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章 争夺小乞丐
  “炮是我轰的,与敖顺无关,你灵山圣地不是得罪了龙族,而是得罪我了,刚才,这贱人去刺杀勾陈,可是你授意的?勾陈是我一品堂弟子,这贱人在大乾朝都刺杀朝廷命官,可是你灵山圣地三世佛授意的?”

  古海一声冷喝,让一众和尚、一众百姓尽皆瞪大了眼睛。要看书

  此人不但用那诡异法宝轰了紫竹菩萨,还骂她是贱人?更反过来诬蔑自己?

  “你,咳咳咳,噗!”紫竹菩萨虚弱中,瞪眼欲喝,但,刚才的一炮太强了,紫竹菩萨重伤到一句完整的话都难说出口了。

  这也是紫竹菩萨修为惊人,轰天炮,能够炸了中天宫中期者,紫竹菩萨若没达到这个修为,早就炸成碎片了。

  “放肆!”

  “你什么人?诬蔑紫竹菩萨!”

  “龙族怎么与这种人搅在一起?”

  “紫竹菩萨是在灭魔!”

  …………………………

  ………………

  ……

  四周百姓顿时纷纷喝斥古海了起来。显然,对一众灵山圣地之人还是极为信任的。

  一众和尚纷纷瞪眼看向古海。

  “无量寿佛,贫僧法号‘戒动’,不知阁下何人?辱我灵山圣地?”不远处大和尚再度双手合十,一旁一人代为开口。

  “戒动菩萨,现在佛的得意弟子!”敖顺在一旁告诉古海。

  现在佛?灵山圣地有三世佛,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三佛主宰灵山圣地,但,以现在佛为主。此为他弟子?

  “辱人者,人才辱之,鄙人一品堂堂主,古海!先前你们说要灭的魔,是我的人,是大乾命官。在你们眼里,大乾命官是魔,还是我诬蔑了你灵山圣地?”古海冷冷的说道。

  古海说完,下方百姓眉头一挑。

  灭魔?刚才紫竹菩萨要灭的魔,是我大乾的命官?顿时,有很多百姓动摇了。扭头看向戒动菩萨和紫竹菩萨。

  “主人,他们就是一群无耻之人,想要洗脑这小乞丐,我就看不过去,我已经决定了,收这小乞丐为弟子,他是我的弟子啊,主人,你可一定要保住他啊!”勾陈顿时叫嚷着。

  古海皱眉的看向勾陈旁边的少年。

  少年说不出话,躲在勾陈身后,但,眼神中却没有畏惧一般,非常的纯净。

  “凡人?没有一点修为气息?”敖顺疑惑的看着那少年。

  “哼,回头再收拾你!”古海对勾陈一声冷哼。

  说话间,飞舟缓缓落在一片废墟的听佛殿广场之上。

  “呵,古堂主?阁下左一句大乾命官,又一句大乾命官,怎么?到了大乾地界,你大乾命官就可以随意折辱我灵山圣地?紫竹菩萨乃是大乾圣上邀请而来,却被你偷袭的奄奄待毙,这就是大乾的待客之道?还是大乾圣上故意所为?”戒动菩萨冷眼看向古海,一旁下属代为开口。

  “偷袭?哈哈哈哈,到底谁在偷袭?天卯城虽然修佛者众多,但,并不是你灵山的耳目,他们自有分辨,先前所有人都看的清楚了,你们斗琴道,那你们斗即可,勾陈若是技不如人,败于尔等的以多胜少,那也怪不得谁,尔等仗着人多,已然站了上风,却还要作此偷袭下作之事?哈哈,偷袭便偷袭,还大喝一声什么‘邪魔狂妄,待我紫竹灭魔!’,可笑,可耻,可悲,可辱!”古海冷声道。

  古海的叱喝,听的一众和尚眼皮一阵狂跳。

  四周百姓也皱起眉头,先前的确如古海所说,那紫竹菩萨,貌似有些过了。

  不过,他们在度魔啊。

  “不管如何,勾陈终究无事,紫竹菩萨终究被你重伤,可是?”戒动菩萨冷眼看向古海。

  “大乾此次邀请诸位来参加万圣大会,目的是以文会友,以文交流,尔等动武自伤,怪得了谁?哼,未来佛不在此,若未来佛在此,我倒要问问他,灵山圣地都是喜欢作此背后偷袭之事?天下修佛无数,我也见过不少,大多温和良善,怎么到你们这里,变的如此穷凶极恶?哼,若你不是灵山圣地使者,此刻,我就让尔等知道在大乾,有着大乾的规矩,不是尔等肆意妄为的地方,哼!”古海冷声道。

  古海一阵喝斥,却暗藏玄机,瞬间,就将修佛者分裂开来,这里终究是大乾,你们百姓修佛无所谓,但,修佛者也分善恶,眼前一群恶性修佛者,何故拥护?你们是大乾子民,当站在大乾一边。

  顿时,一些百姓静思了起来,还有一些百姓依旧站在戒动菩萨一边,冷冷的看向古海一行。

  “你,你,戒动菩萨,拿下他…………!”紫竹菩萨虚弱中指着古海喝斥中。

  古海冷冷的看了眼紫竹菩萨:“咎由自取,怪得了谁?”

  说着,古海扭头看向勾陈:“好了,勾陈,跟我走!”

  “好的,主人!”勾陈顿时兴奋道。

  拉着少年,勾陈就要上古海的飞舟。

  “勾陈可以跟你走,这少年,不能走!”戒动菩萨双手合十,身旁之人代为开口道。

  “主人,带上他吧,留下他,肯定要遭这群秃驴侮辱了!”勾陈顿时请求道。

  “放肆!”一群和尚顿时瞪眼看向勾陈。

  侮辱?会不会用词啊?

  古海却是看向戒动菩萨冷笑道:“怎么?又是邪魔吗?这是大乾子民,就算是邪魔,也轮不到你灵山圣地来度化!”

  “此少年,与我佛有缘,还请古堂主不要一味纠缠!”戒动菩萨郑重道。

  “纠缠?刚才不是说邪魔吗?现在又是与你佛有缘了?有缘?关我何事?”古海冷声道。

  “勾陈,带着他上飞舟!”古海沉声道。

  “好!”勾陈顿时应声叫道。

  “站住!”戒动菩萨身旁,一众袈裟和尚顿时脸色一变,怒道。

  “古堂主,还请不要自误,此少年真与我佛有缘,就算未来佛祖归来,也不会放他离开的,况且,这是我灵山圣地行宫,在我行宫,谁也不能带走他!”戒动菩萨顿时浮空而起,挡住了飞舟去路,四周,一众身披袈裟的和尚个个身冒金光,冷冷的看着古海飞舟。

  “呵,戒动菩萨,这里终究是大乾,你们还要强抢不成?”敖顺冷眼叫道。

  群龙皱眉的看看敖顺,但,谁也没有开口,太子的态度就是自己的态度。

  “敖顺太子昔日在西方的确曾大神威,若在以往,贫僧不会与敖顺太子多做纠缠,但,今日,抱歉,此少年,澳门赌博网站:我必须带回灵山圣地大雷音寺,交于我佛处置!”戒动菩萨一点不让道。

  四周,围观的百姓们纷纷露出惊愕之色。显然想不到,这小乞丐,成了这么多强者争夺的对象。

  “谁在天卯城闹事?”陡然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

  却是一艘飞舟,陡然飞到近前,却是飞舟之上,站着一个身穿官袍的男子,冷冷的看着场中。

  “天卯城主?”敖顺冷冷道。

  “天卯城主来的正好,不久前,未来佛祖托你帮忙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就是这少年,如今,我们要将他带回去,却遭到阻拦,还望天卯城主做主!”戒动菩萨看向天卯城主,身旁之人代为说话。

  “戒动菩萨客气了!”天卯城主微微一礼。

  扭头,天卯城主看向敖顺等人:“未来佛祖要找的人,已经向圣上说过,圣上让我全权负责帮助找寻,既然找到,敖顺太子,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圣上说的?”敖顺脸色一沉。

  “不错,圣上交代在下,全力协助!”天卯城主冷声道。

  敖顺脸色微沉。

  “敖顺太子,你不用插手,我来吧!”古海摇了摇头道。

  “这怎么行,古先生,我先前可是答应你的,你放心,今日就是闹到圣上那里,我也协助你!”敖顺顿时叫道。

  古海却是扭头看向天卯城主,冷笑道:“天卯城主,这是我一品堂和灵山圣地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天辰城主的下场,就是你的榜样!”

  “大胆,你敢威胁城主?”一旁一个侍卫瞪眼道。

  天卯城主却是双眼微眯的看向古海:“哦?一品堂古堂主?呵,我听说过你,不过,你刚才说什么?天辰城主的下场?不知是何?”

  古海微微一笑,一旁沐晨风顿时将轰天炮对准了天卯城主。

  天卯城主:“………………!”

  戒动菩萨:“………………!”

  四周百姓:“………………!”

  炮轰城主?不可能吧,这古海哪冒出来的?这么大胆子?

  “哈哈,轰天炮?”天卯城主眼中一冷。

  地上的大坑依旧,紫竹菩萨重伤还在地上,轰天炮之威更是名动四方,天卯城主自然一眼认出了。

  “古堂主,好魄力,你敢对天辰城主炮轰?呵,我猜想,他肯定是越了什么规矩吧?本官堂堂正正,应圣上之令办差,没有坏一点规矩,倒是你炮轰于我,才是坏了大乾规矩,哼,本官就站在这里,我看你敢不敢对我开炮!”天卯城主眼睛一瞪道。

  沐晨风脸色一变,看向古海。

  古海双目冰冷。天卯城主和天辰城主的确不一样,天辰城主闯入一品堂地界了,抓住话柄,古海才肆意炮轰,如今,天卯城主占住了大义,而且胆魄非凡,却是极为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