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五十四章 妭
  口吞红日,姜妭一出來,就将太一、通天、熙宇的投影全部吞了。

  “吼~~~~~~~~~~~。”

  吞下红日的姜妭,陡然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吼,吼声震天,炸的无数修者顿时捂着耳朵痛苦的倒在地上。

  “啊。”

  “救命啊。”

  “不要喊了。”

  ……………………

  ………………

  ……

  无数修者惊恐的呼喊着,但,姜妭的吼声太过猛烈,彻底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此刻天地只有一个声音,就是姜妭的吼声。

  “轰轰轰………………。”

  一旁的十万旱魃大军渐渐苏醒过來,一个个抬头看着中央的姜妭,无不露出恭敬之色。

  古海的飞舟飞在远处,开启了罡罩,但,巨大的吼声,依旧震动的飞舟摇晃不已。

  “轰。”

  顿时,飞舟的护罩被姜妭的吼叫声炸碎了。

  “啊。”林婉儿等人顿时捂着耳朵。

  “好大的声音。”龙婉钰也捂着耳朵痛苦的喊着。

  但,姜妭吼声太大,谁也听不到她们喊了什么。

  “嗡。”

  天镇神玺猛地一颤,一股力量直冲古海耳朵,护住了古海的听觉。

  古海耳朵沒有受到姜妭的干扰,但,全身衣服都在颤动,强大的肉躯挡住了音波,不似别人,内俯都在震荡。

  一声巨吼,好似发泄着姜妭那股无边怨气一般。

  “太一、通天、熙宇,他们三个的投影被吞了,居然沒有再出手,居然沒有再投影过來。”林婉儿惊讶道。

  林婉儿不知道的是,此刻不仅仅众人所在听到巨吼之声。

  整个神州大地,都传着姜妭那震天大吼。

  南方的万寿道教、北方的大乾天朝、西方的灵山圣地,东北方的太阳神宫,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姜妭巨吼。

  九五岛上。

  古秦正在指挥将士,布置大阵,陡然听到吼叫声,脸色一变,转头看向神洲大地方向。

  朝歌城。

  上官痕踏出自己的府邸,转头看向西南方,脸色陡然一沉。

  “姜妭,她出來了,呵呵,哈哈,这下有的闹了,姜妭,好大的怨气啊。”上官痕露出一股冷笑。

  皇甫殿口。

  冰姬看向西南方向,也是陡然脸色一沉。

  “她出來了,是要报仇吗,可真是个灾难啊。”冰姬脸色难看道。

  西方,一片山林之地。

  怜生菩萨正带着古汉來到一个残垣断壁的废弃寺庙之外。

  四处尽是杂草碎石,二人慢慢清理四周,清理到了一块牌匾,上书‘那烂陀寺’四个大字。

  怜生菩萨正待开口,陡然东方传來姜妭的巨吼之声。

  “师尊,这声音哪來的。”古汉惊讶道。

  怜生菩萨双眼微眯的看向东方。

  “姜妭,她出來了。”怜生菩萨眉头陡然皱起。

  “姜妭。”

  “你前世见过,她的佛道就是來我西方修行的,佛魔道妖,她可是样样精通啊,她出來了,唉,或又要生灵涂炭了。”怜生菩萨微微一叹。

  “吼~~~~~~~~~~~~。”

  姜妭的吼叫声,延绵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停了下來。

  抬头望天,环顾了一圈,姜妭面露一股狠戾,好似先前的发泄,并沒有泄去全部怨气一般。

  “朕知道,你们一个个老东西,都在看着朕,也能听到朕的声音。”姜妭一声冷哼。

  姜妭好似在对着空气说话一般,但,眼神之中,却充满了一股怨意。

  “当年,你们杀不死朕,如今,一样杀不死朕,哼,封朕三千年,给你们三千年发展,三千年发展又如何,朕当年能压你们,如今一样能压你们。”姜妭面露狰狞的一声冷喝。

  周围的修者一边逃遁,一边惊愕的看向姜妭,她在对谁说话。

  可众修者可不敢靠近,只能逃,快逃。

  在姜妭眼里,众人根本不放在眼里,才有他们逃跑的机会,其吼叫的声音都承受不了,何况其它,逃、逃、逃。

  古海飞舟之上。

  婉儿仙子脸色一沉。

  “她说的是谁。”古海好奇的问道。

  “天下三大天朝,只有大乾天朝和姜妭沒什么因果,另外两大天朝,都和她有怨,应该在说他们吧。”林婉儿皱眉道。

  “姬家,姬帝鸿,哈,哈哈哈,朕回來了,当年的账慢慢算,慢慢算,朕能帮你得到什么,也能让你失去什么。”姜妭面露狰狞的看向西南方向。

  扭头,姜妭看向南方。

  “姜家,老东西,呵,哈哈哈哈,当年,朕却沒想到啊,你却会反过來和姬帝鸿合作,來对付朕,姜家,姜家,朕出自姜家,无论何时何地,朕都会给姜家留一份余地,从來都是如此,从來沒变过,可是,三千年前,你们怎么对朕的,呵,这笔账,慢慢算,慢慢算。”姜妭看向东南方冷声道。

  “不过,姜家如此对朕,朕也不留姜家了,那日起,朕的血脉也梳理干净了,沒有你姜家之血了,今次,索性将‘姓’也还你,从今天起,朕不再叫‘姜妭’,朕就是朕,名‘妭’。”妭冷冷的说道。

  “妭,姜家。”远处古海眉头一挑,看向婉儿仙子。

  婉儿仙子沉默了一会,最终咬了咬嘴唇:“姜家、姬家,各执掌一个天朝,与龙家,并列三大天朝,而其中,你要找的的青帝,也是姜家之人。”

  “青帝。”古海陡然瞳孔一缩。

  “你现在别去找他,现在…………。”婉儿仙子顿时担心道,并且埋怨自己多嘴了。

  深吸口气,古海压下心中的躁动,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乱來的,我还要留着有用之身去报仇。”

  “嗯。”婉儿仙子点了点头。

  另一边,妭说完一切,冷冷一笑。

  好似对着空气说话,但,在此所有人都明白,妭的声音,通过某种手段,已经传到了两大天朝的朝都。

  她在同时与两大天朝叫板。

  大多人不知道妭的底细,听着妭的冷喝,一个个尽皆张大了嘴巴。

  只有秦子白、狴犴大王,却是猜到了什么。

  此女是谁,重要吗,就从此叫板姜家、姬家两大庞然势力,二人就自觉的不断后退,此女强大,可见一斑。

  通天、太一、熙宇,三大强者此刻也噤声了。

  妭喝完一切,扭头看向自己的十万单膝跪地的下属。

  此刻,所有旱魃将士都苏醒了。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十万旱魃将士恭敬的拜道。

  远处飞舟之上。

  古海眉头一挑:“妭,她是帝朝大帝。”

  皇朝、帝朝、天朝,划分等级不同,其君主的被称呼也不同,皇朝称呼皇上,帝朝称呼陛下,天朝称呼圣上。

  这十万旱魃将士,称呼妭为陛下。

  “是的,昔日她的确拥有一个帝朝,好似后來分崩离析了,而且我看过典籍,好像妭的旧部,在她被封印期间,**门户,自己开朝了,就算沒有,她旧部的后代,也自己开朝了,可能…………。”婉儿仙子皱眉欲言欲止。

  “等候妭出封,只要她出封,一声号令,可很快恢复帝朝。”古海脸色一沉。

  “或许吧。”林婉儿苦笑的点了点头。

  十万旱魃将士跪拜,妭双目慢慢平静了下來。

  口中的獠牙缓缓缩了回去,面部恢复常态,冷冷的看着一众旱魃将士。

  “起來吧。”妭沉声道。

  “是。”十万旱魃将士一声应喝。

  咔咔咔咔。

  十万旱魃极为整齐的站起身來。

  身上冒出的火焰焚烧四周土地,整个原龙脉城,大地早已被烧成了琉璃之色。

  妭并沒有在乎四方奔逃的修者,或许这些人在她眼里,只是一个个蚂蚁吧。

  妭探出右手,食指微微弯曲,漆黑的黑色指甲,凌虚轻轻一划。

  “呼。”

  虚空好似划出一道裂口一般,滚滚黑气狂涌而出。

  “那是。”远处林婉儿脸色一变。

  “阴气,这是阴间的阴气,她,她划开了阴间大门。”一旁司马风也惊叫道。

  “不对,不对,妭,她不仅仅精通佛魔道妖,她连寿师的手段,都懂,她到底学了多少东西。”林婉儿惊讶道。

  远处秦子白也是脸色狂变。

  穿梭阴阳两界,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寿师,天下一共只有八个寿师,眼前的妭,也可以,她是第九个。

  “穿梭阴阳,如此探手一划,带人进入,先前被古海杀死的东方先生也做不到啊。”秦子白惊讶道。

  远处,狴犴大王也是脸色狂变。

  昔日來争夺大地龙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最无敌的,可如今,自己在这妭面前,算个什么东西。

  “走。”妭冷冷道。

  说话间,妭踏步跨入那虚空裂口,进入阴气环绕的环境。

  “是,陛下。”十万旱魃应声喝道。

  “轰隆隆。”

  踏着整齐的步伐,十万旱魃大军缓缓进入那两界入口,缓缓进入阴间。

  直到所有旱魃将士全部进入,那一处裂口才缓缓闭合而上。

  “轰。”

  裂口闭合,那一处虚空微微荡出一股阴风。

  妭和她的十万旱魃军消失了,可四方遁逃的修者,却久久无法平静,依旧沉浸在先前那股大震撼之中。

  “妭出世了,必须马上禀报圣上

  7fc0

  852611303078287461png)>”一旁司马风脸色一变道。

  “老头子肯定已经知到了,还要你去禀报。”龙婉钰一脸不屑道。

  ps:更正一下时间,上个星期四qq聊天,先前提过,调到下周一,但,最近事情超多,重调一下,调到明天晚上吧,明天晚上qq和大家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