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质问姜连山
  连山大阵一撤,乾区中心广场就暴露出来。

  一瞬间,乾区附近百姓尽皆一片哗然。

  “哄!”

  这股哗然好似会传染,声音越来越大,传播越来越远。

  凡是能够看到的,尽皆惊愕不已。

  “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了?”顿时有外界百姓冲入广场,抱着亲人的尸体吼叫不已。

  血腥的场面,瞬间让四周人充满了惊惧。

  这里是神农城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那个是青帝?还有这群人是谁?

  大阵撤去,青帝是暴露出来了,暴露出来的一瞬间,青帝双眼一眯,似要开口。

  但,古海反应更快。

  “大炎圣上,姜连山。我大乾天朝,以礼出使神农城,礼数皆足,共论天下,你大炎一再冷落我大乾使团至今三年。大炎对大乾来访不屑一顾,我大乾也不至于厚颜长留,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青帝以连山大阵,屠戮我大乾使团,大乾使团的首批主使更被大卸八块,死无全尸?你大炎天朝,是否要杀我等使者祭旗,至此与大乾天朝正式兵戎相见?”古海陡然一声高喝。

  古海的一声高喝,让龙三千瞬间反映了过来,好险,刚才≧,w∧ww.若是被青帝喊在前面,被他反咬一口,就糟了。

  果然,对面青帝睛一瞪。

  虽然一切是青帝所为,但,在所有人弄不清情况的时候,只要一声叱喝古海,所有人都会以为这场灾难是古海一行造成的。

  可如今,古海一声喊,几乎已成定案。

  青帝做的?

  广场之上,大量死尸,更包括大乾使者?

  大乾天朝的使者,那个敢挑战上天的大乾天朝?

  百姓忽然静了下来,目光全部转向了艮区皇宫。

  艮区之中,姜连山双眼微眯。

  乾区中心广场,青帝却是一身冷哼:“哼,在我大炎,妖言惑众,诬蔑圣上,即便你是大乾使者,也罪该万死!”

  青帝一声冷喝,一掌向着古海方向派来。

  青帝出手,虚空顿时一片青光。

  敖顺、龙傲天顿时脸色一变,就要出手。

  “不要动!”古海低声道。

  敖顺神色一动,要出的手瞬间停住了,龙傲天眉头微皱,这一次,却没有再顶撞古海。

  “嗡!”

  青帝大掌向着古海拍来,古海没有反击,而是冷冷的看着那拍下之巨掌。

  眼看巨掌就要拍到古海一行了,四周百姓露出茫然之色。

  “住手!”陡然一声怒喝。

  乾区广场石碑之处,陡然飞出一只火焰之鸟。瞬间撞在了青帝巨掌之上。

  “轰!”

  青帝巨掌轰然被火焰鸟炸开了。

  “圣上!”艮区之地,无数官员、百姓对着声音传来方向一声恭拜。

  青帝抬头望去,却看到艮区站着姜连山,此刻正冷眼看着自己。

  “圣上!”青帝深吸口气,对着那个方向微微一礼。

  古海扭头望去,却看到远处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身体颇为壮硕,澳门赌博网站:一双眼睛无比深炯。下巴有些胡子,透着一股沧桑,此刻,冷冷的看向乾区之地,似在生气。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却给古海一股强大的压迫,好似昔日见到龙战国的场面差不多。

  大炎圣上冷冷的看着乾区广场。

  古海仅仅看了眼,就目光转移到自己所在广场。

  “龙三千、龙傲天、敖顺,为公羊大人收尸!”古海沉声道。

  “是!”三人应声道。

  一边戒备着青帝再出手,一边取出棺材,轻轻将公羊圣的尸体慢慢收尸了起来,收尸入一口巨大的棺材之中。

  古海却是到了司马长空之处,司马长空还剩下一口气。身上有着十几个巨大的血洞,丹田之处也彻底破开了,迷迷糊糊,只剩下一口气了。

  “堂…………!”司马长空话都说不清,说了一个字就是口吐鲜血。

  这惨状,无论是谁看了,都觉得太过分了。更何况四周还有着无辜的大炎百姓、将士身死。

  一时间,无数人看向青帝的目光有些异样了。

  古海手盖在司马长空丹田之处。

  顿时,一缕补天力灌入司马长空体内。

  “嗡!”

  司马长空猛地一颤,继而清醒了好多。

  “堂、堂主,多谢堂主!”司马长空感激道。

  “嗯!”古海点了点头。

  远处,姜连山沉声:“青帝,怎么回事?”

  古海却是双眼微眯,因为姜连山第一个问的是青帝,似有包庇之意,莫非,先前青帝出手,姜连山就知道?

  “启禀圣上,此人古海,盗我藤界葫芦,臣只是夺回自己的藤界葫芦而已,却因为古海反抗激烈,产生余波,造成意外!”青帝郑重道。

  “哦?”四方百姓微微一怔。

  青帝终究是大炎天朝之人,百姓自然向着青帝,经青帝一说,很多百姓都皱眉的看向古海。

  “哦?可有此事?”姜连山转而看到古海。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神农城五十亿百姓看着呢,我等乃是大乾天朝使者,代表的是大乾圣上。今日,青帝的葫芦丢了,可以怪责我等,那我等代表的大乾圣上,大乾圣上的开天斧也丢了,是不是说,也是青帝拿的?”古海沉声道。

  “哼,古海,你信口雌黄!”青帝瞪眼道。

  “信口雌黄?信口雌黄的是你,我等如今,代表的是大乾圣上,你设阵埋伏我等,等同刺杀大乾圣上,这是你个人行为,还是大炎圣上授意的?”古海喝问道。

  “哼!”青帝一声冷哼:“我所说,自然有依据,藤界葫芦,是否就在你身上?你可敢给我搜身?”

  “古海?青帝所言可实?”姜连山冷冷的说道。

  “是啊,有胆量给青帝搜身?”

  “哼,看来青帝说的是对的!”

  ……………………

  ………………

  ……

  顿时,无数声音站在了青帝一边。

  古海却是转头看向姜连山方向:“大炎圣上,我大乾的开天斧,是否在你身上?我可否搜身?”

  “放肆~~~~~~~~!”

  远处顿时传来大炎无数官员、将士、百姓的怒喝之声。

  搜身姜连山,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这是在侮辱姜连山。

  “是啊,放肆了。我搜大炎圣上是放肆了,那,他搜身大乾圣上,就理所当然了?”古海陡然冷喝道。

  “强词夺理!”青帝身后的七杀顿时瞪眼叫道。

  “我们现在代表的是大乾圣上,搜我身,就是搜大乾圣上之身,怎么,你们大炎的圣上尊贵,我们大乾的圣上,就不如你们的?哼,我大乾圣上,昔日曾杀天灭圣,开天斧出,斗败上天,为天下第一人。你大炎圣上,可有什名动天下之功绩?”古海瞪眼喝道。

  “放肆,你有什么资格数落我大炎?”丹王等人纷纷喝道。

  “我是没有资格,但,我代表的大乾圣上,没有资格吗?万圣大会,大炎天朝出使大乾,大乾礼而待之,青帝在天庭作乱,派属下刺杀大乾郡主,引动天庭千军万马围捕,大乾圣上知是大炎使者,都既往不咎,只因远来是客。呵,大炎天朝,好大的威凤,好大的资格。使者来炎三年,三年不见大乾使者,更因莫须有之罪,设局绝杀大乾使者,好大的资格,好大的能耐,好威风的大炎天朝。”古海瞪眼怒喝道。

  “你!”丹王、七杀等人瞪眼看向古海。

  无数百姓、官员却是面色一僵。的确不知该说什么。

  昔日万圣大会的事情,也有耳闻,青帝手下阵法大师宫田,的确围杀过婉钰郡主,虽然失败了,但,大乾圣上却没说什么,就连太初、未来佛与大乾作对,大乾圣上都没有为难,可谓是礼数到家了。

  可如今……。

  “你不是还活着?”青帝冷声道。

  “我还活着,那是因我之能耐,那是因为大炎天朝的《连山易》,不值一提,破绽百出,狗屁不通。我随便写个两句,都能驳斥的它一文不值。”古海沉声道。

  青帝瞪眼看着古海。

  “放肆!”“大胆!”“混蛋,诬蔑我大炎连山易!”……………………

  顿时,无数官员百姓怒瞪古海,连山易千年无人找出一点瑕疵,是大炎天朝骄傲,岂容古海如此诬蔑?

  “我说错了吗?连山易,以艮为首,我既然是大乾使者,就以‘乾’为首,刚写了一段,你连山大阵是如何反应的?连山易?不过如此,我写的,才是易经正统!”古海一声冷喝。

  “你!”四周无数官员、百姓瞪眼看向古海。

  青帝也冷冷的看向古海。

  “大炎圣上,在下对出使大炎天朝,已经失望透顶,大炎天朝既然不待见我大乾使团,那我大乾使团归去即可,但,有些事,我必须要现在知晓。也好回去向大乾圣上禀明,就是今日,这对我大乾使团的绝杀,是青帝个人所为,而是有大炎圣上授意所为,是青帝想杀我们,还是大炎圣上想杀我们!”古海看着远处,冷冷一喝。

  一喝之下,四方百姓、官员尽皆静了下来,露出疑惑之色,也露出一丝担心之色。

  这是在逼问圣上。圣上又会如何待之?

  不远处,青帝却是脸色阴沉至极,一些有识之士,也露出一丝惊奇。这古海兜兜转转,居然将青帝和圣上对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