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八章 你心乱了
  古海不去理会长生作画。坐下开始落子。

  一万棋道修者到了如今,还剩下二十人而已,到了此刻,这二十人的棋力慢慢展露峥嵘了起来。

  最少,古海面前的棋修,落子不再似先前那般容易打发了。

  “这样才有意思!”古海微微一笑。

  “在下看过古先生下棋,昔日大都城,三十天地纵横大阵,在下虽然没能看到,但,也听朋友提过,向往已久,还望不吝赐教!”面前黑衣男子笑道。

  古海点了点头。

  二人开始不断落子了起来。

  此刻,已经出局的一万棋道修者,有着一小部分开始进入琴、书、画的区域,开始碰碰运气,但,大部分还围在这十盘棋处。

  特别古海这盘棋,除了圣人因为恼怒关注,棋道修者也好奇的看来。

  看着古海这盘棋,众棋道修者渐渐凝重了起来。

  二人落子很快,一盘棋很快就成形了,在此都是棋道高手,也瞬间看出了棋中妙处,心神沉入,顿时不可自拔。

  “好深幽的一盘棋,我居然都看不透n↑?”

  “那棋修,我还勉强能跟的上去,可古海的落子,却,好似一盘散沙,可就这一盘散沙,却僵住了对手的棋,让白棋好被动!”

  “白棋完全被黑棋牵着走了?”

  ……………………

  ………………

  ……

  一众棋修瞪大眼睛。

  下了一炷半香的时候,黑衣棋修微微苦笑:“古先生,在下认输了!”

  认输?

  四方百姓却是一片哗然,一个时辰呢,这才不到两炷香时间,怎么会自己认输呢?

  百姓不理解,天上的圣人们却看得清楚。

  “哼!”众圣人一阵冷哼。

  “一千零八十六号棋修,你确定认输?”九公子开口道。

  “确定了,呵,我的白子,已经被古先生操控了。哪还有再下的可能?”黑衣棋修苦笑道。

  “承让了!”古海点了点头。

  而另一边。也传来一声轻呼。

  “承让了!”

  “承让了!”

  只比古海慢了一点点。古海好奇的望去。

  却看到其中一个赢棋的人,不是旁人,却是不久前中心广场遇到的那无涯子。

  无涯子斗败对手,扭头看了眼古海,露出一丝微笑。

  另一个赢棋者,却是青帝的一个属下,丹王。

  丹王看了眼古海和无涯子,微微一丝冷笑。

  又等了一段时间,第十一轮结束。还剩下十人,个个都是棋道绝强者。

  “下面第十二轮,诸位,请开始!”九公子沉声道。

  十二轮,五盘棋,古海面对的却是一个紫衣棋修。

  “古先生,还请指教!”那棋修颇为恭敬道。

  显然,越是到最后,越是棋道高绝之人,也越懂得自己棋道不足之人。

  不说布局如何,就下棋的速度,每次古海都是第一个斗败对手,就值得所有棋修尊重。

  第十二轮,古海依旧势如破竹的冲击着对方棋力,眼看,那紫衣棋修就要败了。

  “嗡!”

  陡然,古海眼中忽然出现无数裸女,发出**之声,在古海一般。

  “呃?”古海脸色一沉,手中一顿。

  抬头看向紫衣棋修,紫衣棋修也是疑惑的看向古海,不知道古海在干什么。

  “嗯,郎君,爱我嘛~~~~~~!”

  “郎君,我好痒!”

  “美郎君,陪陪我嘛,我好喜欢你啊,还有,喜欢你的小郎君!”

  …………………………

  ……………………

  ……

  一个个绝色裸女好似到了古海身旁,在环绕古海,在抚摸着古海,发着**的之声,在环绕古海,着古海。

  如此场面,或许只有古海一人看见。

  “看,古海体表,笼罩了一层粉红色光芒!”

  “是从那画修的画中喷涌出来的!”

  “这是在干扰古海!”

  “画道,要影响古先生了!”

  …………………………

  ………………

  ……

  四方无数百姓瞪大眼睛,看向远处一个面露邪光的画修。

  那画修,画出了一幅画,画中,古海满面,袒胸露乳,四周一众角色妖姬,在与其行苟且之事。阵阵粉红气息散发而出,直冲古海。

  “那明显是春宫图嘛!”

  “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呸,怎么会画出这种春宫图?那些姿势,我都没试过!”

  “龌龊!”

  “侮辱斯文!”

  …………………………

  ………………

  ……

  顿时,四方传来大量百姓数落之声。

  但,那画修却得意的看着天上。自己只要帮圣人出气,圣人一定会举荐我的吧。我要让古海出丑,我要让古海丢人。

  画境,进入我的画境吧,沉迷在我的春宫海里,哈哈哈,这可是我这些年遇到的所有美艳,我把她们的风骚画出来,你就在其中,哈哈哈哈,放荡吧,古海,脱衣服吧,古海。

  画修激动中看向古海,因为以前从来没人逃出过自己的画境。本来自己就选的这幅画,如今,圣人开口,再好不过,古海完蛋了。

  流年大师双手合十,脸色阴沉,虽然想要阻止,但,此刻群圣才是评判,甚至,一些圣人居然露出赞赏之意,说了句‘画的不错’。

  或许,古海先前将画道圣人得罪的太惨了,无数画道圣人对古海的愤怒更是达至巅峰。

  画的不错。

  这股画境,要影响古海,让古海出丑?贻笑大方?

  太上巨子皱了皱眉,显然,对这种低俗的春宫图画,颇为反感。

  “美人怀中坐,古海还能有心力下棋吗?”太初露出一丝冷笑。

  “红粉皆骷髅,无量寿佛!”未来佛祖却是微微一叹。

  “卑鄙,无耻!”远处的沐晨风一脸焦急。

  “下流!”冰姬也是极为气恼。

  “稍安勿躁,皇上的定力,应该能够克服的!”墨亦客皱眉道。

  阵阵粉红光芒笼罩古海,种种幻象笼罩古海了。

  大乾圣上之处。

  “那画师也是极品,以绝色裸女古海?嘿,圣上,你说古海现在下棋,还能安然吗?”北冥寿冷笑道。

  大乾圣上并不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古海。

  就连古海的对手,紫衣棋修也是一阵担心,但,这个时候,依旧全力以赴,落子之中。

  古海顿了顿,主要是看了看四周幻象中的裸女到底什么货色,看了一会,露出一丝不屑。

  不说自己没有画道意境,这些春宫无法进入自己心里,就算进入自己心里又能如何,这也叫诱惑?地球上,自己电脑里珍藏的那些种子,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秒杀你们。

  “啪!”

  古海一子落下。紫衣棋修顿时脸色一沉。

  古海居然在画境环绕的情况下,还能安然落子?

  “不可能的,古先生,我承认你棋道厉害,但,此刻,你还能看的懂棋盘吗?”紫衣棋修再度落子。

  “啪!”

  古海也安然落子。

  “古先生不受影响!”

  “好一个坐怀不乱!”

  “在画境干扰下,古先生都能安然落子?”

  ……………………

  ………………

  ……

  四方传来百姓阵阵惊喜之声。

  百姓为古海高兴,那画春宫图的画修却是愕然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还能下棋?”画修一脸不信。

  “我的画也好了,我来!”又有画修叫道。

  “画境容易冲突,同类画作可同时展露!”天空,陡然传来一个画道圣人指点之声。

  “是!”受到圣人指点,众画修应声道。

  同时,画春宫的画修,顿时全部对向古海,一股股庞大的画境直冲古海而去,此刻,龌龊之人不止一个,有着近五十个人画了古海和春宫图的故事。

  一时间,滚滚画境直冲古海,一股股粉红光芒,彻底将古海笼罩了。

  古海眼中,铺天盖地的美艳裸女,一个个如狼似虎般的扑向古海。若是换个普通小年轻,早已激动的一泻千里了。

  可看在古海眼里,却是露出一丝不屑。数量多,不代表质量高。就这货色,一个也不配被自己珍藏在电脑里。

  “啪!”

  “承让了!”古海落下一子,淡然道。

  “呃?”紫衣棋修微微一怔。

  本来,还在担心自己胜之不武,可下一刻,古海说承让了?他疯了吗?你这情况还能赢我?说胡话了吧?

  低头望去,紫衣棋修眉头陡然竖起。

  却看到古海一子落下之后,无论自己怎么变幻棋子,都将无路可走了。

  “怎、怎么会?”紫衣棋修惊愕道。

  “你心乱了!”古海好心提到。

  “呼!”

  紫衣棋修暮然抬头,惊骇的看向古海。我心乱了?

  是啊,刚才我顾着兴奋了,总想着自己赢了怎么办,分心了。心乱了。

  可自己只是心乱了一点啊,而古先生受到如此多的画境干扰,居然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我心乱了?古先生的心,却一直安定之中?外物根本无法影响一个合格棋修的心性?

  微微一阵苦笑,紫衣棋修起身,郑重的对古海一礼道:“多谢古先生指点,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哗!”

  “古先生赢了?”

  “那群画道修者干扰,古先生都一点事也没有?”

  “好厉害的定力!”

  “古先生还是第一个赢棋之人!”

  …………………………

  ………………

  …………

  四方顿时传来百姓们的欢呼之声。

  “哼!”

  天空圣人都是一阵冷哼。显然颇为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