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四章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侠客行》的前四句一出,就压得《致瀚归军》无法喘息了。

  不懂书道之人也能看出,致瀚归军处的浩然正气白光越來越黯淡,好似一条小溪,在与一片大湖比水一般,不自量力。

  懂书道的人却体会更是深刻,特别那‘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两句一出,根本不想再去看那什么《致瀚归军》了。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就是比武能够分出高下,比文很难分出胜负,因为每个人的欣赏不一样,有的人喜欢这篇文章,有的人喜欢那篇文章,存在一个喜好不同的争议,也分不出一个胜负來。

  可眼前根本不是这个情况,两篇文章都是通俗易懂,就是不修书道之人,也瞬间能感受出那不止一个等级的碾压。

  短短四句,就描述的侠客的强烈形象。

  前四句,已经彻底碾压《致瀚归军》了,可一切还沒结束,古海还在吐着新的诗句。

  一旁李神机脸色一变,李神机和在此近乎所有人一样,猜了很多,可怎么可能猜到,古海的作诗的能力,如此强悍,棋道、琴道,如今书道也是语出惊世吗。

  龙婉钰虽然看不懂诗句,但,看到浩然正气压得那篇骂姐夫的文章都亮不起來了,此刻也是兴奋莫名,看着古海时,眼中都冒着小星星一般,姐夫真厉害。

  冰姬坐在古海身后,此刻看向古海也是一脸惊愕。

  冰姬被派來帮助古海,对古海也研究过很多,从九五岛出來开始,棋道就一路碾压,遇神杀神,遇佛,就连当初的观棋九子之九公子,都沒能赢了古海。

  这本來应该是一个人的极致了,毕竟,古海才七十几岁。

  可,沒多久,琴道也开始一路碾压,一路无敌,颍州之中,多少场战斗,古海的琴道就只有一个字,胜。

  胜胜胜胜,也是所向披靡。

  如今,最无法分出胜负的书道,第一次出口,也语出惊世,就是昔日在太阳神宫,冰姬也沒见过如此妖孽的怪物啊。

  你是要琴棋书全修吗,全修也就罢了,你居然还都这么厉害。

  侠客行。

  冰姬对书道也有一定文学修养,第一句开始,冰姬就陡然心提了起來,果然,一句比一句要猛,一路高歌,好似在凶猛的践踏着《致瀚归军》一般,自己追随的这古海,到底什么人物。

  古海继续吐着诗句。

  “闲过古海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紫微,持觞劝长生。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婉挥金锤,朝歌先震惊。

  千古二壮士,煊赫大都城。”

  “轰隆隆。”

  随着紫微一笔一笔的落下,纸张之中,浩然正气冲天,犹如一个个巨大的流星,此刻狂涌而出,一颗、十颗、二十颗甚至上百颗,此刻好似不要钱的喷涌而出。

  书道意境狂涌,笔落气涌,天地变色。

  先前还是一个个光柱,到后期却犹如一个个烟花一般,照的天空刺亮无比。

  乌云消失了,大风消失了,只剩下那浩瀚的白光,将天地照的通亮白昼。

  五岳书院离大都城还有着很远一段距离,大都城百姓原本看着玄光镜画面中景象的,可,如今一道道流星雨般的光芒涌向上空,隔着很远,透过白云缝隙,全城百姓都看到城北那耀眼的白光了。

  先前那是浩然正气溪,如今是浩然正气海,看的无数修者目瞪口呆。

  不懂书道之人,也早已看的明白,熙康王要辱古海,此刻反而被古海一首诗不断反抽着脸,每一句都要抽几下,看着画面,看着熙康王那呆若木鸡的表情,好似看到他的脸已经被抽肿了一般,不自禁的为其默哀了一会。

  而懂书道的人,却从这六句话中看明白了一切。

  说的是紫微、长生二人与古海结交,古海设宴,二人将剑横放于双膝之上,古海请紫微、长生吃肉喝酒的愉快场面,古海请求帮助一个叫‘婉儿’的女子,三杯热酒下肚,便慷慨许诺,愿为知己两肋插刀,一诺重于五岳诸山,胸中之意气,可贯长虹,二人为了古海去救女子‘婉’,挥起了金锤,此一壮举,使得朝歌上下都为之震惊,二壮士豪举,千古之后,必将在大都城传为美谈。

  “好一个千古二壮士。”司马长空站在院中捏起了拳头,显然被这一首诗彻底吸引了。

  一个酒楼之内。

  婉儿仙子看着画面中不断吐出话语的古海,婉儿仙子眼睛微微一红。

  那个叫‘婉’的女子,就是我,原來,当初虽然分开了,但,古海一直惦记着我,自己因两国忌讳,无法前來,还请了两人暗中保护自己。

  “笨蛋。”婉儿眼睛微微湿润了起來。

  而城中的其他人,相互解释下,也一片恍然。

  “原來是这么回事。”

  “熙康王误会那两个壮士了。”

  “浩然正气已经说明了一切,古海沒有撒谎,那两个壮士,是应古海之邀,澳门赌博网站:才挥动金锤偷袭熙康王的。”

  “那妖女,或许也是误会吧。”

  “千古二壮士,我先前怎么会以为他是小人呢,如此重信重义之人,怎么可能是小人。”

  “他们不是小人,古海也不是小人吧,王爷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这诗句中,句句都是巍然正气,他怎么可能是小人。”

  …………………………

  ………………

  ……

  城中百姓的风向开始变了,一些书道修者,此刻看向古海,更是面露无限崇拜之色,这种文章,千古难遇啊。

  何止千古难遇,古海昔日地球,几千年才出了这么一个李白,写这类诗,从來沒人超过他的,他就是仙,站在云层,俯瞰众生。

  那浩然正气冲出的哪里还是流星,根本就是流星雨啊,而且还是大密集的流星雨。

  广场之上。

  墨亦客倒吸了口冷气,死死的看向古海。

  墨亦客是对古海可谓研究最深的,从一开始的棋道,墨亦客擅棋,虽然很少表露,但墨亦客自己明白,一个出色的谋士,其棋道有多强,谋划的就有多甚远,可自己最得意的棋道,比不过古海。

  琴道,古海昔日颍州,更是绽放出了其无敌风采。

  如今书道,居然能力压熙康王。

  “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呵。”墨亦客看着古海,露出一丝低声的苦笑。

  常胜看向古海,却是双眼一眯。

  龙婉钰坐在一旁,虽然对书道意境了解不多,但,话中意思却大概理解了,也就上次龙脉城外,古海请两吃货吃饭,吃了一万人的份,然后请二人帮忙照顾婉儿仙子,二人去做了,就这么简单。

  可龙婉钰不清楚的是,就这几句话,彻底为三人洗去小人的嫌疑,更显得三人重情重义,千古风流。

  李神机手头捏着酒杯,酒杯上都捏出了指纹。

  此刻,脸色最难看的,当属熙康王了,咬牙切齿,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古海作诗,怎么会如此之强。

  古海也在此刻吐出了最后两句。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上经。”

  “轰隆隆。”

  密集的浩然正气在笔下忽然间呈现几何倍数爆发而出,一道道冲天,一瞬间,四面八方,已经被白色光亮笼罩。

  光亮暴涨,甚至直冲大都城四方,一瞬间,傍晚时分的大都城,被照亮的犹如正午时刻,光耀万千,光芒普照城中,光芒中夹杂的浩然正气,更是一瞬间洗礼着全城修者身体。

  无数修者顿时感到全身舒畅,好似听着这诗句,扫清了体内的一切污秽积累一般。

  浩然气普照,万污尽除。

  不过,如此天相还不止,无数修者忽然好似听到天地间响起这首诗的声音,好似无数鬼神在看不见的地方,不停的朗诵之中。

  “《侠客行,》

  瀚客缦胡缨,乾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闲过古海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紫微,持觞劝长生。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婉挥金锤,朝歌先震惊。

  千古二壮士,煊赫大都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上经。”

  一个,百个,万个,百万个。

  好似來自飘渺的天外鬼神,一声声响彻天地四方,鬼神似乎不愿朗诵,但,冥冥之中有种力量强迫他们口诵,声音有些诡异,好似在哭泣的抵抗,慢慢的接受这诗句的洗礼一般。

  大都城两亿百姓静悄悄的一片,尽皆瞪大了眼睛。

  五岳书院广场之上。

  群官也静悄悄一片,也瞪眼看着紫微写下了那最后一个字。

  一切写完了,这满天鬼神泣诵之声,听的近乎所有人的鸡皮都梗起來了,那是一种灵魂的颤栗。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不知谁忽然念出了一句。

  “诗成泣鬼神,真的是诗成泣鬼神。”大都城中,有书道修者眼睛瞪起,惊呼而起。

  鬼神泣诵了近乎半个时辰的时间,才缓缓平静下來。

  但,那副字依旧绽放出无限光芒,射向天地四方。

  至于旁边那幅《致瀚归军》,已经被压制的彻底黯淡无光了。

  酒宴四方,静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到古海开口说了一句话。

  “在下书道平平,多谢熙康王赠我一篇《致瀚归军》,好诗好诗,我一定小心珍藏,不让你的墨宝蒙尘。”古海开口笑道。

  “啪、啪。”

  众人仿若听到熙康王的脸上响起两声清脆的巴掌声。

  现场直播,两亿大都百姓,仿若都听到了这两声巴掌。

  ps:晚上qq聊

  8a32

  ckground-image:url(/img/1444297560492/32846786/-)>七点半以后,另,我的新浪微博开启,用的现实中的名字‘柏跃跃’,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