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三章 龙战国
  天阴城,中心广场!

  随着文道圣殿的出现,一股大威势顿时压的全城五亿百姓尽皆闭口不言。

  四位主持,从文道圣殿之中被检查过后,落到各自圆台之上。

  “请大乾圣上,入仲裁位!”公羊圣冷眼看了一下十万参赛文士一声大喝。

  大喝之下,公羊圣、九公子、流年大师、定鼎,四人尽皆双手抱前,微微一礼。

  天阴城,无数百姓也恭敬的拜了下来。

  却看到,远处九条巨龙,拉着一个巨大的辇车缓缓飞来,辇车四周,环绕白云,白云之上,站着大量大乾官员。龙神武、司马纵横,还有大量面露威严者恭立九龙辇车之后。

  “呜、呜~~~~~!”

  一阵牛角号在天阴城响起,似在迎接大乾圣上的到来。

  在中心广场正北方,滞留了一个高台。

  龙辇缓缓落在高台之上。

  龙辇落下,四周官员恭敬的站在后方,待到龙辇的珠帘被缓缓拉开。

  从内部,缓缓伸出一个平天冠。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大乾圣上。

  “拜见圣上,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四方官员、将士恭敬的拜了下来。

  “拜见圣上,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无数百姓兴奋的拜了起来。

  不知为何,大乾圣上的到来,那文道圣殿的压迫,好似一瞬间减弱了无数,百姓能够自由言谈了,更兴奋的看着那大乾圣上。

  大乾圣上从龙辇中踏出的一霎那,隐约间,一股金色气流以大乾圣上为中心,轰然冲天而上。

  “轰!”

  大乾圣上头顶的浩然正气海轰然间被吹散无数,金色气流化为一朵金色云彩浮在上空。

  那金色云彩之上,似游弋着一条条金龙,神幻无比。

  大乾圣上踏下龙辇,龙辇缓缓飞开。身后官员,顿时奉上龙椅放于大乾圣上身后。

  “那就是大乾圣上?”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大乾圣上,容貌平平无奇,约凡人五六十岁模样,似乎苍老,但,此刻他在高台之上,却又好似天地至尊一般,头戴晶玉平天冠,身穿棕底金龙袍,脚踏七彩云丝靴,无尽瑞气环绕其身。

  “平身吧!”大乾圣上淡淡道。

  声音不大,却诡异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谢圣上!”无数官员、将士、百姓尽皆兴奋的起身。

  大乾圣上缓缓坐在龙椅之上。

  “灵山圣地,未来,见过大乾圣上!”广场的西方,陡然传来一声轻喝。

  古海扭头望去,却看到远处一处高台之地,站着大量的和尚,为首一个,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白衣光头僧人,僧人双目之上缠绕着一个金色丝带。双手合十,对着大乾圣上微微一礼。

  “未来佛?”古海眉头微皱。

  却看那未来佛脑袋后面,似乎有着一个金色光轮,散发出阵阵佛光。

  “万寿道教,太上,见过大乾圣上!”广场南方,陡然传来一女子轻喝。

  古海望去,却看到南方也有一个高台,站满了大量白衣男女,为首一名极为美艳的女子,约凡人三十岁模样,肌肤白如霜雪,胸前丰硕,白衣勾勒一身骨肉,似透着一股让人无法自拔的魅意,成熟风情,加上眉心一粒妖艳的朱砂,一时看呆的多少人,好似世间一切美好都集于此身,只是眼神之中,有着一股冷意而已。

  “太上道,巨子?”古海神色微动。

  太上道巨子身后,飘着几根彩带,似带出一条条彩虹一般,点染了一方天空。

  “太阳神宫,太初,见过大乾圣上!”广场东方,传来一声轻喝。

  东方之处,似乎无数天使光影出现,一股圣洁之光顿时照亮四方。

  却是一大群天使之前,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立于高台之上,看向大乾圣上,微微行礼。

  “太初?”古海瞳孔一缩。

  这几天都没有听过太初的消息,却不想,他忽然到了。

  大乾圣上坐在龙椅之上,仅仅点了点头,并没有站起身来回礼。

  “苍天在上,朕大乾天朝之主,龙战国,谢天所赐,为万圣大会仲裁,以正文道延绵,万久不衰!”大乾圣上郑重的对天一声。

  “轰隆隆!”

  天空的浩然正气海顿时一阵翻腾。

  “大乾圣上,龙战国!”古海死死的盯着那大乾圣上。

  虽然没有回应三大圣地,但,三大圣地却并没有一点责怪之意,这就是大乾的地位。一言而震天下。

  “有请万圣!”公羊圣郑重道。

  “轰隆隆!”

  浩然正气海翻腾之中,陡然间,天地间响起一阵阵动听的琴声,琴声之中,似乎有很多人在朗诵诗歌,天空之上,似瞬间出现无数仙禽神兽虚影,大量星辰四处闪耀。

  虽然声音很大,给人一种非常愉悦的感觉,但,不知为何,谁也听不清那说的是什么。

  直到一个声音响起。

  “苍天在上,我等世代甘服!指点苍生,延绵繁衍,代天行法,共荣仙穹!”一个声音响起。

  却看到那文道圣殿之中,缓缓走出一个又一个的白衣身影,白衣身影看不清容貌,似一个个文修装扮,踏步间都有无数浩然正气环绕其身。

  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多,好似满天仙人骤然出现一般。

  一时间,天阴城五亿人尽皆静悄悄一片,瞪大眼睛看着。

  “那就是圣人?”古海双眼微眯。

  “不错,那就是圣人的天魂,或许得了上天赐予,有了奇特身体!”司马长空在古海身后小声道。

  “刚才那声音从文道圣殿传来,别的都能听懂,但其中提到的‘仙穹’为何物?”古海疑惑道。

  “呃?仙穹?古先生听的还真仔细,我也不清楚,我猜想,穹为天,仙穹,应该还是天的意思吧?”司马长空茫然道。

  “不是的,仙穹是一个物件!”一旁长生顿时说道。

  “哦?物件?仙穹是什么物件?”古海疑惑的看向长生。

  “呃,我也不知道,以前老头子提到过,而且每次都不敢多提,紫微你不是问过老头子吗?他怎么说?”长生看向紫微。

  “说个屁,我刚问‘仙穹’是什么,就被老头子抽了一顿,还让我以后不许提起这东西,这是上天的秘密!上天怪罪下来,谁也跑不掉。”紫微顿时摇头道。

  古海:“………………!”

  圣人走出文道圣殿,渐渐的分成了两片区,一个个站到了广场的正上空。

  一片区域,有着八千圣人,另外一个片区,有着两千圣人。

  大乾圣上龙战国扶着龙椅,不再说话。

  公羊圣却是对着那慢慢站稳的一万个圣人恭敬一礼。

  “书道主持,公羊圣,请圣人分类,选测先后!”公羊圣恭敬道。

  “嗡!”

  八千圣人退后,两千圣人站在浩然正气海上空,俯瞰中心广场。

  “这是何意?”古海看向司马长空。

  “那八千圣人,都是三大圣地文修死后天魂所化!”司马长空苦笑道。

  “哦?”古海眉头一挑。

  “那八千是支持三大圣地的,这两千,才是寻常文道圣人,琴棋书画各五百,古先生你看三大圣地的巨头没有来参加大比,你可知为何?”司马长空苦笑道。

  “为何?”

  “这两千圣人,痛恨三大圣地,所以,《太上经》、《未来经》、《太初经》、只要出现,这两千圣人肯定不选,三大圣地巨头也就不自取其辱了,反到炎、黄两大天朝的人,与我们一起争夺第一轮的圣人之荐!”司马长空解释道。

  “哦?圣人之间,也各有矛盾?”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古先生可别以为他们都是死人,他们可都有自己思想的。”司马长空解释道。

  “哦?”

  “太上、太初、未来,他们只会进入第二轮八千圣人争夺!此刻,只是派遣一些寻常弟子前来,找些运气!”司马长空解释道。

  古海点了点头。

  “第一轮,只是这两千圣人,古先生,可要小心了,待会尽力所能,展现琴棋书画,与圣人共鸣,自得圣人之荐,得之越多越好,我等文修,都会助你,再向圣人荐你!”司马长空郑重道。

  “好!”古海点了点头。

  “开始吧,琴棋书画!”天空之上,两千圣人中一人开口道。

  四大主持不开口,十万参赛的文士也不好开始。因为,他们四人为主持,他们才是规矩。

  “一百号,古海!”公羊圣叫道。

  “在!”古海微微一怔,走上前来。

  四周,玄恩、耶华、青帝、孔帝等人都瞪大了眼睛,这大比的时刻,公羊圣喊古海干什么?

  “由你起头,展文道,示群圣!”公羊圣郑重道。

  “什么?”玄恩脸色一变。

  “这,让古海先开始?这是作弊,古海先开始,抢我们先机!”七杀脸色一变。

  “哼,大乾天朝,利用主持,舞弊!”

  ……………………

  ………………

  ……

  顿时,无数文士瞪眼愤怒的看向古海。

  古海:“…………!”

  古海一阵无语,这是无妄之灾吗?

  “谁敢喧哗,剥夺资格!”公羊圣一声大喝。

  嗡!

  先前喧哗之人,顿时戛然而止。

  所有资源对我倾斜,也太明显了吧?

  “古海,你开始吧!”公羊圣郑重道。

  古海:“………………!”

  开始?怎么开始?将自己一个人吊出来,让我先表演?虽然对自己有好处,但,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主人,要不我先来吧,弹你的曲子,或者我自己唱歌!”勾陈叫道。

  “古先生,我来,我帮你朗诵诗歌!”紫微叫道。

  “古先生,我来,我帮你作画!”长生也叫道。

  古海看了看满天圣人,满天圣人似乎并不在意一般。

  可,此刻近乎五亿人盯着自己,有高兴、有嫉妒、有鄙夷,有愤怒,总感觉有着一些不自在。

  琴棋书画,棋不用求人,琴和书,自己心里有些地球的底子,可画,自己好像没有。

  “长生,劳烦你先试试吧!”古海沉声道。

  画?自己不擅长,让长生试试,就算出事也没什么。

  “我?我画什么?你想我画什么,我就画什么!”长生顿时叫道。

  “随便吧!”古海苦笑道。

  自己对画道根本不懂,自然不能瞎说。任凭长生来吧。

  “好吧!”长生点了点头。

  一个摆满笔墨纸砚的书桌放在古海面前。古海让长生作画。

  此刻,五亿人都盯着那长生。

  “哼,我倒要看看,大乾天朝如此作弊,画出一副什么样的惊世画作,能得多少圣人推荐!”不远处耶华冷笑道。

  “那个长生?”青帝双眼微眯,似乎有些熟悉。

  公羊圣、流年大师、九公子、定鼎都疑惑的看向长生。

  北方大乾圣上,东方太初,南方太上道巨子,西方未来佛,尽皆露出一股疑惑。

  古海微微苦笑,这将自己推到人前,一时居然不知从何着手。

  “什么?他又画那东西,瞎了我眼!”勾陈陡然脸色一变。

  古海微微一怔,扭头望去。却看到长生已经落了两笔了,那两笔一勾勒,古海就知道要画什么。

  蛋?

  长生要临场,当着五亿人的面,画一个蛋?

  长生要当着大乾圣上、未来佛、太上巨子、太初的面,画一个蛋?

  长生要当着那满天圣人的面,画一个蛋。

  古海顿时一个激灵。但,那长生落笔速度极快,手中一笔一笔疯狂舞动,那蛋的形状越来越清晰了。

  古海顿时满头大汗的扭过头去,不敢多看。

  公羊圣却是对天一声大吼:“此乃画道首展,请画道圣人,仔细观望,尽快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