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四十九章 一子定输赢
  “皇上!”冰姬红着眼睛哭了起来。好似要哭出心中所有委屈。

  “醒了就好!”古海微微一笑。

  “为臣无能,给皇上丢脸了!”冰姬委屈道。

  “你没给朕丢脸,你写的文章,斗败了元初和尚!”古海笑道。

  这一刻,冰姬才注意到手中那纸歪歪扭扭的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这是我写的?”冰姬惊讶道。

  古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此刻,这一纸偈语,依旧在绽放着佛光和浩然正气,也崩碎了元初和尚的浩然正气,直冲天空的浩然正气海。

  “嗡!”

  浩然正气海微微一荡,似与此篇形成共鸣一般。

  四周原先议论的修者们,早已静悄悄一片了。

  一个个惊奇的看向古海。

  临时所作?这也是初文?没错,肯定是初文,这是大瀚皇上?书道强者?

  “看到没,这是我主人,厉害吧?”勾陈对一旁正法明兴奋道。

  正法明马上点点头,也是一脸兴奋▼。

  古海带来的人,都是一脸自豪,只有龙婉钰,小眉头忽然竖起,小嘴撅起来了。因为冰姬一直倒在古海怀中,不知为何,有种酸酸的感觉。

  “他是我姐夫,是我姐姐的夫君,怎么可以别的女人倒在姐夫怀里?”龙婉钰嘀咕之中。

  “冰姬姐姐,我来扶你,别让我姐夫扶!”龙婉钰顿时抢到近前,一把推开古海,扶起冰姬。

  冰姬似有不舍,但,四周这么多人,又忽然脸色一红,顺水推舟被龙婉钰扶起了。

  古海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

  “冰姬姐姐,你不知道,刚才姐夫教你写诗的时候,多少人说姐夫肯定输,可你看,姐夫教你写的多厉害…………!”龙婉钰顿时兴奋的将刚才的事情讲给冰姬听。

  “皇上口述,我写的?”

  冰姬却偷偷看了古海一眼,继而一把抓过那卷纸,非常小心的收了起来。

  古海口述的《菩提》收起。顿时,四方浩然正气一敛。

  不过,先前数落古海写不出什么好文的文修,都是脸色一红。

  于此同时。

  太上道的一个小院。

  太上道的巨子站在一处高处,身后跟着一众太上道长老,远远的看着远处古海写诗。

  “佛道偈语?这就是古海?”太上道巨子双眼一眯。

  匆匆赶回来的玄恩就站在一旁。

  “不错,就是他,巨子,封童老就是被他杀了的!”玄恩在一旁沉声道。

  “封童老?呵,这下玄都出关,要发火了!”巨子露出一丝冷笑。

  “是啊,巨子,那古海佛道偈语颇为厉害,还有那《将进酒》《侠客行》,甚至不久前的《大悲咒》,此次万圣大会,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玄恩担心道。

  巨子双眼微眯:“书道!以圣道书经论胜败,诗、词、曲、偈语?这些都是小道而已,大道至正,圣道书经岂是这些只言片语所能比的?”

  “是!”身后众人点了点头。

  ---------

  未来佛所在小院。

  “佛祖,那古海佛性,岂会如此之强?大悲咒、菩提?您确定,他前世不是佛修转世?”一个和尚双手合十对着一间小屋道。

  屋中沉默了一会传来未来佛的声音:“古海周身,毫无佛性,甚至毫无书道气息。绝非佛徒转世,也非…………!”

  未来佛祖感觉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一众和尚双手合十,也不敢反驳。但,那眼神明显有着一股不信。

  没有佛性?他能写出如此佛道之文?一而再的写?

  没有书道气息?凭借冰姬那歪歪扭扭的字,就能让元初大师佛心崩散?

  -----

  青帝小院。

  青帝眉头深锁的看着远处广场中心,看向古海,青帝眼中闪过一丝欣赏。

  ----

  广场中。

  古海斗败元初大师。将冰姬交给龙婉钰之后,就一步一步走向吐血中的元初大师。

  “你别过来!”一众侍从顿时惊叫道。

  古海却是面色冰冷,看向元初和尚:“大师好大的手段?我大瀚皇朝与你何碍?你要下此死手,困我朝臣?”

  古海这是秋后算账了。

  四周文修,虽然不怎么赞同古海秋后算账,毕竟,元初大师已经那么惨了,但,也没反对,毕竟,这是他挑起的。

  “困你朝臣?哈,哈哈哈,古海,今日,你坏我佛心,你还想怎样?”元初大师不服道。

  古海双眼微眯:“我刚才听说,天阴城中心广场,以文私斗,各安天命。若不是墨亦客以棋道阻拦,你们要将冰姬带走?囚困冰姬?”

  “是又如何?”元初和尚瞪眼道。

  “来人,给我将元初和尚拿下!带走!”古海冷声道。

  “是!”一众一品堂弟子顿时冲上前来。

  “大胆!放肆!”

  “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们是大黄天朝使者!”

  ……………………

  ………………

  ……

  一众侍从顿时挡在元初和尚前面,拔出刀剑冷喝道。

  “动武是吧?呵,沐晨风!”古海脸色一冷。

  “嗡!”

  顿时,沐晨风探手一招,一众一品堂弟子取出一口轰天炮,轰天炮炮口对准元初和尚一行。

  “轰天炮?”

  “快,通知帝君!”

  “帝君去面见大乾圣上了,现在怎么办?”

  “快去叫人!”

  ……………………

  …………

  ……

  一众侍从顿时焦急道。

  轰天炮,一众大黄天朝之人似乎早有耳闻一般,况且,这些日子就算再不关注,也有人知道一点消息,顿时脸色大变。

  古海要强行带走元初和尚,就好似当初要强行带走冰姬一般。

  “元初,是你自己跟我走,还是我让人来扶你?或者让我的炮来请你?以文私斗,各安天命,这不是规矩吗?走吧!”古海冷冷道。

  “咳咳咳咳!”元初和尚捂着胸口一阵咳嗽。

  四周文修一阵皱眉,却没人上前,先前元初和尚就是这样逼的冰姬,如今反过来了?

  “古先生,稍安勿躁!”陡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

  却是一直坐在一旁的无涯子,忽然开口了。

  “嗯?”古海扭头望来。

  “皇上,先前情况极为紧急,我以棋道阻拦,本来,他们不愿,是无涯子先生出面,同意以棋再论的!”墨亦客解释道。

  “哦?”古海微微一怔。

  无涯子?他出面,以棋再论?不管如何,此人却是帮了冰姬一把。

  “无涯子先生,不知有何见教?”古海微微一礼道。

  “见教不敢当,只是元初已经受到教训,还请古先生宽恕一次!”无涯子求情道。

  古海看了看无涯子,摇了摇头:“无涯子先生,先前多谢你的仗言,但,元初我必须带走,就好像先前他们一样!”

  冰姬和大黄天朝的矛盾,还有几何?古海需要抓住这元初和尚审问清楚,所以,必须要带回去。

  问冰姬?古海不确定冰姬一定会和自己说实话,那就从这元初出手。

  “好吧,是我多嘴了,但,先前我允了墨先生,以棋局论成败,以文再斗,才有此刻,棋局未了,文斗未分,古先生岂不是要自己坏了规矩?”无涯子苦笑道。

  古海看了看无涯子,点了点头:“诚如无涯子先生所说,先前多谢无涯子先生了,也罢,我也按照规矩来,无涯子先生,是想用棋道救下元初?”

  “正是,墨先生与我对弈,还未分出胜负,待我们分出胜负如何?或者你们其他人也可与我对弈,以分胜负?”无涯子郑重道。

  墨先生看向古海道:“皇上,无涯子的棋道,我已经竭尽全力,如今,暂且平局,不分伯仲!”

  古海看向面前的棋盘,那是一盘十九纵横的棋盘,虽然棋子不多,却极为复杂。

  不过,这复杂对古海来说,却不算什么。

  琴道、书道,古海是借了地球上的资源。而棋道,却是真正实打实的本事。

  棋盘之中,黑子、白子的确龙争虎斗。旗鼓相当。

  “应了先生!”古海点了点头。

  “哦?是墨先生继续,还是古先生与我重新一局?”无涯子微微一怔。

  “我来吧,也不用重摆棋局了,就用此残局,如何?”古海指了指面前墨亦客和无涯子下到一半的棋局。

  “哦?”

  “如何?”古海问道。

  “好!”无涯子点了点头。

  此残局未分胜负,以此续下,也不无不可。

  四周一众棋道修者却是露出一股怀疑。

  “墨先生跟无涯子先生下棋,那还差不多,古海行吗?”

  “他书道那么厉害,棋道肯定不行!”

  ……………………

  …………

  ……

  四周众人一脸不信。

  无涯子坐下探手邀请道:“现在轮到黑子落子,古先生,请!”

  古海看了看棋盘,双眼微眯,又深深的分析了一下。捏起一枚黑子,探手落在‘九五’之位。

  “啪!”

  “九五之位?古先生怎么落在那里?”

  “落在那也正常,不过,这样一来,就自失腹地了,这枚黑子浪费了!”

  ………………

  …………

  ……

  一众棋道修者纷纷摇了摇头。

  无涯子抓起白子,似要落下。因为这一枚位置,也在无涯子预料之中。黑子落下,白子就可以贴着落下了。

  “古先生,你可坐下落子!”无涯子落子之前,皱了皱眉看向古海。

  我坐着,你站着下棋,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古海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

  无涯子心中有些不舒服,但终究没有说出来。只待棋局之中赢了对方,再说不迟吧。

  白子即将落下。

  可,就在白子要落到棋盘的一瞬间。

  “咦?”无涯子陡然眼中一瞪,手上生生的停住了。

  “呃?”四周棋道修者也露出好奇之色。

  “不对,不对,怎么会是这一手?这,这有埋伏!”无涯子脸色一沉。

  墨亦客也是死死的盯着棋局,也是脸色一变:“整个棋盘的棋风,好些要变了?这一子乍看一下,平凡无比,但,却是一枚‘引棋’,只要白子落下,整个棋盘格局就彻底变了?”

  “白子落在哪里?呃,这里不行,这里不行,这里也不行…………!”墨亦客也好似得了魔怔一般,此刻完全站到白棋一方找破解办法,可,古海那一枚黑子,来的太邪了。

  黑子落下没什么异常,可却是在坑白子,这一刻,除非白子不走,让黑子再落一子,才能化解眼前尴尬,可那根本不可能,轮到白子了,白子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怎么了?”四周一众棋道修者露出茫然之色。

  “将元初和尚带走!”古海沉声道。

  “不要,无涯子先生,先生,快救元初大师!”一众大黄天朝的侍从惊叫道。

  可无涯子却是盯着棋盘,看了好一会,却没有理会。

  直到受伤的元初和尚被彻底擒拿捆缚了,无涯子才长吁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先生,救命!”一众侍从惊叫着。

  但无涯子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看向古海,起身对着古海微微一礼:“是在下托大了,古先生神来一手,却是将我彻底逼入了死胡同,此局,是在下输了!”

  “哗……………………!”

  四周一众棋道修者顿时一片哗然。

  一子,这古海只落了一子,赢了?怎么可能?

  无涯子的棋力,在此能跟上的也只有极少数几人,那些棋道修者也是瞪大了眼睛。

  “蒙的,古海肯定是蒙的!”一个棋道修者不信的叫着。

  “无涯子先生不会是故意帮古海吧?”

  “怎么可能,无涯子岂会是那种人?”

  ……………………

  ………………

  ……

  众人一阵惊愕。但,无涯子却认输了,却让众棋道修者一阵迷茫,继而全部研究古海那一子。

  一子落下,让无涯子无路可走?

  难怪古海不肯坐下来下棋,原来,他已经赢了,何须再坐下来?

  “是蒙的吗?”无数棋道修者都露出不解之色。

  “无涯子先生洒脱,来日若是不弃,可来我大瀚小坐,古海定扫榻以迎!”古海笑道。

  “以后肯定要叨扰古先生,请与古先生再下一盘!”无涯子郑重道。

  “一定!”古海点了点头。

  “无涯子先生,不能让元初大师被他们带走啊,帝君回来,要如何交代?”一众侍从焦急道。

  “我已尽力,无能为力,如何交代,不需要你们多事!”无涯子淡淡道。

  “呃?”一众侍从一阵茫然。

  “墨先生,刚才被古先生一子所败,终心有不甘,你为古先生之臣,不知古先生棋力如何?”无涯子再度看向墨亦客。

  “在下如今棋道,都是皇上所教!皇上棋力,百倍于我,千倍于我!”墨亦客郑重道。

  “哦?”无涯子眉头一挑,露出一丝不信。

  但,古海一行押着元初和尚,已经缓缓退出中心广场了。

  ps:晚上qq聊,肯定到,稍微迟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