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五章 张三丰
  “太极,张三丰?”

  城中,近乎所有人都是眉头一挑,露出疑惑之色

  “张三丰是谁?太极我知道,可世上什么时候出现过张三丰这个人?”李神机看向叶神针。

  “张三丰?太极?难道是万寿道教的太上一脉之人?”公羊圣也看向叶神针。

  龙神武也看向叶神针。

  叶神针:“………………!”

  叶神针真不知道,夜神卫虽然探查天下消息,可叶神针真心没听过什么张三丰。

  可,刚才一剑,此人若不出名,岂能有如此威力?叶神针也满脸疑惑。

  “还是我姐夫厉害!”龙婉钰却一脸得意。

  城中,婉儿仙子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太极之道?当以我万寿道宫太上一脉最为完美,可古海为何也有如此体悟?张三丰?是我太上一脉吗?”龙婉钰露出茫然之色。

  太极剑,一剑牵引,顿时让对方神血军死伤近万。

  神血军的强者,也纷纷脸色阴沉。

  第二军团长更是死死的盯着那白衣老者张三▲丰。

  “哼,取巧而已,箭雨停止,给我一起上,将其斩杀!”第二军团长一声大喝。

  “喝!”大军一声齐喝。

  顿时,各自拔出长刀,拍马向着古海凝聚的张三丰而去。

  古海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张三丰受阵法限制,无法离开太远,所以无法直奔第二军团长,只能被动御敌,好在古海此次模拟的是张三丰,太极剑、太极拳,都是后发先至。

  千军万马奔来之际,张三丰长剑一转,周身太极剑气旋转的越发圆润。整个张三丰就好似一个圆转的球体。

  “杀我兄弟,给我死!”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将士一声大喝,一道巨大的刀罡直冲张三丰面门而来。

  张三丰的长剑顿时迎了上去。

  当!

  刀剑相撞。

  “给我死!”那将士眼睛一瞪,斩出最大的力量。

  但,一刀斩下,却忽然感到张三丰的剑软绵绵的,根本不是硬碰硬?张三丰的长剑一牵引,那将士的刀罡就被带着偏离了,力量未减,转而偏离向另一个将士。

  “将军,你斩我干什么?”

  “啊!”

  一声惨叫,却是那将军杀了一个自己人。

  远处,叶神针等人瞪大眼睛。

  墨亦客和第一军团的大战也微微顿了顿,一起看向城北之处。

  张三丰已经被无数将士围了起来,无数将士顿时长刀斩向张三丰,一时间,刀气如海,形如织天大网,铺天盖地向着张三丰而来。

  张三丰原地旋转,长剑挥洒下,好似形成一个球形气流。

  “圆转如意,四两拨千斤!”张三丰一声大喝。

  四周剑气伴随着张三丰的长剑,陡然迎向一众刀罡,撞向每一个刀罡上的力量不大,但,却刚刚好让刀罡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本来斩向张三丰的,却是忽然间斩向了自己人。

  “咦?我的刀罡偏了?”

  “快躲开!”

  “你斩偏了,斩到我了!”

  ……………………

  ………………

  ……

  “轰~~~~~~~~~~~~~~~~~~!”

  一声震天巨响,张三丰原地不动,约有五百将士连人带马,瞬间被斩,大半被一劈两半,只有寥寥数人侥幸重伤逃脱。

  最关键的是,他们身上挨的刀,不是张三丰斩下的,而是自己人斩下的?

  “哗~~~~~~~~~~~~!”

  城中,顿时哗然一片。

  “圆转如意?四两拨千斤?”

  “我看到张三丰,好像没用多大力气啊!”

  “对,那力量,我也施展的了,可古先生却让张三丰一剑毁了五百将士?”

  ……………………

  ………………

  ……

  无数百姓惊喜的看向古海和张三丰。

  公羊圣却是双眼一眯:“四两拨千斤?太极?借力打力?这岂不是,人越多,张三丰施展的越是畅快淋漓?”

  “人越多,对张三丰越有利?”龙神武也是双眼微眯。

  “借别人的力量杀别人,这剑法,还真是奇了?人少会让张三丰麻烦,人多反而让张三丰挥洒自如?”叶神针眉头微挑。

  “那是当然,那是我姐夫!”龙婉钰却是得意的好似大夏天喝了一碗冰水。

  城中,婉儿仙子也是瞪大眼睛。

  “张三丰真的是我太上一脉的吗?为何我不知道太上一脉有这诡异的剑法?”婉儿仙子露出一丝茫然。

  张三丰第一剑,死伤一万多兵马,如今又是一剑四两拨千斤,死伤五百将士。

  对面神血军脸色一沉。

  “给我杀!”众将士一声大喝。

  顿时,再度有大片将士冲向张三丰。

  张三丰长剑挥舞,太极运用到了极致,对着迎上来的将士来者不拒,本身用阵法凝聚的张三丰,就有中天宫的威力,加上这奇特的太极剑,顿时在大军之中,所向披靡。

  “啊!啊!啊!…………!”

  不停的传出将士伤到自己人的惨叫之声,人马合一,威力巨大?可太极根本不与你硬碰硬,而是软的,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片叶不沾身。

  那软绵绵的剑法,却由如割韭菜一般,一茬一茬的收割者将士们的生命。

  那死亡的速度,看的无论城内外人都瞠目结舌。

  当然,古海此刻最大的收获,就是化业补天池中。

  一个个杀孽无数,恶业缠身的鬼魂,进入化业池,快速的转化为补天力,进入补天池中,杀此一人,比昔日古海杀的千个大恶之人恶业还多。

  张三丰肆虐的杀着。

  远处,第二军团长已经看不下去了,那前仆后继的下属前往,都是送来给你杀的不成?

  这才多久,南征百战,所向无敌的属下,又死伤近万了?

  “哼,我等魂体还未归位,否则,由得你猖狂?”第二军团长一声冷哼。

  “吼!”

  坐下巨马一声大吼,载着第二军团长向着古海方向杀去。

  “哪里走!”秦子白一声大喝。

  “你们给我看着他!”第二军团长一声冷哼。

  “放箭!”

  “轰!”

  大量箭雨顿时直冲秦子白而去,秦子白脸色一变,本身就重伤了,而且又没有张三丰那四两拨千斤的能力,只能被逼着躲开箭雨。

  “让开!”第二军团长一声大喝。

  顿时,围着张三丰的将士们纷纷让开,让第二军团长面对张三丰。

  “跨!”

  第二军团长跳下战马,猛地一吸气。

  “呼呼呼!”

  第二军团长的身体陡然暴涨而上,转眼就达到了和张三丰一样的体型。

  “一对一,小子,你对我来四两拨千斤试试?”第二军团长一声冷哼。

  巨大的身形,爆发出一股肆虐的气息。

  古海脸色一沉,却是从第二军团长眼中看到了一丝凶唳,不是暴戾。暴戾是被冲昏了头脑,而这凶唳的眼神,却是依然冷静无比。

  冷静?冷静的凶相?

  古海瞬间明白,此人依旧没有看得上张三丰实力,如此一来,待会很可能会一声令下,让属下们不要管张三丰,直接杀入城中。

  自己的目的,终究不是杀敌,而是将第二军团挡住,挡住,就不仅仅需要杀敌。

  “呲吟!”

  却看到张三丰将长剑忽然插入剑鞘,长剑缓缓消失了。

  “哦?”第二军团长双眼微眯。

  城中无数人都露出疑惑。

  “张三丰为何收剑了?”

  “那第二军团长,可是抓着长刀的啊!”

  “自知不敌了?不可能啊!”

  ……………………

  ………………

  ……

  无数百姓露出茫然之色。

  张三丰却是忽然露出一丝轻笑:“人多,我才用剑!对付你一个人,我还用剑,岂不是欺负你了?”

  “呃?”四周百姓微微一怔。

  第二军团长也是脸色一沉。看出这是张三丰在奚落自己。

  生死决战,这时候,你居然要赤手空拳对付我的长刀?

  “找死的东西!”第二军团长一声冷哼,果然微微激怒,手中长刀轰然斩了过来。

  张三丰却是起手一挥,四周剑气全部消失了,而是陡然出现无数气流环绕张三丰,依旧是太极的图案。

  一刀斩来之际,张三丰非但没有后退,反而上前一步。

  “揽雀尾!”

  张三丰猛地一抓第二军团长的手腕,却并没有硬碰硬,而是猛地一拖,借着第二军团长的力量,给他更增加的一股力量。

  “单鞭!”

  一拖一甩,第二军团长被自己的力量甩飞了出去。

  “什么!”第二军团长脸色一变。

  却是却是没想到,自己被甩飞出去了,更重要的是,是自己把自己甩飞出去的?

  这怎么可能?

  第二军团长半空之中猛地一扭身子,似乎要脱离这股惯性。

  但,张三丰的手并没有停止,一把抓住甩出去的第二军团长的脚。

  “野马分鬓!”

  居然借助第二军团长扭动身子的力量,再度来了一次借力打力。轰然将其甩在了地上。

  “轰!”

  大地猛地一震,第二军团长顿时摔了个人仰马翻。

  但,第二军团长也是身经百战,甩在地上的一霎那,还不忘一刀斩向张三丰。

  “如封似闭!”

  “轰!”

  好似之前排练了无数次,一环套一环的出手,在第二军团长一刀斩来之际,张三丰探手一带,那一刀瞬间偏离原来的轨迹,轰然向着第二军团长裤裆斩去。

  “啊!”

  “轰!”

  第二军团长惊吼的手中长刀脱手而出,身形猛地一弓,远远的脱离了张三丰身体。

  好险,刚才好险。

  第二军团长惊的浑身直颤。

  电光火石间,两人交锋结束了。

  第二军团长一脸狼狈,手中的长刀也扔了,狼狈不堪的躲了过去。

  对面张三丰,却是在慢悠悠的打着一套软绵绵的拳。

  城中无数修者尽皆瞪大眼睛。

  真是一套软绵绵的拳法,慢悠悠的拳法,但,却巧合到了极致一般,将第二军团长欺辱的不堪一击。

  真的很慢,慢到好似所有人都看的清楚一般,可就是想不通,这慢悠悠的拳法,怎么就打败第二军团长的?

  却是谁也不知道,张三丰最擅长的还是太极拳,太极剑也只是太极拳分支出来的而已,丢了长剑,张三丰的实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