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未生人的由来
  东方不败、西门吹雪、独孤求败、张三丰!凝聚出四大云兽,古海对无疆天都的安危算是微微放心了。.??`

  毕竟,很快自己就要带人前往阿修罗秘境,而因为《道德经》的缘故,无疆天都必将成为天下焦点,到时,必然无数强者前来,没有一定防御,必将处处受制。

  安顿了四大云兽强者,古海挥退了群臣,随着古秦就向着皇宫深处而去。

  “高仙芝,朕让你安排人员,可已安排好?”古海一路行走,一边问道。

  “皇上,臣已经安排了心腹,等待皇上命令了,共八十万大军,每一个人都为臣征战过,而且,锦衣卫也对其全部进行了彻查,绝对没有问题!”高仙芝郑重道。

  古海点了点头:“嗯!”

  “皇上,为何要安排这些亲信?除了这群大军,各方城主、官员、锦衣卫,都挑选了一批,又有何用?”蒙泰好奇的问道。

  “不该问的,不要问!”古海沉声道。

  对于阿修罗秘境,古海暂时还不可能说。

  众人很快走到皇宫内一个大殿之处。

  “父皇,未生人就在里面!”古秦郑重道。

  古海神色凝重,点了点头。

  一挥手,众人在门外等候,古海缓缓跨入大殿之中。

  “匡!”大殿之门轰然关合。

  大殿之中环绕着两股能量,一半白,一半黑,中心盘膝坐着一个黑白袍的男子。

  “未生人?”古海双眼微眯道。

  黑白袍的男子微微抬头,看向了古海,正是未生人,只是此刻的未生人,周身散出一股腐朽的气息。

  “古海,你回来的还真快!”未生人带着一丝惊讶道。

  “快?还行吧,从知道你来无疆天都,我就马上回来了!”古海点了点头。

  未生人却是疑惑的看向古海:“从知道我来无疆天都?呵,我也就三个月才来的吧,三个月?只够大瀚之人将消息传到天庭城吧?你却已经回来了?”

  “我大瀚有特殊的传信手法。w?ww.`”古海沉声道。

  “哦?”未生人露出一丝疑惑。

  “好了,也不要纠缠这个问题了,你来无疆天都,对古秦说,找到婉清了?”古海死死盯着未生人,颇为激动。

  未生人深吸口气,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是,如今,婉清的天魂、人魂在我手中,只剩下地魂,这些年,我奔赴阴间无数地方,终于找到了!”

  “在哪呢?你带回来了?”古海急切道。

  未生人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我暂时还没有能耐!”

  “哦?为什么?也有你办不到的事?”古海沉声道。

  “所以,我才要来找你想想办法!”未生人叹道。

  “怎么说?”古海沉声道。

  “婉清在一个轮回秘境,我,我无法进入!”未生人苦笑道。

  “轮回秘境?什么轮回秘境?你怎么知道?”古海疑惑道。

  “曾经有鬼魂见过婉清,看到她进去了,但……!”

  “但什么?你不知道什么轮回秘境,你没进去过?”古海皱眉道。

  “我被拦了下来!”未生人苦涩道。

  “谁能拦你?”古海惊奇道。

  “后卿!”未生人苦笑道。

  “后卿?四大僵尸之一?”

  “不,他是后卿僵尸的始祖,他就是后卿。天地第一个后卿僵尸,后土娘娘的弟弟!阴间的霸主之一。他守着一个入口,谁也不让进入,那里就是他的私人领域,我几次出手,却都进不去,还被他打伤了。”未生人苦笑道。

  “后卿?后土娘娘的弟弟?很强?”

  “是,而且,那入口已经被他炼化,没有他允许,谁也破不开,后卿此人,又极为古板,当今天下,阴阳两界,谁的面子也不给,不,只有两个人,他能妥协……!”未生人回忆道。.`

  “两个人?让他妥协,谁?”

  “一个是后土娘娘,还有一个,是姜妭!”未生人沉声道。

  “妭?那个旱魃僵尸之祖?”古海陡然眉头一挑。

  昔日曾几次见到妭的出手,却是非凡无比,曾一口吞了大戮圣上连同整个神血大军。

  “是,后卿昔日曾在神洲大地南方,参加过一场巨型战争,后卿和姜妭是战争两方的将领,是对手,只是后来二人战斗多了,后卿渐渐爱慕了姜妭,可惜,姜妭对他没有一点意思,二人大战了很久,不分胜负,但,姜妭不知遇到什么变故,自我诅咒,化为僵尸旱魃。至此放弃那场战争,而后卿也跟着放弃了战争,也随着自我诅咒,化为了僵尸后卿。所以,若是姜妭能够出面,即便后卿再在乎那轮回秘境,也愿意让我们进去的。至于后土娘娘,是他姐姐,应该也能让他放我们进去!”未生人郑重道。

  能和妭战斗,不分胜负?

  顿时,古海对后卿有了一个足够的认识。

  “找到妭?或者后土娘娘?”古海皱眉道。

  未生人微微苦笑,摇了摇头:“我之一脉,得罪过她们俩!”

  “哦?”古海疑惑道。

  “事已至此,也不需要对你隐瞒什么了,天下寿师,你可知道有哪些?”未生人看向古海。

  “我曾听说,寿师有八脉,四脉修生,为东南西北。四脉修死,为春夏秋冬?”古海疑惑道。

  虽然疑惑,但,古海看向未生人却颇为好奇。生为白,死为黑,你未生人半黑半白,什么情况?

  未生人看了眼古海,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寿师,窃天之寿,鳏寡孤独残,不得好死!从来都是如此。修生者,越来越幼,直至幼亡。修死者,越来越老,直至老死。我之一脉以前也是!”

  “那你呢?”古海疑惑道。

  “我叫未生人,是‘未出生’之人,是未蜕变之人!”未生人沉声道。

  “哦?”

  “我之一脉,有两个师尊,一个叫着‘西门寿’,一个叫着‘秋风寿’。寿师,每到一代更替之时,都会莫名惨死,死无葬身之地,魂飞魄散,不得好死。呵,西门寿、秋风寿,当年同时看上了我的体质,鼓动我修行,当时,他们想要打破这个魔咒,于是让我生死同修,既修生,也修死!就弄的如今我这不人不鬼的样子了!”未生人苦涩道。

  “西门寿?秋风寿?你一人传承了两脉?”古海惊奇道。

  未生人点了点头:“半生半死,却为融合生和死,若是融合,我将蜕变,打破寿师不得好死的魔咒。若是蜕变不了,我将比两个师尊死的更惨,凡是与我有关之人,也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当年我才离开晓月,所以我才叫未生人,我还不是人。未蜕变重生之人。”

  “可是,你躲不掉,若寿师真有此魔咒,就算躲也没用!”古海沉声道。

  “是啊,呵,这是天地对我们的惩罚吧!”未生人苦涩道。

  “既然躲不掉,那为何不面对呢?你的亲人会因你惨死,你可否为他们拼尽所有,不为搏命,只为保护她们?”古海看向未生人。

  “嗯?你是何意?”未生人沉声道。

  “婉清是我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家人,你是婉清父亲,所以,我想请你,留在大瀚皇朝,与我一同面对这命运的魔咒,如何?”古海郑重道。

  “呵,你想让我臣服?”未生人冷声道。

  “不是让你臣服,而是和我同盟。我已得罪上天,已无退路,你敢与我一搏吗?”古海沉声道。

  “什么?”未生人陡然惊叫道。

  古海虽然说的隐晦,但,未生人岂能听不出古海心中那股谋反之意?

  “我若能成,可否助你破咒?”古海笑道。

  “笑话,就凭你?”未生人自然不信。

  若是龙战国说这话,未生人还能相信,可古海什么人?才元婴境,就大言不惭?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你修生死,想要融合生死之道,我虽然不知道如何意境,但我明白,生死对立,犹如阴阳太极。而太极之道,天下,唯我第一!”古海沉声道。

  “好大的口气,天下唯你第一?”未生人根本不相信。

  “呼!”

  古海翻手取出《道德经》,道德经一出,在纸卷之上,浮空一个级圆润的太极图形。一股圆满阴阳之意散而出。

  “这是我在万圣大会上所写《道德经》,借你观摩些时日,如何?”古海笑道。

  “道德经?”未生人陡然一阵怪异。

  小心接过,瞬间一股圆润至极的气息涌入体内。

  “这,这怎么,怎么可能比《太上经》的意境,还……!”未生人惊愕道。

  “太上经,还不完美!”古海摇了摇头。

  未生人抓着《道德经》,好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才道:“你就不怕我夺了你的《道德经》?”

  “你若拿走,算我瞎了眼吧!”古海笑道道。

  未生人再度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才点点头:“我先看看!”

  “你刚才说到,你是西门寿、秋风寿?”古海却是岔开话题道。

  “西门寿,得罪过姜妭,秋风寿,得罪过后土娘娘,所以……!”未生人苦涩道。

  “就是说,通过后土、妭,是不行了?”古海沉声道。

  “是啊,婉清进入那轮回秘境,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危险,几次和后卿交手,都……,无奈之下,才来找你询问,你脑袋比较灵活,可有其它办法?”未生人担心道。

  “若是,我为你借来‘开天斧’!可否……!”古海看向未生人。

  “借来开天斧?怎么可能……!”未生人根本不信道。

  “我是问你,可不可以!”古海沉声道。

  “若是能有开天斧,我能退开后卿,但,怎么可能?”未生人根本不信。

  “你在此耐心等候吧,三个月内,婉钰会带着开天斧前来我无疆天都!”古海沉声道。

  ps:三更毕,明天继续爆,今晚qq聊,稍微迟一点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