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八章 你没有天赋
  地宫之中。

  蝠祖张口,吞了所有《侠客行》渗透而来的浩然正气。过了一炷香时间,鬼神之诵才结束。

  “呼呼呼呼!”

  陡然,有着几只小蝙蝠诡异的出现在地宫之中,缓缓冲入蝠祖口中。

  蝠祖吞下小蝙蝠,双眼一眯:“哦?还真是大乾使者?古海所作?”

  “嗯?”公羊圣也是陡然双目一开。

  大乾使者?

  “我大乾使者?呵,哈哈哈哈!古海?想不到,我不在大乾这些年,大乾又出了如此人杰,好一首《侠客行》,好一个书道!”公羊圣却是笑道。

  “你也别得意,我的信蝙蝠传来的消息,就他一个书道之人,古海?我都没有听过是谁?这才多少年?大乾能有什么好的书道修者?《侠客行》虽然厉害,澳门赌博网站:貌似你也能写出这等级的诗句,你尚且被囚于此,何况那什么古海?一篇侠客行已经是其极致了!”蝠祖冷笑道。

  蝠祖刚说完。

  “轰!”

  陡然,再度一阵鬼神之诵传来,比之先前更加的高亢。

  却是五岳书院中,古海口吐《将进酒》了。

  比之之前还要多出数倍的鬼神之声,一声高过一声的响︾∫彻整个地宫。

  “还有?怎么会?没有浩然正气,怎么可能会有鬼神之诵?”蝠祖惊讶道。

  “不,这篇文章还没写完,浩然正气正在酝酿之中!”公羊圣陡然脸色一变。

  “嗯?”蝠祖眉头一挑。

  “极致吗?蝠祖,看来你又猜错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好,哈哈,好!”公羊圣顿时大笑而起。

  蝠祖却是脸色阴沉。

  随着外界古海一字一字的念出。鬼神泣诵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昂。那是一股大气磅礴的冲击感。

  好似魔音在脑一般,听了一遍,就忘不掉的诗句。

  “五花舟,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好!好一个古海,好一首酒歌!”公羊圣眼中放出一股精光。

  “没有浩然正气,有鬼神泣诵,又能怎样?”蝠祖冷声道。

  “轰!”

  陡然,外界最后一笔落下,一轮昊日冲天而上。无尽浩然正气,从那昊日之中,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十数万里之内,天地都亮如白昼。光芒转眼冲入地宫。

  “嘭!”

  好似形成一股白色气浪一般,瞬间将地宫中的血雾全部冲散。

  地宫瞬间被照的通亮。

  “吼!”

  蝠祖脸色一变,张口就吸,但,突来的大量浩然正气,太过庞大,一时没来得及全部吸收,有着一部分再度涌入公羊圣头顶。

  “嗡!”

  公羊圣周身散发出阵阵白光,似乎要挣脱身上的血水锁链。

  “哼,有这浩然正气,也不够,血来!”蝠祖一声冷哼。

  “轰!”

  整个地宫血池顿时掀起巨大血浪,瞬间将公羊圣通体包裹了起来。

  “蝠祖,我大乾人来了,哈哈哈哈!”公羊圣大笑中,淹没在血池之中。

  “哼,来了又如何?写出这诗又如何?在大都城,都是我的,吼!”蝠祖一声冷哼,轰然冲出血池面,陡然化为一个黑袍男子。

  男子右眼之上,有着一个十字形的疤痕,面露阴冷,身形一晃,诡异的忽然冲出了地宫,向着五岳书院而去。

  ------------五岳书院。

  古海让熙康王指正《将进酒》。所有人都看向了熙康王。

  指正?开玩笑。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熙康王那水平,给《将进酒》提鞋都不配,还指正?

  这分明是打脸啊。

  近乎所有人看向熙康王的脸,都有种心疼的感觉。

  你惹谁不好,你惹古先生?你跟古先生比什么不好,跟他比诗?这不是送脸来给他打吗?

  私下切磋也就罢了。你搞什么现场直播?

  现在好了,两亿百姓都看到你的脸被抽肿了。很肿很肿的那种。

  大元帝朝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熙康王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四方鬼神泣诵还在继续,比《侠客行》还要盛大。白光普照,让熙康王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都没地。

  古海冷冷的看向熙康王。

  《将进酒》,昔日地球李白巅峰之作之一。这一篇若还不能让你安生,太对不起李白了。

  诗仙的巅峰,岂是你一个凡人可比?

  古海相信,这一篇《将进酒》之后,自己大都城这一路就要顺畅多了,最少在诗文一道,没人再敢随便来挑衅了。

  “你,你,你,你才七十几岁,怎么可能……!”熙康王看着古海眼露一丝绝望。

  “呵,我说过了,写诗,不是看你有多老,而是看天赋,天赋高的人,哪怕几岁幼童,也能写出千古佳作!”古海冷笑道。

  古海这却没有乱说,昔日地球,骆宾王才刚刚七岁,一篇‘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就名传千古了。

  有很多秀才举人,一辈子到老死都没有传下一篇佳作。这就是天赋。

  “天赋?”熙康王看着古海,眼皮一阵狂跳。

  “是啊,你没有天赋!”古海非常实诚的点了点头。

  你没有天赋!

  你没有天赋!

  你没有天赋!

  ……………………

  ………………

  ……

  古海的话,犹如魔音一般,顿时在熙康王脑海中回荡。

  我没有天赋?不。不可能。

  可鲜活的例子就在眼前,古海从世俗界刚进入修行界,才多大岁数,那《侠客行》,那《将进酒》,你比得了吗?

  比起他,你真的有天赋吗?

  一瞬间,一个‘没有天赋’的光环,忽然降临熙康王的头顶。

  无论四周官员,还是大都城的百姓,这一刻都认可了古海的话一般。

  是啊,古海说的没错,他吐诗张口就来,你有天赋也和他一样?

  “噗!”

  熙康王陡然憋的一口鲜血喷出。脑海中回荡着古海那句‘你没有天赋’!

  “王爷!”一众官员顿时惊叫道。

  龙婉钰却是拍手叫好,要你刚才敢骂我姐夫。

  冰姬、李神机、司马空都神情复杂的看向古海。众人谁会想到,古海的书道如此厉害?

  张口就来?就将熙康王碾压的口吐鲜血?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没天赋就没天赋呗!有必要吐血吗?”紫微鄙夷道。

  “他是不想出钱请我们吃肉喝酒,你抠门,你承认啊,用得着吐血来装吗?”长生也是不屑道。

  “噗!你,你…………!”熙康王看着两饭桶,又吐了两口血。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这两货哪里冒出来的?说话这么难听。

  “二位,算了,别跟熙康王置气了,我们毕竟远来是客,强龙不压地头蛇!”古海小声对二人说道。

  可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熙康王和古海身上,虽然小声,但,还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四周一众官员顿时脸色再度一黑。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是强龙?熙康王是地头蛇?

  熙康王的眼神要是能杀人,古海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可偏偏,又没办法反驳,是自己把脸凑过去给他打的。

  一时间,一众官员百感交集。

  墨亦客、常胜等人微微苦笑,并没有这时候跳出来。

  古海现在写诗,有如神助,若是忽然灵感乍现,再写几篇,那大元帝朝的脸,就彻底丢尽了。

  “好了,既然熙康王不想指正我的《将进酒》,那也收起来吧!”古海摇了摇头道。

  显然,古海也明白,差不多就行了,过犹不及。

  冰姬上前,轻轻卷起《将进酒》。

  “轰!”

  天空无数浩然正气,好似忽然被收入那张纸中。天空那一轮昊日,也瞬间坠落,坠落纸张之中,待冰姬缓缓将其卷起。

  就在这时,陡然,四方阴风大作,大风之下,天空忽然冒出滚滚的血云。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血云轰然炸开,一瞬间化为无数的蝙蝠铺天盖地的笼罩整个五岳书院。

  “嗡!”

  半空之中,陡然出现一个黑袍身影。

  黑袍身影站在半空中,一股惶惶之气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开。

  “轰!”

  好似大风吹过,酒宴之上,顿时一阵狼狈。

  众人抬头一看。

  常胜陡然脸色一变,第一个起身。

  “拜见始祖!”常胜极为恭敬的拜了下来。

  随同常胜的,还有一群官员也起身,陡然恭拜而下。

  “拜见始祖!”

  恭拜黑袍人的都是一群吸血鬼,而这黑袍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蝠祖?”李神机陡然双眼一眯。

  “见过蝠祖!”墨亦客、秦子白微微一礼。大量官员随同拜下。

  “蝠祖!”熙康王擦了擦嘴角鲜血苦涩道。

  蝠祖,一个凡人五十岁模样的男子,右眼之上一道十字形的刀疤。

  在蝠祖出现的一霎那,冰姬陡然脸色一变,抓着手中卷轴,顿时向着古海走去,脸上闪过一丝慌张。

  “嗯?”古海看到了冰姬慌张,露出一丝疑惑。

  蝠祖却是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看向还没卷起的那一篇《侠客行》!

  “呵,不错,好一篇《侠客行》,好一股浩然正气!”蝠祖露出一丝冷笑,探手就要抓去。

  “干什么?这是古海写给我们的!”紫微一把抓过《侠客行》,瞪眼看向半空中的蝠祖。

  “嗯?”蝠祖脸色一冷。

  ps:宣传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实姓名‘柏跃跃’,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