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五章 通天的惊惧
  万寿道教,一间大殿之外。<し

  几名万寿道教弟子绕着大殿而行。

  “三天尊,又被教主教训了?”一个弟子低声道。

  “我也听说了,三天尊手执诛仙剑,从弥月宗的第一月坛,一直杀到第十八月坛,甚至总坛之地,也全部屠戮!回来后,满身是血,被教主发现,一阵责罚,罚于养心殿,抄写经书,修心养性!”另一个弟子低声道。

  “弥月宗做了什么?为何三天尊那么恼火?”

  “还能做什么,弥月宗那群和尚,就喜欢搬动是非,自以为自己了不起,诬蔑三天尊上次和六道真君救苦救难是包藏祸心,明为救人,却为害人。三天尊最崇拜六道真君,弥月宗诬蔑三天尊也就罢了,居然去诬蔑六道真君,三天尊气不过,就…………!”

  “也是那弥月宗活该,如今全天下都在盛赞六道真君,包括上天都对六道真君厚赞有加,弥月宗居然不知死活…………!”

  “只可惜,三天尊撞到了教主,教主说他戾气太重,要他面壁思过!”

  “我要有那本事,我也要找弥月宗讨公道啊,三天尊没错!”

  …………………………

  ……………………

  …………

  一众弟子从养心殿外绕行而过,口中不断低语之中。

  大殿之门关合,内部颇为幽暗,只有一支金色的蜡烛徐徐燃烧。大殿中央盘膝而坐一名黑色长袍的男子。

  男子不是旁人,却是万寿道教的通天教主无疑。

  通天教主咬牙切齿,似在抄写经文。

  “我没错,怎么可能错了?哼,大师兄,为什么要罚我?”通天教主低语不舒服道。

  “弥月宗那群秃驴,四方百姓受灾,他们不救,六道真君去救了,还说六道真君包藏祸心。哼,哼,哼,一群颠倒黑白的东西,杀他们有什么错?还说六道真君为天下大害,去你妈的!”

  “啪!”

  愤怒中,通天教主手中的毛笔都捏断了。

  此刻的通天教主,看起来颇为冲动,似有些愤愤不平。

  就在此刻,封闭的大殿,不知哪里来了一阵风。

  “呼!”

  诡异的大风直冲通天教主而去,并且带动烛火一阵强烈摇曳,似随时熄灭一般。

  “什么……!”通天教主顿时脸色一变,似有不好感觉。

  好似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体内一般。

  “忽隆!”

  通天教主一颤,继而整个人都定在那里了。

  就这样定了好一会,通天教主才一激灵的苏醒了过来。

  苏醒过来,通天教主先前愤愤不平的表情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片茫然和凝重。

  此刻,通天教主眉头皱成了川字,瞳孔一凝,看了看双手,整个人好似一瞬间成熟了起来一般。

  看了看四周布置,看了看头顶的烛火。

  “太上凝神烛?这在八十万年前就消耗一空了啊,怎么……?”通天教主微微一怔。

  继而,通天教主看了看面前书桌上的经文。还有手中捏碎的毛笔。

  “呼!”

  通天顿时站起身来。

  “嗡!”

  陡然间,七柄长剑飘浮在了通天四周。

  通天将七柄长剑抓在手中,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没有开天斧碎片?我这身修为也倒退了一些?修为倒是其次,转眼就能恢复。”

  “匡!”

  通天一甩袖子,大殿之门轰然打开。

  外界,一些万寿道教的弟子眼睛忽然瞪起。

  “三天尊,时间还未到,你不能出来,不然教主会生气的!”陡然有弟子担心的叫着。

  通天教主双眼一眯,眼前之人的容貌都不记得了,好一番回忆,才忽然想起来。

  “是你?你还没死?”通天教主微微一怔。

  “死?什么死?三天尊,你说什么?”那弟子茫然道。

  “三天尊?你叫我三天尊?”通天教主皱眉,抬头望天。

  天空,万寿道教的气运依旧,不过,此刻只是一个中宗门的气运数量而已。

  “万寿道教?中宗门?三天尊?八十万年前?”通天教主陡然瞳孔一缩。

  顿时回忆起来了。

  四周一切,不正是八十万年前的一幕幕吗?

  当时,自己是万寿道教的三天尊,当时,自己还不是教主。自己还不是教主?

  “老三,大师兄的话,你当耳边风了?让你闭关静心抄书,你怎么出来了?”陡然一声冷喝响起。

  却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穿华丽长袍的男子,骤然踏步出现,眉心之中,有着一个红点,双目冷凝,颇为贵气。

  “拜见二天尊!”一众万寿道教弟子恭敬道。

  “元始天尊?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哈哈哈哈哈!”通天忽然眼睛一亮道。

  “说什么胡话!”元始天尊眼睛一瞪。

  “看来是真的了,观棋老人?你还真是好大的手段啊,时间法则?回来了,真的回来了!”通天陡然露出一股惊骇。

  “老三,你又要去闯祸了?”陡然又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被人喝斥,通天教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忽然身形一僵,扭头看向声音之地。

  却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宽松长袍的老者,正颇为生气的看向通天教主。

  “弥月宗就是说了几句心里话,你就一言不合,灭了他全宗?我怎么教导你的?上体天心,安然若水。你居然如此暴戾,灭宗?一个不留?气死我了,要你面壁思过,抄经静心,你刚抄了几个字?又出来了?你这次又要去杀谁?要不,连我一起杀了,可好?”白衣老者瞪眼看向通天教主。

  一顿数落,通天教主没有回嘴,反而是眼中忽然湿润了起来。

  三天尊怎么哭了?

  四周万寿道教弟子纷纷低下头,不敢去看,纷纷躲开。

  “哦?老三居然被骂哭了,这不是你个性啊,你不是皮厚的吗?”元始天尊皱眉疑惑道。

  通天教主没有理会他,而是盯着白衣老者,忽然间,通天教主跪了下来。

  “大师兄,通天知错了,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大师兄,通天好想你!”通天教主忽然泪流满面,哭诉而起。

  “咦?”元始天尊微微一怔,露出惊讶之色。

  不远处的白衣老者,自然是此刻万寿道教的掌教,太上天尊了。

  太上也是惊讶的看向通天:“你想干什么?又要耍什么花样?”

  “师尊死的时候,我和二师兄还年幼,是大师兄将我两带大,代师传艺,更照顾我俩,师弟不懂事,尽给大师兄惹麻烦,大师兄,你打我吧,你打吧,师弟对不起你!”通天忽然哭的极为难受。

  元始天尊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这个经常给大师兄惹祸,事事跟自己争个高下的老三,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

  太上教主原本还是瞪眼喝斥通天的,但,忽然看到通天如此反常,顿时忘记了喝斥。

  “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是谁?”太上教主眼中一冷。似乎要为通天出气一般。

  看到太上教主的表情,通天顿时心中暖暖的,鼻头一阵酸楚。

  “没,没有,就是想大师兄了,大师兄,以前给你尽添麻烦了!”通天教主红着眼睛道。

  “真没有?”太上教主狐疑道。

  “没有,没有!”通天马上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那哭什么?好了,去收拾一下自己,随我去祭奠弥月宗的英灵,唉!”太上微微一叹。

  显然,太上仁心,对弥月宗极为愧疚,要去为他们祭奠。至于先前责罚通天教主,如今却没有一丝要责罚的念头,显然,太过宠溺通天了。

  通天本能的想要点头。

  可下一刻,通天忽然一激灵:“不好!不好!我必须马上离开万寿道教,必须马上走,大师兄,元始,你们不要找我,不要再找我了,哪怕我死在外面,也不要来找,也不要追究!”

  通天一激灵间,忽然想到了观棋老人。

  游戏规则,在六道夺天前的这一年内,杀光六道真君,自己此行任务,就是杀六道真君,同样,六道真君的九大分身,也应该各自附体到了自己体内,肯定也记起了一切。

  八十万年后的人前来阻止他们逆天。六道真君岂不是要对所有人动手?六道真君知道了一切,肯定第一时间清除这群来自八十万年后的毒瘤。

  自己知道一切,六道真君肯定也知道。

  想必,很快六道真君就要抵达万寿道教了吧。

  走,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万寿道教所有人都要受牵连?

  通天那惊慌失措的神情,让元始天尊和太上教主脸色一变。

  “老三,除了弥月宗,你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元始天尊陡然脸色一沉道。似也极为关心通天一般。

  “怎么回事?这不是你风格啊,你为何如此表情?是谁?谁要动你?告诉我,我帮你找他理论!”太上教主冷声道。

  显然,一瞬间,太上教主将通天的一切恐惧,都揽了下来。

  通天顿时一片感动,下一刻摇了摇头:“不行的,这一次,是六道真君要杀我,不死不休的!”

  “六道真君?怎么可能?”元始天尊露出惊讶之色。

  太上教主也是露出一丝茫然。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陡然间,外界传来一声高喝。

  “六道,请见万寿道教,三位天尊!”陡然,外界传来一声高喝。

  万寿道教有着大阵,守护教内,谁也进不去,外界,一个声音传来,看似极为礼貌,但听在通天耳中,却好似丧魂钟一般。

  六道真君,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