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两难抉择
  大都城,天牢之中!

  墨亦客靠在墙角,听着外界一切,虽然听不到第一手的信息,但,外界的一些百姓还有狱卒,还是议论了一切。

  墨亦客眉头微皱:“这就开始了?这就开始离间君民了?果然是古海一贯的手段!”

  看了看手中那封信函,就是这封信,困住了自己,现在,连狱卒也全部防备自己,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能传到陛下手中了。

  “陛下,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古海的手段,防不胜防,就连我也中招了,呵,你有大元百姓拥护,在大都城,你是不败的,不要被任何语言干扰啊!”墨亦客微微苦笑道。

  墨亦客微微一叹,却是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一个狱卒缓缓走到墨亦客牢门之外。

  “墨先生!”那狱卒恭敬道。

  “嗯?”墨亦客微微一怔的看向那狱卒。

  “皇上让我前来通知墨先生,你的家属、亲戚,已经全部安全了,可有其它需要庇佑的人?”那狱卒恭敬道。

  “嗡!”墨亦客脑袋一阵轰鸣。

  “古海的人,你是古海的人?不可能,这批狱卒,我早就筛选过了,绝对不会是大乾细作的,你怎么会?”墨亦客陡然惊叫道。

  那狱卒恭敬一礼,也不说话,好似等待墨亦客报出某些名单一般。

  “来人,来人,快来人,他是细作,大瀚的细作,快来人!”墨亦客脸色狂变的惊叫道。

  这一刻,若是连狱卒都变成细作了,那可见古海做了多么充裕的准备,充裕到连这小小狱卒都已经是古海的人了?

  “半个月?大瀚、大乾军队在临都城驻扎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古海都做了什么?他们怎么收买你的?怎么收买的?”墨亦客瞪眼叫道。

  墨亦客的吵闹,顿时惊动了其它狱卒。

  “吵什么,吵什么?”顿时有狱卒走了过来。

  “快,他是细作,通知陛下,他是细作,古海的细作!”墨亦客焦急道。

  希望能给熙宇大帝一个提醒。

  又走来几个狱卒,一起看向牢房口的那狱卒。

  那狱卒微微一叹:“墨先生暂时有些乱!算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其它狱卒看了眼墨亦客,继而点了点头,一众狱卒缓缓离开了。

  走了?就这么走了?

  若是别人,会认为这是人走茶凉,这些人不愿和自己接触而已,可墨亦客是谁,从众人表情瞬间分析了出来。

  不是刚才那狱卒是古海细作,这一群狱卒都是古海细作。

  “怎么可能?这半个月?古海到底做了什么?这些狱卒,先前绝对效忠大元的啊!”墨亦客露出惊骇之色。

  颓然的,墨亦客坐了下来,同时,忽然对熙宇大帝担心了起来。

  --------

  开天斧形成一个结界,笼罩了整个大都城。

  百姓一阵惶恐后,骤然对古海感激了起来。

  昔日陛下、蝠祖在朝歌那么肆虐的屠城,可古海报仇心切,依旧没有迁怒自己。开天斧生生的止住了。

  同时,所有百姓忽然间将古海和熙宇大帝对比了一下。

  的确,陛下实力比古先生不知强了多少,但,面对子民,陛下并不会全心全意的保护,而古先生却是为了子民报仇,前来挑战陛下?

  陛下修为是高,可是,高又如何?不保护我们,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古先生修为是低,但是,古先生才能无双,古先生爱民如子。哪怕只有一丝力量,都会用在百姓身上的啊。

  忽然间,无数人看向熙宇大帝之时,却不再那么光芒万丈。看向古海之时,却感觉有着无数光辉。

  难怪空空城百姓选择投入大瀚怀抱。

  仁者无敌?

  百姓的心态变化,熙宇大帝却没有时间去想了,而是看着外界古海在诬蔑自己,面露愤然。

  “给我破~~~~~~~~~!”

  熙宇大帝轰然一击。

  “轰~~~~~~~~~~~~~!”

  巨大的冲击下,结界依旧纹丝不动。

  天下第一法宝,内封大乾圣上的一股力量,若是连熙宇大帝都挡不住,那如何被称为天下第一法宝?

  古海站在开天斧不远处,冷冷的看着熙宇大帝:“熙宇大帝,我猜想,你一直等着我们,是想要斩了神武王的人头祭旗,然后挥师北上,挑战大乾圣上吧?”

  “嗯?”熙宇大帝双眼微眯。

  “不用挥师北上了,就现在,此情此景,随便一个人,使用开天斧,就能让你如此畏惧,你以何资本北上?有何资格挑战大乾圣上?”古海沉声道。

  古海冷喝,熙宇大帝却是陡然看向远处飞舟大殿,那里面坐着一个龙袍老者。

  “哼,也好,也好,今日今景,也让朕将未来的某日提前了,开天斧?哈哈哈,开天斧!”熙宇大帝面露狰狞之色。

  面露狰狞间,澳门赌博网站:熙宇大帝却是忽然开口道:“大元帝朝的子民,朕熙宇,今次与大乾对战,请借诸位力量,与朕一同,破开天斧,灭大乾,请举起右手,助朕一臂之力!”

  大都城上空,气运云海上,气运金龙陡然站起。

  “昂~~~~~~~~~~~~~~!”

  金龙陡然一声震天咆哮,吼声一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元帝朝,通过气运金龙,熙宇大帝刚才的话,一瞬间传向了大元帝朝所有百姓耳中。

  近乎所有百姓都忽然丢下手头一切,露出惊讶之色。

  “大乾军队,打到大都城了?陛下要破开天斧?要灭大乾?灭大乾圣上吗?”无数百姓露出惊讶之色。

  “陛下,用我的力量吧!”有百姓举起右手。

  “呼!”那百姓身上的力量,好似瞬间被抽取干净一般,继而失去力气跌坐在地。

  “陛下,用我的力量!”

  “陛下,用我的力量!”

  ……………………

  ………………

  ……

  无数的百姓纷纷举起右手,大元帝朝近两百城池,无尽百姓,滚滚力量向着大都城气运云海汇聚而来。

  肉眼看得见的,好似一股股白色力量轰然冲入气运金龙身上。

  “昂~~~~~~~~~~~~~!”

  气运金龙一声咆哮,轰然间拖着无数力量冲入熙宇大帝身体,滚滚力量从四方涌来,熙宇大帝周身气焰越来越盛,越来越大,一股巨大的冰雪风暴在大都城上空狂卷而起。

  力量,力量,无穷无尽的力量。

  熙宇大帝的力量攀至巅峰,一头长更是陡然长长无数,随风飘动,状若神魔。

  呲吟!

  熙宇大帝拔出一柄长刀。虽然不是血狱刀,但,这柄雪白色的长刀依旧宝气四射。

  气势庞大,但,却故意避开了大都城百姓,百姓却没受到气息压制。

  大都城,此刻也有无数百姓瘫坐在地。显然已经借力量给陛下了。

  不管心里如何想法,熙宇大帝终究是大元陛下,自己终究要站在陛下一边的。

  百姓瘫坐而下,熙宇大帝力量也攀到了巅峰,手中雪白长刀轰然向着结界斩了过去。

  古海捏着拳头,瞪着眼睛,成败在此一举。

  “开天斧结界?哈哈哈,给朕破~~~~~~!”

  熙宇大帝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吼。

  “轰~~~~~~~~~~~~~~~~!”

  长刀轰然斩在结界之上,一股级震荡顿时让大地猛地一震,无数建筑瞬间倒塌而下。

  “啊!”无数百姓刚刚借出了力量,根本没有力气躲避,顿时被废墟淹没了。

  滚滚风暴从刀锋处爆而出,开天斧结界陡然一阵震荡。看的外界所有人都是脸色一沉。

  但,开天斧结界震荡了一会,却是慢慢稳定了下来。

  熙宇大帝全力一刀斩下,却是未能破了开天斧结界。

  没能斩开?没能斩开?

  无数百姓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了一下。

  龙神武、司马长空等人却是暗呼口气。

  古海捏紧的拳头慢慢放松了下来。

  只留下熙宇大帝,看着刀锋与结界相撞之地,却是怔怔呆。

  调动一国天下之势,自己最巅峰的力量。居然破不开开天斧的结界?

  连开天斧的结界,都破不开?

  “为什么?为什么?”熙宇大帝面露骇然道。

  骇然之下,却是浑身凉。

  “嘭!”

  熙宇大帝有些失魂落魄的落在大哉殿广场。

  群臣面露焦急之色,熙宇大帝面露颓然之色。

  “破不开?哈,居然破不开?”熙宇大帝颓然中带着一股大愤懑。

  原来,自己连大乾圣上的一个法宝都对付不了,还想去对付大乾圣上?

  一瞬间,熙宇大帝认识到自己于大乾圣上的差距了。那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

  也只有古海、龙神武、司马长空知道,开天斧里也蕴含着大乾圣上的一次力量,可不仅仅是法宝的威力,还有大乾圣上的威力。

  “熙宇,你我仇怨,你我解决,你要杀我泄恨,我要杀你为大瀚子民报仇。但,大都城百姓是无辜的,让他们走,你我了结恩怨!”古海沉声道。

  “嗯?”城中无数百姓微微一愕。

  古海让百姓走?

  “让百姓走?”熙宇大帝脸色一沉。

  “不错,我这一斧下了,定然伤到百姓,但,撤去斧子,你定然逃跑。我不会让你走的,但,我又不想伤大都城百姓。那只有你斩向开天斧,我不会催动最大的力量,只会和你僵持,只要确保你不跑掉就行,那时没有结界,让百姓离开。等百姓离开了,你我再放手一战!”古海沉声道。

  让自己出刀顶住开天斧,让百姓走?等百姓走了,开天斧再全力斩下?

  熙宇大帝双眼一眯,沉默了下来。这是让自己送死啊?

  “刚才这些百姓,为了助你,早已没了一点力气,现在你能保护他们,让他们避开这是非之地,你不愿意?你不想救他们?还是要他们做你的挡箭牌?死也不让他们走?”古海沉喝道。

  天牢之中。

  墨亦客倚靠在墙角,听着外界古海的声音,露出一丝苦涩:“诛心至极啊,好个两难抉择?陛下答应,就是以身犯险,与开天斧正面对决。陛下不答应,却是让全城百姓孤立陛下?送死开天斧和百姓心寒,二选一?哈哈哈,好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