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四十七章 古海的心疼
  天阴城,中心广场!

  此地聚集着来自天下的大部分文道强者,此地,八方学说在此碰撞,四方文道在此交流。无时无刻都有着文道切磋、文道碰撞,虽临时聚集,却似文道圣地一般,一个个文道修者连一刻也不愿离开,需要吸取更多的文气。

  墨亦客一群人被万个文修围绕,古海一行人走到近前,甚至无法挤进去。

  “让开,让开!我们是大瀚代表,让开!”一众官员在前面开路。

  “大瀚代表?”挤在前面的文修微微一怔,马上让开了。

  因为聚在此地的文修都明白,此处的文道碰撞,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皇朝,大瀚皇朝,正在‘挑战’大黄天朝。

  不自量力的挑战,但,却坚持了好久,依旧未分出胜负,众文修观看文比,渐渐的对大瀚皇朝收起了轻视之心,凝重无比,最少眼前一盘棋,让多少人望而兴叹。

  大瀚皇朝?又有代表来了?

  众人纷纷让开之际,古海一行终于跨入了其中。

  一入内部,古海顿时看清了内部景象。

  却是∮最中心处高空,此刻正平浮着一个卷轴,卷轴之上书写着那篇《菩提》,菩提二十字,字字绽放金光,四周滚滚浩然之气犹如风暴一般旋转,似形成一个龙卷风,上冲天空浩然正气海,下方镇压着被金光笼罩的冰姬。

  冰姬嘴角还挂着凝固了的鲜血,盘膝而坐,手中抱着一幅字,虽然褶皱,但能看到上面《将进酒》的词句,冰姬好似陷入昏迷,盘膝坐着一动不动,却依旧死死的抱着《将进酒》。

  “这就是冰姬?被困入书境无法出来了?”勾陈眉头微皱。

  “呵,欺人太甚!”古海眼中闪过一股狠光。

  纵然冰姬昔日曾给自己喝一碗做了手脚的药汤,但,冰姬终究是自己的女人,此刻看到自己女人被镇压在书境之中不得而出,古海一瞬间心沉入谷底。

  冰姬被镇压在菩提之下,在一旁不远处,有着一个棋盘,墨亦客此刻正与一个白发白衣的老者对弈之中。

  四周有着大量棋道修者,学着二人的棋盘,摆了棋谱,开始照着推演了起来。

  但,有着好几个棋盘之上却染满了鲜血。

  “噗!”

  一个棋道修者忽然口吐鲜血,喷在一个推演棋盘之上。

  “南岛棋王,你怎么样?你也吐血了?”一众棋修顿时扶起那个吐血之人。

  “怎么可能,这什么棋力?我仅仅截取了其中一片棋区,就,就…………!”南岛棋王惊骇道。

  “不要看,小心,这盘棋诡异,不要看!”南岛棋王顿时对其他人叫道。

  “棋道意境一入其中,就好似看到一个漩涡,深入不可自拔,我好似看到了千军万马对我杀来!”

  “我也是,好难受,可是,这局棋好精彩,好厉害,我舍不得挪开目光!”

  “噗!”

  ……………………

  ………………

  ……

  投入比较深的棋道修者,大多脸色潮红,心神陷入,深奥的棋局让他们一入其中就无法自拔,却又远远超出了自己棋力,心力交瘁,口吐鲜血。

  墨亦客和那白发老者不急不缓的落子之中,二人都极为慎重,你来我往。

  白发老者身后不远处,放着一张座椅,坐着一个极为俊朗的白袍僧人,僧人喝着茶水,一旁站着一群属下。

  “皇上,那与墨先生下棋的白发老者,就是无涯子,坐那喝茶的就是元初和尚,其他人都是大黄天朝的侍从。大黄天朝,本来还有一群其他人,不过,此刻全部离开了!”一个官员对古海解释道。

  “元初和尚?呵!”古海露出一丝冷笑。

  墨亦客身后站着一群其它的大瀚皇朝官员。

  此刻,古海一行挤入人群,走到最前面之际,顿时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皇上!”众官员顿时脸上一喜。

  “拜见皇上!”一众大瀚官员顿时兴奋的拜了下来。

  大瀚官员拜下,顿时引得四周文修一阵惊异。

  “大瀚皇朝的皇上?”

  “他就是大瀚皇上?”

  “墨先生如此棋力,居然甘愿留在皇朝为臣?就是臣服他?”

  “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啊!”

  …………………………

  ………………

  ……

  一众文修好奇的看向古海,大多不认识古海,但,却有着一些认识古海的,特别是从大都城前来的文修,看到古海的到来,顿时面露大喜之色。

  “古先生,是古先生来了!哈哈哈,这下元初和尚惨了!”

  “元初大师惨了?难道这大瀚皇上也会文道?”

  “那是当然,先前那《将进酒》,就是古先生须臾之间做出来的,当初将进酒一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你没看见!”

  “还有,古先生的棋道也是极为强大,好像墨先生的棋道都不如古先生!”

  “不可能,他的棋力怎么可能比得过墨先生?”

  …………………………

  ………………

  ……

  随着认识古海的人开口,四周的文修也骚动了起来,毕竟,达到墨亦客这程度,在天下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可你说这古先生比他还厉害?可能吗?

  还有,那将进酒,真的是他作的?

  四周文道修者的一阵骚动。

  顿时引起元初和尚的好奇,放下茶杯,疑惑的看向古海。

  墨先生手中也是一顿,扭头望来。

  “墨先生,既然下棋,可要心无旁骛!”对面的无涯子好心提醒道。

  “皇上,你终于来了!”墨亦客顿时面露大喜之色。

  无涯子见墨亦客表情,微微一怔,疑惑的望来。

  古海点了点头,阴沉着脸走上前来:“墨先生,你辛苦了!”

  “臣什么也没做,只是冰姬,臣却无能为力!”墨亦客苦笑道。

  “哦?大瀚皇上?你就是冰姬口中说的,来了就能败我的古海?”不远处的元初和尚露出一丝冷笑道。

  无涯子好奇的看了眼古海,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墨亦客道:“墨先生,该到你落子了!”

  墨亦客摇了摇头:“稍候片刻,无涯子先生!”

  说完,墨亦客跟在古海身后。

  古海却是一步一步走到冰姬所在。看着冰姬嘴角那血痕。古海脸色阴沉。

  元初和尚也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到冰姬古海不远处。

  四方文修惊奇的看向古海,要知道,虽然有人推崇古海,但,众人没看到古海手段,怎么可能相信他厉害?

  “无量寿佛,冰姬如今,是在你大瀚为臣?”元初和尚冷冷询问道。

  看向古海之际,眼神之中夹杂着一股傲气。

  古海根本没有理会元初和尚,而是小心的去取冰姬手中的那卷《将进酒》。

  “小心,那有《菩提》意境的笼罩!”一个好心的文修顿时叫道。

  果然,《菩提》二十金字顿时有着一部分绽放耀眼金光直冲古海而来,书道强者,只要被笼罩其中,必将瞬间掉入《菩提》的书道意境之中而不可自拔,就好似冰姬一样,困入书境。

  元初和尚露出一丝冷笑,似要看古海出丑一般。

  中心广场之外,青帝带着一群人,也冷冷的看着中心广场中心,准确的说目光一直盯着古海。见古海踏入《菩提》书境中央,也是双眼一眯。

  “嗡!”

  却看到,古海在《菩提》书境中踏步而前,似没有受到丝毫干扰一般。

  “呃?怎么会?”元初和尚露出一阵惊愕。

  自己的《菩提》可是极有攻击性的啊,再强的书道强者也不可能如此从容走过啊,只要有书道意境,都要受到影响的啊,可古海那模样,怎么一点感觉没有?

  “哦?”远处的青帝也是双眼一眯。

  “帝君,那古海一点书道意境也没有?怎么没受《菩提》影响?”七杀惊奇道。

  “怎么可能没有书道意境?没听说那《将进酒》都是古海写的吗?”旁边一人不解道。

  “可!”七杀露出一股茫然。

  ----------

  未来佛所在小院,一群和尚早已视古海为仇敌,也在关注着古海,隔着很远,看到中心一幕,众和尚也是露出惊愕之色。

  “佛祖,那古海怎会无事?”一个和尚茫然的对着一旁大殿中问道。

  大殿中沉默了一会,传来未来佛的声音:“奇怪!”

  ----

  中心广场,无数文修也是瞪大了眼睛。一阵议论,那古海怎么会一点影响也没有?

  古海自然不会跟别人说自己没有一点书道意境,所以不受影响。而是有些心疼的看着眉头紧锁的冰姬。轻轻帮她擦拭了嘴角干涸的鲜血。

  即便沉迷入《菩提》书境,冰姬依旧死死的抓着《将进酒》。

  古海缓缓抓起《将进酒》,似乎要将其抽出。

  “不要,这是皇上的《将进酒》,你不配,你不配!”迷迷糊糊中,冰姬似乎在反抗,不允许人抢夺将进酒。

  “冰姬,是我,将进酒给我!”古海柔声道。

  “皇上,皇上你来了?皇上救我,皇上救我!”冰姬朦朦胧胧中呼喊着,全身都在颤抖。

  手中松了松,《将进酒》被古海抽了出来。

  冰姬依旧没醒,而是全身颤抖中:“好大的雪啊,皇上,我冷,皇上,我好冷!”

  冰姬昏迷中瑟瑟发抖,看的古海好生一阵心疼。冰姬可是水鼎之躯,如此之躯,都感到冷,那《菩提》书境中,该是如何一番酷寒啊。

  古海抬头看向那浮在高空的《菩提》,脸色阴沉至极。

  “冰姬,朕来了,你陷入《菩提》书境无法出困,朕教你出来,一篇《菩提》而已,不过尔尔!”古海柔声道。

  “取笔墨纸砚!”古海沉声道。

  “是!”一众官员顿时取来笔墨纸砚。

  古海抓起毛笔放在冰姬的手中。

  “冰姬,听我的,用书道意境,将《菩提》击碎!”古海冷声道。

  “我听皇上的,我听皇上的,皇上,我好冷!”冰姬一个冷颤中迷迷糊糊的叫着,声音凄婉,似要哭泣。

  “破我的《菩提》?哈哈哈哈哈,还让陷入《菩提》书境的冰姬来写?她现在的状态,就算有初文给她写,威力也只有她全盛时期的百一,古海你还真不自量力!”元初和尚冷笑道。

  “墨亦客,念出《菩提》!”古海沉声道。

  “心有菩提树!”墨亦客念道。

  “写,菩提本无树!”古海柔声对迷糊中的冰姬道。

  “菩提本无树!”冰姬一字一字的写了起来。

  字写的歪歪扭扭,根本不成字形。融入冰姬的书道意境,也只有一点点,可,就这歪歪扭扭的五个字刚写出,却一瞬间绽放出亿万佛性金光,一股如海啸般的浩然正气,轰然间滚滚冲向广场四面八方。

  轰隆隆!

  ps:终于没有拖更,在理发店写的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