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投罗网
  “第一代太上,创出《太上长生音》,心力交瘁而亡?”古海双眼一眯的看向臧玉莲。`

  “不错,大概有八十万年了吧!”臧玉莲点了点头。

  “他经历了六道仙人逆天一役?”古海神色一动。

  臧玉莲点了点头。

  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第一代太上?他创造‘太上长生音’干什么?为了能通连另一个仙穹(地球所在),居然不惜耗尽心力?难道他也想挑战六道仙人?

  可,三大圣地不是辅助六道仙人的吗?怎么可能想要逆反六道仙人?

  “你知道太上长生音代表什么,对不对,那日,我能感受到,你能听懂,你听进去了,你告诉我,太上长生音是什么?”臧玉莲盯着古海期待道。

  看着臧玉莲那急切的目光,古海深吸口气,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睡着了而已!”

  “不可能!”臧玉莲愤怒的惊叫道。

  古海摇了摇头,不是古海不愿说,而是不能说,此是自己最大的秘密,或许也是自己以后立足天下的最大资本。

  地球一事,绝对不能说出来。

  “你一定知道,对不对!”臧玉莲急躁道。

  “我真不清楚,就是浑浑噩噩睡了一觉,不若,你将太上长生音传给我,我好生揣摩,回头告诉你里面有什么!”古海郑重道。

  臧玉莲想要知道太上长生音里的秘密,古海同样也想得到太上长生音,因为古海还想再回地球,找老子问清楚。

  太上长生音,古海这些年其实也听过不下一次,是让勾陈回忆昔日臧玉莲所奏,重复出来的曲子,可是,听了很多次,都没有一点感觉,这里面,肯定还藏有秘密。

  臧玉莲原本是愤怒的,但,下一刻,臧玉莲神色一动,看向古海:“不对,不对,你若只是睡一觉,不可能还跟我要太上长生音的,呵,哈哈哈,我就说我猜的没错,古海,你想骗我?”

  臧玉莲盯着古海。

  远处,敖顺三人也好奇的扭头望来。

  就在敖顺、耶华、颜怰望来之际。

  古海陡然脸色一变。

  “噗!”

  一口鲜血,从古海口中喷出。 `

  “堂主!”敖顺脸色一变,顿时到了近前,一掌就要向臧玉莲打去。

  “住手!不关她的事情。”古海喝道。

  “呼!”

  敖顺的手掌停在了臧玉莲面前。

  “你怎么吐血了?”臧玉莲却是惊讶的看向古海。

  刚才还谈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吐血了。

  古海也是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自己怎么就吐血了?自己没有暗伤啊?

  “敖顺,为我护法!”古海面露焦急的叫道。

  快,古海盘膝而坐,意识沉入体内,澳门赌博网站:检查了起来。

  敖顺面露焦急之色,但,还是将古海护在身后。

  不远处颜怰、耶华相互对视了一眼,露出一股惊奇之色。古海怎么吐血了?

  检查了好一会,古海缓缓睁开双目,露出一股惊讶之色:“我没有暗伤?怎么刚才的吐血……?”

  “没受伤,那堂主刚才怎么……?”敖顺也是茫然道。

  一旁臧玉莲却是用指头沾了沾古海吐在甲板上的鲜血,指头微微一颤。

  “嗡!”

  鲜血中,冒出一丝丝绿光。

  “你是伤在了魂魄?”臧玉莲惊奇道。

  “没啊,好久没受伤了!”古海皱了皱眉头。

  “可你鲜血之中,有三魂之力,又有众魄之力,肯定伤到了魂魄,你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臧玉莲好奇道。

  古海瞬间想到了两个人,6压和蚊道人。

  蚊道人?不可能,虽然此人也妖异无比,但,自己和他已经近乎消除了矛盾。

  不是蚊道人,那只能是……。

  “6压?”古海陡然脸色一变。

  “6压太子?”臧玉莲脸色一沉。

  “6压?”敖顺不解道。

  “6压临走前,说过,我一定还会回去的,当时我还没能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古海脸色一沉。

  “可是,堂主和6压一战后,6压隔着千万里,怎么会伤到堂主,又不是斩仙飞刀!”敖顺不解道。

  “不,6压只要有古海的头,就行了!”臧玉莲皱眉道。

  “哦?”众人看向臧玉莲。

  “若是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妖术,钉头七箭书!”臧玉莲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钉头七箭书?”古海眼睛一瞪。

  “不错,钉头七箭书,他用你的头绑在一个草人之上,书你姓名,草人头上脚下各一盏青灯,他按照妖术之法,一日三拜,二十一日之后,你就魂飞魄散了,到时再以箭射草人,你就全身喷血而死了!”臧玉莲解释道。

  “妖术?”敖顺脸色一变。

  “妖术?钉头七箭书?”古海却是脸色一阵难看。

  这妖术,古海昔日在地球上的小说中,也看过,也是一个6压,也是这个妖术。

  “那怎么办?”敖顺焦急道。

  “毁了营地祭坛,或者杀了施术者就行!”臧玉莲解释道。

  “那不是还要回去?”敖顺脸色一变。

  古海也是脸色一沉。

  6压肯定还在那里等着自己。

  古海微微苦笑。逃出来了,这不是还要回去?

  “堂主,那现在怎么办?”敖顺焦急道。

  古海陷入了沉思。

  吐血,这才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自己会越来越惨。

  可回去,那就是送死。

  古海在甲板上来回踱着步子。

  “哈哈哈哈,古海,这下,看你还怎么逃了!”耶华陡然兴奋的大笑之中。

  耶华大笑,踱着步子的古海却是一扭头看向耶华,眼中迸射出一股杀气。

  “咯!”

  耶华的笑容戛然而止。古海不会杀人灭口吧?

  “管好你的嘴,惹恼了朕,杀你们一个。反正,牵制太初,你们只需活一个就行,而且越稀越珍贵!”古海语气森寒道。

  耶华脸色一僵,却是不敢再冲撞古海了。

  古海沉默了一会,深吸口气。转而看向臧玉莲:“太上!”

  “我已经不是太上了!”臧玉莲纠正道。

  “好吧,我也喊你臧玉莲吧,我马上要去6压之地束手就擒,生死未卜,就此别过吧!”古海郑重道。

  “你去自投罗网?”臧玉莲眼中闪过一丝担心。

  下一刻,臧玉莲咬了咬嘴唇道:“你还没告诉我,太上长生音!”

  “我真不知道,抱歉!请!”古海探手一挥,似在送客了。

  臧玉莲脸色难看的看向古海。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哼!”

  臧玉莲一声冷哼,踏步飞出了古海飞舟,瞬间飞向天边,很快消失在了古海面前。

  古海这时才看向敖顺。

  “堂主,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敖顺焦急道。

  古海微微苦笑:“没办法,必须要面对吧,敖顺,麻烦你一件事!”

  “堂主,你说,我一定做到!”

  “我马上去见6压,你带着耶华、颜怰,前往无疆天都,不要让他们被太初夺回去,帮我藏好,等我回来!”古海郑重道。

  “我,我没问题,可是,你呢?”敖顺担心道。

  “放心吧,我没事!”古海摇了摇头。

  “要不,我去请父王……!”

  “不必了,他现在肯定也分身无瑕了,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而且,你最好不要回大乾天朝,暂时都不要回去!”古海沉声道。

  “啊?为什么?”敖顺惊愕道。

  “大乾?要变天了!”古海看着远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敖顺一阵茫然,不过,想到临走前父亲的话,敖顺也明白古海说的没错。

  点了点头,敖顺语气坚定道:“堂主,属下无能,不能为你分忧,我马上带耶华、颜怰去无疆天都,你自己保重!”

  古海点了点头。

  “走!”敖顺一声大喝,一手一个,拉着耶华、颜怰顿时飞天而起,向着无疆天都方向而去。

  古海目送敖顺离去,此刻也是捏了捏拳头。

  6压的妖术,钉头七箭书?

  古海并非没有办法,说起来,只需请龙战国帮忙,就能顺手解决,毕竟,龙战国欠着自己人情,也算人情抵消。

  但,古海并没打算这么做。

  龙战国的人情,还是不用最好,用了就没了。而且,6压此次来擒拿自己,也太为蹊跷了。古海也想弄个究竟。古海有一种感觉,这和冰姬有关。

  “呼!”

  古海翻手再度取出琴俑。

  “通知,墨亦客。墨亦客,朕即将有一次大危机,需要冒险,你在天庭城,随时候命,朕若有生死之危急,会立刻传信给你,你马上请龙战国相助,记住,不得有失!”古海对着琴俑道。

  琴俑嗡鸣间,传音向了远方。

  在飞舟上,古海又分别传音了几次。收拾好一切,古海独自驾着飞舟,向着6压所在而去。

  还是昔日一战的地方,当6压欲再度拜向草人之际,却看到,远处一艘飞舟缓缓驶来。

  6压停下拜草人,看向那飞舟上的古海:“呵,本太子说过,你逃不出本太子手掌心的,知道回来了?”

  6压语气冰冷。

  古海却是微微苦笑:“6压太子,算无遗漏,在下无知了!”

  6压露出一丝满意的冷笑。

  一个时辰之后。

  6压押着被封了修为的古海,驾着飞舟,向着太阳神宫方向而去,很快消失在了天际。

  6压飞舟离去,在天边却是再度出现一艘飞舟。

  驾着飞舟者,却是臧玉莲。

  “古海?就这么被6压擒住了?哼!”臧玉莲一声冷哼,驾着飞舟向着远处追去。

  ps:两更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