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九章 冤枉的熙雍
  “婉钰郡主受了惊吓?怎会如此?陛让我接待诸位,却是我的失职,古先生,请允我探望婉钰郡主的病情,表达我们的歉意,况且,我大元还有很多安神的宝物,只要婉钰郡主用得上,我马上取来!”墨亦客顿时开口道。

  墨亦客要确定,婉钰郡主在不在了。

  古海看向墨亦客,却是心中微微一沉,果然,这墨亦客真是太精明了。自己刚刚推脱,就猜到了什么。

  “也好!”古海微微一笑。

  墨亦客也是死死的盯着古海,想要从古海的面部看出端倪,内心中,墨亦客也焦急不已。

  先前面见陛,了解了大概情况,也瞬间明白龙婉钰的重要性了。

  在别人还未察觉问题的情况,墨亦客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就是为了确定龙婉钰在不在大都城了。

  若是不在了,必须第一时间将其追回来!哪怕动武,也要追回来。

  要知道,公羊圣消失了,被大乾人抓去了,大都城化为一地废墟,公羊圣肯定能猜到什么,大乾肯定要出手,这可是大戮天朝的底蕴啊。

  止住大乾天朝的动作,最有效的就是拿住他们的命脉,也就是龙婉钰。

  墨亦客急切的赶来,先前的一番客套,只是为了见龙婉钰。摆渡<观>看<最>新<章>节

  盯着古海,想要看到古海拒绝,可古海却微笑着点头了?

  墨亦客眉头微皱,但,并没有说什么,毕竟,龙婉钰若是在大都城,那再好不过。

  “墨先生不若稍等,我去请示郡主,如何?”古海笑着说道。

  “好!”墨亦客点了点头。

  古海并没有邀请墨亦客进入庄园。庄园有古海布置的大阵,雾气四起。

  古海进入大雾之中。

  一入大雾之中,古海脸色一沉:“快,通知李神机回来!情况有变!”

  “是!”巨麓应声道,快速遁地消失了。

  古海却是隔着大雾,看着外界,脸色阴沉。

  若是换个人,古海还会想办法骗走,可这是墨亦客,这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是看不到龙婉钰不罢休的啊。

  只能撕破脸皮吗?可,龙婉钰刚刚出城,还没走远,就算有叶神针保护,若熙宇大帝亲自追捕,难免会出状况,况且古海对叶神针的实力,还不确定。

  拖?

  现在只能拖了!给龙婉钰更多的时间离开。

  外界,墨亦客看着古海进入大雾区域,眉头微皱。

  “来人!”墨亦客沉声道。

  “在!”

  “马上派人打探四周,有没有仙鹤车离开,还有通知四方城门守卫,对所有进出的仙鹤车,要查清楚!”墨亦客沉声道。

  “是!”

  “通知工部,大都城阵法,以地底阵法为先,马上开启,让人无法遁地,最少,只要有人挖地底隧道,马上就能找到!”墨亦客吩咐道。

  “是!”

  等了一小会,古海再度走出大雾,见到了墨亦客。

  “古先生,现在可否去探望郡主了?”墨亦客笑道。

  “抱歉,墨先生,郡主正在休息……!要不,你明天再来吧?”古海苦笑的摇了摇头。

  “无妨,我等郡主即可!”墨亦客脸色一变,顿时语气坚决道。

  “既如此,那随你吧!”古海摇了摇头。

  墨亦客也是眉头微皱,因为古海居然没有邀请自己进入他的庄园?

  不过,考虑到不久前在墨府的不愉快,墨亦客也不能强求什么。

  看着眼前山庄的大雾,墨亦客眉头微挑,心中一阵焦急,古海的借口,让自己无法妄动?可是,就干等着?

  不行,必须要进去看看!

  墨亦客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就是龙婉钰已经不在了。可,终究没有撕破脸皮,也不好硬闯啊。

  “来人!”墨亦客叫道。

  “在!”

  “小王爷在附近吧?”墨亦客看向那属。

  “是,世子就在不远处刚刚建好的酒楼!”那属恭敬道。

  “王爷要在大哉殿向乾使致歉,还要等些时日,不显诚意,去,请小王爷来此,先代王爷道歉一次!”墨亦客吩咐道。

  那属一怔,最终应声道:“是!”

  那属快速离去了。

  “小王爷?”古海疑惑道。

  “熙康王之子,熙雍!”墨亦客点了点头。

  “哦?熙雍?”古海眉头微皱。

  这些日子,可是不断研究着大元的这些顶级贵族资料,熙雍?和墨亦客秦子白一样,都是二代贵族,可是,这熙雍却没有墨亦客之智,没有秦子白之武,唯一异于常人的,就是脾气火爆,四处闯祸。

  墨亦客喊他来?

  一瞬间,古海明白了墨亦客的打算。

  古海脸色阴沉,但,此刻却又不能表露,毕竟,墨亦客说的好听,是让熙雍来代表其父致歉的。

  “轰隆隆!”

  熙雍还未到。又一队人快速赶来。

  却是秦子白带着一些属,快速抵达了古海庄园之外。

  “墨大人也在?”秦子白眉头微皱。

  “秦大人?”墨亦客皱眉道。

  秦子白笑着点了点头。

  转而,秦子白马上看向古海。

  “古先生!”秦子白走到古海面前,却是忽然恭敬一礼。

  古海马上避开:“秦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秦子白微微苦笑道:“古先生,之前城北,多谢有你!否则在或许已经死在那第二军团长的刀了,秦子白又欠你一次!”

  “秦大人客气了,我是应墨先生之邀,才去帮忙的!”古海马上笑道。

  墨亦客微微一阵苦笑,自然听得出来,古海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人家古海刚刚给你面子,帮了你一个大忙,你调头就来拆他的台,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墨亦客心中微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己为大元官员,必须要以大元利益为上啊。

  听到古海的话,墨亦客也不敢吭声。

  秦子白却是摇了摇头道:”一码归一码,先前回家,家父却一再让我前来向古先生致谢,同时,家父还让我无论如何,当面致谢婉钰郡主。谢她不计前嫌,能让古先生出手!”

  “哦?”古海眉头一挑。

  秦家的家主?

  古海看了眼墨亦客,显然,墨亦客想到了,那秦家家主也想到了。担心龙婉钰走了?

  “对了,临走前,家父说,郡主可能会受到惊吓,让我带来安神珠一枚,给郡主安神,让我亲手交给郡主!”秦子白郑重的取出一个玉盒。

  一旁墨亦客微微苦笑,秦子白的父亲,眼瞎了,心却透亮啊,连古海的借口都猜到了端倪,送来了安神珠?

  古海眉头微皱,摇了摇头道:“抱歉,郡主已经休息了,要不明天再来吧?”

  “不了,家父交代,若郡主休息了,让我在此候着!方能显得的诚意!”秦子白郑重道。

  “好吧!”古海微微一阵苦笑。

  “墨亦客,你喊我来干什么?”陡然一声怒喝从街头另一边传来。

  “嗯?”众人扭头望去。

  却看到一个身穿红袍的年轻男子,身后跟着一群随从,踏步而来,脸上却带着一股阴沉。

  “小王爷!”墨亦客笑道。

  “熙雍?”秦子白却是眉头一挑。

  红衣男子熙雍陡然看到古海和众人。

  “哦?古海?”熙雍双眼一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些天,古海的确出了无数风头,可在熙雍眼里,却是无比的遭恨,不久前,五岳书院,自己的父亲熙康王,可是被古海当着全城人的面,不断打脸啊。

  奇耻大辱!

  若不是熙康王令不得来打扰乾使,熙雍早就找上门了。

  熙雍或许能耐比秦子白墨亦客差一些,但,终究是最尊贵的熙家少主啊。

  刚才在酒楼好好的,墨亦客的人过来说,让自己去给古海道歉?

  熙雍借了点酒气,顿时红着眼睛走了过来。

  “小王爷!”古海微微一笑。

  墨亦客马上抢先道:“小王爷,陛已经旨,准备在大哉殿,当着文武群臣的面,让熙康王对大乾使者致歉,致歉不久前在我墨府前的无礼!毕竟,那终究只是误会,我刚才看到小王爷在附近,就着人请小王爷来此了,小王爷可以代王爷,先行向郡主致歉!”

  “什么?在大哉殿,让我父王当着文武群臣的面,向那小丫头致歉?”熙雍陡然火气腾了起来。

  “不错!”墨亦客点了点头。

  古海看出来了,墨亦客这是借刀杀人,让熙雍来闹事,以便他查探龙婉钰还在不在了。

  “墨先生,你是嫌我大乾使团,不够乱吗?”古海沉声道。

  “古先生!”墨亦客扭头正要解释。

  “不用说了,熙雍小王爷?请回吧,呵,我们不需要你的致歉!”古海沉声道。

  “哈?让我回去?哪有那么容易,古海,不是要我代父王向你们道歉吗?来啊,走啊,让我去见那小丫头,哼,今次我代父王道歉后,先前之事,就一笔勾销了!”熙雍顿时踏步就要想着大阵内而去。

  “站住!”古海眼睛一瞪。

  熙雍却是一脸不在乎古海。

  古海脸色一沉,陡然声音扩大了无数,一瞬间传遍四方。

  “我大乾使团,带着友谊而来,可你们却一而再的辱我们。这是大元的待客之道?五岳书院,澳门赌博网站:备以书道辱我修养。墨府之中,带兵搜我大乾使团之身,辱我德行。逼着我们另行买了庄园。大元刚刚遇险,我大乾不忘两国之谊,冒死相助,使团内有人受了惊吓,想要休息片刻,怎么,在我买的庄园,也一刻不让我休息?想要再来一次大搜查?熙雍,你欺人太甚~~~~~~~~~~!”古海陡然一声大喝。

  “轰!”

  古海的声音顿时传遍四方。一瞬间,大都城无数地方的百姓都听到了古海声音。

  熙雍瞪大眼睛,百口莫辩,我还没闹呢?你再拦我,我就不闯了啊,你喊什么?你喊什么呀?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