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国士无双
  “匡!”

  古海闭关的大殿之门轰然打开。

  大殿外,此刻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官员。

  “拜见皇上!”一众官员恭敬道。

  “皇上,你,你修炼的是什么?怎么……?”常明惊讶的看向古海。

  这十天的神圣之音,可是让常明好一番震撼,原本以为从野人师尊那里,已经学会了非常厉害的功法,可比起皇上来说,那功法算得了什么?

  古海却没有回答常明,而是看向一众官员道:“此次震荡,百姓可有死伤?”

  为首一个官员面露苦涩道:“是,臣等已经检查安抚过一众百姓了,熙宇大帝造成的余波太大了,虽然有大阵保护,但,依旧有些力量渗透入大阵之中,死伤百姓,近百万!”

  “近百万?”古海脸色一冷。

  “是!流年大师正在为死难者超度诵经!”那官员恭敬道。

  “带朕去看看!”古海沉声道。

  “是!”

  一众官员拥簇之下,古海快速向着百姓聚集地而去。

  十天了,灰蒙蒙的天空也已经干净了下来。

  古海跨入百姓居住区。

  “拜见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

  ………………

  ……

  无数百姓纷纷对古海行礼,无论是这十天的天相,还是十天前那番战斗,百姓心中对古海都更多了一份恭敬。

  很快,古海带着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摆满棺材的区域。

  数十万家属正哭着抱着棺材,流年大师坐在中央,口诵经文。似在超度这些死亡的百姓一般。

  “皇上?”一众家属看到古海,却是微微一怔,但,眼中依旧挂着悲伤。

  熙宇大帝来袭,秦云的闭目净世禅,威力都超过了一个皇朝的承受范围,或许这场灾难是古海招来的,但,却没人怪责古海。

  没人怪责,古海心中却依旧不好受。

  “取酒来!”古海沉声道。

  一众官员快速端来酒樽给古海。

  “朝歌的百姓?数月前,朕不在朝歌,致使蝠祖荼毒百姓,朕之过!十日前,朕在朝歌,却依旧没能保住这数十万百姓,朕之大过!朕心有大愧,谨以此酒,敬诸位英灵,以告朕之歉意!”古海缓缓将酒洒下。

  “皇上,这不怪你!”

  “皇上,你尽力了,怪不得你!”

  “若没有皇上,我们所有人都死了,皇上,你不用自责!”

  ……………………

  …………

  ……

  一众百姓顿时纷纷安慰古海。

  “尔等信任朕,澳门赌博网站:朕却没能保护诸位,朕岂能无责?大元帝朝,三番五次肆虐大瀚皇朝,致使大瀚平民死伤无数,一而再、再而三,此仇不报,朕以何面目面对诸位,朕在此,向所有英灵,还有所有百姓承诺,朕与大元,不死不休!

  诸位英灵,尔等看着,朕给你们报仇,用大元的覆灭,祭奠诸位,祭奠大瀚之耻!”古海近乎高喝而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数千万百姓顿时全部拜了下来。

  “传令各城主,筹集兵力,官员,随朕出征大元帝朝!”古海沉声道。

  “是!”一众官员应喝道。

  ------------

  大瀚皇朝,发布《讨元檄文》后,古海正式点兵南下,报国耻,灭国仇。于此同时,大乾天朝也正式发布《伐四方书》,正式出兵云浮宗、大玄帝朝、大业帝朝和大元帝朝。

  大元帝朝,由镇南大元帅龙神武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冲入大元疆域。

  一时间,大元地界烽烟四起。

  此刻,大都城。

  熙宇大帝终于回来了。

  “轰!”

  带着一股失魂落魄,熙宇大帝冲入大哉殿,轰然关上了大哉殿之门。

  “陛下!”一众官员聚于大哉殿口,但,熙宇大帝却怎么也不肯开门。

  “我父亲呢?有没有看到我父亲?”秦子白焦急的对群官叫道。

  “秦大人,只有陛下一个人回来,没有看到令尊!”一众官员摇了摇头。

  秦子白分外焦急。可是,熙宇大帝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大哉殿中,却谁也没有办法。

  秦子白焦急无比,直奔天牢而去。

  “墨先生,墨先生,陛下回来了!可是,却一个人关在大哉殿中,谁也不见。”秦子白对着墨亦客叫道。

  墨亦客依靠在墙角,露出一丝苦笑:“朝歌城,看来陛下受大刺激了!”

  “墨先生,你料事如神,你说我爹怎么样了?我爹没有回来,你说我爹会怎么样?”秦子白焦急道。

  墨亦客抬头看了看秦子白,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毕竟,朝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过段时间,才会清楚,但是,我知道,大乾的兵,已经进入我大元地界了!”

  “可……!”秦子白一阵焦急。

  “秦大人,你还是不要太担心你父亲了,因为,一切都是于事无补的,现在还是想着快快劝陛下应对大乾之兵吧!”墨亦客苦笑道。

  秦子白一阵焦急,只能点点头:“可是,陛下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不肯见人,这可如何是好?”

  墨亦客沉默了一会道:“陛下不可见人,无法处理事务,唉,那就你我代为处理吧!”

  “哦?”

  “如今,军中,尽侯你的威信,你立刻发信各大城池、各方军团,全面御敌!”墨亦客沉声道。

  “我?可是,我没有虎符啊,擅自调兵,这是大不敬!”秦子白焦急道。

  “你调兵吧,陛下不会怪责你的!”墨亦客肯定道。

  “为什么?”

  “因为你父亲!”墨亦客肯定道。

  “我父亲怎么了?”秦子白脸色一变。

  墨亦客微微苦笑,知道说漏嘴了,但,还是摇了摇头道:“假若你父亲,你父亲会调兵吗?”

  秦子白一阵沉默。

  “大元之危难,迫在眉急,秦大人,现在陛下不管,只有你能号令三军了!”墨亦客郑重道。

  “我听你的!”秦子白点了点头。

  “多谢!”墨亦客却是长呼口气感激道。

  没有君令,没有虎符,调令三军,与谋反无异,换个人,根本不可能答应的。但,秦子白愿意答应,墨亦客不得不感激。

  “还有,拿我的令牌给我墨家派系的官员,让他们控制这一批人!”墨亦客郑重道。

  说着,墨亦客取出一张卷轴,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这,墨先生,你跟我要纸笔,就是写这些人名?控制他们?难道……?”秦子白脸色一变。

  墨亦客点了点头:“也许,这里面有些人是冤枉的,但,我已经没有功夫去筛选了,国难当头,宁可错抓,也不可放过一个!”

  秦子白抬头茫然的看看墨亦客:“墨先生,陛下已经将你打入天牢了,你,你怎么还这么拼?”

  “我效忠的是大元帝朝,不是陛下!”墨亦客微微一叹。

  “啊?”

  “我答应过父亲,无论如何,都要尽可能的保住大元帝朝的。除非大元覆灭,我都必须要效忠大元,打入天牢?呵,死罪而已,我不在乎再多一项死罪!”墨亦客苦笑道。

  秦子白看着墨亦客好一阵沉默,最终对着墨亦客恭敬一礼:“墨先生,国士无双,受秦某一拜!”

  墨亦客微微笑了笑。

  “墨先生,我秦家人助你,你有何差遣,我都听你的!”秦子白郑重道。

  墨亦客点了点头:“多谢秦大人!”

  ---------

  熙宇大帝谁也不见。但,大元帝朝依旧有条不紊的运转而起。

  整个大元的中枢指挥,却是搬到了天牢之中。伴随着墨亦客的操作,不断给所有臣子安排不一样的任务。

  墨家、秦家出手,以雷霆手段,快速的抓起了朝中一大批臣子。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大乾的细作。还有少部分,墨亦客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甄别了。也没有时间了。

  消息不断传向前线,前线消息也不断传来。果然,当墨亦客得到消息的时候,大乾已经攻下三座城池了。

  “我爹死了,哈哈哈哈,我爹死了,父亲!”秦子白却是悲声不已。

  墨亦客看着秦子白那悲伤的表情,微微一叹:“秦伯?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是还恩陛下!”

  “害死我爹者,是古海?是大乾圣上?是龙神武?”秦子白面露狰狞道。

  “秦大人,你怎么没有算上陛下?”墨亦客反驳道。

  听到墨亦客的话,秦子白顿时瘫软了下来,是啊,父亲是为了陛下而死的。没人杀他,他是为救陛下。怪不得古海,怪不得大乾圣上,怪不得龙神武。

  “你父亲和我父亲终究不同,我父亲死了,让我还要忠于大元,你父亲死了,带走了大元给秦家的一切人情,呵,秦伯?谁都小觑了你,我父亲当年也小觑了你啊!”墨亦客苦笑道。

  “父亲临行前,真的是给我告别的,我怎么没看出来?我怎么没看出来?”秦子白悲伤道。

  “你看出来也没用,秦伯伯六百年前就下了决心,你怎么可能阻止的了?为了那一日,秦伯伯可以六百年不见天日,会被你两句话就左右了?”墨亦客苦笑道。

  秦子白面露颓然。

  “陛下此次,受的刺激也不算小,大元不能没有陛下,必须让陛下振作起来才行!”墨亦客咬了咬牙道。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