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章 长生的第二幅画
  三十天地纵横棋局?

  丹王起手就是棋局的布置,顿时让主持九公子和一旁的无涯子露出一丝惊讶。

  天地纵横棋局,可是观棋老人所创,一般来说,只有观棋老人的弟子才有的传承,丹王也有?他也是观棋九子之一?

  古海落棋,也渐渐凝重了起来。

  “啪!”“啪!”“啪!”…………

  二人落子,你来我往,四方无数棋修看向二人落子,渐渐露出了担心,却是担心起了古海。因为,随着圣人们的发怒。无数画道修者,顿时将自己的画道意境招呼到了古海身上。

  “轰!”

  古海身体好似一个彩色的太阳,绽放出各种光芒。

  “如此多的画道意境,古海还能下棋?他的定力,有那么高?”未来佛祖皱眉,双手合十。

  “哼,古海不受画道影响?这群画道修者,都是一群废物!”太上双眼冰冷。

  太初死死的盯着古海。

  古海不为所动,依旧落子之中。

  不说书道意境对古海无用,古海如今的棋道,已经让古海有超强的定力了,一子子和丹王对弈之中。

  丹王也极为小心,因为丹王明白现在的处境,只要自己赢了古海,那满天圣人, 定然有无数愿意推荐自己。

  “古先生好似不受影响?”

  “古先生真厉害,如此多的画道意境,居然还能安然落子?”

  “一品堂堂主,果然厉害!”

  ……………………

  …………

  ……

  四周百姓赞叹道。

  满天圣人都是死死的盯着古海。

  “哼,我看你能坚持多久!”一个画道圣人冷声道。

  纵然古海如今不受影响,但,众圣人肯定,古海待会肯定要受不了,这可是近万个画道修者啊,而且都不是凡辈,都是能够画出幻境的画道修者,古海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不,就是天空中的某个圣人,也定然坚持不了太久的,何况古海?

  就在丹王、画修们、满天圣人期待之际,陡然一个声音响彻全场。

  “哈哈哈哈,古先生,我画好了,看我的画,我的画好了!”

  画好了?

  听到这声音,近乎所有圣人都是猛地一激灵。

  一个个扭头望去,这是长生?那祸害,他又画了一幅画?

  本来,一众圣人还想要看看长生画的是什么,可一旁昏死过去的一百怀孕圣人顿时提醒了他们,顿时,谁也不敢看长生的画了。

  又是一幅画?那祸害又画了一幅?

  长生的声音,好似瞬间喝止了整个天阴城一般,五亿百姓,十万参赛修者尽皆脸色一沉。

  画的是什么?

  可是,没人敢看,最少,沐晨风、墨亦客、冰姬他们谁也没敢去看。

  长生的画,邪门无比,谁敢看?

  “古先生,我的画怎么样?古先生……!”长生顿时抱着画冲了过来。

  古海自然听到长生的画了,可是,‘蛋图’珠玉在前,古海还真不敢乱看,却又不好薄了长生的兴致。装作没听到,继续落子。

  “古先生,我的画好了,看,画的你在朝会,对了,你在下棋,算了,算了,让我来解救你!”长生焦急道。

  说着,长生将那幅画对着古海一转,从画中,一股金光骤然喷涌而出,直冲古海。

  “嗯?”

  “那画上面是什么?”终究有百姓好奇的转头望去。

  看到长生的画,近乎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僵。

  “嘶!”

  “他还真敢啊!”

  “他居然画圣人?”

  “这也能画?他疯了?”

  …………………………

  ………………

  ……

  好多看到画的百姓顿时惊讶道。

  却看到,长生的画中。却是极为壮阔。

  画面中,古海身穿龙袍,坐在龙椅之上,两列站着无数的官员,而这些官员不是旁人,却是一万多参赛的画道修者。

  长生将这些画修全部画成了古海臣子。

  更重要的是,在画中的朝堂中央,还画了五百圣人,是画道圣人,有着一百个抱着小孩,跪在画中古海面前,其它四百也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被全部捆缚,好似只待画中古海一声令下,就全部斩首示众一般。

  看到这画的人,彻底震惊了。

  “这是在描绘古海之威严?”

  “五百画道圣人全部成了囚犯被扣押,这是审判圣人的画面?”

  “他,他不想比赛了?连评判者也敢诬蔑?”

  …………………………

  ……………………

  …………

  无数人惊叫道。

  却看到长生一抖,画面之中,陡然传来一声高喝:“与此同流合污者,诛九族!”

  这是画中传出的声音。

  可就这诡异的声音下,画中金光忽然暴涨万倍一般,直冲古海身体,顿时将古海身上的其它光芒全部掩盖了下去,并且顺着四方射来的画道光芒,将金光传输到一万攻击古海的画道修者身上。

  “轰!”

  一万画道修者顿时被金光笼罩了。

  近乎同时,一万画道圣人都是一个激灵。进入了长生的画道意境之中。

  长生的画道意境,展现了朝堂上的无边威严,好似天威瞬间冲昏了所有画师的头脑。画师们忘记了一切,真的以为自己是古海的臣子了。

  就好像古海看到的幻境一样,这些画修不但看到了,还直入心田。

  “噗通!”“噗通!”………………

  顿时,一万画修跪地一片。

  “皇上恕罪,我们和这群圣人没关系!”

  “皇上,这群圣人都不得好死,臣与他们无关啊!”

  “这群吃屎的圣人,我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臣请皇上,将这群圣人全部斩首示众!”

  “不,请皇上将他们头颅挂于城楼之上!”

  “皇上,这群圣人都不是人。”

  “皇上,这群圣人猪狗不如,杀了吧!”

  …………………………

  ………………

  ……

  在皇帝‘天威’之下,画师们指着天上的圣人,口口声声的辱骂,骂他们猪狗不如,骂他们不是东西,骂他们是禽兽,各种各样的辱骂声,不绝于耳。

  “你们,你们敢!”画道圣人们顿时一阵怒吼,差点被气背过去。

  多少年了,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几千年,几万年,哪次自己不是被万圣大会参赛者奉为祖宗般的供着?哪次不是求着自己对他们多看一眼。

  你们敢骂我?还骂的那么难听?生儿子没**?这是你们骂我的?

  四百圣人惊怒异常。

  一场超级闹剧在中心广场爆发了,引得书斗区、琴斗区、棋斗区的参赛者纷纷侧目,惊讶的望来。

  四方五亿百姓,顿时一片哗然。

  有惊讶的,有大笑的,无比吵闹。

  “长生?一人的画道意境,盖压了所有画道参赛者?”不远处的孔帝双眼一眯。

  青帝也是脸色一沉:“长生?我明白了,是他,是他,还有那个紫微?是他们两?”

  东方,天使们惊愕的看着。

  “真主,那人之画道意境,真有如此之强?”一个六翼天使惊愕道。

  “画道争锋,以意境相冲,败者一溃千里,胜者扭转敌心,此人画道意境,的确厉害,天级画笔?那幅画,是古海让他画的?”太初皱眉道。

  南方。

  “巨子,古海他们疯了不成,怎么能画这种画?还要不要评判了?”一个太上道弟子皱眉道。

  太上巨子双眼微眯道:“这是同归于尽吗?哼,古海好狠的心,知道画道圣人不会选他,他却反其道而行,让所有参赛的画修辱骂圣人,骂圣人禽兽不如,让圣人也不愿意选他们?”

  西方。

  “无量寿佛!骂的太难听了,圣人已经超脱世间,居然辱骂他们不能人道,这群参赛的画师,也良莠不齐啊!”一个菩萨微微一叹。

  “画得好,不代表品行也好,唉,只是这么一弄,这一届的万圣大会,有些变味了!”未来佛祖微微苦笑道。

  变味了?何止变味了。

  那跪拜古海的画修们,辱骂圣人的话越来越难听,为了撇清与圣人的关系,甚至不惜给圣人编出一些桃色事件、断袖之癖事件,听的四百圣人几乎昏厥。

  “竖子,澳门赌博网站:竖子尔敢!”

  “你们敢,老夫若是能下来,定劈了你们!”

  “无知小儿,混账东西!”

  “老夫跟你们拼了!”

  ……………………

  ………………

  ……

  天空圣人一阵愤吼,但,下方画道修者有一万多。人多嘴杂,让四百圣人根本回不了嘴,甚至几个洁身自好,将名声看到比命都重的圣人,被这一段‘不光彩’的故事污蔑下,昏厥了过去。

  长生自鸣得意。

  坐在一旁的古海却是额头冒出一丝冷汗,露出一丝苦笑。长生这次,你算牛大了。

  “长生又玩大了!”不远处的沐晨风茫然道。

  “这些这群圣上,算是彻底恨死皇上了!”墨亦客苦笑道。

  冰姬也不知该如何应付,只能苦笑道:“最少证明,长生的画道的确厉害,一人压过了所有人!”

  一旁主持画道的流年大师,此刻已经傻眼了。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在比赛的时候,将评判气成这样的画道大比。所有画道参赛者,都跪着骂评判,这,这怎么继续下去?谁能教教我,我该说些什么吗?

  “承让了!”古海却是忽然开口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