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竹杖
  大都城,秦家!

  秦云所在小院之中。

  秦子白恭敬的站在一旁:“父亲,这是刚刚从朝歌传来的消息,蝠祖早已死了,熙康王身死,大戮圣上的尸体被古海炼化,收服了五百万僵尸军!”

  瞎眼的秦云坐在一个石凳之上,抓着一块丝布,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竹杖。秦子白说完,恭立一旁。

  “唉~~~~~~~~~~!”过了好一会,秦云微微一叹。

  “父亲,为何叹息?”秦子白疑惑道。

  “陛下让熙康王前往朝歌,更让其带去了所有僵尸军,可谓是对古海无比重视了,可惜,却不想古海棋高一着,有着大戮圣上的尸体!”秦云微微一叹。

  “是啊,如今五百万僵尸军被古海收服,陛下不知会如何处之?”秦子白皱眉道。

  “陛下?陛下走的太快了!”秦云微微一叹。

  “孩儿不明白!”

  “陛下没有等待四大家族的蜕变,可惜……!特别常胜,陛下最终却是选了蝠祖,唉,或许是真的太心急了吧!”秦云微微一叹。

  “什么选了蝠祖?父亲,这里面还有什么孩儿不知道的吗?”秦子白疑惑道。

  秦云点了点头:“常胜当初答应陛下成为吸血鬼,统帅一个吸血鬼家族,可不仅仅是为了还恩,而是陛下曾许诺过,待来日,若有必要,帮常胜取得初始的能力!”

  “初始的能力?什么意思?”秦子白惊讶道。

  “就是,常胜、蝠祖,二选一,谁有能耐,谁活到最后!”秦云微微一叹。

  “谁有能耐?谁到最后?陛下说的?若是常胜能力卓绝,可以帮助常胜吞了蝠祖的神魂?让常胜没有后顾之忧?”秦子白惊愕道。

  秦云点了点头:“所以常胜这些年才非常努力,真的非常努力,统军、外交、布政,常胜都是可圈可点,全能型人才啊!奈何,奈何……!”

  “奈何陛下走的太快,等不及了?想要马上就与大乾相争,所以,最终选择了修为更高的蝠祖,放弃了常胜?”秦子白眉头一挑。

  秦云点了点头:“所以说,太快了不好。陛下若不是修为增长太快,心性暴涨太快,一切慢慢来,缓缓来,以常胜能耐,根本不可能给蝠祖出头的,呵呵,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呵,哈哈哈哈!”

  秦子白一阵沉默。

  “因为太快了,常家没了,蝠祖也没了,当然,也怪不得陛下,大戮宝藏,却是一个害人的东西,若没有大戮宝藏,或许还挑不起陛下的野心,唉!”秦云微微一叹。

  “熙家也没了,四大家族,如今只剩下我们秦家和墨家了!”秦子白沉声道。

  “熙家?熙康王?呵,他算什么东西!”秦云露出一丝不屑。

  “呃?”秦子白疑惑的看向父亲。

  “熙康王只是陛下的血脉亲戚,所以才有资格于我三大家族并列!开设五岳书院自认学识超凡,其实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丑而已。秦、墨、常三家,以墨家那老家伙最聪明,可惜,劳心劳力,死的太早了,好在他的儿子墨亦客继承了他的能力。常家常胜第二聪明,也是劳心劳力,可惜最终因为陛下走的太快,所以被放弃了。但是,他留了一个种,常明?呵呵,天眷之人,可惜刚愎自用,不过,此人智力却不输墨亦客,如今跟在古海身边?若是被**好了,也将了不得!只可惜,我最愚笨,生下你却更加逊色,唉!”秦云微微一叹。

  秦子白面露苦涩:“陛下,孩儿虽然比不上墨亦客聪明,但,在修行上的悟性更强啊,就算比不过墨亦客,比常明肯定没问题啊!”

  “修行?你修行悟性是高,但,没有达到上天宫,再大的悟性算个屁,就算上天宫了,你看看蝠祖下场,他也上天宫了,可是,古海元婴境修为,动动嘴皮子,就能让蝠祖死无葬身之地,修为高有什么用?”秦云顿时喝斥道。

  秦子白微微苦笑:“好吧,孩儿愚钝,不过,父亲却是智慧非常啊,怎么可能排在第三?最好的证明就是,常大公爵,墨大公爵都死了,只有父亲活着,父亲怎么会比他们差?”

  秦云微微一叹:“有些事,你不懂!”

  秦子白微微苦笑。

  说话间,秦云缓缓摘下遮住眼睛的布纱。

  “父亲,你的眼睛,当年是怎么瞎的?当年孩儿还小,父亲眼睛忽然瞎了,退出朝堂,让孩儿接管秦家,孩儿当初也是好辛苦,父亲这几百年却一直闭门不出!”秦子白看着秦云那闭着的瞎眼。

  秦云深吸口气,缓缓的抚摸了一下手中竹杖:“为父的眼睛?呵呵,这要从一千两百年前那件事说了,当年我随陛下前往西方灵山圣地,刚好见证了三个傍佛者对佛祖问佛!也是一场机缘啊!”

  “一千两百年前?可是,父亲的眼睛并不是那时候瞎的啊!”秦子白好奇道。

  秦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最终微微一叹:“罢了,不说了,过去的事情了,你知道也没用,不过,这根竹杖,你收好!”

  秦云似乎有些不舍的递出那根竹杖!

  “这竹杖?父亲,孩儿记事以来,就记得父亲一直将这竹杖抓在手中了,即便眼睛看不见了,也一直擦拭,擦了这么多年,这是何物?”秦子白茫然的接过。

  形状就是一个平凡的探路竹杖而已,但,入手之后,却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

  “这是为父一千两百年前,从那场‘问佛’大事中所得,你好生收着,有此杖,或许可以让你不会落下墨亦客太多!”秦云微微一叹道。

  “啊?父亲,你给我,那你呢?这竹杖有什么用?”秦子白疑惑道。

  “你慢慢摸索吧,我给你,自然是我已经不需要了!子白,为父最后请你一件事!”秦云郑重道。

  “父亲折煞孩儿了,有什么孩儿能做到的,孩儿必然全力以赴!”秦子白马上郑重道。

  “常胜死了,蝠祖死了,五百万僵尸军也被扣住了,此次大元可谓是元气大伤,陛下一定会前往朝歌的,墨亦客是良臣啊,可惜,终究不是他父亲,没有他父亲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定然拦不住陛下,陛下若是迁怒墨亦客,不惜一切代价,你一定要保住墨亦客!”秦云郑重道。

  “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墨亦客?”秦子白茫然道。

  秦云点了点头:“今日,你保住了墨亦客,来日,墨亦客才能保住你!”

  “保我?”秦子白愕然道。

  “听我的就是!”秦云郑重道。

  “是!”秦子白茫然的点了点头。

  “好了,竹杖给你了,为父也要走了!”秦云起身。

  “走?父亲,你要去哪?”秦子白不解道。

  秦云微微一笑,没有解释,踏步冲天而起,向着大哉殿方向飞去。

  眼睛闭着,但,对方位的控制却没有一丝差错,非常准确的飞到了大哉殿广场。

  “站住!”顿时有侍卫冲上来要拦截。

  “混账,滚开,别挡住秦家主的路!陛下有过交代,秦家主可随时见陛下!”侍卫长顿时喝斥一众侍卫。

  “是!”四周侍卫顿时纷纷让开。

  秦云也不理会众人,而是直接落在大哉殿口。

  还未跨入大殿,就听到大殿内墨亦客的高呼之声。

  “陛下,不可,不可北上!”墨亦客高呼道。

  大哉殿内,群臣恭立两边,显然刚刚都收到了朝歌传来的消息。

  蝠祖死了,熙康王死了,五百万僵尸军居然全部叛变了。

  熙宇大帝神态依旧,可墨亦客求见,一见陛下,就恳求陛下不要北上。陛下没说北上啊。

  龙椅之上,熙宇大帝冷冷的看着墨亦客。

  “墨亦客,你还想说什么?”熙宇大帝沉声道。

  “陛下,五百万僵尸军,丢了就丢了,我大元帝朝此次元气大伤,但,还可以慢慢补回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止戈,化解与大乾的恩怨,前线来报,已经有大乾大军在边境陈军了,不日就要举兵入我大元了,陛下,现在不是在乎那些僵尸的时候!”墨亦客焦急道。

  “呵,哈哈哈哈,常胜白死了?熙康王白死了?蝠祖白死了?五百万僵尸军,不要了?”熙宇大帝终于开口了。

  “可是,陛下,古海除了大瀚皇上,还是一品堂堂主,朝歌是古海故意设的陷阱,陛下一定看出来了,为何还要去?如今,更重要的还是与大乾之战啊!”墨亦客焦急道。

  “朕知道,但,朕必须去!”熙宇大帝冷声道。

  “陛下,臣死谏,望陛下收回成命,不要北上!”墨亦客跪了下来。

  “死谏?好啊,死谏!”熙宇大帝冷声道。

  熙宇大帝一声冷喝,群臣顿时一片哗然,死谏?死谏不成,就真的要死啊!墨亦客用自己的生命挽留陛下,这是臣子最沉重的上谏了。

  陛下要杀墨亦客?

  “陛下不可,墨家与大元有大功!”

  “求陛下宽恕墨大人!”

  “陛下…………!”

  ………………

  …………

  ……

  一众臣子焦急的为墨亦客求情。

  “哼,好,好,好,都想造反吗?大元,是你们说了算,还是朕说了算?墨亦客,以下犯上,以死谏明志,哼,朕成全你!”熙宇大帝冷声道。

  说完,熙宇大帝死死的看着墨亦客,但,墨亦客依旧跪着不动,继续死谏。

  熙宇大帝眼皮跳了一下道:“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墨亦客,你让开!”

  显然,熙宇大帝说杀墨亦客,只是气话,想让墨亦客不要拦着自己。

  “不,臣答应过父亲,大元不灭,誓死效忠大元!”墨亦客也极为坚决道。

  “效忠大元,就是与朕作对?墨亦客,你以为朕不敢杀你?”熙宇大帝似乎被墨亦客激怒了。

  朕已经给你台阶下了,你还不知死活的顶撞朕?

  “臣不敢违背父命!”墨亦客坚决道。

  熙宇大帝面露阴沉,看向墨亦客眼中闪过一股杀意。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秦云的声音:“陛下,您忘记墨大公爵当年为大元鞠躬尽瘁,耗尽心力而死了吗?”

  秦云一声轻喝,顿时传遍整个大哉殿。

  “嗯?”熙宇大帝脸色一沉看向大殿外。

  却看到,闭着瞎眼的秦云缓缓跨入大殿。

  “秦家主?”群臣顿时惊讶的一片恭礼。

  “秦云?怎么,你也要来拦朕?”熙宇大帝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秦云微微苦笑道:“臣知晓陛下的决心,自然不会拦着陛下,只是墨家小子也是一片赤诚,陛下理当给其一次机会!就当看在墨大公爵的份上吧?”

  熙宇大帝眉头微皱,看了一眼依旧倔强的墨亦客,长呼口气:“罢了,将墨亦客打入天牢,等朕归来后再发落!”

  “是!”顿时,大量侍卫前来押解墨亦客。

  “陛下,不可北上啊,秦家主,你劝劝陛下啊!”墨亦客焦急道。

  但,很快就被侍卫拉了下去。

  群臣自然不敢多说了。

  “秦云,你今天是来给墨亦客求情的?”熙宇大帝沉声道。

  “不,澳门赌博网站:臣知晓陛下要北上,知道拦不住陛下,也不想拦陛下,陛下北上根本不存在对错。因为陛下的意志就是大元的意志。所以,陛下的意志永远不能因为任何人而动摇,也永远不会错,臣今日来此,只是恳请陛下此次北上,能够带上老臣!”秦云郑重道。

  熙宇大帝眉头微皱。

  “请陛下带上老臣!”秦云再度道。

  “准!”熙宇大帝沉声道。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