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四十章 两个死变态
  龙脉城外!

  婉儿仙子飞到了一个山林隐蔽之地。

  站在林中,收起琴俑,婉儿仙子看着远处,古海被一群强者押解入了龙脉城。婉儿仙子脸色一沉。

  “坏蛋,谁让你来救我的?你这算什么救我?反到将自己搭进去了!”婉儿仙子跺了一下脚。

  看着远处,沉默了一会。婉儿仙子翻手间,取出一身黑衣服换上。

  “哼,反过来还要我救你。没事找事!”婉儿仙子看着远处龙脉城,发了句牢骚。但,这牢骚之中却不是埋怨,而是一股担心。

  戴着一个斗笠,婉儿仙子快速向着龙脉城飞去。

  ------------

  龙脉城中。

  古海带着龙婉钰,在城中大肆翻找,挖大山,清理大河,整个龙脉城内部都被弄的乌烟瘴气。

  古海大肆指挥着一个个强者势力,弄的一众势力纷纷怨恨不已。

  即便各种威胁辱骂,古海依旧我行我素。

  以至于,两天之后,围在古海的修者越来越少,谁也不想给古海当下人指使,况且古海说的也未必对。

  因此众强者纷纷回到各自的地盘。只是远远的监视着古海所在。

  “哼,要是找不到,我一定宰了他!”

  “混蛋,让我宗门帮你挖山?还没人敢这么指使过我,等几天,我要你命!”

  ………………

  …………

  ……

  一个个强者在远处,脸色阴沉的看向古海。

  古海周围的监视者越来越少,古海却是露出一丝丝轻笑。

  一边在城中四处翻找,一边仔细研究着城中的地形。

  “麓石人按照我的要求,这几天在城外努力开凿巨型地道了。只要找个机会,冲出城去,以飞舟钻入地底巨型隧道,快速在隧道飞行,一路飞过,地道坍塌,以飞舟的速度,就是中天宫强者在后面穷追不舍,也在地下追不上我们的!”古海眼中闪过一股自信。

  “地道还有分支,到时就算追,也不知道怎么追。呵,这两天下来了,围着我的绝世强者越来越少,等你们不耐烦之际,就是我冲出城之时!”古海双眼微眯。

  城头有大阵笼罩,但,四方城门却是开着的啊。

  古海一切都算计好了,只差一个混乱的机会,等机会一到,吸引所有人注意,就是自己快速逃遁的时机,机会只有一次,自己到时所要做的,就是冲到城门口,乘坐飞舟,钻入地底!

  一切就无碍了。

  狴犴大王也不可能时刻跟着古海,早已飞到一座山峰之巅,冷冷的看着远处古海。

  古海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算留在身边的,也有些不耐烦了。

  两天两夜当挖山工?清河工?自己可是一家之主,陪你在这玩?

  众人缓缓退走,只有一人,一直死死的跟着古海,就是曦焱。

  虽然不知道古海打的什么主意,但,曦焱还是非常防备古海的,一直紧跟身边。

  第三天。

  四方修者的抱怨越来越大。

  “古海,找不到了吧?哈哈哈,我看你待会怎么死!”曦焱面露狰狞道。

  三天下来了,四周所有修者都不相信古海了。很多被古海指使挖过山的修者们,更是面露阴沉,磨着刀剑,死死的看向古海。

  这古海,找死?

  现在无论曦焱、秦子白要杀古海,众修者都不会帮忙了,甚至会落井下石。

  古海没有理会,继续指挥着一个军队挖山。

  又是挖山。

  此地,离东城门却是非常近。四周修者差不多要走空了。谁也没想过古海要逃跑。因为近乎所有人都盯着呢。

  逃?古海怎么可能逃得掉?

  岂不知,古海早已将一切路线都设计好了,只等一个机会。

  机会没到,那就想办法找个事情吸引所有人注意。

  远处,古海看到人群中站着一个黑袍人。黑袍人不是旁人,真是巨麓。麓石人的新至尊。古海早已对他有所安排。

  巨麓对着古海点了点头,似乎等待古海命令一般。

  古海正要点头,按照计划开始吸引所有人注意。

  “啊,姐夫,不对劲!”龙婉钰忽然脸色一变。

  “呃?怎么了?”古海疑惑的看向龙婉钰。

  “这,这下面!我感到了大凶!”龙婉钰担心的看向古海。

  “大凶?”一旁司马风脸色一变。

  “哦?什么大凶?”古海疑惑道。

  龙脉城,下方压着死亡坟谷。每过一段时间,会冒出一些旱魃之火,可古海在的这几天,地底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古海都准备突围离开了,龙婉钰却说地底有大凶?

  “什么大凶?”一旁曦焱皱眉道。

  古海没有理会,而是看向面前被挖开了的大山。

  大山之下,平平无奇,就是黑黑的土地,什么也没有啊?

  “继续挖,宝藏找到了!”古海陡然一声大喝。

  “嗡!”

  四方,无数修者顿时神情一振。

  这三天,所有人对古海都失去信心了,以为古海是骗子,可如今,他说找到了?

  “呼!”

  陡然,大片的修者飞了过来。

  “在哪?哪有宝藏?”众修者急切道。

  “就这里,快,你们赶快挖!”古海叫道。

  “狗屁,这哪有宝藏?”曦焱顿时瞪眼道。

  “轰!”

  狴犴大王探手一挥。顿时,大量土石被其掀飞而起。露出一个大坑。

  “什么也没有,古海,你骗我?”狴犴大王面露阴冷道。

  “姐夫,在下面,在下面!”龙婉钰面露焦急道。

  “继续挖!”古海喝道。

  狴犴大王疑惑的看看古海。

  “哼,古海,下面要是没有,我要你命!”一个修者面露狰狞道。

  说着,招来自己的属下,开始挖掘起来。

  “哼,我宗弟子,给我过来挖,要是挖不到,用古海祭坑!”

  “我的军队,给我挖,挖不倒,杀了古海!”

  ……………………

  ………………

  ……

  四周强者将一个个属下、弟子全部叫了过来,快速挖掘着巨坑。

  巨坑很深,挖出来的土,澳门赌博网站:转眼已经堆积成五座大山了,一个黝黑的深坑暴露在所有人前,可,依旧没有东西。

  “姐夫,这大凶,好恐怖,不能挖了,不能挖了!”龙婉钰面露惊恐道。

  古海眉头微皱。

  而此处的动静,瞬间传遍了整个龙脉城。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了城东。

  城西之地。

  东方先生和秦子白冷冷的看着远处。

  “找到了?呵,笑话!”东方先生冷笑道。

  “哦?”秦子白疑惑道。

  “我早已测出来了,每次旱魃之火的出现,源头却是城西,你说城东怎么可能找到东西?”东方先生冷笑道。

  “可是,…………!”

  “那古海耍的阴谋诡计而已!”东方先生冷声道。

  秦子白眉头微皱,点了点头,说起来,若是古海搞鬼,还真有可能。

  “呵,如今多少人都盯着古海,他这时候耍手段,那纯粹是找死,不用我动手,他就会万劫不复了吧?”秦子白冷笑道。

  “是啊,城东,是不可能找到宝藏的!”东方先生冷笑道。

  “找到了,真的有东西,真的有东西!”远处陡然传来一声惊喜之声。

  “什么?怎么可能?”东方先生脸色一沉。、

  “不对,是古海故意的,他有麓石人,麓石人提前埋入地底?他想干什么?”秦子白脸色一冷。

  可,此次真不是古海耍的阴谋。

  古海让巨麓埋东西在地下,可是,不在城东这里,而是在城南。准备吸引所有人注意,方便自己逃跑的啊。怎么城东挖到了东西?

  “呼!”

  狴犴大王探手一挥,大量泥土再度掀飞了开来,顿时露出下方一个犹如龟壳般的地底封印。

  几个修者重击其上,那龟壳居然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众人看向古海。

  古海哪里知道。

  “姐夫,不能挖了,这不能挖了!快走,快远离这里!”龙婉钰焦急道。

  古海脸色一沉,看了看四周众人。

  “狴犴大王,还有诸位,东西我为大家找到了,我也就不参与了!你们自便吧!”古海摇了摇头道。

  “想跑?”曦焱陡然一声怒吼。

  “嗯?”众人疑惑的看向曦焱。

  “哼,古海,你想骗我们?这是你事先安排的吧?你让麓石人埋下的吧?想走?没那么容易,你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有东西?”曦焱怒喝道。

  曦焱一怒喝,所有人都是眉头一皱,有些踌躇。

  就连狴犴大王也是冷冷的看向古海,显然,不让古海离开。

  “古海,弄巧成拙了吧?哈哈哈哈哈,这几天,你把所有人当傻子耍,如今弄个假东西,也想糊弄我们所有人?做梦吧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的死期!”曦焱面露狰狞的冷笑道。

  众人看向古海,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糊弄你们?呵呵,你就这么肯定?”古海冷声道。

  “我就这么肯定,这几天,我一直跟在你身边,就是等一个机会,当众戳穿你,哈哈哈,一个大龟壳?你就想骗所有人?做梦吧你!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毁了它,证明这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然后,就是你的死期了!”曦焱面露狰狞道。

  人群之中,婉儿仙子一脸焦急。

  四周众人渐渐将古海围了起来,准备将其诛杀。

  曦焱却是探手取出长剑,要拆穿古海,一剑轰然向着下方巨大的龟壳斩去。

  “轰!”

  全力一剑,用了曦焱全部的力量,庞然巨力之下,整个龙脉城都是猛地一震。

  “呃?这么结实?”

  一剑过后,曦焱脸色一变。却是这全力一剑之下,仅仅斩开龟壳的一道细缝。

  “古海,你还真舍得下血本啊?这龟壳的硬度,比你先前那柄青铜刀还要坚固?你还真舍得啊,待我将它毁了!”曦焱怒吼道。

  “轰!”“轰!”“轰!”………………

  一连十剑斩下,顿时,龟壳之上出现了无数裂纹。

  “嘭!”

  巨大的龟壳封印,轰然炸开了。

  “不对,下面有东西?”陡然有人惊叫道。

  龟壳封印炸开了。露出内部一个巨大的地宫。

  地宫之中,诡异的还有两个人。

  看到两个人的一瞬间,四方无数强者,尽皆同时一滞。

  曦焱、狴犴大王尽皆脸色一僵。

  一个胖的犹如巨猪,另一个枯瘦的犹如枯柴。衣服都撕的破破烂烂了。

  二人滚在一起,胖子压着瘦子,似在缠绵,似在亲热。脸贴着脸,胸贴着胸。

  忽然被曦焱展开地宫,似乎好事被打扰,惊愕的抬头看向外界十万修者。而且,二人脸上还保留着先前**的笑容。

  最关键的是,两人都是男的。

  四周忽然变的寂静无比。所有人都呆住了。

  “瞎了我的眼,两个死变态?”一个修者面色一僵道。

  “啊?流氓!”龙婉钰顿时捂着脸,背过身去。