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七章 根本停不下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嗡!”

  五岳书院,近乎所有书道修者都是汗毛瞬间炸了起来。熙康王也陡然面如土色。

  现场直播之下,大都城两亿百姓都盯着,却看到那笔下,陡然冒出比先前《侠客行》还要强烈的白光。

  那是一种天崩般的浩然正气,普光白照,却没有脱纸而出。但,所有的书道修者都全部绷紧了身子,全身鸡皮疙瘩全部冒出来了。

  “不,这才第一句,第一句,我就起鸡皮了?《侠客行》还是从第三句‘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开始的。这第一句就给我这种强烈的感觉?”

  “将进酒?古先生到底写的什么?”

  “又是张口就来?比刚才的那篇还要绚丽?”

  ……………………

  ………………

  ……

  无数书道修者尽皆屏住了呼吸。

  婉儿仙子看着画面中的古海,眼神微微迷离。

  小院之中。

  司马长空倒吸口气:“第一句开始,就这么大气磅礴?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是神洲南方的那壮丽黄河?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生死一朝夕?古先生刚从世俗界走出来,才能将生死看的如此透彻,好诗,只此两句,足够血洗五岳书院了!好句,好句!”

  “张口就来?不需要思考?”龙神武双眼微眯。

  却看到画面中,古海继续吐着诗句,紫微继续用书道意境书写着。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轰隆隆!”

  紫微笔下的纸张,陡然发出阵阵轰鸣之声,似乎笔下有着风雷大作一般。

  依旧没有流星般浩然正气冲出,但,四周却是慢慢朦胧出一股股白色雾气一般,覆盖五岳书院的四面八方。

  “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好一个莫使金樽空对月!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好一个千金散尽还复来!”司马长空击掌兴奋道。

  不止司马长空,全城的书道修者,此刻读到妙处,也击掌宣泄心中的亢奋。

  “那个,没有流星般的浩然正气冲出,这诗句是不是不如熙康王的《米仓鼠》啊?”

  “我也不懂书道,但,读起来,古先生的好像更厉害!怎么会比米仓鼠要差?”

  “你们懂什么,那风雷之声没听到?那四周弥漫的白雾没看到,这肯定比米仓鼠还要强!”

  ……………………

  …………

  ……

  不懂书道的人露出疑惑,懂书道的人此刻却没有解释,因为所有人都被这篇文章吸引了。

  与刚才的侠客行不同,侠客行还有张有弛,让你逐渐进入,可这片将进酒,从第一个字开始,就直接进入了,不是侠客行那般一拨接着一拨,而是进入,就没有下来过。

  酒宴四周,白雾弥漫。这些白雾都是浩然正气浓缩而成。

  李神机面露骇然的看向古海,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又写出一篇?

  墨亦客眼中冒出一股光亮。

  熙康王却是面如土色。

  从将进酒的前两句一出来,熙康王就明白,自己输了,而且输的那么彻底,先前侠客行对自己是碾压,而现在的将进酒,跟米仓鼠比起了,就是云泥之别。一个仿若在九天之上,一个在地底深谷。

  可一切还没结束,古海接下来的两句,更加的霸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四句必然被万古传唱。在对比自己的那篇《米仓鼠》,同样说的两个吃货,可境界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紫夫子,画长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轰隆隆!四周白雾越来越多。整个五岳书院都要彻底笼罩在了一个云海之中。

  还没写完,虚空天地,已经传了阵阵鬼神的诵泣之声。

  还没写完,这还没写完啊!

  熙康王眼睛已经彻底瞪起了。

  ‘烹羊宰牛且为乐’?这,不就是先前熙康王宰了五岳书院的瑞兽牛羊吗?古海这都写出来了?明显是临时编的啊。

  ‘会须一饮三百杯’?这是说长生、紫微特别能吃,能喝?

  同样说两人饭桶,为何古海写出来那么洒脱,两个饭桶形象,却是那么的狂放不羁?吃东西,若还在乎那么多,如何能喝的好?

  ‘紫夫子’,这是紫微?‘画长生’,长生擅长画画?‘将进酒,杯莫停!’是说继续喝,不要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古海还要说?

  熙康王死死的看着那笔落。

  虚空响彻无数鬼神泣诵的声音。诗成泣鬼神,不,这比那还要强悍。

  没有流星般的浩然正气,但,四周却是浩然正气海。

  古海继续念着: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皆寂寞,唯有饮者流其名!

  观棋昔时宴太一,斗酒十千恣欢虐!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舟,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诸句一字一字被古海吐出,被紫微一字一字的写出,浩然正气已经凝聚出一片云雾大海,轰鸣声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古海也不惜用昔日观棋老人和太一的大宴来类比两个吃货,一瞬间,两个吃货的形象,变的高大无比。

  这一刻,再也没人觉得他们是饭桶妖了,这是大豪迈。没有这大豪迈,还吃不出这个程度呢。

  米仓鼠?

  这一刻,谁还记得那狗屁米仓鼠。

  和《将进酒》比,不知道被甩了多少条街了。

  米仓鼠出,有浩然正气冒出,可如今,这是浩然正气的云海。

  延绵无尽,千里浩瀚。

  无数官员早已张大了嘴巴。

  又是一篇诗成泣鬼神的吗?

  不,比,刚才的侠客行还要凶猛,这在诗句的中途,就开始有鬼神泣诵了。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这是裸的嘲讽熙康王啊,吃你点东西,喝你点酒,就吝啬的不行?钱不够吗?只管去拿。

  ‘五花舟,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没钱,拿我的飞舟、衣裘去换美酒。让我同他们共消这万古长愁!

  “轰!”

  翻腾的浩然正气云海之中,在紫微落下最后一笔之际,终于又一股大光亮冲天了。

  此刻傍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那最后的纸张,却是陡然冲天而上滚滚白光。比先前的《侠客行》还要大出无数倍。

  “嗡!”

  却看到纸张之中,终于浮出一个东西了。

  不似先前的流星,而是一轮,一轮瞬间照亮天地的昊日。

  一轮白色昊日,缓缓从云雾海浮出。

  昊日出生,普照大地。

  五岳书院,大都城,甚至在朝外的数万里之遥,此刻都被这浩大的白日照射的透亮。

  一轮昊日升天,酒宴之上,近乎所有官员都是倒吸口冷气。

  城中两亿百姓,此刻也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升空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的昊日。

  一时间,四方静悄悄的一片,只有无数鬼神的声音在不停的泣诵《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紫夫子,画长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皆寂寞,唯有饮者流其名!

  观棋昔时宴太一,斗酒十千恣欢虐!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舟,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全是鬼神的声音,无尽的泣诵,伴随着那一轮昊日,望之壮观无比。

  题目,是熙康王选的,形容那两个饭桶吃饭的状态。熙康王写了《米仓鼠》,又是米,又是老鼠的,先前还觉得不错,可此刻对比将进酒,忽然觉得太低俗了。俗不可耐。

  有人帮古海写吗?这一刻,就是一个傻子,也不相信熙康王的猜测了。

  这就是古海写的。

  写出来,就如此壮丽辉煌。

  偷文窃诗?这显得多么可笑。古先生还需要偷文窃诗?

  写出两句,分分钟就让你体无完肤。而且还是长诗,你只能写两句。看看古先生,两句的诗,他都不屑写。

  居然还自鸣得意,找古先生斗诗?

  “在下书道平平,但写两句小诗,还是不难的,写的不好,不知道比熙康王的《米仓鼠》如何,熙康王,要不指正一下?”古海的声音忽然飘出。

  “啪啪啪啪啪!”

  近乎所有人都仿若听到熙康王脸上再度响起一连串的巴掌声。脆响无比,沁人心脾!

  “啪啪啪啪啪!”

  根本停不下来!

  ps:宣传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实姓名‘柏跃跃’,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