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姜连山的态度
  神农城,一座浮岛之上。

  此刻,大乾使者质问大炎圣上姜连山,一时间,全城震惊,所有人都瞪眼看着远处古海。

  可从古海一次次对话之中,却有找不到刺,毕竟,那青帝失德在前。

  一时间,全城百姓都露出纠结之色。

  而浮岛之上,此刻也站着一群人。

  为首一个女子,一身白衣,头戴一个白色的帽子,容貌和古海的妻子陈仙儿一模一样,唯一区别就是那双眼睛,充满了一股凌冽之气。

  旁边站着的却是古海那义子古唐,只是此刻已经背叛古海,更名为唐古。

  唐古站在白衣女子面前,看着远处,双眼微眯道:“老头子,还是这么凌厉。帝君,古海来了!”

  白衣女子却是大炎天朝的白帝。

  白帝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场中央:“是啊,他来了!”

  唐古盯着白帝看,发现白帝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

  “唐古,你说青帝此次,是不是做了一件蠢事?”白帝淡淡道。

  唐古深吸口气道:“属下猜测,圣上应该知晓青帝所为,但,却放任不管,所以,青帝并没有做错什么!”

  “哦?”

  ≯□,ww→w. “龙战国如今,却是取死之道,却要拉着圣上一起与天造反,圣上心中不愿,却又态度模糊,似在等着天下形势而定,如今青帝出手,圣上刚好借他之手,彻底拒绝龙战国,所以,圣上明知却不过问,事后,就算查出,也是青帝所为,污不沾身,圣上可万事无忧,至于青帝。

  若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为了帝君你,彻底对古海下的杀心!”唐古沉声道。

  “为了孤?”白帝沉声道。

  “是,五帝自昔日招降大炎天朝,就明争暗斗,古海心有仇怨,青帝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到了被收服的苗头,若是能收服古海的人,唯一的就是白帝您,所以,他才要将古海诛杀,就算他得不到,也不能让你得到!”唐古沉声道。

  “嗯!”白帝皱眉,微微点头。

  “黄帝开辟大黄天朝,有成功例子在前,所以,青帝才更加有此信心,纵然黑帝失败,也扑不灭青帝之心,能否脱离大炎,冲开天朝,与白帝、赤帝之争有大关联,所以,他才有此决心,而且,他猜到圣上不会管,才敢放手施为,圣上借青帝之手,青帝也在借圣上之名。呵,可惜,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古海能够找到连山易的瑕疵!”唐古沉声道。

  “青帝?他太自以为是了!”白帝冷冷道。

  “是啊!”唐古点了点头。

  “古海?他还是这般厉害,可惜,当年孤没有去招揽他,唐古,你昔日不是最尊敬古海吗?怎么,如今古海来了,你有什么想说的?”白帝看向唐古。

  “帝君,属下只认帝君。古海早已成为前尘往事!”唐古摇了摇头。

  白帝看了看远处古海:“他若不死,孤就要了!”

  “是!”唐古皱眉,点了点头。

  远处,古海质问姜连山。

  不管四方所有人如何态度,如今,古海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姜连山必须要给个回答。

  是青帝要杀古海,还是姜连山授意的?

  实话,是青帝自己要杀古海,但,姜连山并不会如此说出来,否则,这让大炎百姓如何去想?

  而且,眼前有种古海拖着全场节奏的感觉。姜连山自然不会入了古海的套。

  “大乾使者?果然能言善辩!大乾出使朕之大炎,朕岂会不知道龙战国的打算?”远处皇宫口,姜连山淡淡道。

  古海双眼微眯,死死盯着远处姜连山,虽然隔着无限远处,但两人的声音都放大到了全城。

  “大炎圣上,你答非所问。”古海沉声道。

  “答非所问?不,刚才你言,朕的《连山易》不值一提、破绽百出、狗屁不通?而你写之,才是《易经》正统?”姜连山淡问道。

  “嗯?”古海双眼一眯。

  “朕为何三年不见大乾使者?你大乾使者难道不知?可有将大炎天朝拖向万劫不复之心?”姜连山冷冷一喝。

  “拖向万劫不复?”四方,无数百姓露出惊诧之色。

  “乾心崩乱,祸乱大炎。朕却一再忍耐,三年不除魔心,尔等却要得寸进尺,言礼失于乾?哼,青帝有误,朕自会责罚,何时轮到外朝指手画脚?”姜连山冷冷的说道。

  不远处青帝轻呼口气。

  四方百姓看向古海却是目光冰冷。

  “大炎圣上,你说大乾使者祸乱大炎,可有依据?又是莫须有?今日我等生死一线,可为依据?”古海冷冷的说道。

  “大炎若要尔等死,绝不会让尔等有逃脱之机!”姜连山淡淡道。

  “嗯?”古海却是脸色一沉。

  不远处青帝也是脸色一变,似乎感觉姜连山语气不对。

  “龙战国派尔等来大炎,朕知晓他何意,不过,你们可曾想过大炎无量苍生的性命?用我大炎苍生,博你狂妄之求?笑话,荒谬,无知,狂妄!”姜连山脸色一冷。

  古海脸色一冷:“大炎圣上,言过了。你岂知,我大乾是给大炎送来一份安定,给天下送来一份平安,给世间送来一份自由的!”

  “哦?给世间送来一份自由?”姜连山双眼一眯。

  “笼中之雀,天中雄鹰,大炎圣上,你愿为何?当然,今时多说已无意义,我等即将回大乾,今日就走,所以,最后再问一句,今日设局绝杀我等,是你之意,还是青帝之意!”古海冷声道。

  青帝绝杀自己,姜连山不可能不知道,但,一开始却放任不管。古海却是刚才就明白了姜连山的心意。

  帝王的意志,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特别还是一个天朝之主。

  从刚才的陷境,古海就知道,再如何劝姜连山都无用了。因为他根本不愿意,多说也没用,反而将自己置身在死亡的边缘。不若就此作罢,早日离开大炎天朝。临走之前,如此逼问,却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份离开的护身符。以人心挟持他们,让自己安然离去。

  姜连山盯着古海看了一会,又看了看古海书写的那块石碑上的字,双眼微眯。

  沉默了一会,姜连山却是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易经》?乾卦第一?易经之正统?想要彻底推翻朕的连山易?好大的口气,古海,朕给你一次机会,你若能用你之《易经》推翻朕的《连山易》,铸造完美易经,证明乾之第一,朕就答应了龙战国,又何妨?”

  “呃?”古海微微一怔。

  青帝双眼一眯,露出一丝惊诧。

  远处浮岛之上。

  “干什么?圣上要答应龙战国?不对,他怎么愿意答应?”白帝也露出惊诧之色。

  唐古露出一丝惊奇。

  龙傲天看了看古海:“堂主,大炎杀了公羊圣,等同与我大乾宣战,何须再理会?”

  古海却是没有理会龙傲天。

  因为古海明白龙战国的意思,姜连山的态度,可比公羊圣重要多了。

  “大炎圣上,你是答应大乾圣上了?”古海带着一丝疑惑的看向姜连山。

  因为,就在刚才,姜连山的态度还是与龙战国划分界限的,可如今,态度怎么忽然逆转了?

  “哦?你到是不谦虚,认为一定能推翻连山易?”姜连山却是双眼一眯。

  古海微微一怔,顿时发现姜连山态度改变的原因了,易经?他是因为易经才态度改变的?

  “我若能做到,大炎圣上却是态度如何?”古海再度问道。

  “君无戏言!”姜连山沉声道。

  “好,好,好。大炎圣上若是能君无戏言,在下私下做主,暂时压下青帝此次屠杀乾使之事,待来日,交由大乾圣上亲自为公羊圣主持公道!”古海沉声道。

  “朕允你十日,将你的易经全部整理出来,十日之后,允你入宫,交出你的易经!”姜连山沉声道。

  “好!”古海一口应下。

  远处,姜连山却是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丝不相信,十日,就能整理出一篇完整的易经?

  “十日之后,你若写不出一篇正统易经……?”姜连山冷冷的看向古海。

  “大乾天朝,永世不扰大炎,同时,公羊圣之死,也就此作罢,今日之刺,也就此作罢,我和大乾天朝,绝不再追究!”古海沉声道。

  “好!”姜连山应声道。

  只要古海写不出,那大乾就再无理由拉着大炎天朝一同造反了。

  一旁龙三千一脸焦急,但,古海态度坚决,此刻也不好插口。

  另一边,青帝却是双眼一眯。

  什么意思?要是写不出,就不追究自己困杀你们的事情?要是写出了,还要死追到底?还要找孤的麻烦?

  青帝脸色阴冷的看着古海。

  其它官员鄙夷的看着古海,不认为古海能写出什么更厉害的易经,可,青帝不然,青帝昔日亲眼见过古海写下的道德经。

  圣道书经,以《未来经》《太上经》《太初经》冠绝天下。当时古海临场发挥的《道德经》,可是将《太上经》打的体无完肤啊。

  这古海,写经书,有着一股邪乎劲。刚才的乾卦第一,就是一个邪乎的开始。

  要是十天后,他写出来了呢?

  青帝中的杀性更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