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们这一怀孕,弄的气氛
  大都城!

  熙宇大帝一刀斩出,击退古海,分开古海和卷轴。

  “朕说过,放你们离开,已经允你带走冰山,你该知足了。大元的其它东西,你不能带走!”熙宇大帝的声音轰然传了过来。

  熙宇大帝一声冷喝,墨亦客、秦子白、常胜却露出茫然之色。

  “什么卷轴?”墨亦客露出惊愕道。

  “嗡!”

  熙宇大帝撤刀,深吸口气。

  “陛下,又有什么卷轴宝物吗?”常胜也皱眉惊愕道。

  熙宇大帝摇了摇头:“自己看吧!”

  说话间,体内陡然传出一道龙吟之声,继而气运金龙轰然飞出熙宇大帝体外。飞上气运云海。

  “吼!”

  气运金龙张口一吐,将远处看到的画面展露给了众人。

  “那卷轴,先前是抓在大戮圣上手中的,蝠祖、熙康他们如此重视,如此睚眦俱裂的表情,应该是大戮圣上的某种宝物吧?”熙宇大帝皱眉道。

  熙宇大帝也是出于本能,因为熙康王、蝠祖他们的表情太过强烈了,前面的画面,熙宇大帝并未看到,只知晓来自大戮圣上。

  可以放了古海,但,大戮圣上留下的东西,却不能再丢失了。

  “蝠祖、熙康王还有常家众老?他们连急切追捕古海的念头都没有了?那么迫不及待的去看卷轴?”墨亦客露出一丝疑惑。

  “是了不得的宝贝吗?功法?”常胜露出一丝疑惑。

  “定是不凡吧!”秦子白也期待道。

  众人隔着画面,对着远处望去。

  却看到,画面中,蝠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卷轴。

  “啪!”

  卷轴中掉落了一张兽皮。

  “兽皮?什么东西?”秦子白疑惑道。

  众人疑惑,在空空城龙椅之旁的蝠祖等人更是面露疑惑之色。

  “一个蛋?”蝠祖茫然道。

  “画了一个蛋?”熙康王也是瞪眼茫然道。

  “一个蛋?什么意思?让我再看一眼!”常家众老急切道。

  众人的下属们,更是伸长了脖子,远远的眺望起来。

  一个蛋?

  这不是大戮圣上自封六千年的秘密?让大戮圣上宁可舍弃天下,也要自封的秘密?定然惊天地泣鬼神啊?

  何止蝠祖等人,四方无数侥幸活下来的百姓,也是隔着很远露出好奇之色。

  虽然没有帮蝠祖对付古海,但,对卷轴的兴趣,人人都有。可惜,四周百姓根本没资格看到兽皮上的图案。

  一个蛋?

  蝠祖、熙康王、常家众老满脸的费解,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为何看不懂?

  就在众人一脸茫然之际。

  “哎呦!”常家老二忽然捂着肚子。

  “怎么了?你看出什么来了?”蝠祖惊喜道。

  “我,我,我肚子痛,啊,好痛!”常家老二顿时捂着肚子痛苦了起来。

  蝠祖:“………………!”

  “哎呦,我的肚子也痛了,怎么回事?啊,好疼!”常家老三也陡然惊叫道。

  “快看,这个蛋的图案,在变浅!”熙康王却是焦急道。

  变浅?一会图案要彻底消失了?

  “快,所有人都看一眼,将这个图案记在心里,任何一个细节都要记住!”蝠祖脸色一沉。

  所有人都再度看了一眼。

  “哎呦,哎呦,我的肚子也痛了!”常家老四陡然捂着肚子瞪大眼睛。

  “啊,至尊,我,我的肚子也疼了!”一个蝙蝠妖惊叫道。

  “家主,我的肚子也痛了,啊,好痛!”熙康王的下属惊叫道。

  “啊,啊,好疼,大人,我的肚子好疼!”一众下属忽然捂着肚子痛苦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熙康王一脸焦急。

  可,兽皮上的图案越来越浅,熙康王顿时面露焦急之色,又仔细看了一眼。

  “啊,啊,啊!我的肚子!”熙康王面色一僵。

  “怎么回事?”蝠祖脸色一变。

  却看到在此的众人,忽然一起捂着肚子倒了下来,一个个面露痛苦之色。

  “蝠祖,快,救我,我肚子坏了,快!”熙康王惊叫道。

  “始祖,救命!”常家众老惊叫道。

  “啊,我的肚子!”众人全部倒了下来。

  此刻,兽皮卷中的蛋已经黯淡倒了极致。蝠祖脸色一变,会不会是这兽皮?

  低头,再度看了一眼,一眼看后,那个蛋彻底消失了。

  “果然!”蝠祖脸色一沉。

  可下一刻,蝠祖忽然脸色一变。

  “啊!”蝠祖忽然捂着肚子惊叫而起。

  因为蝠祖的肚子也痛了。而且是剧烈疼痛,这一痛,好似痛的全身都没力气了一般。

  “怎么回事?我的肚子也疼了?”蝠祖惊叫道。

  “啊,好疼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周围一些修为低的人,惊恐的捂着肚子,瘫坐在地。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四方百姓一阵茫然。

  这,澳门赌博网站:这几个情况?

  却看到熙康王、蝠祖、常家众老带去的五万下属,忽然间全部捂着肚子倒在地上了?

  “中毒了?”

  “不像啊,中毒怎么还能喊得那么惊天动地?”

  “可,不是中毒,他们怎么瘫了下来?”

  ……………………

  …………

  ……

  无数百姓露出惊愕之色,这,无法用逻辑去理解啊?

  蝠祖、熙康王、常家众老带领的这五万人,近乎都是个个面露凶狠之辈啊,怎么忽然叫的那么惨烈,没人打他们啊?

  “陛下,陛下,救命啊!”熙康王痛苦的要绝望了,嘶喊了起来。

  大都城。大哉殿口。

  熙宇大帝的目光在画面中四处查探,并没有别人来暗算啊。

  “他们,这是怎么了?”常胜皱眉道。

  “啊,这,这不会是……!”墨亦客忽然脸色一僵,看向秦子白。

  秦子白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被墨亦客一喊,顿时一激灵。

  “不会吧?”秦子白面色古怪道。

  “卷轴,被古先生掉包了?”墨亦客脸色一变。

  “不,不太会吧!”秦子白脸色越来越精彩。

  “怎么回事?他们这是怎么了?”熙宇大帝疑惑道。

  “好像,好像……!”秦子白一时难以启齿。

  “说!他们怎么了?”熙宇大帝眼睛一瞪。你知道,还藏掖着干什么?

  “他们应该怀孕了……!”秦子白面色古怪道。

  怀孕?????

  熙宇大帝:“…………!”

  常胜:“………………!”

  “那兽皮上应该画了一个的蛋,谁看谁怀孕,看一眼,怀一胎!”秦子白面部一阵抽动。

  熙宇大帝:“…………!”

  常胜:“………………!”

  ----

  画面中,空空城中。

  众人正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眼睛一瞪。

  “我肚子里有东西,我肚子里有东西,那东西吸收我元婴之力,在生长!”一人惊叫道。

  “啊,我肚子里也是,连着我的诸窍,连着我的丹田,啊,它在长大,啊,还在长!”又一个人惊叫道。

  “我肚子里也有一个!”

  ……………………

  ………………

  ……

  众人不断发现肚子里忽然多出了一个东西。

  “为什么我感觉肚子里,是八个?”常家老二茫然道。

  “我这是九个!”常家老三道。

  “我的是十个!”常家老四道。

  “我的,我的是二十个?”熙康王带着一丝惊恐道。

  蝠祖黑着脸,没有说话,蝠祖感觉自己肚子里最多。

  “我们肚子里怎么忽然有东西了,是什么?啊,好疼!”众人疼痛无比,根本没有多少心力去检查。

  “快,那边的人,过来给我检查一下,谁是丹师,谁是丹师,快过来!”常家老二惊怒道。

  远处百姓中,有些人畏畏缩缩,但,终究有着一人飞了过来。

  “老朽空空城的丹师,原空空丹院的……!”那老者恭敬道。

  “别废话,快检查!快,啊,疼死我了!”常家老二惊怒道。

  我都要疼死了,你还有工夫行礼?

  “是、是!”老者马上手搭在了常家老二脉搏之上。

  老者缓缓闭目,过了好一会,老者都不敢确定一般,脸色却变得古怪了起来。

  “怎么回事?”常家老二瞪眼道。

  老者面部抽动了一下:“恭喜大人,大人有,有有…………!”

  “说啊!”常家老二瞪眼道。

  “有喜了!”老者古怪道。

  常家老二面色一僵,半天没回过味来。什么叫有喜了?

  四周刚刚呼喊的众人,忽然间声音戛然而止。什么情况?

  “大人的是,八胞胎!”老者缓缓的向后退去。

  “八、八、八胞胎?”常家老二脸色已经僵住了。

  八胞胎?

  远处听到声音的百姓们,瞬间惊呆了。

  老者走到外围一个蝙蝠妖处,也检查了一下。

  “你的是双胞胎!”老者撂下一句话。

  “你的是三胞胎!”

  “你的?可惜,你只有一胎!”

  ……………………

  …………

  ……

  众人先前只是有个猜测,但,不敢肯定肚子里是怀了孩子,此刻老者戳破了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真的怀上了?

  “不,我是男的,我不要生孩子,王爷,王爷救我!”

  “我也不要生,我已经有三个孩子了,我不要生了!”

  “救命,陛下,救命啊!”

  “我的居然是三胞胎,不,我不要!”

  ……………………

  ………………

  ……

  一众下属悲痛欲绝的呼喊了起来。

  常家老二傻了,八胞胎?

  常家老三傻了,九胞胎?

  常家老四傻了,十胞胎?猪啊!

  熙康王傻了,二十胞胎!

  蝠祖脸彻底黑了,不知道多少胞胎!

  怎么可以这样?

  “胎儿越来越大了啊,啊,要生了,要生了!”

  “我的也是,要生了,要蹦出来了!”

  “可是,我是男的,怎么生啊?”

  “我也没有生孩子的器官啊,这怎么生啊!”

  “你那只有一个,我这三个呢,生不出来啊!”

  ……………………

  ………………

  ……

  众下属悲痛欲绝的呼喊起来。转眼之间,所有人肚子都大到极限,要撑破了,可是,都是男的,生理构造不允许啊。

  一胞胎还好,还能忍,双胞胎的肚子就大的可怕了,三胞胎的肚子更是挤得人都说不出话了,四胞胎的人已经吐白沫子了。

  “啊,噢噢噢!”蝠祖、熙康王、常家众老绝望的**之中。

  四方,无数百姓:“………………!”

  刚刚死里逃生的百姓,看到这五万人要一起生孩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

  悲伤?悲不起来!自己很惨,眼前之人更惨。

  开心?也开心不起来,这不是幽默好不好,我们内心还很难过呢,你们不要再搞笑了。

  我们正怀着悲痛的心情,缅怀刚刚死去的亲朋呢。你们这一怀孕,弄的气氛多尴尬?

  大都城。

  熙宇大帝:“………………!”

  墨亦客:“………………!”

  秦子白:“………………!”

  常胜:“………………!”

  空空城中。

  “啊,啊,我的手都没力气了,老头,怎么办?怎么办?”熙康王瘫软在地,绝望的看向刚才帮其诊断的老者。

  老者面容一直在抽动,听到熙康王问话,才回过神来:“啊?噢,男人生子,老朽,老朽也没,也没遇到过啊!啊,不对,前段时间,北方好像传来一个法子,叫什么‘剖腹产’!”

  “剖腹产?”蝠祖、熙康王、常家众老顿时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