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九章 他们是瞎
  城西蝠谷!

  两拨蒙面人的大战,顿时引动大都城内部的注意。

  秦子白、熙康王带领大量军队直冲蝠谷,协助吸血鬼和蝙蝠妖对付那两个被困的蒙面人。

  “轰、轰、轰………………!”

  城西之地一片混乱。

  外围,司马长空深吸口气:“血罗大网阵?可惜了,王爷此刻还不到展露全部实力的时候,否则,会引来熙宇大帝,此次算是无功而返了!”

  说着,司马长空缓缓离去了。

  果然,随着秦子白、熙康王大军的到来,两个蒙面人只能一阵无奈。

  “破!”

  一个蒙面人一声大喝,手中长剑陡然绽放出亿万青光。

  “轰!”

  血色大网轰然撕裂而开。

  “咻!”两人瞬间飞了出去。

  “别让他们跑了!”四方,大量强者追击之中。

  但,两个蒙面人的实力太强了,即便秦子白这个中天宫全力追击,也最终跟丢了。

  “哼!”秦子白一声冷哼。

  扭头飞了回来。

  “怎么回事?怎么有人要闯蝠谷?”秦子白疑惑的看向一众蝙蝠妖。

  众蝙蝠妖一阵摇头,表示茫然。

  “难道?”熙康王脸色一变。

  熙康王明显知道公羊圣被囚禁在此,此刻神色一动。顿时想到了什么。

  “王爷,你知道?”秦子白疑惑道。

  熙康王脸色阴沉道:“是大乾天朝之人!”

  “哦?刚才那两个中天宫强者,还有先前引走蝠祖的也是中天宫?王爷怎么知道是大乾的人?”秦子白也惊讶道。

  来救公羊圣,那只有大乾的人才会去做,而且居然查到了这里,熙康王脸色一沉。

  “肯定是大乾的人,错不了,肯定是和大乾使团一起来的,必须马上搜查他们!”熙康王脸色阴沉道。

  “搜查?这不好吧?”秦子白苦笑道。

  二人在此等候了一会。

  “呼!”

  远处一股大风袭来,却是蝠祖回来了。

  “蝠祖,抓到了吗?”熙康王期待的看向蝠祖。

  “大乾的人!”蝠祖冷声道。

  “蝠祖也猜是大乾的?”秦子白意外道。

  二人不是猜,这事实摆在面前而已,只是秦子白不知内幕而已。

  “我已经伤了刚才追的人的胳膊,大乾使团,一个一个排查!秦子白,你带兵在城外搜索,熙康王,你随我去墨府,哼!”蝠祖一声冷哼。

  顿时,大量军队在熙康王、蝠祖的指挥下,前往大都城,将墨府全部围了起来。

  墨亦客皱眉的看着眼前众人。

  “熙康王、蝠祖,你们怎么又来了?”墨亦客沉声道。

  “墨大人,大乾使团,有人偷袭蝠谷,我们要找出来!”熙康王沉声道。

  “你们怎么肯定是大乾使团的人?”墨亦客沉声道。

  “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了,大乾使团的人呢?”熙康王沉声道。

  墨亦客冷冷的看着熙康王和蝠祖。

  “刚才偷袭我蝠谷之人,被我伤了胳膊,一查就知道了,墨亦客,配合我检查!”蝠祖冷声道。

  墨亦客摇了摇头:“陛下让我接待,我不可能让你们乱来的!”

  “此事陛下清楚,有什么事情,我担着!”熙康王沉声道。

  蝠祖眼神,势在必行一般。

  墨亦客还想坚持,熙康王甚至取出一枚紫龙令牌。

  “若有不对,一切罪责,我担着!陛下赐我此令,让我遇到此事时,可诸方通便!”熙康王冷声道。

  “紫龙令?”墨亦客双眼微眯:“熙康王,希望你不要后悔!”

  “快点,你墨府还有多少乾使,先出来,回头我们再搜外出的!”熙康王沉声道。

  “去请大乾使团的所有人出来!”墨亦客只能无奈道。

  很快,冰姬等人出来了。

  “哦?就这么点?”熙康王沉声道。

  “就这么多!”墨亦客沉声道。

  “墨亦客,你什么意思?你就这样对待我大乾使团?”司马风瞪眼叫道。

  “对不起诸位,蝠谷遇袭,蝠祖和熙康王都怀疑大乾使团,所以,还请配合一下,若不是诸位所为,我定让他们还诸位一个公道!”墨亦客对着一众大乾使团深深一礼。

  “配合?配合?大元帝朝?好一个大元帝朝啊!大乾使团在你们眼里,只是偷鸡摸狗之徒?哼!”司马风冷声道。

  “偷袭我蝠谷之人,右臂被我伤了,让我看看你们的右臂!”蝠祖冷声道。

  说着,蝠祖冰冷的眼神更看向了冰姬。

  冰姬冷冷一笑:“蝠祖?你不会找的借口吧?趁皇上不在,你又来找我麻烦?”

  “臭丫头,我会要你好看的,若是你,就算陛下再拦着,我也要你的命!”蝠祖面露阴冷道。

  冰姬撩开右臂的袖子,手臂晶莹雪白,没有一丝伤痕。

  “哼!”蝠祖一声冷哼。

  一众大乾使团,被逼迫的纷纷撩开袖子,谁也没有受伤。

  “不是他们?”熙康王脸色一沉。

  “我们一天都没出去过,你们还真找的好借口!”冰姬冷声道。

  “大乾使团?那不在场的,只有李神机的神机营,还有古海、婉钰郡主、紫微、长生四人了?”熙康王沉声道。

  “是他们中的人?”蝠祖脸色阴沉道。

  “轰隆隆!”

  或许城中动静太大,顿时,城外神机营弟子快速归来。

  另一边,古海一行乘坐的仙鹤车,也缓缓归来。

  仙鹤车有着箱体,众人坐在里面,能从窗户看到外面。

  “怎么回事?”回来的李神机和另一边的古海顿时一声大喝。

  “人齐了,全回来了!”熙康王神色一动。

  蝠祖脸色阴沉,看着两边之人。

  李神机神色如常,目露冰冷之色。

  古海更是沉声道:“墨先生,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将我大乾使团全部围住了?怎么,你们想要撕毁盟约,杀使祭旗,杀向大乾吗?”

  墨亦客微微苦笑道:“古先生严重了,只是蝠谷受了偷袭,其中一人被蝠祖重伤,现在怀疑刺客在大乾使团中,要找出来!”

  “哦?检查重伤的?只凭借一点怀疑,就视我大乾使团为贼寇?哈哈哈哈,好一个大元!”古海冷声道。

  “哼,古海,刺客就在你们这群人中!谁也别想跑!”熙康王冷声道。

  “熙康王,你是公报私仇吧?”古海冷声道。

  “哼,懒得跟你废话!”熙康王一甩袖子。

  “墨先生,你就任凭他们无礼?”古海冷声道。

  “古先生见谅,紫龙令,如见陛下,在下也不敢违背!”墨亦客苦笑的一礼。

  “哼,婉钰郡主也要给你们检查?”古海冷声道。

  “龙婉钰?不需要,她没那能力!”蝠祖冷声道。

  那被自己重伤之人,可是中天宫啊,龙婉钰怎么可能。

  “那我呢?对了,我仙鹤车里,还有紫微长生,一并检查了吧!”古海冷笑道。

  “你们三个?还不配!”蝠祖再度冷声道。

  显然,古海、紫微、长生的修为太弱,离中天宫还有十万八千里,根本不需要检查。

  “呵呵,不配?哈哈哈!”古海面露冷笑。

  “墨先生,看来,你墨府也不是个安生的地方,住在你墨府,还需要搜身?太让我失望了,算了,我们还是找个客栈住下吧!”古海沉声道。

  “古先生,别,这次真的意外!”墨亦客苦涩道。

  “我们走!”古海根本没有理会,一声冷哼。

  冰姬、司马风等人,前往墨府内部,快速收拾了一番东西,跟着古海的仙鹤车,缓缓离开了墨府。

  “古先生!”墨亦客苦笑的叫着。

  可,古海根本没有回头。

  “古海可以走,你们不许走!”熙康王等人却是拦住了神机营的所有人。

  “哼,大乾使团的所有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全部在这,古海他们没有能力,那只有你们神机营了,李神机,还请配合!”熙康王冷声道。

  李神机脸色阴沉。

  蝠祖、熙康王,大元强者将神机营团团围住。

  而古海的仙鹤车上。龙婉钰、紫微、长生看着一旁还处于昏死状态的公羊圣。

  “他们是不是傻啊?这都不查?”紫微古怪的看向公羊圣。

  “他们是瞎!”长生摇了摇头。

  众人古怪的看看公羊圣。这一路貌似太顺畅了。

  前几天在城中转过,对于一些地方还算熟悉,很快买下一片庄园,住了下来。

  公羊圣,也被送到了庄园内院去修养。

  -------------

  到了傍晚时分,熙康王、蝠祖一行自然郁闷的走了。被蝠祖重伤的人,居然没找到。又在大乾使团面前丢了个大脸。

  李神机带着神机营找到了古海刚买下的庄园。

  “噗!”

  一入庄园,李神机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营主!”众人担心的看向李神机。

  “我没事,先前为了瞒过蝠祖,我逆行血气,短时间隐藏了伤势!总算骗过去了!”李神机苦涩道。

  说完,李神机的右臂之上,陡然冒出大量鲜血。

  “蝙蝠毒?”李神机脸色难看的看着右臂。

  “别动,蝠祖的毒入心,就糟了!”不远处,叶神针忽然出现。

  随同叶神针的,还有神武王。

  “神武王?是你?”李神机惊讶道。

  自己在明,神武王在暗?

  “本来,不该出现的,但,李神机,你此次为了引走蝠祖,受了重伤,这蝙蝠毒,必须马上逼出来,我和叶神针出手,帮你驱毒!”神武王沉声道。

  李神机点了点头。

  三人进入司马风准备的房中,进行逼毒,过了一个时辰,三人才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李神机脸色一片惨白,显然此次受的伤太重了。

  古海听到消息,和龙婉钰也走了出来。

  “龙神武?李神机?叶太监?你们干什么去的?弄的这么狼狈?”龙婉钰瞪眼看着三人。

  三人撇了古海和龙婉钰一眼。

  “郡主,你们这几天玩的如何?”叶神针最先苦笑道。

  “还行啊!”龙婉钰摇了摇头。

  “古海,呵,圣上安排你任务,你却四处游山玩水吗?”李神机捂着还隐隐作痛的右臂讽笑道。

  “李大人是什么意思?”古海看着李神机冷声道。

  “哼,先前在墨府,你们走的到洒脱,根本不顾我们神机营?大乾使团,是不是没了我们一点关系没有?哼,圣上交代救出公羊圣,赐一等天功,你是自知无能,所以就不在乎了吧?”李神机讽笑道。

  “哦?救不出公羊圣,就是无能,救出公羊圣,就是有能?”古海古怪的看向李神机。

  “不错,哼,你等着,我会救出公羊圣的,总好过某人只会写写废诗,哗众取宠!”李神机冷声道。

  “李营主,如今蝠祖有了防范,再想去蝠谷,就难了!”叶神针苦笑道。

  “事在人为,我们尽力了,总好过某些人无所事事!哼!”李神机依旧对古海耿耿于怀。

  “你们还要去蝠谷干什么?”龙婉钰也是古怪道。

  “郡主,你还是和古海游山玩水吧,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参与了!”李神机沉声道。

  一旁神武王双眼微眯,李神机这是在挤兑龙婉钰,想让龙婉钰也参与进来?利用龙婉钰的预言能力、

  神武王和叶神针正要阻止。

  “有什么危险的啊,不就是公羊圣嘛!”龙婉钰不屑的撇了撇嘴。

  “李神机,你大胆!郡主,你不要听李神机的,救出公羊圣,自有我们,不需要你的大驾!”叶神针马上开口道。

  “救什么救啊,公羊圣早就被我姐夫背出来了啊!”龙婉钰一脸古怪道。

  “呃?”神武王、叶神针、李神机几乎同时眼睛眨了眨,一时没反应过来龙婉钰这句话的意思。

  “郡主,你别听古海瞎说,他怎么可能……!”李神机顿时瞪眼道。

  “公羊圣在内堂休息,要不,你们去看看?”古海面色古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