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章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百姓一阵喧闹之后,对满天圣人再无一丝敬畏。先前圣人带来的压力,也瞬间出了无数,甚至,对圣人给自己的压力感到一种反感。

  “古先生,还有书道,书道,你也反击他们!”顿时,有百姓兴奋的叫着。

  书道也反击?

  满天圣人也不是蠢货,经历了三次意外之后,怎么可能还有意外?一个个冷眼看着全场。

  “书道,可已经酝酿好了?”一众书道圣人喝声道。

  “我已经创作好,只待圣人开口,我即书写!”有参赛书修叫道。

  “我也好了!”

  “我也好了!”

  ……………………

  ………………

  ……

  顿时,一个个书修瞪眼看向不远处的古海。

  满天圣人也个个盯着古海。

  特别,那天级毛笔紫微,兜兜转转了一圈,走回古海方向。

  “紫微,怎么样?”长生问道。

  “他们没写,我能怎么办?”紫微手一摊道。

  “又是天级笔?诸1☆1☆1☆1☆,m.$.co↑m位书道圣人,可要心了!”画道、琴道圣人顿时叫道。

  长生的蛋,勾陈的歌,近乎让一众圣人崩溃了,圣人们怎么还会觑这天级笔紫微?

  对紫微的防备早已到了极致。

  “既然书道参赛者已经准备好了,那,开始书写吧!”公羊圣一声大喝道。

  公羊圣让大家开始书写之际,青帝看了看古海,又眯眼看了看大乾圣上,却是忽然开口道:“公羊主持!”

  “嗯?”公羊圣皱眉的望来。

  四方之人也疑惑的看向青帝。

  “此次万圣大会,我大炎天朝,弃权不争!”青帝郑重道。

  “轰!”

  四周,参赛者尽皆一片哗然。

  弃权不争?大炎天朝放弃此次争夺?

  就是大炎天朝的一众参赛者,澳门赌博网站:也顿时茫然一片,不过,青帝已经开口,谁也不敢反驳。

  “可以!”公羊圣了头。

  “走!”青帝一摆袖子踏步而开。

  四方无数百姓露出茫然之色。可就在百姓疑惑之际,又一个声音响起。

  “公羊主持!”

  “嗯?”公羊圣疑惑的望去。

  却是来自大黄天朝的孔帝。

  “此次万圣大会,我大黄天朝,弃权不争!”孔帝郑重道。

  完,大袖一甩,带着一众大黄天朝参赛者缓缓离开了。

  转眼,参赛者神情变的复杂了起来。

  大炎天朝、大黄天朝?他们怎么忽然就放弃比赛了?

  满天圣人也是一阵疑惑。

  “大黄天朝?大炎天朝?哼!”

  “可惜,那青帝,上次的一片《青词》,可谓绝伦,如今却放弃不争了?”

  “那孔帝也是,上次一篇《儒》仁气冲天,今次为何如此?”

  …………………………

  ………………

  ……

  圣人们疑惑不已。

  三大圣地之人尽皆双眼一眯。

  “真主,青帝、孔帝也不敢与古海的邪门相碰吗?怕失了颜面?”一个六翼天使好奇道。

  太初摇了摇头,看向大乾圣上,低声道:“古海没那能耐,他们不是怕了古海,而是在给大乾圣上让路!”

  南方。

  “巨子,两大天朝,给大乾圣上让路?是让大乾圣上与我们三大圣地正面对决?”一个太上道弟子皱眉道。

  “哼,孔帝、青帝?他们就这么看好大乾圣上此次谋算?多少万年了,也只有上次观棋老人取巧一次而已,文道圣殿,只是我三大圣地的领地,轮不到一个成立没几千年的天朝进入!”太上巨子低声冷道。

  西方。

  “佛祖,青帝、孔帝那么自信大乾圣上?”一个菩萨好奇道。

  未来佛祖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

  “圣人曰:以‘气’为题,天色变幻有‘天气’。地域不同有‘地气’,水之蒸腾有‘水气’,火之炎虐有‘火气’,尸腐恶出有‘秽气’,腥臊汗垢有‘人气’,日至中天有‘阳气’,夜至幽冥有‘阴气’,辱而恶之有‘怒气’。以‘气’为题,诗词歌赋皆可,速速写来!”公羊圣再度一声大喝。

  大喝之际,一众书道参赛者,开始落书了起来。

  书道圣人虽然没有再以‘人’为题,但,最后一句:辱而恶之有‘怒气’,已经明了一切,明书道圣人非常生气来自古海的侮辱。

  当然,这一刻,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古海将圣人们得罪惨了,当以书写辱骂古海的诗词,方能得到圣人们的青睐。

  顿时,一个个书道参赛者,落笔之中,开始以讽刺的文章为主。

  “古先生,你也写一篇吧!”公羊圣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苦笑,了头。

  “古先生,我来帮你写,你要写什么,我都可以写出来!”紫微顿时自告奋勇道。

  “心,心那胖子!”圣人们顿时眼睛一瞪看向紫微。

  古海并没有着急着落笔,而是看向四方书道参赛者。

  “轰!”

  司马长空、耶华,还有千个书道修者落笔之下,陡然间狂风大作,笔落惊风雨,一时间,乌云遮盖,电闪雷鸣。却尽是书道强人。

  众人笔落,笔下陡然涌出冲天的浩然正气,犹如一条条长河轰然涌向天空中的浩然正气海。

  那浩然正气海,好一阵翻腾,犹如江河入海一般。

  可是,没一会,各自笔下的浩然正气长河慢慢变了颜色。

  “看,那个红衣的书修,我认识,他写的是‘火气’,他笔下的浩然正气变成了红色,看见了吗?火气炎虐,躁动不安!”

  “那个蓝色的书修,他写的是水气,变成了蓝色,看,将上方的白色浩然正气海都染的有些发蓝了!”

  “那是耶华吗?他写的是‘秽气’,变成了灰色?那浩然正气变灰色了,好一股腥臭之意。这是在辱骂古先生吗?”

  …………………………

  ………………

  …………

  百姓惊愕之间,却看到一张张纸上,喷涌出五颜六色的各种气柱,气柱冲天,顿时将浩然正气海都染了不同颜色。

  “古先生,你看,他们有好多人都在骂你,现在,还没写完,只是各种气柱,待会,一旦写完了,那一片片文章,必将立刻口伐笔诛的直冲你来,到时,各种污秽之语涌入你身,一旦被传唱而开,必将坏你名声!”紫微焦急道。

  “是啊,古先生,这种笔落惊风雨,待会诗成泣鬼神,定然被天下无数书修传颂,到时,再挽回就迟了!”长生了头。

  “主人,要不,你也写一首诗吧!”勾陈担心道。

  那些书修在书写辱骂古海之诗词,但,还未写好,还没有显露出大的危害。自己就眼巴巴的等他们来诬蔑自己吗?

  “好吧,我,紫微先生,你写!”古海了头。

  古海一要写,顿时,满天圣人一阵骚动。

  赛场大量书道强人,可是,满天圣人却并没有关注,甚至,都没怎么细看。因为他们的目光,都盯着古海。

  有着前车之鉴,圣人们对古海戒备到了极致,几次不经意间,就着了古海的道了,此刻,能不心吗?

  “快看,那胖子要动笔了!”

  “写的什么?”

  “心,不要全部看,先前那怀孕的圣人,就是前车之鉴!”

  ……………………

  ………………

  ……

  一众圣人担心的望来,有些圣人却不敢乱看。

  太初、太上尽皆双眼一眯,毕竟,古海的书道,还是有所耳闻的,《侠客行》《将进酒》《大悲咒》《菩提》都引起过不的轰动,不知此刻古海要写什么。

  就连主持公羊圣,也好奇的望来。

  古海开口,紫微落笔,开始书写了起来。

  “敢问先生恶乎长?”古海念道。

  紫微落笔,也瞬间写了下来。

  紫微落笔间,自有一股白色的浩然正气冲天,微风吹过,颇为和顺。那浩然正气的柱子,也极为细弱,看不出丝毫强大。

  “咦?”

  四方顿时传来一阵轻咦之声,要知道,这不像古海的风格啊,这一句没有什么气势啊。

  敢问先生恶乎长。意思是,敢问先生擅长什么?

  可这是诗吗?词?歌?赋?都不对,就一句问话,有什么出彩之地?

  正在四方诸多书道之人疑惑之际,古海念出了第二句。

  “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古海念道。

  紫微缓缓落笔。

  “敢问何谓浩然之气?”古海再度念道。

  紫微继续落笔。

  “这不是诗词歌赋,是一篇问答?问古海,古海回答?”东方太初眉头微皱。

  南方的太上巨子也是露出一丝冷笑:“问答?是关于浩然之气的问答?这古海,好大的口气,这也是他能回答的?!”

  西方,未来佛也是眉头微挑,双手合十:“无量寿佛,水气、火气、怒气、秽气、阳气、阴气,都是世间万象,有形有态,有因有果。独有‘浩然之气’,似凭空而至,无根无评,飘忽不定,无前生,无来世,无因无果,却又是书道之本,无人敢言能道明‘书道之本’,这古海,他想要解‘浩然之气’?太托大了!”

  “不自量力!”不远处正书写中的耶华冷笑的看着古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