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妖术
  飞舟之上,古海已经看不到天边的蚊道人和陆压了!

  安全撤离了,但,不知为何,古海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

  “堂主,那蚊道人帮我们拦住了陆压,但,只会拦住一时吧,回头,他们再找来,怎么办?”敖顺担心道。

  “哼,你们跑不掉的,陆压很快就会找来!”耶华在不远处瞪眼道。

  古海却是忽然间取出一粒蓝色的珠子。

  “呃?这是…………!”敖顺瞪眼惊讶道。

  “隐匿珠?怎么可能,你不是还给蚊道人了吗?怎么偷回来了?”耶华瞪眼惊叫道。

  先前,古海将隐匿珠藏于袖中,的确是捏碎了,不过,转眼用补天力修补了各碎片,隐匿珠一个,瞬间变成了好几个。

  古海给了敖顺一个,让其看守着耶华、颜怰、变色龙妖,让他们在这一粒隐匿珠的一丈范围之内。

  “堂主,你怎么有……!”敖顺惊奇道。

  “我宝物多着呢,以前只是不知其用法而已!”古海淡淡道。

  “呃?”敖顺微微一顿。

  难道堂主以前就有隐匿珠,只是不知道怎么用?

  可,不应该啊!

  敖顺一时想不明白,但,古海已经走到甲板另一边了,敖顺也知道古海不可能说了。

  飞舟快速飞向变色龙妖所指的方向。

  另一边。蚊道人vs陆压。

  陆压虽然杀不死蚊道人,但,陆压的手段也不止斩仙飞刀一点,二人僵持了一天一夜。

  “好了,差不多了,哈哈哈,陆压太子,还真要感谢你,你一来,就让古海任性了一回,哈哈哈!”蚊道人大笑道。

  大笑之中,裹着亿万蚊子向着远处飞去。

  这一刻,陆压并没有再追了。

  “哼,蚊道人?”陆压冷冷的看着蚊道人离去。

  二人就此分道扬镳。

  不过,此刻的陆压却是脸色一沉:“咦?古海的气息,没了?”

  蚊道人快速飞行,离开了陆压视线,遁入山林之中。

  在林中,蚊道人嗅了嗅鼻子。

  “古海又不会隐匿,他的血液味道呢?没了?”蚊道人惊讶道。

  拿起自己的隐匿珠,蚊道人检查了一遍。

  “不对啊,隐匿珠并没有被古海调包啊,古海怎么就一点气息也没了呢?就连那敖顺他们血液气味也没了?怪了,怪了!”蚊道人脸上一阵惊变。

  想了半天,蚊道人才得出一个结论。

  “或许,是古海实力强大,有本事隐匿吧?我去,你有本事隐匿,装什么娇柔小娘们啊,又骗陆压?这招百试百灵吗?”蚊道人一脸郁闷:“果然,有实力,就是任性,我还是想办法先得到混元珠吧。第一件事完成了,还要答应古海两件事,希望和这次一样,不痛不痒的小事才好。”

  蚊道人此刻心情却是不错,古海的事情,果然简单,三次后,古海就帮着自己得到历古十五**宝,然后换取第十六的混元珠了。就算找不到前十五的法宝,五十六年后,也一样要给自己混元珠,太好了。

  蚊道人踏步向着北方飞去。

  古海说了,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汇合,自己去无疆天都等他就行了!

  蚊道人兴奋的飞走了。

  陆压找了半天没找到古海气息,脸色阴沉,却是缓缓落在原地的一座山峰之上。

  “轰!”

  探手一掀,一道刀光乍现,山峰被平削而断,露出一个巨大的山顶露台。

  陆压探手取出一群画满符文的旌旗,插满山顶露台,似形成一个营地模样。

  营地中央,设立一个祭坛。

  祭坛之上,陆压用草扎了一个草人。

  将草人竖在祭坛中央。

  草人身上贴着一张黄纸,黄纸之上,陆压用朱砂写下‘古海’二字,而是这草人,就代表着古海一般。

  草人头顶放置了一盏青灯,草人脚下也放置了一盏青灯。青灯烛火燃烧,颇为诡异。

  陆压看着书有古海名字的草人,露出一丝冷笑:“古海,我看你跑,看你如何跑出我的手心,哼,你以为隐匿了气息,我找不到你,就没办法对付你了?我可是说过了,你不来找我,你必死无疑!”

  说话间,陆压脚踏罡斗,手中取一书符结印焚烧,焚烧之后,陆压忽然极为郑重的对着古海的草人拜了下来。

  一拜,两拜,三拜!

  三拜了草人,陆压站到一边,露出一丝冷笑。

  “我此妖术,一日三拜,二十一日后,你若不回来,你的魂魄,就要被我拜散了,我看你三魂七魄能坚持多久!”陆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却是盘膝坐在了一旁。等待下一次再拜。

  施展妖术,欲拜散古海三魂七魄——

  数日之后,大炎天朝,神农城外,一个附近小镇之上。

  此刻,小镇之中,浓雾滚滚,隔绝内外。

  在小镇主街一头,一个浑身是血女子,此刻正不停的弹奏着什么。

  小镇之上,无数百姓,此刻早已昏迷了一般。

  在大街的另一头,包括四方商铺之巅,此刻站着近百个白袍男子,其中有好些个,都是胸口绣着一个太极图案,此刻一起冷冷的看着街头坐着的白衣女子。

  为首一个,却正是太上道的玄恩,此刻冷笑的看着街头那边,双腿已经被洞穿的女子。

  “臧玉莲,你还真是天真啊,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自投罗网的,哈哈哈哈!”玄恩冷笑的看着那浑身是血的女子。

  女子不是旁人,却是昔日太上道巨子,太上!只是此刻,却是被一群太上道弟子逼的如此狼狈。

  臧玉莲冷冷的看向玄恩:“玄恩,你,你敢违背太上道的规矩!”

  “违背什么了?”玄恩冷笑道。

  “太上道求救信号,非大难者,不许放出,你居然放出求救信号,引我来此!”臧玉莲瞪眼道。

  “哈哈哈哈,所以才说你蠢啊,你都已经逃了,还想着救太上道弟子干什么?我还以为会在古海离开的路上找到你,想不到,却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哼,怪不得我了,马上跟我回去!”玄恩冷声道。

  “玄都等不及了?要我重新传位?哈哈哈哈哈,做梦吧,等我修为回归,回去就是他认罪之时!”臧玉莲冷声道。

  “五婴境?不错,你的修为在提升,越来越高,可惜,终究是来不及,你还差得远,差的很远,哼,玄都大师兄当太上,才是实至名归,你不够格!”玄恩冷声道。

  “叮叮叮叮…………!”臧玉莲坐在地上,弹着古琴。

  “太上长生音?你想让我们睡着?就好像这小镇上的百姓一样?呵,你以为我们没准备吗?同样是太上道弟子,我们会不知道太上长生音?哼,你已经穷途末路了,别折腾了,要怪,就怪古海吧,他破了你的道心!”玄恩冷冷的说道。

  “不,我想明白了,古海不是破了我的道心,他是完善了我的道心,哼,以往的太上都是错的,我才是最正确的,只要给我时间,只要有时间,我就会让太上道取代通天教主一脉,重新问鼎万寿道教,你们这**人,我早该废了你们的!”臧玉莲面露悲愤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玄恩冷冷道。

  四周一众太上道弟子,尽皆面露冰冷。

  “不过,臧玉莲,你可是不错的鼎身,土鼎之躯吧?却是上好的鼎炉,等带你回去,让大师兄传承为太上,我就向大师兄请求,让你做我的鼎炉,哈哈哈哈哈,想想都是不错,昔日太上,在我胯下承欢,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玄恩面露淫邪道。

  “放肆!”臧玉莲瞪眼看向玄恩。

  “放肆?我就放肆了,又如何?哼,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了,不想受皮肉之苦,就束手就擒吧!”玄恩冷笑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玄恩,我是看错你了,当年就不该救你!”臧玉莲面露狰狞道。

  “哼,我需要你救?给我出手!”玄恩喝道。

  “是!”一众太上道弟子顿时直冲臧玉莲而去。

  臧玉莲指头拨动琴弦,一瞬间,大量剑气从琴弦上射出,直冲四周众人。

  “太上剑气诀?哼,没用的,我们这么多人,你才五婴境,你能弹多久?上!”玄恩大喝道。

  “轰!”

  众太上道弟子顿时刀剑斩破一个个剑气,向着臧玉莲而去,玄恩更是一马当先,到了最前面。

  看着臧玉莲那精致到极致的面庞,玄恩嘴角露出一丝淫笑:“臧玉莲,哈哈,我会让你****的!”

  臧玉莲看着玄恩扑来,自己的一切手段却无济于事,一时间,心灰若死。

  “我就是自爆元婴,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臧玉莲瞪眼道。

  “什么?住手!”玄恩脸色一变。

  臧玉莲周身气息爆发,似要自爆一般。

  但,就在这自爆的前一刻,不知为何,臧玉莲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昔日在人道秘境的一次阴阳交融的场景,那个男人忽然在脑海中跳出。

  臧玉莲露出一丝凄然的苦笑,不再犹豫,即将自爆。

  “轰!”

  就在这一瞬间,陡然一艘飞舟冲入街道,轰然间将街道上的太上道弟子瞬间撞飞无数。

  “谁?”玄恩脸色一变扭头。迎来的却是一个巨掌。

  “轰!”

  一掌相撞,玄恩瞬间被打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玄恩在大地上撞出了一个大坑,四周的太上道弟子也被忽来的大量拳头,打的顿时飞向四处建筑。

  “轰隆隆!”

  街道之上,无数酒楼瞬间崩塌。

  飞舟缓缓停在了臧玉莲的不远处。臧玉莲的危机解除了。自爆元婴也停止了。张口愕然的看着飞舟之上,飞舟甲板之首,那刚才临死前脑海中唯一跳出来的男人。

  “古海?”吐血中的玄恩从坑里爬出来,陡然惊叫道。

  ps:今天有事的,迟了点,抱歉,明天的qq聊可能要停止一次了,明天去上海,谈万古仙穹动漫衍生,希望不会出问题。更新,观棋努力每天两更,qq聊,下周四吧,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