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河图、洛书
  星空之上!

  亿万星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充盈着二人身后大阵。中心之处,白袍六道执掌白色弈天棋,黑袍六道执黑色弈天棋,凌虚按下,棋局不断排布。

  四方其它强者不断被挤压退后。

  由火皇护着,慕容嫣也算无碍。

  姜连山虽然盯着两股棋道大势中央的仙源,却没有冲上去,与众人一起退出棋道大势争锋范围。

  却在此刻,谁也没有发现。龙神嬴周身忽然冒出一股六彩之气。

  “呼!”

  六彩之气,忽然掐住了龙神嬴的脖子,让龙神嬴发不出声音。

  “咳咳,血脉连接?龙神武的血脉连着我的血脉?是你,天神六道?你、你还没死?”龙神嬴瞪眼面露惊骇之色。

  但,仅仅细微的声音,在这轰鸣的虚空根本不起眼。

  龙神嬴在这股巨力之下,根本反抗不了,被拖入了一个星辰背后。

  龙神嬴想要挣扎,可是,怎么也挣扎不了,面露惊恐,眼露骇然。

  神洲大地,东海,华胥岛消失的地方。

  将臣踏在海面上,感应了一会,依旧感应不到伏羲。

  “伏羲,你真的死了吗?”将臣眉头微皱。

  带着一丝凝重,将臣抬头看向星空。以将臣始祖的目力,自然一眼看清了星空。

  “天神六道被打入了‘混沌时空’?呵,果然,凡事都有一线生机,龙神武、龙神嬴不但是兄弟血脉,更得我精血炼体,血脉通连,天神六道以龙神武连接龙神嬴?天神六道,你果然还没死心!”将臣冷笑道。

  不过,将臣仅仅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了,因为将臣更在乎的是伏羲。

  低头又看了看空空如野的大海。将臣缓缓盘膝而坐,闭目静心感应了起来。卅?伏羲?这才是将臣在意点。

  -------

  星空之上。

  随着星辰越来越多,排布开了两个超级巨大的三十四大阵。

  三十四大阵可不仅仅分解之光这么简单,还有更复杂的威力,而且,同为三十四,古海的与观棋老人的三十四,根本不一样。

  以三十四对三十四,二人中心碰撞出一阵阵巨响。

  “弈天棋?这天地只有一个,你怎么也有一个?”观棋老人冷眼看向古海。

  一开始,还以为那黑棋只是仿制的,但,随着不断催动,发现根本不是仿制一回事。

  自己的弈天棋带着一丝时间属性,而对方的弈天棋好似带着一丝空间属性。

  两种属性,说不出谁强谁弱,但,操纵棋道法则却同样如鱼得水。

  “观棋老人,你看到的,未必是世界全部,天地有阴阳,围棋有黑白,弈天棋既然有白棋,为何不能有黑棋?”古海沉声道。

  “有白棋就要有黑棋?哈哈哈哈,那我就要看看,你这黑棋,到底有何手段!”观棋老人冷冷道。

  “我虽为黑,但,这盘棋,我让你先!也算对你昔日棋局的感激!”古海郑重道。

  “哦?感激?”观棋老人双眼微眯的看向古海。

  “昔日,万圣大会,无涯子中途被你附体,我一直都以为是无涯子故意为之,他佯装你附体,搅乱视听的,不过,现在看来,无涯子当初真的被你附体了,那局棋,在下受益匪浅!”古海郑重道。

  观棋老人盯着古海看了一会,摇了摇头:“我是因为弈天棋,棋道才一直达至如今的,你的成就,是你的天赋。你,棋道天赋第一!”

  “你过谦了,你是因为借了弈天棋之便,我?我也是借了弈天棋之便而已。请!”古海郑重道。

  观棋老人点了点头,探手一按。

  “嗡!”

  身后星辰一阵转动,轰然间冲向古海。

  古海也是探手黑子一按。

  古海身后的无数星辰也瞬间冲向观棋老人。

  先前,泾渭分明的两个棋道大势,忽然间相互交融了。古海操纵的星辰和观棋老人操纵的星辰相互靠近,相互进入,顿时交叉的犹如一体。

  滚滚星辰,绕着二人排布而开。两个三十四大阵,融合为一,在一局棋中定出胜负。

  二人渐渐闭起了双目,无量星辰在绕着一个个诡异的轨迹旋转之中,这轨迹旋转了一会,变的越来越复杂。

  不在有碰撞,不在有冲击,甚至,四周连风都停了。

  亿万星辰只是静静的环绕着,一片平静。看起来极为安详。

  可就这安详的巨大星系,远处众人却谁也不敢踏入。

  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人窒息。

  赤帝、白帝相信,这平静的星系之中,绝对暗藏着滔天杀机,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平衡,自己只要一踏入其中,必将成为平衡破坏的倾斜点,所有棋道大势都会向着自己而来,绝对瞬间被绞杀干净。

  三十四大阵?

  这早已不是众人所能看得懂的了,只有古海、观棋老人能看得懂,这也是历古以来,最为复杂,最为艰难的一局棋。

  古海、观棋老人面目安详,似乎进入了一个只有二人看得见的战场,闭目之中,操纵千军万马布局绞杀。

  四周静悄悄一片。

  却在此刻,又一道流光姗姗来迟。

  “咻!”

  却是僵一带着太娲、河图飞到了近处。

  太娲脸上的泪痕还未干。伏羲之死,让太娲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河图也是为伏羲悲伤而起。

  不过,到了此地,河图情绪好了很多,瞪大眼睛看向古海与观棋老人的对战。

  “娘娘,主人先前说过,让你将一封信交给古海的?”河图看着太娲。

  太娲却根本听不到一般。

  “主人的交代,一定很重要,或许,或许古海他们可以救主人,他们不是有时间法则吗?那个,那个白袍六道是观棋老人,好像黑袍六道是古海。”河图叫道。

  “呃?”太娲脸色一变:“救我大哥?”

  顿时,太娲激动了起来,似要呼喊。

  “太娲娘娘!”太上教主忽然一声呼喊。

  “嗯?”太娲望去。

  “古帝正与观棋老人争锋,不能受扰,有事,待会再说!”太上教主解释道。

  太娲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无比急切,但,还是强忍着,手中捏着一个信封,心中焦躁不安。

  就这样,古海和观棋老人闭目了三天三夜,二人近乎同时睁开了双目。四周无数星辰的运转也形成了一个固定规律。

  “三十四?你居然已经悟透了,虽然和我的三十四不一样,但,殊途同归,你这弈天棋,果然与我的不相上下!”观棋老人感叹道。

  “都是悟透了的三十四?为何你总能料敌先机?我居然一直被牵着走?每次我改变策略,你都能知道?”古海凝眉惊讶道。

  “所以说,我能还原一个一模一样的历史,就算有任何偏差,我都能拨乱反正,因为我能预测未来!”观棋老人郑重道。

  “洛书?”古海神色一动。

  “哦?你居然知道洛书?”观棋老人有些意外道。

  “以洛书,推算我的下一步?难怪,我每走一处,你都能料敌先机,原来你用洛书之能,澳门赌博网站:预测未来?”古海脸色微沉。

  “不管如何,你败了,古先生,再这样下去,只会被我不断缠死,别无他法!”观棋老人沉声道。

  古海皱眉,脸色一阵难看。

  “古海,你下好了吗?我哥死了!”太娲忽然哭着叫道。

  古海一顿,扭头望去。

  却看到太娲哭的满面梨花。

  “伏羲死了?”古海脸色一沉。

  “大哥临死前,让我交封信给你,你看看?能救我哥吗?你能救我哥吗?”太娲焦急道。

  信?

  信中有什么?

  “河图,你将信送过来!”古海沉声道。

  “我?”河图一怔。

  “我来给你!”太娲顿时急切道。

  “你别过来!”古海顿时一喝。

  太娲惊讶的怔在了那里。为什么不让自己过来。

  “这三十四棋局,内部凶险,我不想你冒险,让河图送过来!”古海再度强调道。

  “只要能救大哥,我不在乎…………!”太娲急切道。

  “我说了,让河图送来。否则,我不看了,也不要给我了!”古海沉声道。

  太娲面色一僵,知道古海保护自己,可此刻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是我?”河图一脸郁闷。

  虽然为了主人,可为何偏偏是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河图根本不敢说‘不’,为了主人,再大的风险也要去冒。接过信函,向着古海方向飞去。

  “哗啦啦!”

  古海一挥手,大量星辰缓缓让开,让河图飞到近前。

  观棋老人也并没有痛下杀手,毕竟,古海败局已定,自己没必要节外生枝。

  河图带着一股不情愿飞到古海面前。

  “你快看看,我主人还能救吗?”河图递出信函道。

  可,信函还未送到黑袍六道手中,黑袍六道陡然嘴巴一张。

  “吼!”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黑袍六道口中产生,直冲河图而去。

  “什么?你要干什么?”河图惊叫道。

  四周其他人也是眼睛一瞪,古海怎么要吃了河图。

  “忽隆!”

  瞬息之间,河图连同那封信被黑袍六道吞入了口中。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河图被吞下最后一刻,郁闷的吼了一句。

  “什、什么?你,你,你吃了河图?”太娲惊讶道。

  前来寻求古海帮忙的,你不帮忙就算了,还吃了河图?

  对面的观棋老人,却是瞳孔一缩,脸色一阵难看。

  “那封信,我会看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要河图的预测能力。否则这一局棋,我真的要输了!”古海沉声道。

  说话间,探手一挥。

  “轰隆隆!”

  四周星辰再度暴动而起。

  “河图?河图也能预测未来?”观棋老人眉头微皱。

  “这下公平了,你有洛书,我有河图,继续!”古海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