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章 偶尔玩玩
  “公羊圣在内堂休息,要不,你们去”古海面色古怪道。

  李神机叶神针龙神武,三人好似中了定身术一般的海。

  理智上讲,三人根本不相信古海说的。开玩笑,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计谋,又是动手的,李神机更是弄的一身是伤,差点丢了命。做了这么多,连公羊圣的影子都没

  你说你将公羊圣救出来了?

  从主观上说,三人更不信古海,我们三个中天宫都没救下的人,你一个元婴境也能救下?

  三人就这么海。

  古海微微一笑:“三位,不进来”

  三人茫然的海,古海就那么笃定?

  古海说完,带着龙婉钰向着内堂走去。

  三人相互,虽然一脸不信,还是跟了进去。

  “呼!”

  内堂之中,卷起一阵阵气流,三人站在内堂之外,却是陡然脸色一变。

  “这气息?”叶神针惊讶中,随着古海一脚跨入内堂。

  李神机和龙神武也紧跟着跨入内堂。

  “呼!”

  内堂气息一敛,被吸入中心盘膝而坐的白衣男子体内。

  白衣男子缓缓睁开双目,前李神机叶神针龙神武那瞠目结舌的表情。

  “哦?三太子,叶公公?还有李营主?你们也来了?”白衣男子长吁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道。

  神武王:“…………!”

  叶神针:“…………!”

  李神机:“咳咳咳咳…………!”

  三人目光陡然诡异的海。这,这不可能!

  特别李神机,刚才更是大言不惭的表态,救不出公羊圣就是无能,救出公羊圣就是有能。岂不是自己在古海面前很无能?

  “公羊大人,先前根本不在蝠谷?古海,你骗我?咳咳咳!”李神机捂着伤口,喝问道。

  神武王和叶神针神色一动,对啊,若不再蝠谷,那就对了。

  众人海之际,公羊圣却是回忆道:“我就是被囚蝠谷的,是古海救我出来的?”

  李神机:“………………!”

  好不容易找到遮脸的借口,转眼被公羊圣狠狠的踩碎了。

  古海真的是从蝠谷救出来的?

  “李营主,下次骂人的时候,留点口德,否则,别人没骂到,反而骂了自己一脸!”古海一点不客气道。

  李神机顿时脸色涨的一阵通红。

  想我李神机,实力谋略无一不精,今日反而被你个小人教训了?

  “不需要你教训,哼!”李神机郁闷的一声冷哼。

  “当然,你可是我姐夫弄出来的,要不然你还在血池里飘尸呢!”龙婉钰顿时得意道。

  这一刻,龙婉钰可不想要什么功劳,给姐夫,比给自己还高兴。至于紫微长生,古海的许诺,让他们放开吃,此刻在后厨正吃个不停呢。

  “哦?这位是?”公羊圣眼皮跳了一下的婉钰。

  显然还没见过龙婉钰,但,龙婉钰的话太难听了,什么叫我还在血池里飘尸呢?

  “这位是婉钰郡主!晓月公主的女儿!”叶神针马上解释道。

  “哦?晓月公主的女儿?”公羊圣眉头一挑。

  “他是圣上的心头肉,她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去!”叶神针马上补充了一句。

  毕竟,公羊圣被囚那会,龙婉钰还没出生呢。

  “什么老头子的心头肉?叶太监,你别瞎说,死老头子,从来不给我出来玩,还心头肉?”龙婉钰一脸不屑道。

  “大胆!”公羊圣眼睛一瞪。

  死老头子?这是辱骂圣上?

  “龙婉钰也是眼睛一瞪。

  这时公羊圣忽然意识到龙婉钰在圣上心中的地位了。

  死老头子?一旁还有一个叶太监?三太子李神机他们对龙婉钰的称呼,居然一点也没意外?

  “郡主当着圣上的面,也如此直呼,我说了,你别往心里去!”叶神针苦笑道。

  公羊圣眼皮再跳了一下,眼前龙婉钰在心中的地位,陡然拔高了无数,变的神秘无比,对于不理解的东西,还是先压下心中的愤怒吧。

  “你是古海?”公羊圣忽然旁古海。

  “一品堂堂主,古海,见过公羊先生!”古海微微笑道。

  “《侠客行》和《将进酒》可是你作的?”公羊圣却是忽然眼睛一亮道。

  “正是在下,但,对有些人来说,只是废诗而已,哗众取宠了!”古海李神机。

  刚才李神机就是这样嘲讽古海的。

  “哪个混账东西说的这混账话?什么废诗?侠客行,将进酒?这还是废诗?那还有什么是好诗?哗众取宠?那是别人没能力的嫉妒,古海?写的好啊!”公羊圣忽然眼睛一瞪笑道。

  一旁众人都神色诡异的神机。李神机脸色再度涨的一阵通红。

  “公羊大人喜欢就好,也不算什么!”古海微微笑道。

  “你老师是谁?”公羊圣起身,神色一肃道。

  “嗯?”古海露出一丝疑惑。

  “就是教你书道的,能写出如此好诗,定然有个名传天下的名师,不知我可认识,你老师是谁?”公羊圣好奇道。

  众人一起海。

  古海面露古怪道:“我没有老师!”

  “没有老师?那如何写出侠客行和将进酒?”公羊圣一脸不信。

  “呃,我瞎琢磨的!书道,前段时间才听说有书道这么回事!”古海苦笑道。

  公羊圣瞪眼海,一脸不信。

  一旁叶神针却是开口道:“古堂主的确刚刚接触书道,三年前,还是凡人之躯,不懂修行!”

  “哦?瞎琢磨的?”公羊圣却震惊中眼睛一亮。

  古海微微苦笑。点了点头。只能这样说,不然没完没了了。

  “刚刚接触书道,就能写出如此篇章,天赋异禀啊,说明你在书道之上,有着超越常人的悟性,有些人就算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你的高度,如此良材,岂可如此埋没?不若,做我的学生如何?我一定倾其所有,传你书道!”公羊圣郑重无比道。

  收古海为弟子?

  叶神针神武王李神机顿时脸色一变。

  “公羊大人,可早就承诺不再收学生的啊!居然为古堂主破例了?”叶神针惊讶道。

  站在门口的司马风更是嫉妒的眼睛发亮。

  李神机却是眉头一挑,不仅仅古海被公羊圣更重要的是,公羊圣身为国子监祭酒,在大乾的能量。其门生不知有多少。古海若做他学生,那古海的资源马上就增加无数了啊。自己以后要对付他,却是麻烦不少。

  “呃!”古海却是微微一怔。

  “如何?”公羊圣自信的海。

  国子监祭酒,类似于古海在昔日地球北大校长清华校长教育部长,跟你说收你为学生,如此殊荣,书道修者很少能拒绝的。

  古海却是苦笑道:“多谢公羊先生的厚爱,写诗,只是偶尔玩玩,我没想走书道!”

  “偶尔玩玩?不修书道?你如此天赋,不修书道?”公羊圣眼睛一瞪。

  “我姐夫琴道更加厉害,哪有功夫跟你学书道啊!”龙婉钰却是一脸不屑道。

  本来救出公羊圣,龙婉钰还觉得此人可怜,被关了那么久,可他张口就要收姐夫为学生?姐夫哪里比你差了?

  “琴道?”公羊圣微微一怔。

  “古堂主的琴道的确厉害,不久前在颍州,琴道大败吕阳和破军,几首曲子,所向无敌,更得到银月山庄庄主认可,力压无数琴道大师,获得天级琴。”叶神针苦笑的解释道。

  “不可能,琴道也需要大悟性的,但和书道南辕北辙,怎么可能都厉害,而且你不是说他刚刚踏入修行界?难道琴道也是刚刚接触的?”公羊圣一脸不信。

  “这几年才听说!”古海点了点头。

  “力压无数琴道大师,获得天级琴?银月山庄老庄主,他真舍得啊!你的琴道居然还能如此厉害?你文修要走琴道?可你书道也那么厉害,却是可惜啊!”公羊圣感叹道。

  “呃,说起来,琴道,我也只是偶尔玩玩!”古海苦笑道。

  又是偶尔玩玩?

  公羊圣陡然扭头海:“琴道也是偶尔玩玩?玩玩?古海,很多人一辈子都没什么天赋,而你却有两个,你却不知道珍惜?”

  公羊圣一脸惋惜。一旁叶神针负责查探天下消息,对古海了解也比较多。此刻也忍不住道:“公羊大人,你无需为古堂主费心,古堂主最厉害的还是棋道!在先天残局界,古堂主一枚棋子,力压十万棋道高手,更力挫弈天阁的九公子!”

  公羊圣:“………………!”

  棋道?

  这是要将文修一网打尽的节奏?公羊圣一脸不信的神针。

  可叶神针是谁?夜神卫的指挥使,怎么可能瞎说?力挫弈天阁九公子?别人不知道什么概念,公羊圣可是瞬间明白了古海的棋力。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妖孽?

  “所以,多谢公羊先生厚爱了!”古海摇了摇头道。

  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只是棋道最厉害,书道琴道都是特殊原因。跟公羊圣学习,那就一切露馅了。

  公羊圣内心好纠结!比被囚禁在血池还要纠结。这哪冒出来的怪胎?

  “轰!”

  就在这时,城西蝠谷之处,陡然一声震天巨响,蝠谷四方大地,轰然爆炸而开,血光冲天。

  ps;在10月17日,观棋的微信公众平台‘aiguanqi’将举办一个主题征稿活动,参与就有奖,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关注一下。观棋也全程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