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六十章 被吃光了
  这是第二更——

  大乾天朝使者,不日即将抵达大都城。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城,一间酒楼之内,此刻一些酒客闲聊之中。

  “什么,大乾的使者,有古海,那个小人。”

  “小人,你怎么知道古海是小人。”

  “熙康大师已经写了,你不知道,《致瀚归军》。”

  “啊,那小人就是古海。”

  “是啊,熙康大师可是书道巨擘,一身正气,怎么会说谎,青麓城、补天城等十二城池,本來已经是我大元的了,那古海趁着大乾、大元交战,后背下阴手,这不就是小人行径。”

  “对了,我听说,五岳书院之中,还抓了两个背后下阴手的小人,也是古海朋友。”

  “物以类聚,人与群分,这古海果然也是阴邪小人。”

  ……………………

  ………………

  ……

  酒楼中,到处都是议论古海之声。

  楼上一个包间内。

  熙康王坐在包间内,露出一丝轻笑,旁边坐着一群身穿白袍的男子。

  “王爷……。”其中一个白衣男子开口道。

  “呵,此地不是朝中,不用拘礼。”熙康摇了摇头。

  “是,院长,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现在全城的人都在议论。”那白衣男子笑道。

  熙康点了点头:“古海,我大元北伐军,唯一的败笔,古海名望跌失,可以方便我大元以后能轻易夺回那二十四城池。”

  “院长为大元殚精竭虑,有院长坐镇,我大元之福。”那白袍男子笑道。

  “为陛下分忧,是我等本分。”熙康摇了摇头笑道。

  “院长,只是,只是那两人怎么办。”白袍男子忽然眉头一皱道。

  “嗯,紫微和长生。”熙康疑惑道。

  “是啊,自从被我们控制住了,一直关在五岳书院,弟子虽然不管内务,但,也听内务之人说,这两人特别能吃,我们……。”白袍男子皱眉道。

  “吃。”熙康疑惑道。

  “是啊,负责膳食供应的大总管几次來给我诉苦了,可是我也不知……。”白袍男子疑惑道。

  “混账。”熙康脸色一沉。

  “呃。”众人顿时一静。

  “负责膳食的是李纲吧,他这些年做的小动作,当我不知道,我是念在他父亲当年是我五岳书院的教习,才一再容忍,现在,给两个人供应食物,居然也敢來给我抱怨。”熙康脸色一冷道。

  “呃。”众人顿时点点头。

  是啊,多大的事啊,他们俩想吃就让他们吃吧,就两人,能吃多少,这李纲越來越不像话了。

  “紫微、长生,这两个小人,我过些天有大用,为我大元出一口恶气,就指望这两人了,别给我弄出事來,他们能吃,就让他们吃,有多少给多少,还有,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别沒事來向我禀报,我要处理五岳书院事宜,要处理朝中政务,两个人的吃饭,也來找我,我什么都不干了,教他们吃饭。”熙康冷声道。

  “是。”白袍男子顿时惭愧的点点头。

  “时刻给我盯着,大乾使团抵达,将他们引入五岳书院。”熙康王沉声道。

  “是。”——

  二十天后。

  大乾使团,终于抵达了大都城。

  大都城外的远处。

  古海飞舟、李神机飞舟一起停了下來,众人一起看向大都城去。

  站在甲板之上,古海双眼一眯:“这就是帝朝气相。”

  却看到眼前一个比朝歌城还要大出三倍的巨大城池,白色的城墙,延绵无限远处。

  大都城上空,气运云海翻腾,这气运数量,覆盖了整个大都城,茫茫无际,金光四射。

  气运的数量,却是大瀚皇朝的十倍不止。

  在气运云海上空,更有别于大瀚皇朝,却是气运云海之上,正浮着一条万里之长的金色巨龙。

  万里长龙,趴在气运云海之上,似乎沉睡了一般。

  睡眠中的一个吸气,无尽气运滚滚向着金龙鼻中吸取,待呼气时,又滚滚气运从金龙口中吐出。

  就趴在那里,却好似有着一股惶惶之威散发而出,好似它就是天一般,俯瞰众生。

  “这是帝朝才有的气运金龙,吞吐天地之机,镇守帝朝气数,金龙现,帝天成。”冰姬在一旁解释道。

  对比大瀚皇朝,的确,大瀚皇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果然壮观。”古海点了点头。

  “比大乾天朝的气运差远了。”龙婉钰却是撇撇嘴。

  古海看看龙婉钰,微微苦笑。

  帝朝气运,不是皇朝气运可比,当然也比不过天朝气运,站的角度不同,看的情况不一样吧。

  “古先生,你派使者前往大都城吧,我们在这里等着,让他们四门大开,迎接我们。”李神机站在另一艘飞舟上开口道。

  古海看了看李神机,点了点头。

  正要开口吩咐。

  陡然,远处飞來一个白袍男子。

  “可是大乾使者驾临。”白袍男子。

  “不错,是我们。”龙婉钰顿时叫道。

  “诸位请随我來。”白袍男子郑重道。

  “呃。”龙婉钰露出一丝疑惑,正要招呼人驾驶飞舟,跟着一起走。

  古海却陡然拦住了龙婉钰。

  “呵,大元帝朝,熙宇大帝,好大的架子,就派你一个无名之辈前來迎接大乾使团。”古海冷笑道。

  李神机也是目光冰冷的看着那白袍男子。

  显然,这根本不合规矩,而且如此冷清的來迎接,这是对大瀚皇朝的严重怠慢。

  “诸位误会了。”白袍男子马上笑道。

  “哦。”古海冷声道。

  “陛下正在闭关期间,所以,陛下不知道诸位前來,我大元帝朝的礼部接任迎接要务,并且筹备多日,大量官员已经在五岳书院,等候之中,准备盛大迎接大乾使团,给诸位接风洗尘,在下只是引路人。”白衣男子笑道。

  “哦,盛大迎接,呵,为何不是大都城,而是城外的五岳书院。”古海沉声问道。

  “熙康王说了,陛下此刻闭关,请诸位入城,也只是住在使馆之内,使馆清幽,比不得五岳书院的文道气息,为了迎接大乾使团,已经腾出一片最好的区域,供诸位居住。”白衣男子笑道。

  古海看了看李神机。

  李神机也皱眉的看看古海。

  最终,二人点了点头。

  “那带路吧。”龙婉钰叫道。

  “好,诸位请。”

  两艘飞舟在白衣男子引领下,向着城北一片云雾缭绕的区域飞去。

  那一片山林,云雾迷蒙,若隐若现,犹如仙境一般。

  飞舟一路飞过,却是飞入了大雾中心的一个巨大山峰之巅,那山顶有着一个巨大的广场,四周有着大量的建筑。

  广场之上,此刻的确等候着大量的官员。

  不过古海的目力还是能看出,这些官员似仓促而來,有些人的衣服还沒整齐。

  “呵。”古海也不点破,任凭那白袍男子引领飞舟飞向广场。

  广场之上的官员,古海一眼望去,居然认识三个。

  墨亦客、秦子白、常胜,三人都在。

  不过,此刻三人都站在一个金丝蟒袍的男子身后。

  男子跨在最前面,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古海感觉那笑容之下,好似潜藏着什么。

  “大元帝朝,熙康,领大元群臣,见过大乾使者。”熙康笑着跨前一步。

  “好的,好的,免礼了,平身吧。”龙婉钰笑道。

  熙康的笑容一僵,我刚才说错了吗,我说的是‘见过’,不是‘拜见’,免礼,我们需要你平身。

  若是换个人,熙康定要让她好看,可眼前龙婉钰终究代表大乾天朝,熙康只能装作沒听到。

  龙婉钰在古海的带领下,跳下飞舟,司马风、李神机也到了近前。

  熙康见过龙婉钰,也看向龙婉钰身后之人,陡然看到了古海。

  熙康忽然露出一丝轻笑:“这位就是大瀚皇上,古海吧,果然英雄出少年。”

  古海微微一笑:“熙康王客气了,我现在是一品堂主,此次陪同婉钰郡主前來而已。”

  说着,古海看了看人群之中。

  “呵,墨先生,好久不见。”古海跳过熙康王,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微微一阵苦笑,此刻是熙康迎接使团,自己不能喧宾夺主,古海专门向自己问好,却是给我挖坑啊。

  对着古海微微一礼,墨亦客并沒有开口。

  “熙康王,我记得,你好像写了一首诗,写的古堂主的。”李神机忽然插口笑道。

  说完,李神机却是笑着看向古海,好似在看古海的反应,同时,在挑起熙康王与古海的矛盾。

  “诗,是写了一首,呵,李大人既然已经知道,古先生应该也知晓了吧,不知古先生觉得在下拙作如何。”熙康王应喝的看向古海。

  我骂你是小人,你觉得如何,熙康王眼中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古海扭头,看向熙康王。

  “拙作,呵,既然熙康王都说是拙作了,我也就不做评价了。”古海摇了摇头笑道。

  众人谈话都很和睦,可古海一句话,却听得熙康王心里堵得慌。

  我说我的诗是拙作,那是谦虚,你还真当是拙作了。

  “对了,刚才那引路之人说,熙康王在此,准备了多日,盛大迎接我们,给我们接风洗尘,呵呵,我看一些官员……

  b47e

  6786/4746174063472443629png)>”古海看向一个官员。

  那官员可能來的匆忙,官帽都戴反了。

  显然,若在城门口迎接,还有时间准备,可在五岳书院迎接,众官员得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來,匆忙就会出乱了。

  熙康王脸色一沉,瞪了那官员一眼。

  “不错,的确是准备了多日,大乾使者驾临,我大元岂可失了礼数,迎接宴,自然会盛大,摆宴~~~~~。”熙康王叫道。

  身后静悄悄的一片。

  熙康王等了一会,可后面依旧沒有动静。

  身后一众官员也露出茫然之色,我们和王爷的确刚來,可五岳书院运作早已成为系统,这种事,怎么能怠慢。

  半天沒动静,熙康王一阵郁闷:“李纲,你给我出來。”

  很快,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一脸苦相的走到近前。

  “我让你摆宴,你沒听到。”熙康王冷声道。

  “听,听到了。”李纲苦涩道。

  “那还不快去。”熙康王郁闷道。

  早知道这李纲办事不牢,可也不能在这重要的场合掉链子啊。

  “摆不了宴了。”李纲苦涩道。

  “嗯,什么叫摆不了宴了。”熙康王眉头一挑的问道。

  这次事后,李纲这害群之马,一定不能留在书院了,太过分了,这个时候,你居然敢跟我顶嘴,沒看到还有外国使者吗。

  “所有吃的,都被那两人吃光了,沒东西摆宴了。”李纲苦涩道。

  熙康王脑袋一时沒转过弯來。

  过來好一会才好似理解了一般:“什么叫被吃光了,那两人,他们怎么吃光了,你放肆。”

  “沒有,沒有啊,王爷,是你说随便他们吃的,我就随便他们吃了,全吃了,真的全吃了。”李纲大吐苦水道。

  “什么叫全吃了,我五岳书院的膳食,还不够他们两个吃的。”熙康王喝道。

  “还真不够,我们还去大都又买了大量食材,可,还是给他们吃光了。”李纲苦涩道。

  “放肆。”熙康王一脸不信。

  “是真的,他们两个是饭桶妖变化的,王爷,真的什么也沒有了。”李纲欲哭无泪。

  ps:白天要外出,凌晨提前更新了,另,我的新浪微博开启,用的现实中的名字‘柏跃跃’,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