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四章 各有肚肠
  无疆天都,墨亦客府上!

  墨亦客坐在院中池塘边,手中抓着一根钓竿,在钓着池塘中的鱼儿,旁边放着一个棋盘,纵横三十一条线。

  鱼儿在鱼钩处不断啃食鱼饵,此刻提线,最容易将鱼钓上来,但,墨亦客却是没动,看着鱼儿吞吐鱼钩,却是微微笑了笑。

  直到鱼儿吃完饵食,墨亦客才将鱼钩提上来,再度装好鱼饵放入水中。

  “这时,一身白衣的秦子白缓缓走了过来。

  “大人!”秦子白面露复杂的恭敬道。

  “子白?这里没外人,不用拘谨,来,陪我一起钓鱼吧!”墨亦客笑道。

  “大人,刚才司马长空前来拜访,被我拒之门外了!”秦子白恭敬道。

  “司马长空?呵,他父亲司马纵横背叛龙战国,如今大乾之人恨他入骨啊,他还敢跟随龙神武?”墨亦客笑道。

  “大人,先前,其它势力派人前来,你不见也就罢了,如今,司马长空前来,为何也拒之门外?”秦子白有些不情愿道。

  墨亦客扭头,看向秦子白:“子白?你想要离开大瀚皇朝了?”

  “家父临终前曾交代,让我一直跟随大人你,在下愚钝,但,家父绝对不会害我,大人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只是,皇上已经死了,我只是替大人不值!”秦子白苦笑道。

  “为何不值?”墨亦客看向秦子白。

  “不就是那窝囊的陈天山?迂腐之极,我大瀚皇朝四面楚歌,他却要做缩头乌龟,还不让其他人出手。他何德何能被封为天山王?何德何能位高于大人!”秦子白不服道。

  墨亦客却是摇了摇头:“你错了,皇上的决定没错!”

  “啊?”

  “大瀚皇朝,四面受敌,你真以为,派兵御敌就行了?呵,没那么简单,若是皇上在朝,一切都没什么,可是,皇上如今不在,人心思散,兵力派出去了,或许就收不回来了!”墨亦客沉声道。

  “啊?”秦子白微微一愕。

  “派的兵力越多,大瀚皇朝散的越快,虽然,如今大瀚皇朝腹背受敌,但,陈天山如此,却保留了最大的元气!”墨亦客沉声道。

  “真、真的?”秦子白有些古怪道。

  “皇上看人,还真是准啊。陈天山胆小怕事,迂腐之极,我知道,本来这些都是缺点,可如今,对于大瀚皇朝来说,却是莫大的优点啊,因为胆小怕事,所以,不会随便乱来。他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危险,他宁可不走!”墨亦客微微一叹道。

  “就算大人所说,陈天山能让大瀚皇朝保留更长时间,可,皇上已经不在了,大人,你还守着,又有何意义?”秦子白焦急道。

  墨亦客抬头,看着没了气运,此刻阴云密布的天空,却是微微一叹。

  的确,古海若是死了,再守着大瀚皇朝,又有何用?守的时间长,守的时间短,又有何用?

  墨亦客的智慧,自然能堪破陈天山的想法,可越是堪破,越觉得古海没有活着的可能了。

  墨亦客心里也不是滋味。

  “大人,你上次跟我说过,无疆天都或有大难来临?”秦子白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点了点头。

  “为何?”秦子白问道。

  “大乾覆灭,其疆土之内,一片混乱,所以,这五年,才没有太大的威胁我们,可,龙战国最后终究是死于皇上之手,龙神嬴带回来的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龙战国?你知道他有多少死忠吗?大乾疆土,渐渐安定了,那些昔日效忠龙战国的势力、家族,肯定要将仇恨转嫁到我大瀚皇朝来,大武天朝出兵,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大嬴帝朝,还有四方虎视眈眈的势力,唉!”墨亦客微微苦笑道。

  “大人,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留在这里?如今,各方都在招揽于你,正是你待价而沽的时候啊,皇上已经不在,大人可要为自己未来打算啊,就算不为了你自己,我们这些跟随你的人,大人也要为他们考虑啊!”秦子白开口道。

  墨亦客放下鱼竿,看了看旁边那盘棋,这是古海留给自己的。

  三十一天地纵横棋局。

  古海悟透之后,没有丝毫隐藏,将其传给了墨亦客。看着这盘棋,墨亦客心中无比的感激古海。

  这五年,墨亦客也渐渐悟透了三十一棋局,可就是悟透了,墨亦客却更加舍不得。

  “大人!”秦子白郑重一礼请求道。

  皇上死了?墨亦客心中更是确定,可就是确定,墨亦客心中才最不好受。

  “再等等!”墨亦客摇了摇头。

  “为何?”秦子白茫然道。

  “这世上,我也只服过皇上一人,那些势力,还没有资格让我臣服。再等等,再等等……!”墨亦客摇了摇头。

  “是!”秦子白暗呼口气点了点头。

  墨亦客虽然不愿接触外界之人,但也并不排斥。这让秦子白放心不少。最少大人不似陈天山那般榆木脑袋。

  -------------

  无疆天都,锦衣卫总部大厅,蒙泰坐于主位,四周站着两列锦衣卫。

  此刻,一个浑身是血,刚刚用过大刑的男子跪在地上。

  蒙泰面露阴沉的看向面前似被大刑弄残的男子:“哼,洪刚,本座待你可不薄,因为你一早跟随本座,本座一路提拔,你如今可是锦衣卫万户长,你居然敢勾结大武帝朝之人?”

  “大人,大人,卑职也是无奈,皇上已经过世五年了,你再守着,又有何意义!”洪刚不甘的哭诉道。

  “放肆!”蒙泰眼睛一瞪。

  “皇上只是离朝五年,你居然敢叛国,还诬蔑皇上,妖言惑众,来人,杖毙了!”蒙泰瞪眼道。

  “大人,大人,不要啊,卑职也是为你好。这些日子,多少势力纷纷派人前来邀请你,你都一一拦下了,陈天山迂腐,大人,你怎么也如此啊?我等跟随你多年,誓死效忠,可是,你不能将大伙代入火坑啊,我们锦衣卫系统,就现在才值钱,一旦,一旦各方势力瓜分了大瀚皇朝,我们锦衣卫系统,就废了,就不值钱了啊!”洪刚焦急道。

  “杖毙!”蒙泰眼睛一瞪。

  “是!”自有锦衣卫上前,快速用重杖毒打之中。

  “大人,你三思啊,大人,我没错,我没错,只要效忠大武帝朝,你就是立功,得大功,在大武帝朝一样位高权重啊!”洪刚焦急道。

  “打!”蒙泰眼睛一瞪。

  “轰!”“轰!”“轰!”………………

  一次次毒打,终于将洪刚打死了。

  其它锦衣卫一阵畏惧,不敢多说。

  “再敢叛国者,这就是下场!”蒙泰瞪眼道。

  “是!”众锦衣卫一激灵,应声道。

  将洪刚拖下去,众锦衣卫也纷纷退下。独留蒙泰坐于大殿之中,此刻眼中一阵疯狂。

  皇上身死不知,不,很大可能已经死了。

  各大势力投来橄榄枝,可蒙泰一直没有接收,不是蒙泰对古海有多死忠,而是蒙泰知道自己的能力。

  自己能力,并不强,不似高仙芝、墨亦客那般妖孽,自己的才能,太可以替换了。也只有皇上欣赏自己。其它各大势力招揽,欣赏的不是自己能力,而是自己的锦衣卫系统。

  只要加入某个势力,一旦锦衣卫系统被他们接管,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可一直等下去,却又是煎熬不已。

  “皇上,你真的能回来吗?”蒙泰眼中闪过一股强烈的渴求。

  因为皇上回来,蒙泰才能再度位高权重。可皇上不归来,自己只有等死?或者隐姓埋名,从头再来?

  面前桌案之上,放着各大势力的招揽书,蒙泰一封一封看了起来,可是,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有人对自己能力的欣赏。

  “哼!”蒙泰郁闷的将这些招揽书一丢。

  想找个明主,可明主难求,不如先耗在这里。最少如今,自己也是位高权重。

  -----------

  陈天山,朝会之后,回到自己府上。

  四方,又有大量城池沦陷了,可,陈天山却是一阵无奈。

  大厅之中。

  “两仪?你来找我?”陈天山看向眼前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

  “三爷爷!”男子陈两仪神色有些扭捏。

  “怎么?你也和那群人一样,想要劝我投诚某个势力?大武帝朝?”陈天山眼睛一瞪。

  “不是,不是,三爷爷,我不是劝你加入某个势力的!”陈两仪马上说道。

  “哦?那就好!”陈天山微微一叹。

  “两仪,当年你父亲身死,才引出皇上的,皇上对待陈国也是极为温和,虽然你无什大能力,但,皇上还是给你封了一个爵位,该知足了,切不可如那群东西,总想着卖国!”陈天山教导道。

  陈两仪偷偷看了眼陈天山:“三爷爷,我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我们也是最亲的人,只是,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说!”

  “只要不是卖国,你尽可说吧!”陈天山摇了摇头。

  “三爷爷,我怎么可能想过卖国?这一切,都是我们陈家的,我怎么会卖了?”陈两仪摇了摇头。

  “嗯?”陈天山陡然瞳孔一缩。冷眼看向陈两仪。

  “当初,大瀚皇朝,也是我将陈国让给皇上的,如今,三爷爷为大瀚皇朝天山王,皇上殒落,三爷爷为当朝最大,自然应该将这本来属于我陈国的东西,再拿回来,三爷爷,你说是吧?”陈两仪小声道。

  “放肆,陈两仪,你大胆!”陈天山眼睛一瞪,顿时怒站了起来。

  “噗通!”陈两仪跪了下来。

  “三爷爷,我哪里说错了,当初古海也只是我陈国一个富商而已,当初不都是我陈国的吗?三爷爷,古海殒落,这一切自然是我们的了!你也可以登基为皇,君临天下,我们也将重新有气运临国,就不用害怕四方势力了!”陈两仪急切的叫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陈两仪,你还真是疯了,痴心妄想的居然想要吞了大瀚皇朝?哈哈哈,来人!给我将陈两仪打入天牢!”陈天山眼睛一瞪。

  “是!”顿时有大量侍卫冲入大殿,将陈两仪抓了起来。

  “三爷爷,我是为你好啊,为你好啊,三爷爷,这是我陈家的,三爷爷,不要,不要抓我!”陈两仪惊恐道。

  “陈两仪,你先在天牢面部思过吧,哼,贪心不足蛇吞象!大瀚皇朝,永远只能是皇上的大瀚皇朝,它不叫大瀚皇朝的一刻,就是灭国之时!带下去!”陈天山瞪眼道。

  “是!”

  “三爷爷!”

  ………………

  …………

  ……

  ps:今天去外地,更新微微不稳定。第一更提前了。

  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