也是大圆满状态?不,不可能,那需要多少寿元才能突破?他一辈子也突破不了了?”火皇惊讶道。

  “你告诉他,只要救我出去,我可以给他无量的寿元。”精卫郑重道。

  “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天下五修,寿运神文灵,寿修,可以夺天地之寿、夺他人之寿,寿修传自伏羲,伏羲创八卦,八卦自然与修寿有关,父圣这些年一直研究八卦、六十四卦,有无量寿元,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原话跟古海说,只要救我出去,我将父圣的所有寿元储存都给他,他就算现在没有中天宫大圆满,以后肯定能用到!”精卫沉声道。

  “好!”火皇点了点头。

  “火皇叔,接下来,就靠你了,我行动受限,白帝、赤帝他们,我不敢相信,请你一定帮我。只要我姐姐回来,他们这群恶贼,一个也别想跑!”精卫拜下。

  “公主,不必如此!我一定竭尽全力。”火皇摇了摇头。

  ---------------

  万寿道教。

  铩得到《上清剑道总箓》,仅仅几个时辰,就瞬间领悟了,虽然这些年自己极力避开这类剑道,但,这类剑道好似天生就是自己的一样,瞬间融会贯通。

  体内剑意瞬间大融合,铩的剑道一瞬万里。

  强大的剑道融合,让铩和通天教主的剑意对决,居然胜出了一分。

  这也彻底惹恼了通天教主,通天一怒,顿时取出诛仙剑斩下。

  通天对剑道自信,同样也自负,自己就该是剑道天下第一,谁也比不了,铩的崛起,让通天心中一阵恐慌,更有种要将其毁灭的念头。

  铩的剑意更强,但,修为比通天可差远了,瞬间败北,眼看就要被斩于诛仙剑下了。

  一股强大的剑道压迫更是让铩一口鲜血喷出。

  远处所有人都觉得铩死定了。

  却在这时,铩的胸口,掉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碑,正是太上一脉的传承玉碑,是林婉儿传递给铩,请他救古海的,此刻,玉碑染了鲜血。

  “嗡!”

  从玉碑之中,冒出一团烟气。

  “哼,这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你!逆我者,死!”通天眼中闪过一股凶狠,似要将铩彻底斩杀一般。

  却看到那团烟气转眼凝形,凝聚出一个白袍身影的模样。

  此刻诛仙剑带着毁灭之威已经到了近前,可看到那白色烟气的身影模样,通天教主近乎瞬间脸色大变。

  诛仙剑瞬间偏离原来的位置,从铩的身边险之又险的划过。

  “轰~~~~~~~~~~~~~~~~~~~~!”

  一声超级巨响,十几座大山轰然炸碎而开。

  无数靠近的弟子,更是遭殃的被余波震得呕血不止。

  “怎么回事?”

  “铩前面的烟雾老头是谁?”

  “闭嘴,那是太上教主!”

  ……………………

  ………………

  ……

  四周无数弟子露出惊诧之色。

  通天教主却是惊讶的看向那白色烟气。

  因为这烟气,就是太上教主的模样,挡在了铩的面前,一旦斩下,这烟气也没了。

  烟气凝聚,看了看身后铩,又看了看不远处通天教主。

  “老三,你又开始闯祸了?”太上教主似有教训的讯问道。

  “大,大师兄?”通天脸色一变,顿时眼睛红了起来,飞到近前。

  “我是本体分出的一缕残识而已,当年本体要悟《太上长生音》,担心历史重现,你会因为本体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才让我留下劝劝你的!”太上教主解释道。

  “劝劝我?为什么?”通天红着眼睛。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铩当年受过我恩惠,愿帮你拨乱反正,若他做了违背我意志、违背万寿道教之事,你随意处置,若是没有,仅仅为了阻止你,被你斩杀,却是冤枉。老三,看在我的颜面,不要杀他,他为了帮我,才迁怒你的吧?”太上教主劝道。

  “不要杀他?凭什么,大师兄,我为你不公,而且,今日,我一定要杀他呢?”通天教主红着眼睛道。

  “你要一定去杀,我也阻止不了你,我只是一缕残识,马上就要消散了。我只是不想因我决定,而死伤无辜,老三,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请求了。不要为我伤心,也不要为我报仇,路是我选的,怪不了任何人,好好保护自己。珍重!”太上教主微笑道。

  微笑中,太上教主的残识缓缓消散而开,慢慢散去了。

  “大师兄,大师兄!”通天顿时探手去抓,但,一段烟气转眼就散了。根本留不下太上教主。

  “啊~~~~~~~~~~~~!”

  通天忽然痛苦的大吼一声,大吼之下,万寿道教四方都是虚空巨震,无数弟子痛苦的捂着耳朵。

  语毕,通天教主低头,眼露狰狞的看向铩。

  “大师兄最后一次的请求,我不会杀你,不过,下不为例。等我再抓回古海,你若胆敢逾越,不管谁来求情,只有死,哼!”通天教主一声冷哼,冲天而上。

  “咻!”转眼消失在了天际。去追古海了。

  铩擦了擦嘴角鲜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通天教主离去的背影,眉头微皱:“不会了,剑意达到,我修为很快就能上来了。下次,教主你就杀不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