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五章 针锋相对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大瀚城池被四方势力掠夺,一份份败报传向无疆天都。

  大瀚群臣,此刻焦急不已,大瀚国内,百姓的不安因素越来越重。

  皇上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否则,这如此多城池丢失,皇上怎么还不出现?

  每一日,冲天殿内都是一顿争吵,不停的争吵着要出兵,平定四方来袭。

  陈天山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若不是陈天山的迂腐、死脑筋,此刻,或许早就崩溃了。

  每天应付着群臣的焦急,四方的败报。陈天山内心也着急,可,着急能如何?

  派兵去平乱?的确,自己要是愿意,派高仙芝?或者另外派一支队伍去,很快就能平叛了,皇上将神魔军交给自己,那可是可压倒无数战争的军队啊。

  可陈天山不敢,担心派一支军队出去,就再也不回来了。皇上不在,人心易散。只要一支军队弃走大瀚,那接下来,将会是崩盘式的四分五裂。

  陈天山所要做的,只有维稳,稳住大瀚皇朝,稳住大瀚军臣,稳住现有的无疆天都一切,只要稳住这一切。大瀚皇朝才不会散。

  丢失城池?陈天山已经顾不上了,更何况,只要皇上归来,那些吞了大瀚城池的势力,必须要全部吐出来,并且成倍的吐出来。

  只要等到皇上回来。

  等等等!

  就在陈天山顶住四方压力之际。一个身影的出现,却打乱了无疆天都的一切秩序。

  却是大量玄武,围绕着一个黑衣男子,抵达了冲天殿广场。

  蒙泰、高仙芝、墨亦客等人,纷纷走出自己府邸,来到冲天殿广场,一起看向这忽来的黑衣男子。

  “拜见太子!”无数官员忽然惊喜的拜下。

  陈天山脸上一阵阴晴不定。

  “不可能,你不是太子!”蒙泰陡然眼睛一瞪惊叫道。

  黑衣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古秦。

  古秦笑看蒙泰:“蒙指挥使,你不认得本宫了?”

  “太子殿下已经被太初杀死了,不止我一人看见,好多人都看见了,如今天下皆知,皇上因为太子殿下之死,恼羞成怒,亲自前往天界诛杀太初。你不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已经死了!”蒙泰瞪眼叫道。

  蒙泰一叫,所有人脸色一沉。

  “你是何人?敢假冒太子殿下?”陈天山瞪眼道。

  群臣一阵质疑,先前的激动早已消失,一个个脸色阴沉的看向古秦。

  古秦还未开口,身后一个白衣男子却是露出一丝冷笑:“怎么?大瀚皇朝,如今不姓古了?还是你们想要谋朝篡位?”

  “嗯?”所有人脸色一沉的看向这白衣男子。

  “枫玥至尊,稍安勿躁,我来即可!”古秦挥了挥手。

  枫玥至尊?

  陡然,众人脸色一变,银月海的枫玥至尊?那不是玄武族至尊吗?陈天山等人知道,玄武族至尊死了,其玄武神附体上官痕,上官痕带领玄武族成为大瀚皇朝国兽,奈何,玄武神里还有一个邪恶的枫玥至尊意念,最终从上官痕体内分离而出,让玄武族有了两个至尊。

  枫玥至尊?弈天阁?

  “蒙泰,记得我曾经给你写过一封信函吧,不知你可还记得。我是怎么写的?”古秦笑道。

  “嗯?”蒙泰脸色一怔:“那封信函?”

  “大瀚为难,吾古秦,若遇有不测,蒙泰当正肃臣心,不得让宵小乱了朝纲,待父皇归来,以灭魑魅魍魉!”古秦开口道。

  蒙泰探手取出一封信函,仔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脸色一变,一模一样?

  “还有,昔日你随本宫前往太阳神宫,本宫可是与你几次单独言谈,………………!”古秦一一道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知晓?”蒙泰茫然的看向古秦。

  蒙泰的茫然,让其他人微微一怔,难道真的是古秦太子?

  “高仙芝大人,我记得,我也曾经与你单独言谈过,第一次………………!”

  “墨大人,我记得上次,你我一起钓鱼,当时我和你说过…………!”

  “陈大人,我记得,昔日在凡人期间,你我配合无间………………!”

  ……………………

  ………………

  ……

  古秦不断回忆之中。而此刻的高仙芝等人都露出惊讶之色。

  一字不差,准确无误,古秦说的这些事情,都是挑选只有二人知道的事情。

  “拜见太子殿下!”蒙泰带着一股骇然,恭敬的一拜。

  “拜见太子殿下!”四周无数官员也服了,恭敬的拜下。

  陈天山、高仙芝、墨亦客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是如何复活的?”高仙芝疑惑道。

  “那一日,我的确死了,但是,好在我接受过观棋老人的传承,为观棋九子之一,自有观棋烙印,让我复活,直至今日,我才恢复如初,今日归来!”古秦笑道。

  “观棋老人?弈天阁?”墨亦客微微皱眉。

  “嗯!”古秦点了点头。

  “拜见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带着这些玄武族前来,却是为何……?”墨亦客看向古秦身后的大量玄武。

  墨亦客认可了古秦,四周众人也恭敬一礼:“拜见太子殿下!”

  古秦点了点头,却是看向陈天山:“陈大人,这些年,你辛苦了!”

  陈天山虽然智慧不够,分辨不出眼前太子真假,但,陈天山这五年也学会了看人,墨亦客那么智慧的人,都确定了眼前是古秦,那错不了了。

  “见过太子殿下!”陈天山却是开心道:“辛苦是应该的。只是有些累,现在太子殿下回来,就太好了!”

  古秦点了点头:“是啊,陈大人这些年的辛苦,我都知道,不过,陈大人放心,接下来,你可以休息了!”

  “嗯?”陈天山疑惑道。

  “大瀚皇朝,终究是父皇的皇朝,做儿子的终究要替父分忧,陈大人挑起大瀚皇朝重担,却是为大瀚劳心劳力,本宫会记下的,接下来,你歇歇,本宫替你操劳大瀚皇朝,四方来袭,也该要打打他们的气焰了,否则,我大瀚皇朝也太窝囊了!”古秦笑道。

  “太子英明,臣愿带兵平乱!”

  “太子英明,老臣愿领兵御敌!”

  “太子回来,就好了!”

  “太好了,终于不用受他们鸟气了!”

  ……………………

  ………………

  ……

  一众好战的官员兴奋的欢呼了起来。

  墨亦客、高仙芝、蒙泰却是双眼微眯的看向古秦,发现了一丝不妥,但,却没有开口说话。

  陈天山却是脸色一沉。

  太子回来,就要夺权?

  不,大瀚皇朝的权利,本来就是皇上的,太子为储君,他来接掌也没有错。可是……?

  “陈大人,没有异议吧?”古秦笑道。

  陈天山眼皮一阵跳动,内心一阵挣扎,过了好一会,陈天山才深吸口气道:“太子殿下,你为储君,本来,皇上不在,我们都该听你的,但,我想说一句,您,终究只是储君,我等群臣,我等群臣,我等群臣…………!”

  陈天山最后‘我等群臣’说了三遍,三遍之下,所有官员都看向陈天山,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等群臣只效忠皇上!”陈天山一声高喝。

  所有人顿时神色一肃。

  “太子要掌管大瀚皇朝权位,自无不可,只要皇上同意,我等定当全力遵守,太子殿下,请问,你可有皇上的圣旨?”陈天山郑重高喝道。

  陈天山的一声高喝,顿时压下了所有官员的兴奋。

  众官员的确早就不想听令陈天山了,太子归来,更是期待不已,终于不用在受窝囊气了。

  可,如今陈天山一句,只效忠皇上,将所有官员瞬间打回原形。

  皇上之令,谁敢不准?尔等心愿,却是想要逆君?

  陈天山面色严肃,语气坚决,很多臣子想要开口,但,这涉及到逆君之罪,却话到嘴边无法开口。

  墨亦客、高仙芝也惊讶的看向陈天山,或许以前还看不上陈天山,可如今,陈天山一句拒绝,却让二人对陈天山忽然刮目相看。

  陈天山这股忠君品质,即便二人也做不到,那可是太子殿下啊。

  古秦脸色阴沉了下来。

  “陈大人,你在无理取闹?父皇不在,你就抓着一份圣旨,为所欲为?本宫为大瀚储君,你见君不拜,还是想要夺我古家江山?”古秦冷声道。

  古秦声音中带着一股质问,听的很多臣子质疑的看向陈天山。

  “圣旨,就是君令!而且,我是皇上亲封的天山王,王爵之身,不弱于你,古秦太子,你若忠孝皇上,请安守无疆天都,等待皇上归来!”陈天山顶撞道。

  “哼,陈天山,我看你是真的想要夺我古家江山了,今日,本宫就代父收了你这谋国贼臣,以正天下!”古秦冷声道。

  身后,枫玥至尊也慢慢释放出一股大气势,向着陈天山压迫而来。

  无数官员,此刻好似渐渐分成了两派,好多人都支持古秦一般。

  “古家江山?哈哈哈,太子殿下,你口误了,这不是古家江山,是皇上的江山,你今日带着玄武族前来,是为了夺国谋朝的?圣旨在此,你们谁敢冲撞!”

  陈天山高举古海昔日分封的圣旨,瞪眼看向古秦,针锋相对了起来。

  ps:这两天在外地,更新不稳定,迟一点、早一点,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