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懂一点
  神农城,一个客栈之中。

  蚊道人看着古海飞舟飞入大乾行宫,却是脸色阴沉下来。

  这三个月,一路上,蚊道人看到了古海飞舟的无数破绽,但,纵是无数破绽,蚊道人都没敢动,就担心是古海的陷阱。一直等到现在。

  “哼,一千年都等下来了,这点时间,本道人还等得起,况且,这古海四处树敌?如今到了神农城,刚好有个青帝和他有大仇?一定是大仇,让青帝来对付他,若是青帝对付不了,此地为姜连山的地盘,姜连山一定也会出手的!”蚊道人双眼一眯。

  -------

  青帝府中,青帝正盘膝而坐。调息之中。

  “轰!”

  陡然,以青帝为中心,鼓荡一股青光。

  “呼!”

  青帝长呼口气。

  “帝君,如何?可还需属下调配大还丹?”一旁丹王小心道。

  “不必了,孤的伤势已经全部复原了,龙战国?果然力量强横!”青帝双眼微眯。

  “那古海怎么办?”丹王小声问道。

  青帝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股恨色。

  “帝君!”陡然,屋外传来七杀的声音。

  “进来!”青帝沉声道。

  很快,七杀手中握着一个纸团走入房中。

  “帝君,刚才属下在屋中静养,忽然一道箭羽射来,属下马上出屋寻找,但,却找不到人影了!”七杀沉声道。

  “哦?以你的耳力,居然也找不到人?”青帝眉头一挑。

  “是,箭羽上还有一封信!”七杀恭敬的递来那支箭和一个纸条。

  青帝取来,仔细看了起来。

  “古海到了神农城?怎么没人给孤禀报!”青帝眼睛一瞪。

  “或许,古海在北方太远,那礼部之人并不认识古海,而且古海可能没有通报名字!况且古海名字有重名很多!”七杀猜测道。

  “七杀?”青帝冷眼看向七-style_txt;杀。

  七杀神色一肃道:“帝君,是真的,属下刚才筛选声域,大乾行宫,真的是古海来了!”

  “哦?”青帝眉头一挑。

  “帝君,这送信之人,却是别有用心啊!”丹王沉声道。

  青帝点了点头。

  很明显,送信之人知道自己和古海的恩怨,要借刀杀人?

  “帝君,要动手吗?”七杀疑惑道。

  “帝君,他们毕竟是大乾使者,代表的大乾天朝,我们贸然前去,会不会……?”

  青帝冷声道:“大乾使者?哼,这里终究是大炎天朝,孤是大炎天朝的青帝!”

  呼!

  青帝起身,踏步向着外界走去。

  -------------

  乾区,大乾行宫。

  安置下来后,公羊圣摆宴给众人接风洗尘。

  不过,对于耶华、颜怰的被俘,终究有种怪怪的感觉。

  “公羊大人,我们来的晚,不知大炎圣上如何态度?”古海好奇道。

  公羊圣微微苦笑道:“古先生,我比你们早来了三年,但,这三年里,只见过姜连山一次面。就再也没见过了!”

  “哦?”古海疑惑道。

  “而且那一面,还是匆匆见面,也算姜连山给圣上一个颜面,见过大乾使者了,但,姜连山好似知晓我要说什么,却一直避而不谈,接下来期间,我多次求见,却…………!”公羊圣苦笑道。

  “这见不到姜连山,一切就无从说起了!”古海皱眉道。

  “是啊,这三年,我不断结交大炎官员,只希望找到通往姜连山面前之路!”公羊圣深吸口气道。

  “效果如何?”古海疑惑道。

  “效果?呵,酒宴他们愿意赴,谈到让自己见姜连山,却是个个避而不谈。姜连山决定的事情,谁也不敢冒险,甚至白帝、青帝、赤帝!”公羊圣皱眉道。

  “今日,我们前来,我还可否再见姜连山?”古海沉声道。

  “不能,礼部官员将你们引到我这,相当于两个使团汇合,不再让我们见圣上!”公羊圣摇了摇头。

  古海微微皱眉。

  “可惜,文道被六道仙人剥夺了,否则,以我文采,写一些谏文,却也能引起一些效果的!”公羊圣微微一叹。

  “那你可有办法见到姜连山?”古海疑惑道。

  “见姜连山?如今只有两个办法!”

  “哦?”

  “其一,找白帝、青帝、赤帝,任何一位引荐,但,他们三人根本不愿意,我……!”公羊圣微微一叹。

  “其二呢?”

  “其二,谏易!”公羊圣沉声道。

  “谏易?”古海疑惑道。

  “就是这《连山易》,又叫《易经》,姜连山最为骄傲的成果,但,他依旧觉得不满足,他要找到其中瑕疵,让其越来越完美,所以,只要有人挑出《易经》中的瑕疵,他都可以破格面见!”公羊圣沉声道。

  “挑连山易的瑕疵?”古海微微皱眉。

  “是啊,这《易经》虽然被姜连山排出来了,并且将其中的偈语都全部公布天下,甚至立在每一区的中心位置,但,《易经》,我们还是不懂,没有姜连山的传承,不懂易经,如何挑刺啊?”公羊圣苦笑道。

  “可,这挑刺,姜连山如何知道是不是真的?假若胡乱挑刺呢?”古海疑惑道。

  “每城中心,都有一个巨碑,与连山大阵相连,有想法的人,都可以去巨碑上书写,若真的与连山大阵契合,并且找出连山易争议的地方,那巨碑能够感应,继而通过连山大阵显现出来,就可以了,不过,听说已经一千年了,连山易都没人找出一丝瑕疵。”公羊圣苦笑道。

  “一千年挑不出刺来了?”古海疑惑道。

  “是啊,一千年了,连山易已经日臻完美,一千年前,观棋老人前来,以棋道阵法推演,曾引动巨碑反应,挑出一丝争议,但,好像听说姜连山不接受这争议,就不了了之了!”公羊圣苦笑道。

  “观棋老人,以棋道阵法推演连山大阵?找到争议的地方?”

  “是,听说,观棋老人满盘推翻姜连山的连山易,连山易,以艮卦为首卦,观棋老人推演出来,好似天地万象,当以坤卦为首卦。坤为地,生命之起源。与姜连山争议好久,姜连山也与他相互印证了无数时日,但,最终,观棋老人终究是以棋道为修的,对这六十四卦,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终不了了之了!”公羊圣回忆道。

  古海却是眉头深锁。

  艮卦为首卦,是连山易。

  坤卦为首卦,那是归葬易!

  观棋老人凭借棋道阵法,能为连山易演变?往归葬易上演变?

  “古先生,这第二个方法,就不要想了,还是想想第一个办法吧,青帝、白帝、赤帝,请他们引荐!我记得,那青帝好似对古先生颇为看重,要不……?”公羊圣期待道。

  公羊圣还不知道古海与青帝已经闹僵了,让古海去找青帝,但,古海此刻,怎么可能去自找麻烦?

  “公羊圣,你太小看堂主了,你们不懂易经,堂主懂啊,是不是啊,堂主?”龙傲天露出一丝冷笑道。

  不久前,古海说懂一点,龙傲天一脸不信,此刻有此机会,自然要好生奚落。

  “呃?古先生,龙傲天说的,是真的?”公羊圣带着不信的目光问道。

  一旁龙三千、敖顺、司马长空也纷纷皱眉的看向龙傲天。显然也怪责龙傲天没事拆堂主台,有些过分了。

  “呃,是懂一些!”古海点了点头。

  “呃?”司马长空、龙三千尽皆面色一僵。

  我听错了?

  公羊圣也瞪大眼睛看向古海。

  “这怎么可能?姜连山的易经从来没有传承过谁啊,难道古先生得过传承?”公羊圣瞪眼道。

  “传承?我没有,我只是知道的一些与此不同的易经而已!”古海摇了摇头。

  “哈哈哈,古海,你真的懂?到这个时候了,还大言不惭?”龙傲天带着一股郁闷的叫着。

  我只是奚落你,你怎么真的敢开此口?

  “既然每区都有那连山大阵的感应石碑,公羊先生若是不弃,带我前去,我写一些我知道的易经内容,看有没有效果!”古海郑重道。

  古海的确研究过周易,但,知道的并不透彻,可纵是不透彻,古海也有着完整的《周易》,去试试又没关系,或许有用呢?

  可众人却误以为古海真的成竹在胸了。

  若换个人,众人永远不可能相信的,可古海不同。

  首先,古海棋道阵法用的炉火纯青,观棋老人能找到瑕疵,古海或许也可以吧,其次,古海能写出《道德经》如此经文,或许真的可以?

  “那什么时候,古先生……!”公羊圣带着一丝古怪的目光问道。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如何?”古海问道。

  “这么快?古先生不要先研究一下连山易?毕竟,神农城的连山易,除了内容,那字体、意境都和外面传的有些区别,古先生看仔细了,再动笔不迟?”公羊圣询问道。

  研究连山易?古海心中想了一下,最终算了,自己那本《周易》研究多少年了,也只看懂一点点,这连山易肯定看不懂,还是算了吧。

  “不用,带我去就行,没必要浪费时间!”古海摇了摇头。

  公羊圣点了点头:“好吧,古先生,你随我来!”

  司马长空、龙傲天、龙三千、敖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古海。

  “骗人的吧?”龙傲天郁闷的低声咒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