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六章 将进酒
  这是第二更!

  --------

  紫微、长生落座之际!

  熙康王就脸色一阵难看,却又无话可说。

  《致瀚归军》和《侠客行》,一个笔落惊风雨,一个诗成泣鬼神,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根本就是碾压。两亿百姓现场直播。自己也拉不下脸来否定。

  可是,自己精心设计的局,难道就要功亏一篑了?

  不但没能压了乾使一头,反而丢了大脸。

  现场直播,这不仅仅是自己丢脸,更是大元帝朝的丢脸啊。

  作茧自缚了?

  尤记得墨亦客之前曾说过‘我只是担心,王爷适得其反!’如今何止适得其反。熙康王心中更憋着一股无法泄的恶气。

  就好像有人对你说,你是个傻帽,你却只能点头承认。因为你刚刚的确做了一个傻帽的事情。

  心中的憋屈,心中的很不是滋味。

  直到一旁不知哪个官员小声嘀咕了一个词,偷文窃诗?

  偷文窃诗?

  一个词,好似一道光亮划过熙康王的脑海。那一瞬间,好似茅塞顿开,全身汗毛孔全部舒张开来了。

  “对啊,偷文窃诗?古海是偷文窃诗?我就说他一个世俗界走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写出如此佳作?不可能的!文修,他精通琴道,精通棋道,已经极限了,怎么还可能精通书道?

  没错,我的《致瀚归军》早就写出来了,古海或许早就听闻,然后请书道强者为其作诗,等待今日用来侮辱我?

  古海早有准备?其实他根本不会作诗!

  这一切都是古海的阴谋?”

  想通了一切,熙康王顿时眼中一冷。

  “哼,哼哼哼!”熙康王一阵冷哼,显然刚刚丢失的脸面全部化为气愤回来了。

  古海只是一个冒牌的书道修者。一篇《侠客行》已经是其极限了。差点被他骗了?

  熙康王长呼了口恶气。眼睛渐渐冰冷。

  而此刻,酒宴上的所有人都静了下来。一起看向紫微和长生二人。

  “这,这两妖孽啊,饭桶妖吗?”

  “都吃了多少了?刚才吃了那么多,喝了那么多酒?”

  “本来酒肉数量就少,他们还吃了那么多?”

  …………………………

  ………………

  ……

  四周众人瞪大眼睛看着,此刻,大都城两亿百姓也瞪大眼睛看着那两个饭桶妖,在疯狂的吞食之中。

  “难道,先前的李纲是冤枉的?”

  “熙康王并不是要凑份子,而是五岳书院的食物,真的被这两吃货吃光了?”

  “到底古先生说的是真的,还是王爷说的是真的?我怎么又开始怀疑古先生了呢?”

  ……………………

  ………………

  …………

  无数百姓质疑,一众官员质疑。只有熙康王眼睛都亮了起来。

  “快,快拿酒来,怎么就没了?”长生顿时叫道。

  “你们也太小气了,吃个饭,也不管饱?”紫微也瞪眼道。

  二人面前堆满了空的酒桶,堆满了肉骨头。

  “没,没有了!”一众侍从焦急道。

  “怎么就没有了?”长生瞪眼道。

  “这些酒,都是乾使供应的,其中一成在诸位大人桌上,九成都被你们喝了!”那侍从苦涩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千古二壮士!”熙康王陡然大笑道。

  “嗯?”众人扭头望去。

  熙康王看向古海露出一丝冷笑。

  “古先生,你这两个朋友,看来我没冤枉他们,李纲也是被他们冤枉了,呵,千古二壮士,可惜了你的一篇文章啊。”熙康王冷笑道。

  “哦?哪里可惜了?我怎么没看出来?吃得多,就不是壮士了?”古海轻笑道。

  “古海,他是嫉妒你!”

  “是啊,他写的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为人太心胸狭窄,你比他厉害,他就处处针对你!”

  紫微和长生冷眼道。

  熙康王面色一僵,现在可是现场直播,你们两个蠢货怎么什么话都能乱说?

  “呵,是不是壮士,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两人侮辱了《侠客行》!他们不配!”熙康王冷笑道。

  “哦?”古海眉头一挑。

  “你也不配!”熙康王陡然脸色一冷道。

  “你说什么?”龙婉钰顿时眼睛一瞪叫道。

  “哗!”

  四周一众官员一片哗然。

  城中,两亿百姓,也是一片哗然。

  什么情况?熙康王为何说古海不配?开始针锋相对了?难道真的是心胸狭隘,容不得别人比你好?

  刚刚脸被打的啪啪响,现在又跳出来了?

  “呵?我怎么不配了?”古海冷声道。

  “我说,你不配那《侠客行》,这诗,不是你做的吧?”熙康王冷笑道。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古海大笑而起。却不解释。

  因为,这里所有人此刻都瞪眼惊讶的看向熙康王。

  城中两亿百姓也惊讶的看向熙康王。

  “熙康王他疯了?刚刚可是书道初笔啊,就是古海做的诗啊!”

  “王爷怎么说不是古海做的诗呢?这明显就是古海做的啊!”

  ……………………

  ………………

  ……

  无数质疑声响起。

  熙康王却气定神闲道:“诗成泣鬼神,我承认《侠客行》的厉害,但,我不信是你作的,一千古佳作,你根本不用思考的吗?张口就来?”

  “呃?”四周无数官员微微一怔。

  大都城,无数百姓也是微微一怔。对啊,古海刚才好像真的张口就来。

  那千古佳作《侠客行》,不需要思考?真的是古海作的?

  一时,无数人陷入沉思。

  “呵,就因为我作诗不用思考,你就认为《侠客行》不是我作的?”古海却是忽然放松下来,露出一丝轻笑。

  “不错,哼,每一诗,都要斟字酌句,都要酝酿思考,你根本没有思考,那我断定,肯定不是你作的。”熙康王冷笑道。

  “呵,熙康王,你不知道吗?作诗,需要天赋!”古海笑道。

  “嗯?”熙康王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你作诗还要思考很久?呵,那是因为你没有天赋!”古海摇了摇头道。

  你没有天赋!

  你没有天赋!

  ……………………

  ………………

  ……

  酒宴广场之上静悄悄一片,只剩下古海这一句话在不停的回荡。

  声音同样回荡在了大都城中。

  两亿百姓都张了张嘴,看着古海那狂妄的话语。

  熙康王,没有天赋?笔落惊风雨,还没有天赋?

  这一句话,好似比所有骂人的话都凶猛一般,冲击的熙康王胸口一焖。差点一口老血憋吐出来。

  “天赋?哼,那你证明给我看啊。天赋?这两个吃货,我写一诗,你也写一他们如此饭桶的进食,你要写不过我,那你《侠客行》就是偷得别人!”熙康王顿时叫道。

  “哦?”古海双眼一眯。

  这熙康王刚刚被打脸还不够啊?

  “笔墨伺候!”熙康王顿时叫道。

  顿时,书院教习抬来书桌,研磨等待。

  熙康王直接走到广场中心。

  四周官员都静静的看着,城中两亿百姓也皱眉看着。

  有些人期待熙康王拆穿古海,而有些人却已经站在古海一边了。

  “熙康王还真是心胸狭隘,输不起,还要逼着古先生写!”

  城中议论纷纷。

  熙康王的毛笔已经落下。

  “米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米百姓饥,谁谴朝朝入鼠口!”

  “轰!”

  笔落自己,一股浩然正气喷涌而出,不过,此刻比之先前的《致瀚归军》要弱出无数了。并没有引动天相,只是浩然正气喷涌。显然,比先前的致瀚归军还不如。

  但,熙康王临时创作,也是极大的能耐了。

  “嘭!”

  熙康王一丢毛笔,冷笑道:“古先生,这篇《米仓鼠》送给这两个饭桶。我写此诗,不是要证明我有多了不起,我只是看不惯有些人,偷文窃诗,还一副理所当然!我大元帝朝待客,从来都是待人以诚,却不希望隆重迎接的人,是欺世盗名之徒。辱我大元之正!”

  熙康王掷地有声的喝道。好似将心中的憋屈全部泄了出去一般。

  为了大元,要拆穿古海的假面具?

  全城百姓张口愕然的看向熙康王,就是再挑剔的人,也无法数落熙康王了。这是一种气节,为了大元,义无反顾?

  “他骂我们是老鼠?”长生顿时瞪眼道。

  “古海,他还骂你了,说我们吃了军队和百姓的食物,是你天天将食物喂老鼠的,你是千古罪人!”紫微也瞪眼道。

  古海却是双眼微眯。

  书道?古海的确有很多诗词,但,并不想随便就拿出来,而一篇侠客行,原以为足够吓得对方不敢随便在自己面前乱提诗句,不想,熙康王居然还敢用诗句叫板。这不是找死吗?

  “熙康王,呵,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我这两个朋友,也就吃了你几头牛,几头羊,喝的酒,都还是我带来的,你居然吝啬到这个程度?不就是没酒了吗?我叫人出去买,不就行了?又是写诗,又是骂街的,呵,我都说了,两国会晤,你没天赋,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古海冷声道。

  “你说什么?”熙康王顿时瞪眼道。

  “紫微,长生,还像刚才那样,我口述,长生研磨,紫微书写,让熙康王看看,什么叫着天赋!”古海沉声道。

  “哦,好!”二人也是眼神能杀人的走上前来。

  熙康王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侠客行》真的是古海写的?他底气怎么那么足?

  四周官员也是惊愕的看向古海,古海难道还能写出《侠客行》那样的篇章?不,哪怕只有侠客行一半的笔力,熙康王刚才的上蹿下跳,都显得那么的可笑了。

  城中,无数百姓也瞪大眼睛。

  “古先生,难道还能再写出一片《侠客行》?”

  “不可能吧,《侠客行》可是千古佳作,诗成泣鬼神啊。怎么可能随口又来一篇?古先生这次也没思考啊!”

  “为什么我有些期待呢?”

  “我也是…………!”

  ………………

  …………

  ……

  城中无数百姓屏住呼吸,看着天上画面。

  却看到古海已经开口了。

  “此篇《将进酒》!”古海口述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朝如青丝暮成雪!

  ……………………

  ………………

  ……”

  ps:今天有事,提前更新了,另,宣传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实姓名‘柏跃跃’,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