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三章 (侠客行)
  一副卷轴被送到酒宴中心,四方官员一阵议论之后,陡然一静。

  大部分官员都看出來了,这正是那首《致瀚归军》,专门辱骂古海的那首诗,如今当着所有人的面,要将这首诗送给古海,这不是指着古海的脸打吗。

  先前众人的一议论,古海一行顿时知道这卷轴中写的什么了。

  李神机眼睛一亮,露出一丝淡笑,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看向古海方向。

  龙婉钰也听到了致瀚归军的名字,也知道卷轴中是什么,这是骂姐夫,龙婉钰再神经大条,也明白熙康王不安好心。

  龙婉钰眼睛一瞪,就要站起身來,一脚踹翻酒桌。

  但,古海却是忽然一把拉住龙婉钰的手,阻止了她。

  “姐夫,你拉我干什么,这老东西不安好心。”龙婉钰顿时叫道。

  “呵,沒事,别人送礼,我们接着就是了,我也看看,写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古海笑着说道。

  “可是……。”龙婉钰微微一愕。

  古海微笑着摇摇头。

  “好吧。”龙婉钰点了点头,但,还是瞪了眼熙康王。

  熙康王却是笑着看向古海、紫微和长生。

  “送给我们的,我们三个人,只送给我们一份礼物,这怎么分啊,果然抠的要死。”长生一脸不爽道。

  “真小气,吃也不给我们吃饱,刚才还听说,宴请个客人也是要对方凑份子,现在三个人,才送一份礼物,真抠。”紫微也点了点头。

  紫微和长生嘀咕的声音不大,但,此刻所有人都静下來,憋着一股劲,等候古海看到内容后的变色,二人的声音顿时传向所有人耳中。

  也传向大都城全城。

  无数百姓也是脸色一阵尴尬。

  熙康王更是脸色一黑,自己给的是卷轴里的诗,不是卷轴,还要三份,要不是现场直播,熙康王真想堵住这两人的嘴,再踩上两脚,抠,抠你娘。

  “古先生,你们不打开看看。”熙康王笑问道。

  “看什么,这书轴里,不是写两破字,就是画一幅破画,我们看的都要吐了,真抠门,送点吃的也好啊。”长生不满道。

  “是啊,真小气。”紫微点了点头。

  显然,长生、紫微还不知道里面的内容。

  熙康王放在桌下的右手已经捏成了拳头,拳头上青筋直冒,这两蠢货,是真蠢还是假傻。

  “也好,熙康王送礼还想显摆一下,我们也就入乡随俗吧。”古海微微笑道。

  什么叫送礼还想显摆一下,你会不会说话,我是那样的人吗,这古海怎么说话和那两货一样,那么讨厌呢。

  不过,古海答应当众打开卷轴,熙康王也就只能微笑着看向古海了,等你打开,看这首诗让你怎么下台。

  “來人,取书桌來,让熙康王显摆一下他送出的礼物。”古海吩咐道。

  熙康王僵笑着沒有发话。

  一众官员和大都城两亿百姓,却是看出熙康王那僵硬笑容下的愤怒,也是一阵心疼,这到底是打古海的脸,还是抽自己的脸啊,为什么看起來有些不对劲呢。

  书桌摆到了前面,卷轴放在了上面。

  “我來打开,里面到底什么破东西,要这么显摆一下。”紫微走上前去。

  长生抓住卷轴一头,紫微缓缓贴着书桌将其展露了开來。

  卷轴轻轻打开,一道白光冲天而上。

  “嗡。”

  犹如一道白色的流星,直冲天空云层之上。

  “轰。”

  陡然间,以白色流星的光柱为中心,四周陡然卷起一阵阵狂风,好似一个龙卷风,环绕这一道白色流星光柱。

  “轰隆隆……………………。”

  天空之上,陡然聚起滚滚乌云,绕着光柱的顶端,缓缓旋转之中,一阵阵雷鸣响起,顿时,旋转的巨云之上,飘落大量的雨水。

  雨水落下,被大风卷向四方。

  白光普照,气势恢宏。

  “浩然正气,这是初卷,书道第一笔。”长生微微一怔。

  “笔落惊风雨,浩然正气生。”紫微也是微微一怔。

  大风暴雨的气息,爆洒四方,虽然一众修者坐在广场之上,大风大雨落不下來,但,那股惶惶气势,却是看的一众官员一阵心驰神往,大都城中,两亿百姓更是激动莫名。

  “这是笔落惊风雨,初卷,书道第一笔,是熙康王第一次写下所封存的书道气息。”

  “那白色流星,就是浩然正气吗,我以前看过五岳书院的教习,他们也能写出浩然正气,但,只有寥寥而已,可这是流星冲天,浩瀚无穷啊。”

  “好一卷书道。”

  “写的什么。”

  “啊,《致瀚归军》。”

  “君子何尝去小人,小人如草去还生。

  但令鼓舞心归化,不必区区务力争。”

  “这不是骂古海的吗,说古海是小人,原來熙康王给的是这幅卷轴,哈哈哈。”

  “笔落惊风雨,浩然正气出。”

  “好诗,好诗。”

  “熙康王写的好,这三个小人,就是不要给他们脸面。”

  ……………………

  ………………

  ……

  城中无数百姓叫好。

  酒楼中。

  婉儿仙子脸色一沉,露出一丝焦急之色。

  另一个小院落中。

  司马长空和神武王抬头开天,看到画面中那巨大天相,二人眉头微皱。

  “书道气息,这熙康王若不专营权谋,的确是一个书道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神武王皱眉道。

  “此诗在此境打开,古海他们的确为我们吸引了全城的注意力。”司马长空沉声道。

  “司马先生,你不觉得这首诗不错。”神武王看向司马长空。

  “还行吧。”司马长空并沒有多评论。

  “古海之名,今日开始,就要被这一首诗压垮了。”神武王长嘘口气,有些可惜。

  司马长空沒有说话,而是看着天空中的画面。

  大都城中百姓呼喊叫好,五岳书院的一些官员也是附喝起來。

  “好诗,王爷此诗,天下难求。”

  “笔落惊风雨,浩然正气生,这第一笔的书道卷轴,个个都是天下珍品啊,如此大礼,送了还真可惜,哈哈哈。”

  “好一个致瀚归军,好一个无耻小人。”

  ……………………

  ………………

  ……

  一些官员附喝的笑着,而墨亦客、秦子白、常胜带领的自己拥护者,却不发一言。

  熙康王却是摸了摸自己胡须,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眼神却是锐利的盯着那三人。

  紫微、长生二人都是天级笔,欣赏能力还是有的,顿时脸色一沉。

  “不知这首诗,三位还满意。”熙康王轻笑道。

  这明显骂自己的诗,紫微、长生怎会叫好,四周所有人的呼喊,也分外显出对三人的嘲讽。

  龙婉钰顿时就要炸毛。

  古海却是忽然轻笑道:“勉强通顺,不过尔尔。”

  “呃。”四周一众官员的辱笑声戛然而止。

  “不错,不过尔尔。”紫微、长生顿时叫道。

  “哗。”

  此刻,城中百姓也是一片哗然。

  笔落惊风雨,浩然正气现,这还不过尔尔,这古海是故意的吧,也对,一个无耻小人,岂懂得熙康王书道的精髓,岂懂得书道大义。

  酒宴中,广场之上,群官正要数落,熙康王却是陡然眼睛一亮。

  “哈哈哈哈,古先生说不过尔尔,这么说,古先生肯定能写的比此更好,今日两国会晤,古先生不若也赋诗一首,也让我们看看,古先生所代表的的大乾使团,又有多少文采。”熙康王陡然一声大笑道。

  让古海代表大乾使团写诗。

  一众官员顿时看向熙康王,熙康王果然深谋远虑,让古海写,古海肯定写不出,这不仅仅是辱这三个小人,更是要压着大乾的气焰啊。

  群官静悄悄一片,一起盯着古海。

  是你自己说,不过尔尔的,那你写啊。

  李神机坐在一旁,并不插口,好似也等待古海出丑一般。

  “古先生,怎么,不敢写了,你作一首不是‘不过尔尔’的给我们开开眼界啊。”熙康王笑道。

  此刻,大都城中。

  婉儿仙子一阵焦急,四方都是数落古海不自量力的声音。

  画面中,古海却是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笑道:“在下书道,也是平平。”

  “古先生不敢写。”熙康王咄咄逼人道。

  “呵,不过,要超过这首诗,也不是很难吧。”古海笑道。

  “哦。”熙康王眉头一挑,露出一丝不信。

  “紫微、长生,此次连累二位受此委屈了,今次,送二位一首《侠客行》,为二位正名。”古海开口道。

  “侠客行。”四周一众官员露出一丝疑惑。

  “侠客,就这两暗箭伤人,背后偷袭的小人,哈哈哈哈…………。”熙康王不屑的笑道。

  “我來说,麻烦长生研磨,紫微书写。”古海沉声道。

  “好。”二人顿时应声道。

  顿时,澳门赌博网站:冰姬吩咐再度摆出一个书桌,紫微长生,开始研磨,等待古海口述。

  众人都看向古海,作诗,你是作死吧,就凭你也会,还侠客行,这两小人还是侠客。

  不论众人如何鄙夷,古海的口述已经开始了。

  “瀚客缦胡缨,乾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

  …………”

  随着古海的口述,紫微一笔一笔的写了出來。

  紫微乃是天级笔,笔力更是惊人无比,而且书道意境已至极致

  d019

  862872png)>一笔写下,白光冲天,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两句五言诗一出,近乎所有人鄙夷的笑容忽然一敛。

  “好工整,好洒脱的诗,仿若里面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桀骜不羁之气。”大都城中的司马长空惊讶道。

  “轰。”

  两句话一出,一股比《致瀚归军》还要粗壮的浩然正气冲天而上,犹如一道更大的流星,轰然直冲九霄,照亮了四周天地一般。

  熙康王也是脸色一变,古海会作诗,怎么可能。

  群官也是脸色一变,怎么可能,古海写的是五言诗,那股意境描述,肯定比七言诗要差出一些的,为何脱纸而出,有一股超越致瀚归军的书道正气呢,那感觉,有种让人仰望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好似才是一首诗的开头。

  长诗比短诗难做,致瀚归军只是一首两句短诗,可古海能写出更多吗,不会写崩了吧。

  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

  当这一句出现的时候,在场的官员,忽然感到全身汗毛炸竖而起,一瞬间全身冒出无数鸡皮疙瘩。

  天级笔落,将这一句话的意境表达到了极致,一瞬间,众人好似看到一个个侠客虚影,仗剑冲刺四方,杀向众人。

  那侠客扑面而來,直指人心,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顿时将前两句的侠客形象描绘的淋漓尽致。

  “轰、轰、轰。”

  陡然,从紫微笔下的宣纸之上,又是一道道比之先前还要巨大的浩然正气冲天而上,又是十颗流星般的浩然正气,直冲天空云雾之中。

  暴风肆掠,正气冲天,天地大亮,一瞬间,旁边的致瀚归军形成的浩然正气显得暗淡了无数。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轰隆隆。”

  又是二十道流星般的浩然正气光柱冲天而上。

  一股出尘之气扑面而來。

  大都城中。

  “呼。”

  司马长空陡然站起身來。

  “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好诗,好诗,哈哈哈哈,古先生的书道,居然也如此厉害,好一股出尘之气,侠客,好一个侠客。”司马长空激动道。

  城中百姓,此刻也看呆了。

  “怎么可能,浩然正气,那恐怖的浩然正气,是数十道了,比熙康王的还多,怎么会。”

  “十步杀一人,万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为何我看了都全身起鸡皮疙瘩呢,好惊悚,好大气的感觉。”

  “再回头看那致瀚归军,我怎么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

  “侠客行,是说那两个小人,那两个小人是侠客吗。”

  ……………………

  ………………

  ……

  城中,不懂书道的人,从那浩然正气的数量已经分出高下了,懂书道的人,却有种大夏天冰水淋身的一股颤栗感,全身鸡皮疙瘩尽数冒了出來,这是一种出尘的享受。

  这是古海年轻时地球上,诗仙李白的《侠客行》,地点略微改了一下,但,那股诗仙之气,自然同样脱纸而出。

  四句一出,就彻底将致瀚归军的气息全部压了下去,高下立判。

  李白诗出,谁与争锋。

  “还在写,还沒写完,还有。”城中百姓脸色一变。

  却看到画面中,古海继续口述,紫微继续落笔,侠客行,可不是短短四句,后面还有。

  ps:今天礼拜四,晚上qq聊照旧,吃过晚饭,我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