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七十六章头 不见人头,不回头!
  

  陆压

  古海陡然瞳孔一缩。站起身来。

  陆压何人东皇第六子,最强的一个太子,一柄斩仙飞刀,名动天下。例无虚发,刀出,人头落地。即便在太阳神宫之中,也是神话般的强者。

  耶华、颜怰好似看到的救星,在呼救之中,不过呼救之际,二人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惊惧,显然也害怕陆压。

  陆压忽至,敖顺脸色一变的挡在了古海面前,但,敖顺眼中也是阴晴不定。因为敖顺知晓陆压的强大。

  陆压看了眼飞舟,对于耶华、颜怰的呼救,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目光瞬间在众人身上穿梭,瞬间就看到了古海。

  “古海本太子可好找啊”陆压冷冷道。

  “找你的你的仇敌,还真是满天下啊”蚊道人露出一丝惊奇的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苦笑,转而看向陆压。

  “陆压太子,不知找寻在下,是为何事”古海却是戒备的看向陆压。

  “跟我走一趟吧”陆压淡淡道。

  “哦为何”古海沉声道。

  陆压露出一丝冷笑:“没有为何,现在跟我走,否则,本太子可不保证你的安全”

  陆压的骄傲不屑于跟古海说太多。只是冷冷的看着古海,语气中有着一股命令。

  “哦你要带我走,不是要杀我”古海却是语气慢慢冷了下来。

  “不错,从太阳神宫开始,本太子可是追了你很久,不要有侥幸心理,你走不掉的”陆压冷冷道。

  古海却是双眼微眯,冷笑道:“你就这么大把握”

  “要不要我先杀光你的这些人,证明一下”陆压目光冰冷道。

  敖顺在一旁脸色一阵难看,小声对古海说道:“堂主,陆压实力难以揣摩,虽为六太子,却为东皇十大太子之首,属下昔日追杀一妖王十天十夜,他逃入陆压所在,惹怒陆压,被陆压的斩仙飞刀一刀割首”

  古海却是脸色一沉,敖顺的意思很明显,昔日一个妖王实力和敖顺相差不多,却不是陆压一合之敌,陆压实力极强。

  “蚊道人先生,你能割下陆压人头吗”古海却是忽然笑看蚊道人。

  “嗯”陆压陡然眉头一挑。

  敖顺描述自己的时候,陆压一脸冷傲,这就是实力,这是自己的骄傲。敖顺提及也好,也让古海能早早识趣,可下一刻,古海居然问旁边之人,能不能割了自己的脑袋。不知死活啊。

  陆压双眼一眯,转头看向一旁的蚊道人。

  “噗”

  蚊道人喝到口中的酒水顿时喷了出来。

  “古海,你不地道,他找你麻烦,你却引我身上来”蚊道人有些不喜道。

  “你是蚊道人你怎么和古海搅在了一起”陆压双眼一眯。

  “我只是问你,以你蚊道人的实力,割陆压脑袋,容易吗”古海笑道。

  蚊道人脸色一阵难看:“你别给我惹麻烦啊,这小金乌是难缠,可他爹才是变态,我可不想惹太一麻烦”

  “那就好”古海点了点头。显然得到自己要的答案了。

  陆压死死的盯着蚊道人,显然对蚊道人的恶名也如雷贯耳。

  “哼”一声冷哼,陆压虽然知道蚊道人的恶名,但,却并不畏惧。

  “古海,你想好了要不要,我先从这敖顺开始”陆压冷声道。

  敖顺脸色一变。

  “陆压太子,你我是否有误会你为何一定要带我走”古海沉声道。

  “你不需要知道,到时你就明白了”陆压冷冷道。

  “哦看来这还是一个隐秘,如此我也不问了,我只是好奇,你是如何找到我的”古海沉声道。

  陆压看着古海,澳门赌博网站:露出一丝冷笑,也没有回答。

  一旁蚊道人却是淡淡道:“古海,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陆压手中”

  “哦”古海疑惑的看向蚊道人。

  “这世上,有很多种妖术,可以根据毛发、血液、皮肤,甚至你曾经留下的气息,都可以追踪你,只要是追踪类的妖王都有这类本事,太阳神宫是万妖聚集之地,他是太子,有这类妖术也不难我就能凭着你的血液味道,找到你”蚊道人解释道。

  “血液的味道”古海惊奇的看向蚊道人。

  “是啊,所有人的血液,味道是不一样的,只要你经过哪里,你血液的味道都会有残留,我很容易就能找到你,除非你离我太远”蚊道人解释道。

  古海惊奇的看着蚊道人。

  “那可有隐匿踪迹的方法”古海好奇道。

  蚊道人奇怪的看看古海,一脸茫然,你都这么牛逼的实力了,还要隐匿个屁啊

  不过古海问起,蚊道人也没有隐瞒:“我这有一枚隐匿珠,可有隐匿你方圆一丈之内的气息不泄露,只要带在身上,任何追终妖术都找不到你”

  “哼”对面陆压一声冷哼。

  古海看着蚊道人手中隐匿珠,疑惑道:“此物难得”

  “也不算吧,没多大威力,这是昔日一种隐妖身上长得玩意,只是这种隐妖如今没了,天下没几颗这隐匿珠了。我借你看看”蚊道人递出那蓝色的珠子。

  “那就不客气了”古海探手接过。

  “嗡”

  顿时,古海感受到体表有着一股奇怪的气息。一层蓝光笼罩古海体表一丈。

  “果然神奇”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惊奇。

  “那个,看过也还给我吧”蚊道人伸手要道。

  不管什么宝物,蚊道人可不会那么无私的给别人。

  古海右手一甩,将其套入袖中。

  “咔”

  陡然,古海袖中传出一声碎裂的声音。体表一丈蓝光顿时消失。

  “古海,你弄坏我的隐匿珠干什么”蚊道人顿时生气道。

  “蚊道人先生,你误会了,我可没有”古海笑道。

  右手微微颤动,古海手从袖中伸出,顿时,那消失的一丈蓝光再度笼罩古海体表。古海递还了隐匿珠。

  蚊道人一把抢过,仔细看了起来。还好,什么事也没有。

  “刚才”蚊道人眼中闪过一股惊奇的看向古海。

  古海却是陡然看向对面的陆压。

  “陆压太子,问你何事,你又不说,那就此罢了,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古海沉声道。

  陆压双眼一眯的看向古海:“今天,可由不得你”

  “哦”古海戒备的看向陆压。

  “请宝贝,转身”陆压一生冷喝。

  蚊道人双眼一眯,顿时躲开,虽然不惧陆压,但,也不想卷入古海和陆压的争斗。

  “呲吟”

  陆压后背上的巨大黄葫芦口一开,一道白光骤然射出。

  白色刀光一出,顿时照亮了整个天地。并且瞬间向着敖顺斩来。

  “好”耶华顿时惊喜的叫道。

  “斩仙飞刀”敖顺脸色一变,手中顿时出现一柄长剑,悍然斩去。

  但,斩仙飞刀力量太强了,敖顺的长剑近乎瞬间一切两半,并且速度不减向着敖顺颈部斩来。

  “藤来”古海一声断喝。

  “轰”

  陡然间,一根藤蔓将敖顺一拉,拉入古海身旁,古海后背之上,陡然多出一个青皮葫芦,葫芦瞬间冒出亿万藤蔓,将那飞来的斩仙飞刀包裹而去。

  “轰隆隆”

  虚空瞬间被亿万藤条包裹,包裹中心的斩仙飞刀也是骤然一顿。

  “藤界葫芦”陆压露出一丝冷笑。

  “的确,和斩仙葫芦长在一根葫芦藤上的藤界葫芦只是,貌似古海的藤界葫芦,还不能完全催动,这藤条貌似”蚊道人露出一丝惊奇。

  “不是不能完全催动,就算完全催动又如何,斩仙葫芦是金葫芦,藤界葫芦是木葫芦,金克木,请宝贝,破”陆压冷冷一喝。

  “轰”

  亿万藤界葫芦近乎瞬间被一斩两端,斩仙飞刀比之先前速度还快的向着古海方向射来。

  “斩仙飞刀,例无虚发,不见人头,不回头,斩”陆压眼睛一瞪。

  “轰”飞刀瞬间到了古海面前。

  “堂主,小心”敖顺惊叫道。

  飞刀射向敖顺的,但,古海这时却是忽然迎了上去。陆压双眼一眯。

  却看到古海探手一招。

  “呼”

  古海手中陡然出现一个红葫芦,葫芦口一开,顿时对准斩仙葫芦。

  “轰”

  斩仙飞刀顿时被红葫芦吸入其中。红葫芦口,冒出滚滚红色火焰,瞬间铺天盖地向着陆压而去。

  “这是什么困住了斩仙飞刀”蚊道人惊讶道。

  “八卦炉,真火葫芦”陆压双眼一眯。

  “你说得对,金克木,藤界葫芦被你的斩仙葫芦克制,但,我还有真火葫芦,三昧真火煅飞刀,火克金,待我真火炼化你的飞刀”古海眼睛一冷道。

  “八卦炉,不是在万寿道教吗怎么”蚊道人瞬间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轰”陆压探手一压,将冲向自己的三昧真火拨开了。

  “哼,火克金你想多了,我的斩仙飞刀,早已不仅仅是金了,本太子日日用太阳真火淬炼,会怕你三昧真火你既找死,我带你人头回去也行。”陆压眼睛一瞪。

  “嗯”古海脸色一沉,却感觉手中的真火葫芦一颤。

  “斩仙飞刀,例无虚发,不见人头,不回头,斩”陆压眼中一冷。

  “轰”

  一声巨响,古海手中的真火葫芦顿时从底部被撕开一道缝隙,斩仙飞刀瞬间飞出,射向古海面门而去。

  咻

  似瞬间就要斩了古海脑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