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墨亦客的哀叹
  大都城,天牢之中!

  熙宇大帝、秦云前往朝歌。墨亦客死谏熙宇大帝,最终被打入天牢,等候熙宇大帝归来再发落。

  天牢之中,墨亦客被封了修为,戴着手链,一身囚服,此刻正倚靠在墙角,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一群人。

  为首一个,一身官袍,此刻正恭敬的对墨亦客一礼。

  “刑部尚书?陈大人,呵,藏得还挺深,你是昔日熙康王一系的人,熙康王这刚死,你就开始投敌卖国了?”墨亦客冷声道。

  虽然被囚,毫无反击的手段,但,墨亦客却依旧神色笃定,毫不畏惧。

  “墨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元气数已尽,你再坚守又有何用?王爷已经给我命令了,只要墨先生愿意入王爷府上,王爷必待先生为上宾!”陈大人笑道。

  “哦?待我为上宾?让我叛国?”墨亦客冷笑道。

  “也不是叛国,只是离开这伤心之地而已,王爷承诺,先生可不用参与乾元之战!”陈大人笑道。

  “那还不就是叛国?呵,假若,我不愿意呢?”墨亦客冷笑道。

  陈大人陡然脸色一肃:“墨先生的能耐,王爷可是极为欣赏的,先生若是不愿入王爷府中,王爷的性格,先生应该也知道,王爷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杀了我?”墨亦客冷声道。

  “不是杀了先生,而是先生在狱中自杀了!”陈大人摇了摇头。

  墨亦客双眼一眯,冷冷的看着陈大人。

  此刻,天牢之中,已然被这陈大人的人把持了,牢头、狱卒,都是他的人。

  “呵,好个陈大人,看来,你不是熙康王死后背叛大元的,而是早就已经背叛大元了?”墨亦客脸色一冷。

  “墨先生果然厉害,不错,不过,当初就是熙康王糊涂,我们才敢站在他的派系,若是站在墨先生的派系,或许早就被发现了吧?墨先生,现在,还请马上决定!”陈大人沉声道。

  墨亦客并不回答,而是看了看陈大人笑道:“大元,呵呵,看来已经潜伏了一场大危机啊!”

  “墨先生!”陈大人冷冷的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深吸口气,摇了摇头道:“我答应过父亲,大元不灭,我就永远效忠大元!”

  墨亦客明确拒绝了陈大人,陈大人脸色一冷:“哼,墨先生既然敬酒不吃,那也怪不得我了!”

  说话间,陈大人踏前一步,探手一掌向着墨亦客心口拍去。

  墨亦客微微一叹,缓缓闭起眼睛,但,表情却根本没变过。

  就在陈大人的手掌要拍在墨亦客胸口之际。

  “找死的东西,哼!”陡然一声冷哼从后方响起。

  “呲!”

  陡然,一道竹剑瞬间射来。

  “什么?”四周众人顿时脸色一变,想要戒备。

  但,那竹剑速度太快,瞬间将陈大人拍向墨亦客胸口的手掌削断了。

  “啊!”那陈大人顿时痛苦的捂着手掌。

  “什么人?”四周狱卒、牢头、侍卫纷纷拔出长剑。

  “哼!不知死活!”那冷声再度响起。

  “嗡!”

  陡然,澳门赌博网站:牢房之中出现大量的竹剑剑气,一瞬间直射所有举剑之人,速度太快一瞬间刺破了所有人的丹田。

  “啊!啊!啊!…………!”

  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牢房。

  离墨亦客牢房很远处的其它牢房中,囚犯纷纷眺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却看到,包括陈大人在内,所有侍卫、老头、狱卒,一瞬间全部被废了。

  “怎么回事?”

  “狱卒被废了?”

  “那边是墨大人的囚室!”

  ……………………

  ………………

  ……

  一众囚犯惊骇的看向远处。

  陈大人捂着手臂和被废的丹田,倒在地上,一脸痛苦之色。

  墨亦客却是缓缓睁开眼睛。

  却看到先前凶神恶煞的所有人,此刻全部被废了,倒在地上,一个个面露痛苦和绝望之色看着牢房外站着的那白衣男子。

  “秦子白?”墨亦客微微皱眉。

  秦子白手中抓着秦云当初给的竹杖,对着墨亦客微微一礼道:“墨先生,你受惊吓了!”

  “惊吓?那倒没有,只是有些意外罢了,秦大人,你怎么在天牢之中?”墨亦客好奇道。

  “家父临走前交代,让我不惜一切代价,要我保护墨先生!先生被关押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天牢外守候了,好在我一直守着,想不到,想不到这陈大人,居然…………!”秦子白脸色阴沉的看向陈大人。

  “秦大人饶命,老朽也是一时鬼迷心窍!”陈大人惊叫道。

  “秦大人饶命啊,我们是听命陈大人的,不关我们的事!”一众下属惊恐道。

  秦子白冷冷的看了眼,转而看向墨亦客:“墨先生,你没事吧?”

  墨亦客却是看向秦子白手中的竹杖,眉头微微皱起:“我记得,你手上的竹杖是你父亲的,你父亲从来都不离手?”

  “呃,是的,家父将其让我保管!”秦子白茫然的点了点头。

  墨亦客微微沉默,最终微微一叹:“秦云?唉,希望不要有事!”

  “嗯?什么有事?我父亲会有危险?”秦子白脸色一变。

  数日前,秦子白和秦云最后一次对话中,已经感受到一丝托孤的念头了,只是一直没敢往上面想,如今从墨亦客口中说出来,秦云顿时脸色狂变。

  墨亦客看了眼秦云,摇了摇头道:“你父亲对陛下忠心耿耿,不过他也是智慧超群之人,除非陛下遇到身死之难,寻常,他不可能出手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可是!”秦子白顿时一阵焦急。

  “静候陛下佳音吧,唉!”墨亦客苦涩的一叹。

  “墨先生,那这群人怎么办?”秦子白看向倒在地上一群被废了的人。

  墨亦客起身,看了一圈,深吸口气道:“先关押起来吧,以后有用!”

  “好!”秦子白应声道。

  “来人!”秦子白一声大喝。

  很快,一群秦子白的亲信跨入天牢。

  “将这些人全部关押起来,等候陛下回来发落!”秦子白吩咐道。

  “是!”

  转眼,一群被废的人就被带出去了。

  “墨先生,陛下前往朝歌,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可是,陛下,为何要去朝歌啊!”秦子白不解的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微微沉默道:“陛下前往朝歌,不仅仅是与古海争,更是一次与大乾圣上的争锋!”

  “哦?”

  “古海?你不看他这些年所作所为吗?就这几年,短短时间,却是为大乾立了多少功?平吕阳王!保护龙婉钰!呵,就保护龙婉钰来说,这功劳,已然在大乾顶天了,熙宇大帝前往朝歌杀古海,大乾圣上能眼睁睁看着?”墨亦客沉声道。

  “啊?”

  “大乾圣上号称有功必赏,若是放任古海被陛下斩杀,那还是有功必赏吗?所以,朝歌之中,古海若是有生命危险,必有大乾圣上的庇佑,所以,陛下此行,就不简单的是与古海恩怨了,更是与大乾圣上的一次争锋!”墨亦客微微一叹。

  “与大乾圣上的争锋?那陛下去岂不是……!”秦子白脸色一变。

  “陛下知道!”墨亦客苦笑道。

  “陛下知道?”

  “是,陛下明白,大乾圣上肯定会庇佑古海,但,陛下不肯对大乾圣上服软,陛下要去争锋一次。这是陛下和大乾圣上的第一次争锋!”墨亦客苦涩道。

  “可是,大乾圣上不可能亲自去啊,间接的?”秦子白惊讶道。

  “是啊,就是间接的,但,已经是大乾圣上出手了,我劝陛下不要前去,就是想让陛下止戈大乾,此刻不宜硬碰,但,陛下不肯,陛下要用这一战证明自己!用这一战,拉下乾元之战的序幕,可是,可是这一战赢了是好,若是输了,那乾元之战,就彻底输了啊!”墨亦客苦涩道。

  “那陛下还要去?”秦子白茫然道。

  “陛下要去,你父亲居然没有拦着,呵呵,或许这就是我父亲昔日所说的什么帝王之心吧,我不懂帝王之心,但,我知道,此去必将危险重重。当然,你父亲就算反对,也拦不住陛下,要是我父亲还在就好了,我父亲昔日,国内政务,只要我父亲首肯,陛下从来不会反对,我父亲还在就好了!”墨亦客苦笑道。

  “墨大公爵,昔日是陛下的第一谋臣,陛下是听他的话,或许,就因为如此,墨大公爵劳心劳力太多了吧,所以……!”秦子白苦笑道。

  “只希望陛下此行顺利,若是不顺,我大元危矣!”墨亦客苦苦一叹。

  “除了刚才的叛徒,朝中肯定还有别的叛徒吧,墨先生,你能否找出来?”秦子白忽然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微微苦笑:“找出来?我是能找出来,可是,这重要吗?”

  “啊?怎么不重要了,这些潜伏在朝着的细作,可是我大元最大的暗疾啊!”秦子白眼睛一瞪。

  墨亦客摇了摇头:“不,大元最危险的不是这些细作,而是陛下此去的一战!”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

  “轰!”

  大都城上空,陡然一声巨响。

  “昂!”

  气运金龙陡然发出一声悲鸣。

  “不好,不好,陛下败了!”墨亦客陡然脸色一变。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