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章 (百鸟朝凤)
  这是第二更!——

  银月海!

  天级琴,七杀,负手而立,看着乌云覆盖的银月城。

  七杀露出一丝冷笑:“封童老?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音杀全城?逼云默死?你对那什么婉儿,可真是痴心一片,可惜,你一个侏罗,也太痴心妄想了,你可知那什么婉儿领不领情?”

  七杀冷笑中听着城中的声音:“银月山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即便没落至此,依旧百姓依附,想当年,银月先生在世的时候,天下琴师,谁敢来银月山庄放肆?可惜,可惜……!”

  七杀的耳力能听到城中的声音,但,却没有一点去帮助银月山庄的意思。就这么听着。

  听着听着,陡然双眼一眯。

  “古先生?古海?百姓怎么会那么期待?”七杀微微一怔——

  银月城中。

  《大凶禽杀曲》奏响全城的一霎那,古海飞舟上就快速用音障隔绝内外了。

  滚滚凶禽骤然在城中四面出现,那凶煞的场面,顿时让飞舟上的众人脸色一变。

  这不是实体攻击,若是普通飞禽,冰姬就可以解决,这是精神攻击,根本触碰不到,只能触碰到精神。只要触碰到,就立刻心遭雷劈。

  四面八方,已然有人倒下了。

  无数百姓哀嚎中蜷缩在地,有吓死的,有吓疯的,谁也逃不掉。无论人还是动物,都惊瑟不已。

  逃?刚刚有飞舟冲天而上。瞬间被凶禽的高频音波炸开了。飞舟坠落而下。

  “皇上,此曲可有应对?”冰姬忽然看向古海。

  应对?

  古海脑海中瞬间闪过好几首在地球的曲子,可是那些曲子,有用吗?自己这个琴道大师,是个赝品啊,每次曲子,都是连蒙带猜的。

  古海微微苦笑,还没来得及说话。陡然十头凶禽发现了古海飞舟。轰然冲撞而来。

  “轰!”

  一声巨响,澳门赌博网站:高频音波瞬间炸碎了音障,飞舟顿时一阵摇晃,似乎要坠落而下。

  结界一破,顿时滚滚琴音就冲入了众人耳中。

  “轰咔!”

  古海骤然听到巨响,犹如天雷在耳中炸响一般,一瞬间,古海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那一瞬间,琴音入耳,好似神魂都在摇颤。

  “轰!”

  眉心之中,天镇神玺猛地一镇,顿时将摇晃的神魂镇定了下来。

  “好厉害的琴音!”冰姬脸色一变。

  墨亦客却是脸色狂变,心惊肉跳。其他人更是不堪。

  “古先生,你快出手啊,古先生,你救救百姓吧,古先生,古先生!”一旁的城门守卫长焦急的叫道。

  古先生?

  附近百姓蜷缩在地,瑟瑟发抖的循着声音望去。陡然看到了一艘飞舟。飞舟之上,此刻正站着一名黑色锦袍男子。

  “古海?”

  “是古先生,古先生!”

  “古先生回来了,古先生,救命啊!”

  ……………………

  ………………

  ……

  无数百姓顿时面露狂喜之色。

  百姓狂喜,可古海却是无奈,自己的曲子能用吗?

  “皇上,好厉害的曲子!”墨亦客脸色狂变,似乎也难坚持一般。

  “皇上,救命啊!”其它下属也惊恐的叫着。

  胆气崩散,所有人都心惊肉跳之中,惊恐的看向古海。

  飞舟飞逃,已经来不及了,四方无数凶禽似乎发现了古海。前仆后继的飞来。

  难道我们注定要被吓死吗?皇上,皇上琴道不是很厉害吗?向皇上求救。

  一瞬间,古海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古先生,快,快,快救救满城百姓吧,古先生!”云默激动的叫着。

  就在这绝望的时刻,古先生到了?有救了!

  “古海?”封童老听到古海的名字,却是陡然脸色一寒。

  “你是哪个古海?是诬蔑婉儿师妹的古海吗?”封童老陡然面露狰狞之色。

  昔日古海在大都城,说婉儿是他妻子,封童老早就想要去干掉古海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他自己来了?

  “古先生,我是司马家族弟子,少族长司马长空交代过,若有危机,古先生若在,一切全凭古先生做主!”远处新城主顿时狂喜道。

  古海眼皮一阵狂跳,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可自己能行吗?

  “试试吧,有没有钢琴?”古海皱眉叫道。

  “皇上,钢琴,那边有钢琴!”墨亦客指向远处本街第一琴楼之处。

  却是昔日古海弹奏钢琴的高台,古海虽然走了,但,钢琴还摆在上面。

  “唳!”

  陡然一只凶禽俯冲而下,轰然撞在了那钢琴之上,高频音波冲击。

  “轰!”

  那驾钢琴瞬间炸碎为齑粉。

  “我有古琴,用我的!”一个琴师在下面喊道。

  “唳!”

  顿时,大量凶禽冲去,根本送不过来。

  飞舟之上,众人焦急的翻着自己的东西,可,就是没有。

  “没有,没有,怎么会没有?”众人焦急不已。

  先前的城门守卫长却是翻手从腰间取出一个唢呐。

  “古先生,古琴没有,这唢呐行吗?”城门守卫长面露苦涩道。

  “唢呐?”古海微微一怔,但,没有时间考虑了,顿时接了过来。

  唢呐?

  古海刚才脑袋反应了好多首曲子,用唢呐的,刚好有着一曲。

  修行之后,古海身体协调能力极强,乐器虽然复杂,但,以古海如今的敏捷程度,却是极为容易上手,更何况,唢呐并不复杂。

  自己吹?

  没用,古海没有琴道意境。

  “所有琴师,用琴道意境跟我学!”古海陡然一声大喝。

  一旁冰姬快速开启扩音阵法。

  跟你学?

  无数琴师微微一怔,但,惊恐之下,根本没有多少心思去思考了。

  “给我一起去,杀了他,凶禽,凶禽!”封童老大喝道。

  说话间,封童老手中古琴的弹奏也极为迅猛,四周一个个凶禽直冲而去。最前面的却是一群秃鹫,咆哮而来。那股威势,还未到,飞舟上之人就瞬间一片胆寒。

  古海抓起唢呐,就靠在嘴边吹了起来。

  “米亚米拉米拉米拉~!”

  唢呐的声音带着一股诡异的破吼感,第一声一出,就好似地破天惊一般的炸响,好似开天辟地的声音一般,轰然而出。

  可惜,古海的唢呐声,根本没有琴道意境在里面,也就是普普通通的曲子,乍听下去,心里一惊,但,并没有任何其他效果。

  封童老露出一丝冷笑:“一点琴道意境都没有,还有脸跟我斗琴?去死吧,古海!”

  “唳!唳!唳!………………!”

  滚滚秃鹫直冲而来,面露凶煞之光,似要瞬间将古海连同飞舟,在高频音波中解体一般。

  古海的唢呐,只能让人心里一惊,那还只是没有琴道意境的,可若是有了琴道意境呢?

  随着古海声音扩散而出,最先用古琴模仿的,就是云默。

  “米亚~米拉米拉米拉!”

  灌注琴道意境的曲子,陡然间,让冲向古海的秃鹫群们微微一滞。

  就是微微一滞,一众凶禽秃鹫,好似陡然一颤一般,茫然的停住了。

  “什么?”封童老脸色一变,自己的凶禽,怎么停住了?

  “成了?”城中无数百姓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因为,除了云默,还有很多琴师也学着古海的唢呐声,弹奏而起,也瞬间成了,俯冲向自己的凶禽,陡然一止,面露迷茫之色。

  “成了?”新城主激动道。

  银月海上,七杀也是眉头深锁:“没理由啊,此人一点琴道意境也没有,怎么这曲子,如此诡异?”

  城中,银月山庄不远处,一个酒楼之中,此刻正坐着一个粉衣男子,别人被吓得抱头乱窜,此粉衣男子却是安然端坐酒楼窗口,喝着美酒,看着外界大战。好似那音波冲击,对男子没有丝毫影响一般,男子体态寻常,唯一不同的却是左手之上,比之寻常人多出一根指头,有六根指头。

  “哦?唢呐曲目?这第一声中,就透着一股王者之气?不对,应该是禽类的王者之气?这是,凤凰?”六指头粉衣男子双眼一眯。

  凤凰!

  没错,古海吹奏的就是《百鸟朝凤》,此曲子的名字,不怎么响亮,但,古海前世地球的华夏,近乎所有人都听过。这是一首已经融入到所有人骨子里的曲子,前世地球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经久不衰,只要有人结婚、抬花轿等各种喜事,都是这首曲子,改了又改,精了又精,千年不衰的曲目。

  虽然民俗,但,千年不衰,定然有其极为独到之处。

  古海一口吹下,还心中打鼓,可随着云默弹奏一出,古海的心就放下了,果然,这曲子也行。

  “混账,停下干什么?继续弹,给我灭了古海!”封童老瞪眼怒道。

  一众太上道琴师快速弹奏。

  “唳!唳!”………………

  一声声凶鸣从四方响起,一个个凶禽向着古海所在扑了过去,那场面,万鸟奔腾,凶煞扑面。

  若在以前,就这场面,就足够吓死多少人了。

  可此刻,无数琴师对着古海处弹奏《百鸟朝凤》,一时间,无数琴道意境汇聚,在古海不远处,也凝聚出了一只山雀。一只极为普通的山雀。

  山雀欢呼而出,顿时,将一众凶禽的气焰全部压下去了。

  这是《百鸟朝凤》曲目的第一段,山雀啼哓。

  山雀啼哓一出,这小山雀却是四处乱飞,漫无目的,好不天真,极为欢乐,那场面,让刚才还极为压抑的气氛顿时欢快了无数。

  凶禽的节奏,似乎被山雀瞬间打乱了一般。

  “什么?快弹,怎么停下了?去干掉它!”封童老焦急道。

  可封童老焦急没用,一众太上道琴师也忽然急的满头大汗,因为,随着百鸟朝凤的琴道意境一出,好似在干扰着《大凶禽杀曲》,一种极为诡异的干扰。

  从那一个个凶禽看到山雀茫然停住,就可以看出,百年朝凤的音波在掠夺音区。

  山雀欢快的出现,不,不仅仅是欢快,更好似逗逼一样,四处乱窜,一会飞到孔雀尾巴上叼叼毛,一会飞到秃鹫光头上站站。根本不怕这些凶禽。

  “炸了,快,那边弹奏孔雀的,快炸了那山雀!”封童老惊怒道。

  “不受控制了,那边孔雀不受我控制了!”几个太上道琴师焦急道。

  “什么?”封童老脸色一变。

  银月城外,七杀陡然脸色一沉:“琴道干扰?操纵对方琴道?此人是谁?银月城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

  转眼,进入《百鸟朝凤》的第二段,春回大地。

  随着四方琴师不断弹奏,半空中的山雀陡然一展翅膀,好似忽然间形成一股绿色的音波涟漪扩散而去。

  “快,挡住,挡住他的音波!”封童老眼睛一瞪惊叫道。

  可这绿色的音波根本挡不住,瞬间扩散全城,并且直冲高空乌云而去。

  转眼间,所有凶禽都被绿色音波感染了一般。

  “叽叽喳喳!”

  逗逼山雀四处乱飞,飞到哪里,哪里的凶禽就忘记了一切,陪着山雀玩耍了起来。

  凶禽们不再攻击四方百姓,好似忘记了一切。被逗逼山雀带偏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四处凶禽欢快的叫着。

  “气氛,有些不对啊?”城外的七杀面色一僵道。

  随着《百鸟朝凤》进入第三段,莺歌燕舞。

  整个银月城的气氛都偏了,先前凶神恶煞,惊魂不定,转眼变的喜气洋洋,无比欢乐的场面。

  那还是先前凶猛至极的凶禽们吗?这,这全部变逗逼了吗?

  封童老有些傻眼的感觉。我的曲子,明明是悲伤、惊恐的曲目,为什么变得欢乐了呢?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欢乐?

  “吓死他们,吓死他们?”封童老拼命的弹着曲子。

  可,此刻的大氛围就是诡异的欢天喜地。

  “古先生,成了,你的曲子,成了!”云默激动的跟着古海弹奏之中。

  转眼,《百鸟朝凤》进入了第四段,林间嬉戏。

  林间嬉戏之际,山雀忽然恢复了正常,不再逗逼了,而是在百鸟之中,开始穿梭,穿梭到孔雀凶禽之处,孔雀们纷纷逗逼的拔出自己尾巴上的孔雀翎,给山雀,山雀将其粘在了自己身上。

  继而,山雀飞向其它各种凶禽,每飞到一出,那处凶禽就取出自己最好的羽毛给山雀,山雀将其放在自己身上。

  百种凶禽各自献上最好的羽毛,转眼间,山雀已经不再是山雀了,山雀集合了所有凶禽的美丽羽毛。转眼之间,已经化为一只巨大的凤凰了。

  《百鸟朝凤》也进入了第五段,百鸟朝凤。

  “轰!”

  凤凰就站在古海身侧,集合了百鸟最美丽的羽毛,此刻,一股惶惶之威散发而出,直冲一众凶禽。

  百种凶禽虽然不再欢乐的跳舞,但,忽然间好似感受到一股大压迫传来,一种百鸟之皇的气息压在了心头。

  凶禽们顿时相互鸣叫而起,似在朝拜着凤凰。

  “唳、唳、唳、哇、哇、哇、呜、呜、呜、叽、叽、叽、喳、喳、喳…………!”

  百鸟朝凤,齐鸣拜下。

  “什么?我的凶禽,我的凶禽,你们在干什么?”封童老瞪眼惊叫道。

  银月海上。

  “这是古海专门针对大凶禽杀曲的曲目吗?寄生到对方曲目之中,进行同化控制?”七杀眼睛一瞪。

  “呼!”

  七杀身形一晃,向着银月城冲去。

  城中,封童老脸色狂变。这怎么可能?

  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还未结束,转眼进入第六段,凤凰展翅。

  “鸣!”

  凤凰翅膀一展,放出万丈光辉,普照银月城四方,顿时,银月城所有百姓心中,都忽然一阵暖洋洋的感觉,先前心中崩散的胆气,忽然间全部恢复了。

  “嘭!”

  凤凰翅膀猛地一拍,进入《百鸟朝凤》最后一个阶段,并翅凌空。

  “轰隆隆!”

  凤凰飞天,万鸟朝拜。陡然间,凤凰目光轰然对向封童老。

  无数凶禽瞬间听候凤凰调令,调转鸟头,万鸟面露凶煞,看向太上道琴师们。

  “什么~?操纵我的琴音,对付我?不,不可能!”封童老惊叫道。

  一众太上道琴师也是脸色一变。

  “鸣!”

  凤凰一声长鸣,好似发号施令一般,一瞬间,百万凶禽轰然向着封童老处俯冲而下。

  转眼剑,万鸟奔腾,一股超越先前一切的大惊吓,对向了太上道琴师们。

  “啊~!”

  大恐怖下,有着好几个太上道琴师顿时惊吓的魂飞魄散。

  “快停下弹琴,不要弹了,不要弹了!”封童老惊叫道。

  不要弹了?

  不,此刻所有太上道琴师,早已停下了弹奏。可是,天空的凶禽为何没有消失?为何还在?

  “不、不、不…………!”封童老惊叫之中,万鸟在凤凰的带领下,冲到了近前。

  “轰~!”

  ps:今天有事,提前更新了,并且补上了昨天的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