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一百零六章 未生人的到来
  “呼!”

  叶神针身形一晃,冲向东方先生一群人,先下手为强,毕竟寿师的诡异,叶神针可是心知肚明的。

  叶神针冲去的一霎那,陡然,身影忽然一分为三。

  “哼,光影折叠术?老太监,你对付外人还行,与我寿师为敌?”东方本体一声冷哼。

  却看到东方本体忽然伸出双掌,探手一划拉。

  “呼!”

  在东方本体面前,陡然形成一面巨大的透明墙,仅仅光照之时,才能隐约看到一丝反光。

  “轰!”

  陡然,叶神针撞在了透明墙上。其中两个光影身体陡然撞散了。

  “哗啦啦!”

  叶神针身体撞在的透明墙处,陡然冒出一个个骷髅手掌,顿时拉扯叶神针身体。

  “什么?混账!”

  “轰!”

  叶神针猛地一斩,顿时斩碎骷髅手掌,身形遁逃而开。

  “东方,你敢对付婉钰郡主,你知道她是谁吗?你不怕我大乾圣上发火,灭你一脉?”叶神针顿时怒喝道。

  “灭我一脉?哈,能灭我的还没出生?”东方本体冷笑中探手一挥。

  “轰!”

  透明墙忽然向天包裹而起,无数骷髅手掌,铺天盖地的向着叶神针抓了过去。

  叶神针脸色一变,身形快速遁逃,但,这骷髅手掌,转眼已经汪洋一片,包围了叶神针的四面八方。

  “轰隆隆!”

  仅仅一瞬间,叶神针就彻底淹没在骷髅手掌之中了。

  东方本体露出一丝冷笑,探手对着汪洋骷髅手掌海打去。

  “轰!”

  一个灰色掌罡冲入骷髅手掌海中。

  “噗!”

  内部,传来叶神针吐血之声。

  “啧啧,大乾圣上发火?你要他来啊?哈哈哈,大乾的太监,也不怎么样啊?”东方本体一声冷笑。

  另一边,五个东方仆从却是向着古海方向围了过来。

  在叶神针冲向东方本体之际,古海就露出一丝苦笑。

  东方本体?

  他有多强?古海不清楚,但,不久前在大哉殿广场,东方本体和熙宇大帝对话的口气,古海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可是直呼熙宇大帝的名字的。

  而且,天下八大寿师,能够传下来的,能有几个简单的?

  此地,无处可逃,最关键的是,自己却是重伤在身,根本无法出手了。糟到不能再糟了。

  “姐夫,呜呜呜,妖鬼灵告诉我你有危险,我才想着救你的,可他个蠢货没算好,打死东方先生后,还有六个呢?呜呜呜呜!”龙婉钰委屈的哭着。

  体内妖鬼灵此刻也是纠结无比。此刻不敢开口。

  咳了一口血,古海探手取出一枚黑色玉符。

  “啪!”

  古海探手将其捏碎了。

  于此同时,阴间,一个浩大的城池之处。

  城池之中,有着千万鬼物,阴森无比。

  但此刻,这一城的鬼物,都在哭嚎之中,却是这一城鬼物,都动惮不得,被一个诡异的巨脚虚影踩在脚下。

  半空之上,站着一个半黑半白长袍的男子身影。右脚踏下,一个诺大的虚影,将一城鬼物全部踩在了脚下。

  “不知道,大王,大王,我们真的不知道!”

  “我们没见过你说的鬼魂,没有,我们不认识龙婉清!”

  “我们没见过啊!”

  “饶命啊,饶命啊!”

  ……………………

  ………………

  ……

  全城千万鬼物哭喊一片。

  半黑半白长袍男子沉声道:“方圆百万里,都是你们恶鬼城掌握,生吞活吃无数地魂,你们跟我说,对着百万里了如指掌,还说看见过龙婉清?”

  长袍男子的声音非常诡异,好似两个声音,一个苍老,一个稚嫩。

  “不,不,不,我们当时骗你的!”

  “大王,我们错了,我们当时想要吃你,看你厉害,所以才骗你来恶鬼城的,我们真没见过什么龙婉清!”

  “大王,我们错了,饶命啊!”

  ……………………

  ………………

  ……

  “我既然来了,就要一个结果,不知道就是灭,我看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半黑半百的长袍男子冷声道。

  说话间,脚下微微用力。

  “嘭、嘭、嘭……………………!”

  巨力之下,城中的恶鬼一个接着一个爆炸而开,化为青烟。

  “饶命,饶命,我们真的不知道!”

  “大王,饶命啊,我们真不知道!”

  ……………………

  ………………

  ……

  恶鬼们拼命的求饶着,长袍男子却根本不顾,脚下力量越来越大,下方的爆炸越来越多,千万恶鬼,短短一小会,尽然全部炸开了。

  好似踩死一只臭虫一般,踩死了一城的恶鬼。

  待全城恶鬼全灭,长袍男子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天空阴沉沉的一片。

  长袍男子站在空中,手中捧出一个玉盒。

  “丫头,还是没有我们女儿的消息。对不起,丫头,我没能保护好你,还打死了我们的女儿,对不起丫头,你为了能给我生女儿,受了天谴,我却打死了女儿,我不是人,我一定要找到她,我一定要复活她,哪怕我死!”长袍男子抱着玉盒,声音有些哽咽。

  “这些年,你们母女三人为我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没能照顾好你们,我发誓,谁也别想再伤害你们了,我先找到婉清,我一定要找到她,到时,她想怎么责怪我,我都任她,还有婉钰,呵呵,若找不到婉清,我却没脸见她了。等找到婉清,救活婉清,我也远远的看看她和婉钰,远远的保护她们,谁也休想伤害她们,谁也休想!”长袍男子哽咽中,浑身颤抖道。

  “啪!”

  陡然,长袍男子腰间一声脆响。

  长袍男子顿时抓住那脆响之物,却是一块黑色玉符,玉符顿时碎开成粉末。长袍男子陡然一激灵。

  “婉钰有危险?”长袍男子陡然一激灵,声音陡然变的狰狞了起来:“谁,谁敢伤我女儿!”

  “呼!”

  长袍男子狞吼之中,手中玉符碎末陡然化为齑粉,瞬间环绕长袍男子周彻,长袍男子周彻虚空陡然一阵跌宕。

  “嗡!”

  长袍男子顿时身形一晃,消失在这跌宕的空间之中——

  叶神针勉强缠住东方本体,准确的说,是被东方本体摧残之中。

  无数骷髅手掌将叶神针包裹,东方本体一次次打向骷髅手掌中,重击叶神针。

  “哦?老太监命还挺硬的?那我就将你的寿元全部剥夺了,看你还能挺多久,哈哈哈!”东方本体阴森道。

  另一边,五个东方仆从冲来。

  “以我东方之名,召唤东灵火海之神,赐我神物,灭我仇敌!”

  五个东方仆从近乎同时呼喊而起,以玉如意为牵引,顿时虚空裂出一道口子,五条蓝龙从阴间涌出。如不久前在大都城外古海对战的东方八号。

  只是此刻,五条蓝龙呼啸而来,威力更大。

  “冰镜**!”冰姬陡然一声大喝冲了上去。

  “轰!”

  顿时,五条蓝龙和五个东方仆从被圈禁在一个巨大的冰球之中。

  “臭丫头,找死!”

  “哼,冰镜**?能挡得住我的蓝龙?”

  “去死!”

  ……………………

  ………………

  ……

  冰球之中,传来五个东方仆从的怒吼之声。

  “轰隆隆!”

  蓝龙威力巨大,显然超出了冰姬的承受范围。困住众人的冰球,很快就出现了裂缝。似乎要破开了一般。

  “姐夫,这下怎么办?”龙婉钰焦急道。

  “咳咳咳!掀开那个绢布,试试看!”古海咳着血看着大戮圣上一旁的凳子。

  龙婉钰马上冲向那绢布。

  “轰!”

  就在这一霎那,一条蓝龙轰然将冰球撞了一个洞,随同出来一个东方仆从,顿时踩着蓝龙向着龙婉钰撞来。

  “臭丫头,那是你能拿的?”那东方仆从一声大吼。

  “昂!”

  蓝龙陡然口中喷出滚滚冥火,要一瞬间将龙婉钰淹没一般。

  “姐夫!”龙婉钰顿时惊恐的哭喊了起来。

  “嘭!”

  千钧一发之际,古海一把将龙婉钰扑到在地,躲过了冥火。

  “噗!”

  古海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姐夫!”龙婉钰看到古海又吐血,惊恐的哭喊而起。

  “昂!”

  冥火龙咆哮,轰然冲向二人。

  “古海?龙婉钰?哈哈哈哈,做一对亡命鸳鸯,一起死吧,哈哈哈哈哈!”那东方仆从面露狰狞。

  蓝龙带着一股毁灭气息,直冲古海、龙婉钰而来。

  “轰隆隆!”

  蓝龙咆哮,势无可挡,那东方仆从更是面露狰狞的狂笑。

  眼看,蓝龙就要张口将二人吞下了。

  却在这时,古海腰间先前被捏碎的玉符,陡然化为一阵黑雾。

  黑雾中,轰然伸出一个苍老枯瘦的手掌。

  “轰!”

  那枯瘦的手掌,探手一压,狰狞咆哮中的蓝龙陡然一顿,好似龙头被生生的卡在了半空中一般。

  “呼!”

  东方仆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却是看的那黑雾骤然散去,古海和龙婉钰前面忽然多出了一个长袍身影,长袍白黑半白,极为奇特。

  “谁?”那东方仆从瞪眼怒道。

  手中挥动玉如意,似乎要再度施法一般。

  却看到那长袍男子,指头一弹。

  “嘭!”

  蓝龙轰然爆炸而开,上方的东方仆从更是被陡然炸上了天,连手中的玉如意都没抓稳跌飞出去。轰然撞在冰镜**的球体之处。

  “轰!”

  这一刻,剩下的四龙也轰然将冰球炸碎了。

  冰姬顿时跌倒一旁。口吐鲜血。

  四个东方仆从驾着蓝龙全部出来了。

  “什么人?”一众东方仆从扶住那被炸飞的东方仆从,瞪眼看来。

  “未生人,你总算来了!这是龙婉钰。”古海口吐鲜血,露出一丝笑容。

  刚刚抵达的男子,正是未生人,龙婉清的父亲,昔日颍州之外,错误打死龙婉清,为恕罪前往阴间找寻龙婉清鬼魂,临走之前,给了一块黑色玉符,让交给龙婉钰,有危险,捏碎玉符,未生人会尽全力赶来。

  未生人来了。

  可一到这里看到了什么?古海说了什么?龙婉钰?这是我的女儿?

  未生人看向龙婉钰。

  龙婉钰衣服破破烂烂,披头散发,满身伤口,全身是血?泪雨和血液混杂的脸上,看上去那么的绝望和无助。

  自己的小女儿,一直愧对的小女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却是,却是…………。

  自己都舍不得,不,都不敢让她有一丝委屈的小女儿,这么惨?全身都是血?都是伤口?

  刚才差一点,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龙婉钰就要葬身在那冥火龙下了?

  一瞬间,未生人感觉全身都在颤抖。一股滔天怒火,忽然从体内爆发而出。

  “谁,谁敢伤我女儿!”未生人语气带着一股冲破一切的怒火,扭头望了过来。

  “轰!”

  以未生人为中心,身后轰然冒出铺天盖地的黑气,黑气之中,似乎响彻着亿万鬼哭之声,一股股的大阴森的邪气,顿时直冲一众东方仆从而去。

  “你是谁?”先前被炸飞的东方仆从陡然脸色一变。

  “呼!”

  那东方仆从感觉身体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忽然到了未生人那枯瘦的手掌之处,被一把抓住了脑袋。

  “刚才是你,是你要杀我女儿?”未生人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后怕的颤抖。森冷的让人头皮发麻。

  ps:今天星期四,晚上继续聊,可能要来迟一点点,要到八点后,观棋才能到,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