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废墨亦客
  “攻心?对了,攻心!这是古海最擅长的东西,他对付不了陛下,那肯定会攻心,我来想想,陛下有什么弱点?”墨亦客面露焦急之色的逆推着危机。

  “攻心?对陛下攻心?可是,要怎么攻心呢?”秦子白皱眉道。

  “陛下如今最大的弱点,就是急躁,可是,急躁又如何?陛下终究非莽夫啊!否则,也不会等待大乾军队前来大都城啊,陛下的急躁,也是有章法的啊!”墨亦客皱眉道。

  秦子白站在一旁等候。

  过了好一会,墨亦客微微一叹:“古先生做事,天马行空,只能见招拆招了,让我想,根本猜不到他的心思。”

  “只能等吗?”秦子白担心道。

  “等吧,等未必是坏事,秦大人,我如今被关押天牢,虽然没人敢为难我,甚至陛下还允我笔墨纸砚,了解外面的情况,但,终究不够方便,外面只能靠你了,给我传递所有消息,我来分析,他们不管有什么招式,我以不变应万变,我尽力全部分析出来!”墨亦客郑重道。

  “墨先生放心,我会全力协助你的!”秦子白郑重道。

  “大元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澳门赌博网站:辛苦秦大人了!”墨亦客郑重道。

  “墨先生才是辛苦了!”秦子白摇了摇头。

  对于墨亦客的能耐,秦子白还是极为相信的,只要有墨亦客在,就算古海有多少阴谋诡计,也能拆穿吧!

  -------------

  大乾、大瀚军队从临都城,缓缓向着大都城出。

  一个飞舟之上,古海、龙神武、司马长空看着一份份来自四方的消息。

  “古先生,本王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如此,真的能对付熙宇大帝?万一不成,我大乾军队,可是要功亏一篑的啊!”龙神武皱眉道。

  “王爷放心吧。”古海微微笑道。

  “墨亦客虽然被关入天牢了,古先生依旧不能掉以轻心啊!”司马长空沉声道。

  “墨亦客的能耐,我自然清楚,所以,我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废了墨亦客!”古海沉声道。

  “可是,我们要怎么做?”龙神武疑惑道。

  “我们已经做了啊!”古海笑道。

  “做了什么?就送了一封信给墨亦客?这就结束了?”龙神武一脸不信。

  司马长空疑惑道:“那封信,你写的时候,我们都看了,都是你和墨亦客一些家常闲聊的内容,而且,中途还写错了几行字,你把它划掉了,这寄给墨亦客,能废了墨亦客?”

  “足矣!”古海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龙神武依旧不信的看向古海。

  司马长空却是若有所思。

  “这一刻,这封信,应该已经到墨府了吧!”古海微微一笑。

  -------------

  墨府之中。

  墨府的管家接待了一个不之客。

  古海的使者。

  要在别人家,早就扭送官府了,可墨府管家知道老爷和古海的交情,却是忍着没有乱来。

  “阁下是给古海送信的?”墨府管家沉声道。

  “是,皇上让我将这封信给墨先生!麻烦你交给墨先生,我先走了!”那人微微一礼。

  墨府管家微微茫然的送走了古海使者。

  只是送一封信而已?如此敏感的时期?这封信怎么办?

  上交官府?

  墨府管家对墨亦客可谓忠心耿耿,自然没有这么想过。

  “交给老爷吧!”墨府管家微微一叹,收好了信封。

  没多久,管家就去求见墨亦客了。

  天牢对墨家管家,并没有太过阻拦,很快就见到了墨亦客。

  墨亦客看着管家疑惑道:“你不会弄错了?古海派人送来的信?”

  “老爷,我已经确认过了,就是古海送来的!”墨府管家恭敬道。

  墨亦客接过信函,带着一丝疑惑的点了点头:“好了,你终究不是走的正常程序来见我,先回去吧!”

  “是!”

  管家走了。

  墨亦客却是坐到自己的书桌之处,缓缓的拆开信封。

  “上次,古海劝我入他大瀚皇朝?如今,国战在即,古海难道又要劝我入他大瀚皇朝?”墨亦客眉头深锁。缓缓对着信函看了起来。

  ------

  墨先生亲启:

  昔日一别已近一年,墨先生对三十棋局可曾研究透彻,昔年银月城…………!

  ……………………

  ………………

  ……

  -------

  墨亦客疑惑的看着这封信,没有邀请自己去大瀚皇朝?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些生活琐事,只是一些对过去的回忆,还有一些内容,可能没写好,全部用毛笔杠了。

  “这些杠了的里面,是古海写错字了?不会的吧,古海给我写信,怎么会送来一张草稿纸?难道送错了?也不对,这给管家划掉了什么内容吗?不可能,老管家没那个胆子!”墨亦客微微皱眉。

  信上对国战只字不提,却让墨亦客一阵费解。

  正在墨亦客研究这封信的时候。

  陡然,秦子白冲入了天牢。

  “秦大人?什么事这么着急?”墨亦客疑惑道。

  “古海是不是给你写信了?”秦子白顿时叫道。

  “呃?你怎么知道?”墨亦客疑惑道。

  “我怎么知道?你被抓入天牢,你墨府就是敏感区域了,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古海这个时候,为什么给你写信?为国战的事情?”秦子白疑惑道。

  “不是!”墨亦客摇了摇头。

  “那他为何给你写信?写了什么?”秦子白疑惑道。

  “只是写了一些家常,联络关系的吧!”墨亦客苦笑道。

  古海这封信,来的太蹊跷了。

  “好吧,希望不是什么敏感的事情,毕竟,古海派人给你送信,我能知道,陛下也肯定能知道!”秦子白微微一叹。

  “陛下也知道?”墨亦客陡然脸色一变。

  “是啊,也是刚刚有人给我传来消息的,如今,消息应该也传到陛下耳中了吧,陛下也肯定知道了!”秦子白点了点头。

  墨亦客微微一怔,继而,眼皮一阵狂跳,看向手中古海的书信。

  先前看来,只是一封寻常拉家常的信函,此刻再看,却好似毒蛇猛兽一般,让墨亦客陡然心中一寒。

  “好,好歹毒的古海!”墨亦客脸色一变。

  这一刻,墨亦客终于明白古海送来的信函之上,为何有大量写好的字被墨汁划掉了。为何涂涂改改的一封信函送来给自己了。

  这,这是要陷害自己啊。

  “就是这封信?古海送来的?我可以看看吗?”秦子白带着一丝好奇道。

  这大战在即,古海居然还有心思给墨亦客送信?不是别人偏偏是墨亦客,这是为什么?

  “不用看了,我必须马上毁了这封信!”墨亦客焦急道。

  被封了修为,墨亦客只能撕了这封信了。

  “别撕啊,我看看!”秦子白担心道。

  墨亦客却不管不顾的要去撕了这封信。

  就在刚刚撕开一道口子之际,陡然,信函上冒出一丝白光,好似一股法力陡然作用在信函之上。

  “墨亦客,古海既然给你写信了,为何急着撕了?是不是里面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陡然一个声音响彻整个天牢。

  “陛下?”秦子白微微一怔。

  墨亦客却是面露苦笑,心中对古海大骂不已,自己被古海害惨了。

  刚才阻止自己撕信的力量,就是陛下放出的?

  这下撕不掉了。

  “嗡!”

  陡然,熙宇大帝的身形出现在了天牢之中。

  天牢之中,一众侍卫、狱卒看到熙宇大帝,顿时恭拜而下。

  “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子白、墨亦客也只能恭敬的拜下:“拜见陛下!”

  熙宇大帝骤然出现在天牢,没有理会一众狱卒侍卫,而是看向墨亦客,准确的说是墨亦客手中的那封信。

  信被撕了一道口子。熙宇大帝却是缓缓走到近前。

  “这就是古海给你送的信?”熙宇大帝沉声道。

  “是!”墨亦客苦涩道。

  这一刻,有种什么也说不清的感觉。

  “都这个时候了,古海谁也不送信,只送给你?呵,朕倒是要看看,古海跟你商量什么国战的事务!”熙宇大帝带着一丝怀疑的抓过那封信。

  根本不管墨亦客给不给。

  这一刻,墨亦客根本不好拒绝,若是强行毁了信函,就更说不清了。

  “只是一些家常!”墨亦客苦涩道。

  熙宇大帝转眼看了这封信,果然都是一些家常,只是,那家常内容之上,有着好些内容,被划掉了,被墨汁涂抹过了,看不清是什么内容。

  熙宇大帝双眼一眯的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旁边是个书桌,上面有着笔墨纸砚。这些看不见的内容,是墨亦客划掉的?

  墨亦客为什么要划掉那些内容?不想给别人看到?

  “这些内容,古海跟你说了什么?”熙宇大帝冷着脸看向墨亦客。

  一旁秦子白伸长脖子看来,也是张口愕然。墨大人,这是要隐瞒什么?

  “信寄来,就是如此!”墨亦客苦笑道。

  说的是实话,但谁信啊?

  这一刻,根本无法解释了,因为从熙宇大帝看到这封信开始,墨亦客就明白,熙宇大帝不相信自己了,自己怎么解释也没用。

  “哈,哈哈哈哈,信寄来,就是如此?”熙宇大帝语气森冷了下来。

  秦子白看向墨亦客,也是眼神怪怪的。

  “是!”墨亦客微微苦笑,点了点头。

  “哼,好了,天牢之中,以后不允许任何人来探监了,秦子白,你以后也不允许再来了!”熙宇大帝冷冷的说道。

  “是!”秦子白微微苦笑。

  “哼!”

  熙宇大帝甩着袖子走了。

  秦子白等人也只能退了出去。

  墨亦客坐在牢房之中,看着熙宇大帝丢下的那封古海的信函,露出一丝苦笑。

  “什么见招拆招?分析古海的阴谋给陛下?哈哈哈哈,好狠的古海,你一张纸,就彻底断了我和陛下的联系,将我的所有计划、筹备全部掐灭了?”墨亦客面露苦笑的捡起那封信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