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八章 棋赛第一
  满天圣人一番交流之际,古海却是从琴斗区再度回归眼前一盘棋了!

  “古先生,琴赛已定,还是继续这盘未了之棋吧!”无涯子淡淡道。

  “让先生久等了!”古海点了点头。

  “啪!”“啪!”…………

  二人再度继续落子了起来。

  一时间,棋局越来越深入。

  一旁的棋道修者纷纷凝重的看着这盘棋。

  看着看着,好些人都揉了揉眼睛,更有气血翻腾者,心神随着这盘棋的绞杀,好似耗尽了一般。

  “不行,不行,不能看了,只能截取一小部分进行分析,好恐怖的棋力!”

  “我好似看到一个无尽深渊,坠入其中,越坠越深!”

  “我看到了世界末日!”

  ……………………

  ………………

  ……

  四方参赛的棋修纷纷避开那盘棋。

  越是懂棋之人,越是难受,那股棋道绞杀缠的自己一丝气也喘不过来。

  不管外界多大声音,古海和无涯子都是安然落子之中。

  渐渐的,四方声音也小了下来。

  无数百姓虽然看不懂这盘棋,但,不妨碍他们理解这盘棋的厉害,一个个都静静等待之中。

  长生、勾陈站在一旁。

  不远处的银月先生,也化为一阵烟雾消散了。

  太初、太上、未来佛之处,也是静悄悄一片,等待那盘棋的结果。

  就连书道赛区,一个个书道修者都好奇的望来。

  满天圣人一阵骚动之后,恶恶的看向古海和无涯子那盘棋。

  “却是不凡!”忽然,一个棋道圣人沉声道。

  “那盘棋当是什么程度?”一个画道圣人好奇道。

  “若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盘‘三十一天地纵横棋局’,是一千年前,观棋老人所下的那盘棋。那无涯子在效仿观棋老人,在布置三十一天地纵横正局!”那棋道圣人沉声道。

  “正局?”

  “不错,古海却是反局,一正一反,他们两人展露出相当的棋力,谁也不输谁!”那棋道圣人郑重道。

  “那古海,就是一个小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棋力?是不是又是他舞弊?”画道圣人说道。

  “不像,那盘棋,错不了,的确复杂,好厉害的一盘棋!”棋道圣人们郑重道。

  五百棋道圣人纷纷看向那盘棋,却是极为凝重。

  古海和无涯子对弈,却是心中不断演练,眉心之中,一千盘四四合并的大棋盘,先前已经浓缩了十二盘,如今,随着和无涯子对弈,却在快速继续浓缩之中。

  “轰!”“轰!”“轰!”………………

  一盘盘的大棋盘浓缩成纵横十九道的小棋盘。相对应的,古海所能斩出的‘周天五’的招式也越来越多。

  “古先生,好棋力!”无涯子沉声道。

  “先生,好棋力!三十一天地纵横棋局,原来还有这么多精妙,先生除了三十一天地纵横棋局,可否三十二天地纵横棋局?”古海沉声道。

  “轰!”

  三个时辰之后,那千篇大棋盘,尽数全部浓缩成了小棋盘。

  如今,再度到了一个瓶颈一般,古海看向无涯子。

  当年,观棋老人与天对弈,下的是三十三天地纵横棋局,古海昔年观摩千岛海位置图时,就看出一丝端倪,如今,随着自己不断解开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古海对三十二的渴望越来越多。

  三十二天地纵横棋局,那该有一番如何光景?

  如今,眼前之人或许就是自己猜测的观棋老人,古海自然想要了解一些。

  “三十二?”一旁的九公子眼皮一挑。

  古海能下三十一,九公子已经惊讶了,如今,非但下的如此娴熟,更好似不满足一般,想要下三十二?

  无涯子抬头望了望天。

  满天棋道圣人心神都好似受到牵引一般,此刻极为小心的看了下来。

  “三十二?呵,你想看?”无涯子忽然淡笑道。

  “不错,我想看!”古海点了点头。

  “我只落三子,你是否能够承受?若是你能解这三子,那此局就算你赢吧!”无涯子笑道。

  “三子?为何?”古海凝重道。

  “因为,我如今只可以落三子!”无涯子笑道。

  说话间,探手忽然一子按下。

  “啪!”

  那一子落下,陡然间,整个棋盘的风格好似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似无涯子自封活路,走向灭亡一般。

  取死之棋?

  古海眉头一挑,瞬间就有落子之位,准备落下,但,瞬间止住了。

  “咦?置之死地而后生?”古海眼皮一阵狂跳。

  “哦?你这也能看出来?”无涯子眼睛一眯。

  古海沉默了一下,才轻轻的将一枚黑子放在了一个位置之处。

  “什么?无涯子落子,自寻死路,古海也自寻死路?他们现在赌谁输吗?”天空,陡然一个圣人凝重道。

  “啪!”

  古海还是将那自封活路的棋子落下了。

  古海好似感到,自己这盘棋与天地有了某种联系一般,从内部,瞬间涌出滚滚白雾。

  “哗啦啦啦啦!”

  一瞬间,从白雾中冲出四条巨大的锁链,冲天而上。

  “轰!”

  锁链连向了天空的浩然正气海。

  “嗡!”

  整个浩然正气海都被这四条锁链撞击的一阵摇荡。

  “那是什么?”远处百姓顿时惊叫道。

  “棋道法则?难道是无涯子先前所说的棋道法则?不是说,棋道法则被上天收走了吗?”四周棋修脸色一变,惊骇道。

  青帝、孔帝、太初、太上尽皆眯眼看向古海。

  “皇上刚才那是……?”墨亦客也惊愕道。

  “先生,刚才这是法则?”古海脸色一沉的看向无涯子。

  无涯子盯着古海看了一会。

  “古先生,呵,我还是低估了你,法则?不错,是棋道法则!”无涯子深吸口气道。

  “可是,你不是说,棋道法则被上天收走了?”古海疑惑道。

  “是啊,被上天收走了,黑棋法则,白棋法则,都被收走了,可是你知道吗?棋,有几种?”无涯子深吸口气道。

  “棋?不就是黑棋、白棋吗?”四周一众棋修茫然道。

  四方百姓都是露出一股茫然之色。

  只有古海瞳孔一缩。

  棋,不是只有黑白,而是还有一种无形的棋。应该是三种。早在昔日九五岛,下生死棋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

  上天收走了黑棋、白棋法则,还有一个透明棋的法则并没有被收走?

  刚才自己那自寻死路的一子,就是透明棋法则?而先前无涯子落子,凝聚出银月先生和熙宇大帝,就是用的透明棋法则,一个谁也看不见的棋子。

  “多谢先生!”古海却是眼睛一亮,感激道。

  “呵,我什么也没做!”无涯子摇了摇头。

  抬头看了看冲向高空的四根锁链,随着二人好一会不落子,那四根锁链慢慢透明了起来,慢慢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谁也看不到这四根锁链了,好似崩散了,只有古海此刻却看得分明,只是变得透明了,并没有消失。

  “先生,请继续!还有两子。”古海郑重道。

  无涯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你之一子,已然解开了,没必要继续下了,古先生,好棋力!”

  说话间,无涯子身形陡然猛地一颤。一颤之际,陡然冒出满头大汗,一瞬间脸色苍白而起。

  “呼!”一股大风在无涯子周侧凭空吹动而开。

  瞬间,无涯子大口大口喘气了起来,好似得了哮喘一般。

  古海脸色一沉。

  一旁九公子却是微微一怔:“不对,走了?他走了?”

  东方,太初脸色一沉:“刚才只是观棋老人的一缕意念?”

  “走了?”南方太上巨子冷声道。

  “无量寿佛!”未来佛神色严肃道。

  “先生,你如何了,可能继续落子?”古海叫道。

  “呼、呼、呼!”

  长吸了几口气,无涯子才缓过气来,听到古海问话,微微一怔。

  “我怎么在这里?”无涯子脸色一变。

  低头对着棋盘望去,一看之下,顿时脸色一变。

  “这,这是我下的?”无涯子忽然惊讶的看向古海。

  “先生?”古海带着一丝凝重的看向无涯子。

  “无涯子,这是最后对决,由你对决古先生!”一旁九公子试探道。

  “什么?真是我下的棋?不,是,是他,我…………!”无涯子陡然脸上露出一股惊慌。

  古海死死的盯着无涯子。

  “无涯子先生?你可还能再落一子?”古海郑重道。

  这一刻,古海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不再直呼‘先生’,而是加了前缀‘无涯子先生’。

  无涯子低头看了看棋盘,沉默了一会,最终苦笑道:“再落一子?呵,古先生,你赢了!”

  “什么?”古海脸色一沉。

  “在下甘拜下风!”无涯子微微一礼,苦笑道。

  “他认输了?”

  “古先生成为棋道第一人了!”

  “哈哈哈哈,古先生成为第一了,那满天圣人怎么办?”

  “他们难道又要全部举荐古先生?”

  …………………………

  ………………

  ……

  四方陡然犹如爆炸一般喧闹而起,第一?古海棋落第一,那满天圣人这下怎么办?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再推荐古海,现在呢?你们还能坚持吗?

  “由我主持,依圣人出题,棋道赛者各自对决,取最终第一,得圣人举荐,现最终,古海获得棋道第一,请圣人举荐!”九公子忽然对天高喝道。

  “轰!”

  四方百姓喧闹轰然而止,一瞬间,整个天阴城都针落可闻,所有人都抬头望天,看着满天圣人。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