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五章 公羊圣和蝠祖
  大都城外,一处地宫之内!

  “咕噜噜!”

  地宫底部,填充着滚滚的血水,血水上方冒着咕噜噜的水泡,好似在血水底部,有着大火焚烧一般。

  血水翻腾,上空腾起滚滚血雾。

  四周夜明珠点亮了整个血雾地宫。看起来分外阴森。

  在血池的中央,突出一块石头,上方盘膝坐着一个闭目的白衣男子。但,血池中却冒出一道道血色水柱,似穿过其身体一般,将其锁在大石之上。

  本来一切都很平静了。

  此刻,外界熙康王展露其《致瀚归军》,顿时,一缕浩然正气忽然凭空出现在血雾地宫之中,陡然钻入白衣男子的头顶。

  “嗡!”

  这一丝浩然正气,却好似瞬间给白衣男子无数力量一般,白衣男子陡然周身绽放一股白光,似乎要挣脱身上的血水锁链。

  “哗啦啦!”

  挣脱了一会,血水锁链安然无恙。

  “呵,公羊圣,你也就不要徒劳了,我的血囚大阵下,你还想逃?熙康王的书道是不错,可,他比你可差得远了,你的浩然正气都无法挣开我的血囚大阵,何况熙康王那浩然正气的一缕?呵!”一个声音从血池底部传来。

  “哗啦啦!”

  血池底部忽然一阵翻腾,陡然,从血池内,冒出一个巨大的蝙蝠头颅。状目狰狞。而在右眼之处,更是有着两道疤痕,隐约能看到一个十字形的伤痕。

  白衣男子公羊圣,正是古海此行暗中要找的人,大乾天朝,国子监祭酒。

  公羊圣双眼微眯,冷冷的看向巨大的蝙蝠头颅:“呵,蝠祖,你不敢杀我。我就一直会吸收浩然正气,我坚信,邪不胜正。今日我被困囹圄,只为了来日更大的光明行礼!”

  “更大的光明洗礼?哈哈哈哈,你就别做梦了,笔落惊风雨,熙康王的能耐,也就这么多浩然正气,传入地宫的,更是只有那么一点,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一缕浩然正气,已经是极限了,绝对不会有再多了!”蝠祖冷冷的说道。

  就在这时,古海的那篇侠客行写了出来。

  “轰!轰!轰!……………………!”

  外界,流星雨般的浩然正气冲天,普天白昼,浩然正气犹如汪洋大海,扑向大都四面八方。

  血雾地宫之中,也是陡然受到无数浩然正气洗礼。

  “嗡嗡嗡!”

  一阵阵鬼神泣诵的声音传来,大量的浩然正气狂涌而出,先前的只是一缕,而此刻的却是百缕、万缕一般,一瞬间,照白了整个地宫。

  “啪!”

  公羊圣仿若听到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蝠祖的脸上。

  “一缕浩然正气,已经是极限了?绝对不会有再多了?哈哈哈哈哈!”公羊圣嘲讽的大笑而起。

  “嗡!”

  一众浩然正气顿时向着公羊圣头顶钻去,好似要被公羊圣吸收一般。

  “吼!”

  蝠祖一声大吼,张开嘴巴。

  “吸!”

  陡然,那要钻入公羊圣头顶的浩然正气,陡然被蝠祖吸入口中。

  公羊圣没能吸收到浩然正气也不恼,而是忽然笑了起来。

  “如此浩然正气出没在大都,看来,是我大乾的人,来找我了?哈哈哈!”公羊圣大笑道。

  “哼,你想的到美,书道强人来救你?只会跟你一样,被囚我这地宫,哼!”蝠祖冷声道。

  “诗成泣鬼神?不错,是个有能耐的。侠客行?好诗,好句,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好!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好!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太上经?好句,字字珠玑啊,万寿道宫的太上经都不看在眼里?好一个千古二壮士?紫微、长生?那来找我的,叫着古海?咦?没听过这号人啊?”公羊圣微微皱眉。

  “哼,未必是你大乾的!”蝠祖抬头,看向上方,张口继续吸着渗入地宫的浩然正气,双眼渐渐眯起。

  “蝠祖?以浩然正气为食?你也看上这诗了?呵!”公羊圣露出一丝不屑。

  “出现在大都的书道初笔,都是我的!”蝠祖冷冷道。

  “所以说,你大都城的文道,永远不成气候。”公羊圣冷声道。

  “大都尚武,何须腐文?”蝠祖冷冷道。

  “有辱斯文!哼!”公羊圣不再理会,而是再度酌字酌句的研究这侠客行了。

  如公羊圣一样,大都城中,无数书道修者也在咀嚼着这侠客行。

  诗成泣鬼神,太过惊艳了。

  无数书道修者顿时如获至宝。

  城中先前一面倒鄙夷古海的风向也变了,大部分人看向古海三人,已经不再是小人了,或许他们是被冤枉的吧。

  但,一些熙康王的死忠,却是露出愤恨。

  “三个小人,不但背后偷袭,还有辱斯文,偷文窃诗,无耻之尤!”

  “啊?什么偷文窃诗?这不是书道初笔吗?”

  “是初笔,那就不能偷了吗?那古海,你又不是不知道,听说才七十几岁,一个世俗区域走出来的凡人,他书道能有多少积累?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的诗句来?”

  “啊?你是说,别人做好了诗句,让古海念出来的?”

  “肯定是的,我不相信,他能诗成泣鬼神!”

  ……………………

  …………

  ……

  城中出现了两个声音,一边开始崇拜古海,另一边,却是凭想象,开始诬蔑古海,认为古海的诗句,假手他人的。

  婉儿仙子眼露愤怒,想去找那些不怀好意者理论,但,人太多了。根本无法理论。

  城中小院之中。

  司马长空在咀嚼着长诗,神武王却微微皱眉:“这是古海的书道吗?会不会……?”

  “王爷猜测古先生诗假手他人?呵呵,在下可不这么认为。”司马长空笑道。

  “哦?”

  “古海说的这些,可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完全阐述一个事实!就事论事,如何假手于人?”司马长空笑道。

  “诗成泣鬼神?貌似每一诗都要经过大酝酿,改了又改,方能彻底定型,可古海却是信手拈来,就这短短一小会,他如何做出这千古佳作?”神武王皱眉道。

  “这个,或许是天赋吧!”司马长空也苦笑道。

  的确,古海刚才好像没有思考,就一千古佳作吐了出来,打的熙康王脸啪啪的响。的确邪门了点。但司马长空还是相信是古海所作,不知道为什么。

  众人抬头看天上的那画面。

  画面之中。

  酒宴广场之上,静悄悄的一片。

  “在下书道平平,多谢熙康王赠我一篇《致瀚归军》,好诗好诗,我一定小心珍藏,不让你的墨宝蒙尘!”古海开口笑道。

  “啪、啪!”

  众人仿若听到熙康王的脸上响起两声清脆的巴掌声。

  一众官员顿时面色一僵的看向熙康王,好似在看熙康王的脸有没有肿了一般。

  你写出了千古佳作《侠客行》,还说书道平平?还要珍藏《致瀚归军》?不让墨宝蒙尘?你这是要时常将其拿出来鞭尸啊?

  熙康王的脸已经黑成了碳色。

  龙婉钰眼睛放着光,崇拜的看向古海。

  冰姬面露茫然之色,皇上书道真的如此厉害?

  李神机虽然微笑着,但,眼神之中却透着一股不爽一般。试问李神机之前怎么可能会想到,古海书道如此厉害?真的假的?他不是来自荒瘠的千岛海吗?

  “还珍藏,给我擦屁股都不要!”紫微顿时补了一刀。

  熙康王漆黑的脸上顿时一阵潮红。

  “古海,这是给我们的?哈哈哈,原来我和紫微也是千古二壮士?好诗,好诗!”长生顿时兴奋的看向那纸上《侠客行》!

  “二位受委屈了,此诗只是给二位正名而已!”古海笑道。

  “不错,我们终于正名了,我们就是千古二壮士,紫微,你说是不是?”长生很不要脸的对号入座了。

  “的确是千古二壮士,其实,我本来也想赋诗一的!再朗诵给大家听的!”紫微有些惋惜道。

  长生脸色一变:“朗诵个屁,你的诗词,别在我面前朗诵!”

  “我的诗怎么了?你不是听了多少年了?”

  ……………………

  …………

  ……

  二人却是忽然争执了起来。眼看就要掐起来了。

  “二位,不谈诗词了,先来坐下吃吧。”古海马上打断道。

  “好!”二人忽然变脸,一口应了下来。

  四周众官员一阵古怪,这两人听到吃的,变脸比翻书还快?真的是千古二壮士吗?侠客?这两吃货?

  酒宴继续。两吃货终于展露了他们粗暴的一面。

  吃吃吃!

  大概过了一炷香之后,原本酒宴相互交谈的气氛忽然变的不对劲了,澳门赌博网站:所有人都忽然张口停了下来。

  却看到紫微左手一个羊腿,右手一只牛腿,几次撕咬,两个肉腿就被吃光了。长生更是抱起一个酒桶,就好像倒水一样倒入口中。

  一个肉腿接着一个肉腿,一桶酒接着一桶酒。

  一旁负责传送食物的侍从,尽皆跑的满头大汗,而二人的吞吃,才刚刚开始。

  吃吃吃吃!

  那饭量,惊呆了一众官员。同样也惊呆了城中两亿百姓。

  不知谁忽然说了一口:“这,这两货是饭桶妖变的?”

  ps:今日出门有事,两更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