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十八章 太娲娘娘
  “河图?预言?”古海眉头微皱。

  “这是梦境,你使出多大大本事,他就能使出多大本事!他会慢慢耗着你,直到你精疲力尽,心力交瘁为止!”未来佛解释道。

  “耗着我?”

  “不错,除了粗浅的肉身搏击,你不施展手段,他其实也不会。但,只要你一施展出,他就马上可以施展了。好生麻烦!”未来佛苦涩道。

  “原来如此!呵,我重伤之躯,他也是重伤之躯!我不动手,他不会动手。梦境?他就好像镜中影子一般。”古海冷声道。

  “古海,你就束手就擒吧,在梦境之中,你是斗不过我的,在这里,我是无懈可击的,而且,这里是你的深层梦境,外界一眼,内部千年,我看你能耗到何时?”河图顿时得意道。

  古海古怪的看了眼河图,这河图虽然本领奇特,但,整个人好像颇为浮躁。

  古海看向未来佛。给了一个眼神。

  未来佛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心眼看的更是清楚,古海在给自己暗示?

  “我看未必!”古海扭头看向河图。

  “嗯?”河图疑惑道。

  “未来佛,如今我身受重伤,实力低下,不若,你出手如何?他不是你对手!”古海沉声道。

  “哼,在我的梦里,也想对付我?”河图冷笑道。

  说话间。

  “嗡!”

  河图旁边又多出一个假未来佛。

  “梦境,我专对付你,不过,我可以制造一模一样的梦魇,这梦魇和未来佛一模一样,未来佛做什么,它就做到什么!”河图冷笑道。

  “无量寿佛!”假未来佛双手合十冷笑道。

  “谁说我让未来佛来对付你的?”古海冷笑道。

  “呃?”河图微微一怔。

  却看到古海探手取出陷生刀,顿时,一股大雾包裹自己和河图。

  “未来佛,麻烦闭上你的心眼,对我攻击!”古海在大雾中开口道。

  “哦?好的,古先生!”未来佛微微笑了起来。

  “这是搞什么?”河图微微一怔。

  下一刻,未来佛用通慧神杖刺入大雾之中。

  “轰!”

  “啊呀!”

  顿时,河图发出一声惨叫。

  “他让你刺他,你刺我干什么?”河图愤怒的一声大吼。

  在河图控制下,假未来佛竹杖也瞬间刺入大雾之中。

  “轰!”

  “啊呀!”

  “怎么又是我?”河图陡然惊叫道。

  未来佛一杖打向自己,假未来佛为什么也打向自己。

  “因为他看不见!”大雾中古海笑道。

  “看不见?什么意思?”河图微微一怔。

  “看不见,就瞎打,你我二人,都有相同的机率被打到,就好像现在!”古海笑道。

  真假未来佛再度一下竹杖打入大雾之中。

  “轰、轰!”

  “啊,为什么又是我?”河图惊怒不已道。

  “看来,有一样,你无法复制我!”古海忽然笑道。

  “什么?”河图恼怒道。

  “运气!”古海笑道。

  “呃?”河图一怔。

  “轰、轰、轰………………!”

  顿时,大量竹杖打入其中,河图一时间糟了大殃,顿时被打的惨叫连连。

  “不可能的,我从来不看运气,为什么总打我?”河图顿时郁闷不已。

  当然,也有一棍打在古海身上,但,大多都打在河图身上。

  二人在大雾中游走,河图一次次被打的惨叫不已。

  “说起来,我也从来不看运气,但,我知道,我运气肯定比你好!”古海在大雾中笑道。

  “为什么?不可能!”河图郁闷的四处奔走。

  两个未来佛不断刺入其中。

  这一打,就是半个时辰。河图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了,但,大雾中,终究只是河图的惨叫之声。

  古海偶尔几个闷棍子,却并无大碍。

  “我不可能这么倒霉的,不可能的!还有,你怎么伤的这么重,害得我连几竹杖都挡不了?”河图惊吼之中。

  古海却是再度开口:“未来佛,事关天下,你也不用在乎小节了,河图既然拦着我们,你就下死手吧,用尽全力,一杖毙命!”

  “古海,你好狠!”河图陡然瞪眼吼道。

  “你说错了,其实,你我各有一半被杖毙的可能,不是吗?看运气吧!”古海笑着说道。

  看运气?

  纵然河图不相信自己运气差,但,刚才半个时辰的杖击,却让河图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自己运气,的确不如这古海。邪了门了。

  “好,古先生,你可要小心了,我这一仗,可有毁灭之威!”未来佛点了点头。

  “轰!”

  竹杖轰然击下,虚空甚至被撕裂而开。

  河图虽然在大雾之中,却顿时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胁。

  这一仗,朝着古海去的?不,肯定朝着自己来的。

  另一边,假未来佛也相同一杖击落而下,虚空叠荡,死亡威胁顿时直冲而至。

  一杖就能要了自己命了,如今两杖,那不是完蛋了?

  自己或者古海?二者选其一?不,自己更倒霉。肯定打我身上。

  “古海,你狠!”在竹杖劈下的一瞬间,河图一声怒吼。

  探手一掀,四周梦境轰然爆碎而开。河图瞬间飞向远处。却是一个八字胡老者模样。

  “轰!”

  假未来佛骤然在梦境消失的瞬间,也瞬间崩溃了,而真未来佛却是一竹杖轰然停在了古海头顶上空。

  “什么?这次劈的是古海?”撤去梦境的河图,顿时脸色一变。有种日了狗的郁闷。

  “古先生,睿智!”未来佛收了通慧神杖,赞叹道。

  “什么意思?”河图脸色一沉。

  却看到,古海此刻身上也充满了杖印。并不是运气好,被打的少,而是与河图一样多?未来佛一次刺入,同时打的两人。

  “未来佛,你打的还真狠啊!”古海微微苦笑道。

  补天力一转,身上的伤痕才慢慢消失。

  “咻!”

  远处孔宣顿时飞到近前,太上教主、通天教主也面露冰寒的看向河图。

  “河图,你刚才设计我们?”太上教主脸色一冷。

  “大师兄,不要跟他废话了,刚才他敢变成你我模样,哼,直接斩了!”通天教主探手取出诛仙剑。

  先前,在梦境中,河图可以变成对方模样,如今可不然,同时对通天教主实力也极为清楚,他要杀自己?

  “啊,救命啊!”河图调头飞向不远处华胥岛。

  “他实力,看来并不高!”未来佛苦笑道。

  河图实力不高,却将所有人困住了。

  若不是古海一招苦肉计,众人不知何时才能从梦境中出来。

  “未来佛,多谢了!”古海对未来佛微微一礼。

  先前自己一开口,未来佛居然能配合的天衣无缝,可见未来佛也是智慧超绝。

  “该贫僧多谢古先生,居然短短时间,古先生就看出河图心性不够?却是常人不及!”未来佛摇了摇头。

  “未来佛,听说灵山宗三世佛已经效忠六道真君?你怎会在此?”太上教主皱眉的看向未来佛。

  未来佛微微苦笑:“灵山宗,三世佛?那个效忠六道真君的未来佛,不是我!”

  “哦?”古海神色一动。

  “还有一个未来佛。他们准备劫杀我的,还好我心眼看的明白,逃了出来!呵,可笑,可叹,三世佛?原来如此可替代的!”未来佛苦涩道。

  正在众人交谈之际,远处华胥岛上顿时传来河图的高喝。

  “太娲娘娘,就是他们,他们来捣乱的,还要杀了我!”河图愤恨的叫道。

  远处一声怒喝,顿时将众人注意力引了过来,古海扭头望去。

  却看到,一朵白云之中,正托着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正是太娲,古海看到太娲的一瞬间,就瞬间感到心中一阵温暖,这些天的紧绷压力,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太娲容貌还是那个,只是,看起来更稚嫩些,眼中闪过一股恼怒。

  “就是他们,那个邪魔古海,邪魔孔宣!”河图指着古海不停的叫着。

  “拜见太娲娘娘!”孔宣明白古海与太娲的感情纠葛,自然第一时间拜下。

  “哼,现在拜也没用!”河图瞪眼道。

  太娲看到孔宣恭敬,先前的怒气,却是小了一分。

  “河图没跟你们说清楚?华胥岛不对外开放,谁也不许踏入!”太娲瞪眼看向众人。

  “太娲娘娘,可还记得在下了?”太上忽然笑道。

  太娲看向太上,神色一动:“是你?上次我哥跟你借太极图参悟的?”

  “正是在下!”太上马上笑道。

  看到太上,太娲微微皱眉,显然知道太上与伏羲也有一定交情。

  “见过太娲娘娘,贫僧曾在华胥岛旁听过伏羲讲说‘寿修’一道,伏羲总结毕生所学,传下八脉寿修,对应先天八卦,四生四死,我当时就在旁边!”未来佛也极为客气道。

  “哦?是你,澳门赌博网站:那个胖和尚?”太娲神色一动。

  一旁古海却是微微一怔,寿师?未生人就是寿修吧,传闻天下寿修八脉,四生四死,传自伏羲?

  “正是,太娲娘娘,此刻天下大灾在即,我等前来,却是为了苍生,请人皇伏羲出山的,打扰之处,还请太娲娘娘见谅。”未来佛郑重一礼道。

  “娘娘,别听他们瞎说,这群人和邪魔古海、孔宣混在一起,肯定都不是好东西。”河图顿时叫道。

  “闭嘴!”太娲眼睛一瞪。

  “可……!”河图还想说什么。

  “嗯!”太娲眼中一冷。

  河图面色一僵,顿时不敢说什么。但眼中却是郁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