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二百零六章 血祭太娲
  “龙神文、司马纵横?背叛龙战国?”远处林中,臧玉莲被这忽来的变化惊呆了。

  古海也是眼皮一挑,惊讶的看向远处二人。

  刚才,龙战国虽然没有绝对优势,但,那拼搏的精神,却感染了古海。

  六道仙人、龙战国,两方近乎再度恢复平衡了,可这时候,居然有人背叛?

  一个是龙战国的儿子,一个是大乾太师?

  “他们是刚才意志不坚定,选择了背叛?还是早先就被六道仙人策反了,放在龙战国身边的一个棋子?”臧玉莲惊奇道。

  “这个时候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两个背叛了龙战国,龙战国的辛苦,可能就此毁于一旦!”古海皱眉道。

  远处。

  司马纵横、龙神文背叛龙战国,在龙战国背后捅刀,致使龙战国功亏一篑,被困混沌乾坤炉中。

  “司马纵横,你们敢!”北冥寿、敖天荒等好多大臣顿时惊怒道。

  敖天荒一拳打向龙神文,眼中喷火。

  北冥寿探手招来滚滚黑气,向着司马纵横而去。

  “敖天荒,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以前不是你对手,但,现在,我有仙力!”龙神文一声怒喝。

  一拳,龙神文悍然打向敖天荒。

  “轰~~~~~~~~~~~!”

  二人拳头虚空碰撞,巨大的震荡,让天庭城都是一阵抖荡。

  “你~~~~~~~~~!”敖天荒面露狰狞。

  拳头相分,龙神文站在原地,敖天荒却是瞬间被震了出去,显然,力量已经不如龙神文了。

  “混账,他是你父亲,你敢弑父?”敖天荒被震退,惊怒道。

  “父亲?是啊,他是我父亲,但,他已经快耗尽寿元了,他就要败了,不能拖着我们一起死!”敖天荒瞪眼吼道。

  “孽障!”敖天荒愤怒道。

  “啊~~~~~~~~~~~~!”

  另一边,一声惨叫。

  却是司马纵横一掌将北冥寿捏在了掌心,猛烈一捏,北冥寿瞬间爆开了。

  “司马纵横!”敖天荒惊怒吼叫道。

  “敖天荒,一切都结束了,你看谋逆罪行榜上,现在尔等有一次洗罪的机会,戴罪立功,谁要,就马上……!”司马纵横冷声道。

  所有人看向远处石碑。

  那第十六位的龙神文,第八位的司马纵横,却是瞬间消失了。不在榜列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天空响起六道仙人的大笑之声。

  天庭城上,有些龙神文、司马纵横的亲信,快速咬破手指,在眉心画了一个圈,口呼“六道仙人”!

  “嗡!”

  陡然,虚空凭空而来一道道六彩霞光,那些普通官员选择背叛龙战国,瞬间拥有了仙力。

  “不错,本尊的话,永远兑现,只要弃暗投明,本尊就既往不咎!”天空响起六道仙人的冷喝之声。

  一时间,好多官员松动而起,一个个也学着使用‘逆运诅咒术’了。

  “你们敢!”敖天荒眼中一瞪。

  探手,敖天荒向着一个普通官员打去。

  “哼,敖天荒,我现在有仙力加成,你能奈我何?”那官员瞪眼一拳打去。

  “轰!”

  瞬间,那官员爆炸而开。

  “什么?”四周官员惊愕道。

  不是仙力加身,力量就会暴涨吗?

  “本身实力越强,得到的仙力越多,尔等孱弱之辈,也想得到滔天仙力?”六道仙人冷声道。

  本身实力越强,得到的仙力越多?

  龙神武、司马纵横眼中一凝。

  刚才爆开的官员虽然死了,但,身上的仙力却没有全部消失,有着一半,却是骤然分散而开,飞向其它所有有仙力之人。

  “死一个,仙力还会有一半转嫁给别人?”敖天荒脸色一冷。

  “只要效忠本尊,杀一个,才能全部掠夺!”六道仙人的声音传来。

  龙神文、司马纵横一起看向敖天荒。

  “哈,哈哈哈哈哈,龙神文,龙战国就是太仁慈了,太仁慈了,他看出你的奸猾,小智尚可,大志欠佳,但,你是他儿子,他纵容了你,本来此行,可不带你的,但,终究念着一份亲情,留了个祸害在身边。司马纵横?难怪你只能是太师,而不可能为君主,当初逆天之举,可是你第一个提出来的,想不到,你却被六道的一块石碑,吓的逆反了?哈哈哈哈,仙力?你们有仙力,很强吗?”敖天荒面露狰狞道。

  探手,敖天荒咬破手指,在眉心画了个圈,口诵‘六道仙人’!

  “敖至尊!”四方无数官员脸色一变。

  “呼!”

  顿时,大量仙力笼罩敖天荒。

  一瞬间,敖天荒感觉到了无边力量,瞬间向着远处混沌乾坤炉冲去。

  “借本尊仙力,你的命,就交给本尊了,你以为,你能为所欲为?哈哈哈!”天空之上传来六道仙人大笑之声。

  “你不忠于我,那仙力就是你的丧命锁,爆!”六道仙人一声大喝。

  “不!”敖天荒惊叫而起。

  “轰~~~~~~~~~~~~~~~~~~~!”

  飞行中的敖天荒,忽然间身体爆炸而开。

  滚滚仙力,一半飞入天空,一半顿时飞向所有拥有仙力之人。

  “至尊!”四周龙族顿时悲痛的吼叫着。

  神洲大地之上。

  陆压城。

  敖顺被六道仙人抽尽了全部力量,昏死过去。

  昏死过去,好似做了一个梦。

  “顺儿,顺儿………………!”

  好似有人在摇着敖顺。

  敖顺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父王?你让我再睡一会!”敖顺迷迷糊糊道。

  梦中,眼前站着的男子,正是敖天荒,敖天荒此刻穿的非常干净,周身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芒,微微一笑,眼中充满了慈祥和满意。

  “顺儿,为父要走了,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敖天荒摸了摸敖顺的头。

  “父王,你要去哪?去哪啊?”敖顺迷迷糊糊道。

  “还记得为父昔日让你吞吃的一枚龙珠吗?”敖天荒温和的笑道。

  “啊?我小时候,你给我吃的那龙珠?难吃死了,那是什么?”敖顺茫然道。

  “那是北海龙神,该给它解封了,以后,龙族就靠你了。你弟弟有些嫉妒你,都是我做的,我颇为冷落他,却是为了激励他,让他嫉妒你,让他向你努力。他毕竟是你亲弟弟,以后若有能力,就拉他一把。”敖天荒温和道。

  说话间,探手一点敖顺眉心,敖顺眉心陡然忽然亮了起来。

  “为父走了,我的儿,我为你骄傲!”敖天荒柔声道。

  说话间,敖天荒好似要飘远了一般。

  “父王,父王,等等我,你要去哪啊?父王,不要走,爹爹,你不要走,等等我,爹爹!”敖顺拼命向敖天荒奔去,但,怎么也追不上。

  敖天荒的光影越来越远,敖顺不知为何,跑着跑着就哭了起来。

  “爹爹!”一声悲呼。陆压城上的敖顺一激灵,清醒了过来。原来只是一个梦。

  陆压城上,所有人都昏死过去了,只有敖顺醒了。

  敖顺摸了摸脸颊,此刻已经彻底被泪水打湿了。

  “爹爹,这一切都是梦吗?”敖顺茫然道。

  此刻,敖顺眉心陡然冒出一股亮光。

  “昂!”

  敖顺眉心传来一声龙吟之声。

  “北海龙神?不是梦?”敖顺一怔——

  天界之中。

  敖天荒死了,所有龙族忽然哭着跪了下来。

  龙神武、司马纵横却是露出一股庆幸之色。

  “乱臣贼子!”有官员怒吼道。

  “不想死的,马上弃暗投明,效忠上天,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司马纵横冷喝道。

  冷喝之下,拦住了所有大乾臣民。

  龙神文看向大太子龙神嬴。

  龙神嬴一直都没动,只是冷冷的看向龙神文。

  远处,龙战国被封混沌乾坤炉中,连同三道轮回的柱子也消失了。太一化为金乌,全力催动混沌钟,绽放亿万金光。

  但,龙战国有着开天斧,巨大的力量,一次次的将混沌乾坤炉劈斩的似要随时破开一般,即便由十方俱灭封住了混沌钟、乾坤鼎的接口处,也于事无补。

  “不行了,你们快来!”太一惊叫道。

  龙战国要出封了?

  四方所有人都脸色一变。

  太娲快速催动乾坤鼎,但,依旧封不住内部龙战国一般。

  “是乾坤鼎不行,没有发挥最大的威力!”太一冷声道。

  “我,我已经尽力了!”太娲焦急道。

  “不,你没有尽力!”太一眯眼沉声道。

  “什么?”太娲微微一怔,露出一丝不解。

  “轰!”

  陡然,太娲背后,一个拳头悍然打在太娲背心,将其打向混沌乾坤炉。

  是太初,太初出手了,从背后偷袭了太娲。

  “啊!”

  太娲一个踉跄。撞在了十方俱灭之上。

  “呲呲呲呲呲!”

  十方俱灭之上,陡然冒出一个个钉子,将太娲瞬间钉在了混沌乾坤炉上。

  “啊~~~~~~~~!”

  太娲一声惨叫,周身鲜血四射。

  鲜血四射之际,陡然间被乾坤鼎吸收,乾坤鼎吸收太娲鲜血,顿时绽放出耀眼的青光,陡然间,与混沌钟相合,死死是封住了内部龙战国,即便龙战国开天斧轰击,混沌乾坤炉也只是发出巨响,不再颤动了。

  忽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是一变。

  太娲被钉在了十字架上,鲜血直流,面露悲愤。

  “太初,你敢偷袭我?太一,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太娲瞪眼吼叫道。

  “不错,是我!”太一冷冷的说道。

  “我执掌天道轮回,是协天灭龙战国的,六道仙人,救我!”太娲悲愤的吼叫着。

  六道仙人的万只眼睛,却是冷冷的看着。

  “天道轮回?现在不需要了,请上天,将天道轮回从太娲身上剥夺,以防有变!”太一高喝道。

  “嗡!”

  天道轮回顿时撤开了太娲身体。

  “就让孔宣执掌吧!”太一请求道。

  “嗡!”

  陡然,天道轮回笼罩了孔宣。

  “为什么?太一,为什么?”太娲惊怒不已。

  孔宣身融天道轮回,也变成百丈之高,也是茫然的看向太一,主上不是喜欢太娲吗?要将太娲变成自己女人,才一再忍让吗?怎么……?

  “为什么?呵,哈哈哈,太娲,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了?”太一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太娲冷声道。

  “当年我向上天请求,放你入太阳神宫,就是想要找到伏羲当年炼制的乾坤鼎,八十万年了,你都舍不得拿出来,为了一个古海,却暴露出来了?也好,你自己暴露出来的,也好。乾坤鼎?你以为我不知道它的秘密?它是伏羲所炼制,只有伏羲的血才能催动到最大威力,伏羲死了,你是他妹妹,你的血也可以,想要最大催动乾坤鼎,只有牺牲你了!”太一冷声道。

  “你,你从一开始,就算计着我?”太娲面露悲愤的看向太一。

  “哼!”太一一声冷哼。

  “六道仙人,我是协助你灭龙战国的,放了我!”太娲悲愤道。

  “你的牺牲,才是真正协助灭龙战国,太娲,你死了这条心吧,哼!”太初在一旁也冷声道。

  一旁孔宣面露茫然,却不敢插嘴。

  为杀龙战国,还需要用太娲血祭?

  好似一切都尘埃落定。

  血祭太娲,混沌乾坤炉炼化龙战国,四方局面,彻底被六道仙人控制了。尘埃落定了。

  远处林中,臧玉莲惊愕的看着天上,这忽来的变化,让臧玉莲一时心中震撼莫名。

  一旁的古海,看着远处被十字架钉在混沌乾坤炉上的太娲,那不断流血,痛苦的血祭之中的太娲,古海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小柔。

  小柔?第一次见到小柔的时候,小柔也是那么无助,被一群人钉在那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那是太娲?也是小柔?

  古海深吸口气,踏步起身。

  “你干什么?”臧玉莲脸色一变,惊讶的看向古海。

  这时候,龙战国都没动静了,你要出去?这是找死吗?

  “你躲好,等我叫你!”古海深吸口气道。

  “什么?你真要出去?你不要命了?”臧玉莲惊叫道。

  “还没有结束,该我出去了,也必须我出去了!”古海冷着脸冲天而上。

  咻!

  古海飞天而起,飞天之际,张口咬破右手食指,在眉心画了一个血圈。口中一声高喝:“六道仙人!”

  ps:晚上八点,注意微信公众号的推送啊,运气好的,有礼品拿的,微信公众号:aiguan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