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六十章 上天的使者
  神农城,青帝府上!

  “古海这几天没有出去?”青帝沉声道。

  “是,不仅没有出去,而且,所有来访之人,全部回绝了,声称在静思易经,不能有所打扰!”丹王点了点头。

  “其他人呢?”青帝疑惑道。

  “司马长空已经废了,一直修养之中,龙傲天、龙三千、敖顺、勾陈、沐晨风等人,一个没有出来,全部在大乾行宫守着古海!”七杀回道。

  “哦?这么安静?”青帝眉头微锁。

  “白帝去了,也碰了一鼻子灰,根本没见到古海!”丹王回忆道。

  “哼,没见到,没见到也好!”青帝露出一丝冷笑。

  “帝君,听说圣上还在入定之中?古海此次的易经,真的能推翻连山易?”丹王好奇道。

  “不知道,这次古海的易经,的确来势汹汹,圣上或许心中有些松动了!”青帝皱眉道。

  “大乾、大炎结盟?不知是福是祸!”丹王微微一叹。

  青帝也是皱眉,一时看不清未来。

  就在众人相谈之际,殿外陡然传来一个声音:“启禀帝君!”

  “嗯?”青帝扭头望去,却看到一个家仆走了进来。

  9±,ww$w. “启禀帝君,府外有一个黑袍人,要求见帝君!”那家仆恭敬道。

  “哦?黑袍人?什么人?”青帝疑惑道。

  青帝如今的地位,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而且,一般人,家仆根本都不会禀报。

  “小人不知,只是给了我一个盒子,小人检查了一下!发现是……!”那家仆取出盒子递给青帝。

  青帝轻轻打开。盒子里面,却是放着五块令牌。

  看到令牌,青帝陡然瞳孔一缩。

  “这是?”一旁丹王惊讶道。

  “黑帝?昔日黑帝部署的调配令牌?”七杀惊愕道。

  “黑帝的令牌?黑帝昔日造反,不是已经死了吗?他的令牌还有用吗?”丹王惊讶道。

  “有用,我们五帝,昔日本就有帝朝,后来加入了大炎天朝,但,我们各自的属下,都是一直忠诚我们的,白帝上次转世,能回来。黑帝虽然死了,但,临死前,他曾言还会回来的,他的旧部,肯定还在等着他!”青帝皮一挑。

  “那这几块令牌……?”丹王惊讶道。

  “黑帝死了,他的这几块令牌就消失不见了,孤将紫微、长生带回来,一方面是为了得到他们俩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要借他们之手,找到这几块令牌,可以调集黑帝的旧部。可是,这两个废物,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青帝沉声道。

  “紫微、长生?帝君,他们两人现在在哪?”七杀好奇道。

  “他们?他们被我弄到东海去了,现在应该还在千万里之外!”青帝沉声道。

  “那这令牌?”七杀惊奇道。

  青帝取出每一块令牌,仔细检查了一番:“是真的,没错!”

  “那黑袍人呢?”七杀马上问道。

  “小人已经把他带到了偏厅!”那家仆恭敬道。

  “带过来!”青帝沉声道。

  “是!”

  家仆快速前去有请,而青帝等人却是看着一块块黑色令牌,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之色。

  “帝君,黑帝的令牌?能调动黑帝的旧部?加上帝君的旧部,帝君此刻,岂不是能调动两方力量?”七杀惊喜道。

  青帝点了点头。但,对着令牌的来历,还是极为疑惑。黑袍人,是谁?

  众人等候之中,很快,一个黑袍人缓缓被带入了大殿。

  青帝仔细望去,那黑袍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修为。

  金丹境的力量气息。实力似不值一提。但,能送来黑色令牌,青帝又不得不慎重。

  “啊!”七杀陡然吓的一声惊叫。

  却是黑袍人走到近前,七杀被黑袍人的脸吓了一跳,却看到黑袍人的脸上,长满了脓包。分外恶心。满脸的脓疮,已经看不清昔日的模样了。

  “你是谁?见到青帝,为何不拜?”丹王眼睛一瞪。

  “拜?我的拜,你们都受不起!”黑袍人的声音沙哑,似连喉咙也破了一般。

  “放肆!”丹王眼睛一瞪。

  青帝却是挥了挥手,拦住丹王。

  “你是何人?”青帝沉声道。

  “青帝,那五块令牌应该认识吧!”黑袍人沉声道。

  “你是黑帝派来的人?”青帝沉声道。

  “黑帝?他还没有资格!这只是五块敲门砖而已。”黑袍人淡淡道。

  “哦?”青帝双眼微眯。

  此人是谁,金丹境的实力,却如此口气?却又能拿出这五块黑帝令牌。

  “闲杂人等,先出去吧!有些事,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黑袍人淡淡道。

  “你!”七杀眼睛一瞪。

  “他们都是我的亲信,阁下有话尽可说!”青帝沉声道。

  黑袍人看了眼青帝:“弑杀姜连山的话,他们也能听?”

  “嗯?”青帝睛一瞪,一股杀气从双目迸射而出。

  七杀、丹王等人尽皆张大了嘴巴,这人是谁,好大的胆子。

  强大的杀意直冲黑袍人。

  黑袍人顿时身形一退,似乎不敌这股杀气。

  “你是谁?”青帝冷声道。

  “青帝,我劝你,最好不要妄动,否则,我就去找白帝或者赤帝了!”黑袍人不为所动道。

  “孤再问你一次,你是谁?”青帝冷冷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身后之人,想要和青帝做一笔交易!”黑袍人淡淡道。

  “哦?你身后之人?是谁,要做什么交易?”青帝冷着脸撤去了身上的杀气。

  毕竟,这金丹境修为的人,肯定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黑袍人对着众人看了一眼。

  “说,不用避讳他们!”青帝再度沉声道。

  黑袍人点了点头:“也罢,你让他们听,那我就不管了,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此次,我后面的那位,助你开辟天朝,你要帮他搅了乾、炎联盟。”

  “嗯?”青帝双眼一眯。

  身后众人此刻,却没人敢多嘴。

  “破坏乾、炎联盟?呵呵,为什么?大乾、大炎,怎么可能联盟?”青帝冷声道。

  “为什么不能?姜连山,不是已经松口了吗?”黑袍人淡淡道。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但是,你凭什么断定乾、炎一定会结盟?凭借古海写的易经吗?”青帝冷冷道。

  “易经?你真以为是古海写的?”黑袍人淡淡道。

  “嗯?你什么意思?”青帝沉声道。

  “你真以为古海能写出易经?或者你以为那道德经,是古海写的?一个不足百岁之人,有此阅历?”黑袍人淡淡道。

  “道德经是古海在万圣大会临场所写,他……!”青帝忽然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万圣大会,本身就是龙战国的一个把戏而已。古海是龙战国的傀儡木偶而已!道德经,是第一次面世,但,只是在这天地第一次面世,在别的仙穹,就未必了。”黑袍人淡淡道。

  “嗯?你是说,古海写的《道德经》,得自龙战国的‘战国仙穹’,是龙战国故意给他的?”青帝双眼一眯。

  “不然你以为呢?”黑袍人沉声道。

  “可,龙战国为何这么做?”青帝一脸不解。

  “那个先不提。姜连山,连山易,以艮卦为第一,为何?”黑袍人淡淡道。

  “嗯?”

  “连山易,连山,艮就是山,姜连山,本修为山,自然以艮为第一。古海,大瀚皇朝,以水为尊,坎为水,若是古海所作易经,为何不是坎卦第一?”黑袍人接着说道。

  青帝神色一动一般:“易经,乾卦第一。乾卦?大乾天朝,龙战国?古海写的这易经,是龙战国所作?”

  四周众人也是露出惊诧之色。

  若在之前,众人还不在意,可此刻被黑袍人一说,好似一切豁然开朗。

  “你以为,那日,你能杀了古海?呵呵,古海只是借你之手,与姜连山对话而已!”黑袍人淡淡道。

  “孤为什么不能杀了古海?若不是……!”青帝说到一半,陡然瞳孔一缩。

  “你猜到了?”黑袍人看向青帝。

  “你说,龙战国有一缕意念,在古海之处?所以才能告知古海如何去写?”青帝脸色一沉。

  “一缕意念?呵,你太小看龙战国与大炎结盟的决心了,何止一缕意念,在古海身上,有着龙战国的一份投影。若是逼急了。龙战国投影就会出现,斩杀你,你信不信?”黑袍人沉声道。

  “不可能!”青帝睛一瞪。

  “不可能?若不是龙战国投影在古海身上,你以为他们这几个人闯入天堂城,能够抓了太初的两个儿子,面对太初还能安然而退?”黑袍人淡淡道。

  青帝陡然一阵沉默。的确当初是奇怪过,那太初怎么这么好说话了?古海闯入天堂城,闹的天翻地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是龙战国投影,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你以为姜连山是看在古海这小人物的面子,才阻止你的杀阵的?那是因为他看到了龙战国!”黑袍人接着说道。

  众人脸色一沉。

  “易经是龙战国所写,那能说得通,但,你是谁?怎么有黑帝令牌?还有,为何要阻止乾、炎结盟?你后面是谁?”青帝冷冷道。

  “你认为呢?”黑袍人淡淡笑道。

  “你后面的是东皇太一?”青帝冷冷道。

  “他?不配!”黑袍人淡淡道。

  青帝却是瞳孔一缩,东皇太一,可不比龙战国、姜连山名头小,为天下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啊。可,眼前黑袍人说东皇太一不配?可谁又不愿乾炎结盟呢?

  “是……!”青帝想到一个可能,却根本不愿相信。

  “我是上天的使者!”黑袍人淡淡道。

  “上天?六道仙人?”大殿之中,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