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章 再见老子
  飞机降落北京机场!

  古海也没联系昔日的朋友,带着臧玉莲悄然离开了机场。没有动用以前的账户,北京有古海的房子,古海开了辆车,带着臧玉莲就悄然离开了北京。

  古海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里欧却是一时郁闷不已。

  丢了?

  古海就这么丢了?

  “通知各处,严守古海的所有信息,飞机、火车、宾馆,只要出现记录,立刻来报!”里欧郁闷道。

  “是!”一群黑衣人应声道。

  三天后。

  张所长陡然一激灵。清醒了过来,脑海中顿时想起先前的一幕幕。

  一间大厅之中。

  “长,我想起来了,是真的?他们都失忆了?”张所长担心道。

  “没事,他们只是被封印了一段记忆!”老者点了点头。

  “那古海……!”张所长担心道。

  “古海的记录,也已经全部抹去了,他倒是会隐藏,三天了,都没消息,那群人要找急了吧!”老者笑道。

  “古海没了?”

  “只是躲起来了,以后,你专门负责古海这条线,待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秘密组织,只针对这些仙人的组织!”老者郑重道。

  “是!”

  “你的电话,已经给你转了线,古海要是打你电话,会转到这个手机上来,毕竟,你那手机可能已经被监听了!”老者递来一个手机。

  “是!”张所长点了点头。

  ------

  成都市,青羊宫外。

  古海、臧玉莲带着帽子、墨镜、口罩,穿着一身休闲服,跨入了青羊宫中。

  “你找的人在这里?”臧玉莲好奇道。

  “青羊宫?是啊,上次回来,就是青羊宫!”古海点了点头。

  四周导游不断解说着青羊宫内人文,古海看着老子的雕塑。 `四周很多人在行礼之中。

  “古海,请见李耳先生!”古海却是对着老子雕塑微微一礼。

  “这只是一个雕塑?”臧玉莲皱眉道。

  古海等了一会,却是没有回应。

  在青羊宫转了一圈,古海疑惑的走出了青羊宫。老子没出来?

  古海带着臧玉莲跨出青羊宫的一霎那,一个小道童却是忽然对着二人道:“二位,算姻缘吗?我家道长算的可准了!”

  不远处保安脸色一沉,青羊宫口,还有算命的来拉客?影响青羊宫声誉啊。正要前来阻止。

  “那就请带路吧!”古海笑道。

  小道童顿时带着二人离去了。

  “哼,别给我再看到!”保安瞪眼怒道。

  三人却是走远了。

  七绕八绕之后,顿时来到一个清幽的民房之中。

  “二位请!”道童恭敬道。

  古海二人跨入小院之中。道童马上关上院门。

  院中大厅之中,此刻正站着一个白老者,眼中颇有惊奇的看向古海。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只是上次阁下走后,青羊宫已被监视,只能在此会客,二位见谅!”白老者马上调整心态笑道。

  “这不是刚才那雕塑?”臧玉莲惊奇道。

  古海却是一眼认出来了,正是上次看到过的老子。

  “古海见过李耳先生!”古海郑重一礼。

  “你居然肉身归来?好,好,好!”李耳眼中闪过一丝开心。

  “承蒙阁下不弃,昔日传我《道德经》全篇,受用无穷,感激不尽!”古海笑道。

  “道德经?是他传你的?”臧玉莲惊讶道。

  臧玉莲看向老子,却是忽然现,老子身上透着一股奇特的气息,这股气息,和万寿道教的好像。`

  “老子一气化三清,昔日就是他传我道德经全篇的!”古海点了点头。

  老子也是惊奇的看向臧玉莲:“小丫头,修行的功法,也好生奇怪,和我的居然有些相像?”

  “六道仙穹,太上!”古海介绍道。

  “哦?”老子顿时露出一丝惊奇之色。

  “末学臧玉莲,只是传承太上一脉弟子,非太上,不敢妄称太上,澳门赌博网站:见过老子!”臧玉莲也是惊奇道。

  “果然有别的太上?哈哈,吾道不孤啊!”老子忽然笑了起来。

  “二位请坐!”老子邀请道。

  一旁道童快奉上香茶。

  老子颇为好奇的看向二人,二人也好奇的看向老子。

  “二位如何能来此处?”老子好奇道。

  古海看向臧玉莲。

  臧玉莲取出一口古琴,缓缓拨动起来。

  “叮叮叮叮………………!”

  顿时,太上长生音传了出来。古海听不懂,但,面前坐着的可是老子,微微闭目仔细听了起来。

  闭目之中,一言不,直到一曲子弹完。老子才陡然双目一开。

  “老子先生,此曲‘太上长生音’,不知你能听出什么?”臧玉莲看向老子。

  “这是一个感应曲,太上之道通仙穹?太上,还真是一个奇特的太上啊,居然找到一个虚无共鸣?共鸣两个仙穹?”老子惊讶道。

  “太上长生音,沟通两个仙穹的通道?”古海笑道。

  “不对,不是沟通两个仙穹的通道!按道理说,顶多传输一道意念,你们肉躯,是无法过来的啊?顶多只是意念而已!而且,还需要一个人同时听过两个仙穹的太上之道。”老子惊奇道。

  说着,老子看向古海。

  “只能一段意念传输?可我们肉身也过来了啊!”臧玉莲惊奇道。

  “不是,此曲只能感应另一仙穹,绝无传送之能,古先生,你是如何传送的?”老子好奇的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愕然,微微沉默,臧玉莲也看向古海。

  想了一会,古海眼中一凝,深吸口气道:“再弹一遍!”

  臧玉莲再度弹奏太上长生音,却看到古海探手一拨,顿时,虚空出现一个黑洞,却是古海催动了天镇神玺。

  黑洞一出,老子陡然眼睛一眯,探手摸来。

  “呼!”

  一模之下,却是摸了个空。

  “时间点不对,这通道虽然在此,但,不是这个时间点上!”老子皱眉道。

  “不会啊!”古海探手去摸。

  一模之下,古海的手伸进去了。

  “咦?”老子陡然双眼一眯。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臧玉莲、一旁小道童也都摸了一摸,都摸不到,看得见,就是碰不到,只有古海,才能摸到。

  “好古怪!”老子皱眉道。

  “那不是说,只有你才能穿梭通道?”臧玉莲惊愕道。

  只有自己?是因为黑棋?黑棋才能架构通道,太上长生音指引方向。黑棋架构通道,而通道,只能自己穿梭?但,先前臧玉莲可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啊。

  “棋道阵法的气息?”老子惊奇的看向古海。

  “在下棋道还颇为不错,此通道,的确与棋道有一定关系!”古海点了点头。

  “和弈秋说的一样?”老子陡然眉头一挑。

  “弈秋?”古海疑惑道。

  “不错,弈秋,他曾经说过,仙穹不唯一,棋有黑白,天有阴阳,仙穹,自然也有正反,我们这仙穹为正,那自然有仙穹为反,也就是还有另一个仙穹,当时他的理论没人相信,毕竟,他太遥远了,现在似证明,他是对的?”老子眉头深锁。

  “弈秋?我记得,弈秋好像是春秋时期的棋圣?”古海疑惑道。

  “不错,他当年为了凝炼一枚黑棋,最终耗尽心力。只是,唉,我回头找找他的遗书,看看,还有什么记载!”老子皱眉道。

  “凝炼一枚黑棋?”古海眉头一挑。是自己的那枚吗?

  “可惜,黑棋没了,他也耗尽心力而亡了,可惜,可叹!”老子微微一叹。

  “嗯!”古海疑惑的点了点头。

  至于融入天镇神玺的那枚黑棋,古海却没有说出来。

  “对了,你此次回来找我,却是为何?”老子看向古海。

  “我这有两个灵魂,我想复活,不知老子先生,可有复活神物,在下于你一借,来日,定有厚报!”古海郑重道。

  “两个灵魂?”老子看向古海。

  “是,其中一个女性灵魂,有尸体,却无血液!另一个男性灵魂,其它什么也没有!”古海点了点头。

  “我可否知道,是那六道仙穹的什么人,在我们这仙穹,可有类似之人?”老子看向古海。

  “一个人蛇身,太娲,另一个,一代帝王,龙战国!”古海解释道。

  “太娲?女娲?”老子陡然眉头一挑。

  “呃,或许吧!”古海苦笑道。

  “或许还真巧了,女娲罹难,但,却有她之鲜血,我可以带你寻来,另一个帝王?龙战国?他做过什么?”老子微微皱眉。

  “龙战国,大乾天朝之君,有三十三重天城池,朝会大殿,凌霄宝殿!这,对应的有点像地球上的传说‘玉皇大帝’,只是,那只是传说!”古海苦笑道。

  “谁说玉皇大帝只是传说的?”老子摇了摇头。

  “哦?”古海露出一丝疑惑。

  “玉皇大帝?的确有些麻烦,若是按照他的条件重塑肉身,却是麻烦,需要一些极为特殊的材料。不过还好,释迦摩尼、耶稣那里都有!跟他们借!”老子想了想道。

  “释迦摩尼?耶稣?他们也还活着?那,我要去印度和梵蒂冈找他们?”古海疑惑道。

  “不用!”老子摇了摇头。

  “那怎么……?”古海疑惑之中。

  却看到老子摆了摆手,一旁小道童取出一台电脑,快输入了起来,很快,两个视频出现在古海面前。

  “视频聊天就行,稍等!”老子看着电脑上慢慢接通的两个视频安慰古海道。

  古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